Monday, December 29, 2008

石磨芝麻糊




早上,在澳门司打口附近逛街,看到一位老伯,坐在只有两张小桌子的店旁,用石磨把黑芝麻,加水慢慢磨成糊状。老伯是那么的用心,很有耐性的把石磨慢慢转动,令我很感动。试想现在有多少人会这么用心去泡制食物给顾客呢?

傍晚,我们特意回到老伯的小店,叫了两碗鱼球粥,一碗芝麻糊。绵绵滚烫的粥,碗里有好多鲮鱼肉剁成的鱼球,生菜丝。一碗真材实料的鱼球粥,吃不到味精化学调味之类,不禁满怀感激。

芝麻糊带着芝麻的香味,又滑又香,很久都没吃过这么有古早味的芝麻糊了,老伯说:芝麻一定要炒过才香。我和阿英带着感恩之心,把那碗芝麻糊吃个碗底朝天。

遇到一对从香港来的夫妇,原来他们每次到澳门,必定来老伯的小店吃粥。大家一见如故,天南地北,谈到他们把粥吃完方才说再见。老伯还有很香的萝蔔糕,粽子,可惜我们已经很饱了,只好对着那些很正统的萝蔔糕和粽子,多看几眼。心想等以后有机会,再到澳门,再来老伯的小店吃个痛快吧。



Sunday, December 21, 2008

Ruinas de S. Paulo

大三巴牌坊,是圣保禄教堂正面前壁的遗址。此教堂附属圣保禄学院,成立於1594,至1762年结束,为远东地区第一所西式大学。圣保禄教堂建於1580年,1595 和1601年先后两次失火。1835年一场大火把教堂和学院烧毁,只剩下教堂前壁,石階,以及大部分地基。

来到澳门,必做之事,就是站在这个地方,好好的看一下。本来是应该要站在石階上拍照,可是游客拥挤,根本没机会和他们争地盘。放眼望去,几乎全是内地旅客。现在中国政府限制国人,每三个月才允许去澳门一次。虽然如此,据广州某间旅行社的纪录:每天早上,从广州开往关闸的大巴,少则9辆,多则30辆。难怪,难怪到处人头涌涌。我们去到Largo de Santo Agostinho-岗顶前地,想拍张照片都拍不成,有图案的地上全站满了人的脚。

星期五晚上,我和阿英,回到司打口那间酒店,一进大门,吓了一跳,里面挤满了中国人。他们把电梯全占用了,一群人在电梯里搞上搞下,却总是上不了楼。我把菲律宾员工找来,叫他开了楼梯的围栏,给我们步行上五楼。他看看人群,没办法之下,给我们开个路,让我们先挤进电梯,这样,才不致於在大堂里等到深夜。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蚊型关闸

这里是澳门最小的关闸。一座毫不起眼的建筑物,只有六根柱子,加一个屋顶,像个大凉蓬。守关的只有一人,优闲随和的有如隔壁的おじいさん。

每天清晨,大陆渔民带着他们的鱼虾蟹,过关来澳门摆卖。只要他们遵守法规,在每晚十点以前回去对岸,这样就可获得批准每天来回了。
这里,我看到澳门人,亲切和有人情味的一面。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Estatua da Deusa A-Ma



从网上,西方国家的旅客,多建议先游澳门,后去香港,免得因两地落差太大而失望。在他们的眼中,澳门是落后,老旧。

我和阿英在澳门逛了两天,竟然对澳门情有独钟。首先,日初带我们在澳门,氹仔,路环之间转一个大圈,第一站,来到建筑在路环山顶公园附近的妈祖文化村 - Aldela Cultural de A-Ma。著名的妈祖塑像- Estatua da Deusa A-Ma 就建在这里的最高点。妈祖的脸上,被雕塑出那种庄严且慈悲为怀的神情,令人赞叹。

反观在澳门,孙逸仙大马路对开的一座观音像,因是葡国人所雕塑,整个型态,简直是翻版天主教的圣母玛利亚。至今,澳门人每每说起,都带着揶揄的口吻。过后,我们去看黑沙湾-Baia de Hac Sa,整个沙滩都是黒沙。不过有一堆没一堆的黄土,觉得好奇怪。原来以前,葡国政府忽发奇想,要把黑沙遮盖起来。用了很多黄沙黄土,也没弄成功,半途而废,留下这不三不四的怪现状。




Tuesday, December 2, 2008

赶---赶----赶-----

16/10/2008,我们尽量在中午退房前,完成今天在香港的最后项目:逛花墟,雀鸟公园,
金鱼市场。穿过大商场,跟着商场内的指示牌,穿街过巷,两个多小时之内,把这三个地方,以及週围的人和物,尽收入数码相机内。

俺和阿英优哉游哉的,坐的士去尖沙咀中港客运码头,搭船过澳门。

上午十一点四十五分买了票,服务员催我们即刻上船,十二点船就开了。我和阿英拉着行李箱,连奔带跑,又上楼下楼,虽有自动电梯,跑得气也喘不过来。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新渡轮,友谊大桥Ponte de Amizade 横跨我们的头顶上,瞬间,我们已上了澳门外港客运码头 Terminal Maritimo de Macau 。
マカオ、マカオ、もう一度私達はここにいる。



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宝莲寺

15/10/2008,一大早,坐渡轮从天星码头到中环码头。
香港的渡轮实在是最方便,最经济实惠的交通工具。2元2毫港币坐一次,每星期还有一次优惠,收1元7毫。65岁以上免费,阿英就是如此,每趟来回在免费通道,直行直过。

我们本来打算搭巴士去赤柱,走着走着,前面一副大大的牌子,写着:梅窝-6号码头。也不知什么原因,我们的腿自然而然会左转,向6号码头走去。买了船票,很快就上船了。

在香港,无论什么交通工具,都不会让搭客久等,这是最令人欣赏的其中一项。

从中环到梅窝,大约30分钟左右。上了码头,一字排开有很多辆巴士。上了一辆冷气巴,我付17元2毫,阿英才付8元6毫,她一直暗中偷欢喜。
左转右转,很快就来到宝莲寺,司机问我们怎么不下车,我说:我们要去昂坪坐缆车。
谁知道那天,缆车停了要维修,没办法,只有随着众人下车去。
望着百步梯级上的天坛大佛,看看头顶上的大太阳,没有半点迟疑,一起走进宝莲寺。

俗语说:入庙拜神,入屋叫人,我们也去向菩萨致敬。
阿英买了一袋香烛,我们各拿一半,点着了,绕着庙前的多个大香炉鼎,走了好几圈方把香枝全插好。
在斋堂里用过午饭,四週逛逛。这里环境清幽,鸟语花香。
心旷神怡的感觉,在这一天,这一个时刻,让我们好好的感受到了。索性坐在树阴下的石椅上,看看那几棵不同颜色的桂花树,还有其他红花绿叶。
看师父们忙进忙出准备下午的读经法会,只有我们能有这个机会,偷得浮生半日闲,在大屿山的宝莲寺里,和几位来还愿的老人家谈天,吃着这里著名的山水豆腐花。

转眼已经是下午三点半,方才依依不舍离开。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宝莲寺那般留恋,这种感觉,在其他地方是绝对不会有的。

回到尖沙咀码头已将近五点,要去赤柱已是太晚了。倒不如走走附近的香港文化艺术中心,去嗅一嗅香港的文化和艺术气味。
隔壁的博物馆当天免费进场,我们也当然没有错失这个好机会。

晚上八点,在星光大道,等着看旅游册子上面介绍的-幻影香江。非常响亮的音乐和讲解,可是从三两栋高高的建筑物上,射出那疏疏落落的几道雷射光影。那么多引颈以待的游客,我为香港觉得有点尴尬。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太平山

第二天一早,我们来到太平山下的缆车站。
哗!怎么排队的人好多!等买票,等上车,所幸大家都很有秩序。
乘缆车登山确是很特别,难怪网友一致推荐。

我们在山上看风景,看人来人往,看一位脚踏拖鞋身穿婚纱的新娘,和新郎拚命摆post 給摄影师拍照。
将近中午,游客人数不断增加,我们赶快乘缆车下山。

到了中环,找到最长的行人电梯,跟着行色匆匆的人群,走完整条行人电梯。
还去镛记吃烧鹅饭,没什特别,比不上我们在广州吃的好,只是特别贵而已。

最喜欢看当地的街市,那是本地人最真实的生活写照。打算去文武庙看看,可是阿英已经累得气喘,我们确实也走了不少很陡的路,只好慢慢走去中环码头搭渡轮。

回到酒店,阿英躺在床上都不想动了,我只好自己又走去搭地铁,去九龙湾再陪三姨吃多一次晚饭。
分手时,三姨执着我的手问:" 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呢?"


Posted by Picasa

Sunday, November 16, 2008

三天在香港

13/10/2008,我和阿英在广州搭中午12时30分的直通火车到香港。
大约一个多小时就到达九龙红勘火车站,坐的士去酒店只有几分钟路程。
放下行李,第一件事情当然是先填饱肚子。

本来要带阿英去佐敦道找占仔记吃云吞麵以及去义顺吃姜汁炖奶,可是前三天在中山广州清远吃得太丰富,还感觉很腻。於是在酒店附近的茶餐厅随便吃点,就赶着去最近的地铁站办八达通了。
我还帮阿英办了张优惠卡,三天下来,她坐地铁,巴士,快艇,全部半价;搭渡轮,香港九龙两边跑还免费呢!

首站我们要去九龙湾,看看我那一百零一岁的三姨。
三姨精神非常好,11日星期六她还坐轮椅,乘巴士去屯门呢!
一个星期前先打电话給巴士公司约了时间,告诉他们有一位搭客是坐轮椅的。到时一辆有自动升降梯级的巴士,在约定的那一天特别开出走这条路线。

香港市民的社会福利真让我和阿英羡慕得很,尤其是阿英,一个外地游客,竟然可以享受老人的交通优惠。

和三姨吃过晚饭,我和阿英搭巴士要去尖沙咀海旁的星光大道走走。巴士从九龙湾到尖沙咀码头塞车塞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却乐得在巴士上层往窗外看街景。香港,真是越夜越灿烂。

回程途中,还特地钻那些女人街,通菜街,西洋菜街,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挤了满身大汗。赶快回酒店洗澡让两条腿休息休息,明天还有很多路要走呢!



Posted by Picasa

Saturday, November 8, 2008

珠江夜游

美芬问我打算去广州什么地方玩?不假思索立刻回答:珠江囖!
其实除了珠江,广州的名胜我一个都不认识。

10月12日星期天,吃过晚饭,美莉和劲松陪我们一起游珠江。
票价每张39元人民币,我们四个人上了一艘挂满了灯饰的游船,却被安排坐在一处靠着一面板壁的桌子,江上的景色,啥也望不到。
美莉叫服务员給我们换桌子,不得要领。气得她对着服务员一阵劈历啪啦,才不管我们自己任选桌子去了。

船开行,我们甘脆跑到甲板上。江上凉风习习,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把两岸的建筑物衬托得美伦美奂。算算游船经过了五座大桥:解放大桥,人民大桥,海珠桥,海印桥,江湾大桥。
每座桥也是灯光璨烂,看桥,看灯色,看建筑物,看江水,看江上来来往往的游船,目不睱给。
夜晚的珠江,给打扮得风华绝代,艳丽非凡。这个晚上我们游珠江游了一个半小时,心满意足回美芬家,睡个好觉,明天要坐直通车去香港呢!


Tuesday, November 4, 2008

越秀公园

很快已经是第三天了。
饮茶好像是广东人每早必办的要事,勿管你上酒楼还是普通茶楼,总而言之,一天没有去饮茶,办起事来也不起劲吧!

早餐又是一张大圆桌,还亏得继鸿夫妇七早八早去占个大桌子。更逢上礼拜天,生意好得不得了,继鸿不断去排队拿点心给我们吃,然后又换美莉和美芬去排。
我也想试着去排,却不知道选那一样,犹豫间眼前的点心一下子就被抢完,又要再等厨房蒸好才拿出来。

一顿早茶吃了整个上午,接着劲松带我们走越秀公园,西汉南越王博物馆,中山纪念堂,上下九步行街,最后是陈家祠。
在广州每个景点都得买门票,不像在中山,很多地方可是免费的。
晚上七点多我们买了船票在江边等了一个小时左右才等到上船去开始珠江夜游。
Posted by Picasa

Saturday, November 1, 2008

清远

2008年10月11日,伯均驾了一部可坐十一人的客货车从中山直往广州。
途中,丽文买了甘蔗,香蕉和木瓜。
二姐和美芬一行众人早已准备好,车到达美芬公寓楼下,大家立刻上车又朝着清远的方向而走。

在车上大家嘻嘻哈哈谈天说地,笑得好开心。
最大声的开心果就是李本华,他那响亮的笑声,感染着空气中的每一个细胞。
我问伯均:广州去清远会很远吗?伯均说:不远,很快就到!他那个“很快”原来是将近一小时四十五分。
中国地广物博,两小时以内的车程实在是不远。

到了清远目的地,堂兄更生早已在附近等候,把我们带去一家酒楼吃午饭。我还见到二位堂姐和大姐夫,虽是生平第一次会面,但大家一见如故。

更生特别点了清远鸡给我们尝尝,清远有乌洲鸡和洲心鸡。我只看到这鸡皮下没有一层油,而清蒸鸡的皮咬下去感觉很爽脆!
吃过午饭,也拍了不少大合照,大家一面走一面谈往更生家走去。
那里更是热闹,满屋子都是亲戚,平常也没时间相聚,趁此机会,谈个痛痛快快好了。

很快又到了分手的时候,伯均分配好时间,从清远回广州的路程,虽是星期六不用上班,可下午和傍晚塞车塞得好厉害,我们还要赶一趟晚上在广州的饭局呢!


Sunday, October 26, 2008

中山美食之大煎堆

中山的晚饭是在一家非常别致的饭店里,富丽堂皇的装饰,加上中山独特的菜式,单是用我的双眼去看,和以双手拼命拍照,就忙得不亦乐乎。

那个像足球一样的大煎堆最让我感兴趣,厨师们在饭店前面的一隅用心的扞皮,然后在一锅热油里慢慢滚出一个个大煎堆。

金咤是一种有点像饺子但皮特别滑,馅料也很特别的点心。
还有石歧乳鸽,翠玉魭鱼等等等等。伯均和丽文点了全部中山的特有菜式,可惜我只有一个晚上逗留在中山,不能尽情品尝所有美食,只好把它们全收入我的相机记忆卡里头。

这饭店楼下一大部分打造成水乡情调,一艘艘木船浮在水上,情侣可以在木船上用餐,好浪漫哦!
新鲜的瓜果和蔬菜摆在当眼处,还有在水中游来游去的海鲜;隔着玻璃,可以看见厨师们在用心烹调食物。

第二天一早,我第一次在中山饮茶,慧聪点了中山特有的点心,真是每一口都含着浓浓的乡情呢!在中山,我发现这里的所有的士竟然是韩国车 Sonata , Oh my God!



Posted by Picasa

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沙溪圣狮村的糯米屋

伯均在珠海市沿海地带转了一大圈,当然看了著名的渔女石像,然后回到中山。
第一个地方就是去参观孙中山故居;在中国,很多参观景点都要买门票,除了中山以外。
我最感兴趣还是后院的禾田,瓜棚和菜圃。

回到伯均住处稍为休息,又忍不住跟他家里的狗狗哈啦哈啦一番,接着去圣狮村的祖屋邀旭和堂兄一起吃晚饭。

我算是很幸运吧,旭和通常每隔两个星期,方从香港回乡下,打扫一下这间我们的祖父在此终老的家。
据我那住在广州的二姐说,以前造这间房子,是用捣烂的糯米掺灰泥,涂在砖头上,所以我叫它做糯米屋。这房子有两层,百年不倒,应该可以例入圣狮村遗产呢!

天井中有口井,旭和用井水泡了有八十多年历史,我们的祖父留下的六安茶给大家尝一尝。
真是生平第一次,喝到如此清香甘甜的茶,叫我回味无穷,亦有无限的感触。待旭和换了衣,锁好门,大家步行几条小巷,方能出去大马路取车。
祖屋外面的一花一草一木,还有邻居的胡芦瓜棚,也能使我留连忘返。
毕竟,在这里,曾经住过我的父辈们,我的根,也是从这里开始。



Posted by Picasa

Friday, October 24, 2008

横琴口岸

9/10/2008,我和阿英在晚上坐 11时的巴士去LCCT。
本想在巴士上小休3个小时,谁知有几个越南外劳,一路吵到去机场,简直是精神虐待。

凌晨3点左右,只见LCCT外面里面躺满人,板凳上,地上,甚至快餐店的桌椅都躺着东倒西歪的男男女女,我们想买杯热饮料也难找个位子来坐一下。
如此折腾,终於能入闸登机。

10/10/2008 早上6时30分启航,10时15分准时到达澳门机场。出到大堂,不见有人拿着纸板写上我的名字,在附近银行换了两个1元葡币,找到公共电话打给吕日初,他是我姨甥的妻舅,澳门人,负责接机。

之前我和日初互不相识,姨甥伯均本来要到澳门接机,可是因为中国政府限制国民过于频密到澳门和香港,只准3个月才批一次签证,只好拜托日初了。
电话那头有一把声音叫我继续讲别收线,接着就有位男士匆匆忙忙拿着手机,一面讲着“我就来了”一面向我跑过来。
原来往日的停车场搬到机场另一方向,日初要转了一个大圈才找到停车场,所以耽误了时间。

二话不说,吕日初带我们上了车,离开氹仔Taipa澳门国际机场,经过路氹连贯公路-Istmo Causeway  [Taipa-Coloane],来到路氹边境大楼。
我们不用拿行李,轻易出境。日初在另一门口接我们上车,然后经过莲花大桥,直往横琴驶去。

日初故意选了这个地方让我们过关,这里访客稀疏,因为地方偏远。一般都是在关闸-Barrier Gate [Portas doCerco] 过去珠海,这里访客要拉着行李,上楼下楼,排在长长的人龙里等一个小时,那是平常事。
到了横琴口岸,我们拿着行李,中国官员一路挥手,我和阿英如入无人之境。

一出门口,双脚踏在中国的土地上,伯均,丽文和她的妈妈已在等候。
一行众人,分乘两部车,来到一处叫横琴蚝城的地方,原来伯均安排在这里吃蚝。
横琴此地盛产蚝,我们在木板楼上往下和往外望,都是养着蚝的沼浙地带。
桌上烧着一大镬开水,日初和伯均把一只只肥美的蚝,还有刚下车看见到处觅食的,现已被斩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走地鸡,还有在鱼缸里蹦跳的不知名的鱼,陆续烫熟往我们的碗里放。
日初说他和朋友们在这里曾经一次吃了十几斤蚝,我听得膛目结舌,真有点不可思议。

用餐完毕,参观了在外面摆放的很多鱼缸中,新鲜肥美的各类鱼虾蟹,以及像乌龟般大大只的水鱼,真是阿彌陀佛囖!
日初要赶着去石岐办点事,于是分道扬镖,我和阿英随伯均的车,以及丽文和婆婆一起往珠海而去。

Posted by Picasa 

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黑天鹅

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对黑天鹅那么的神魂颠倒,当我在悉尼这个野生动物园亲眼目睹我心仪了多年的黒天鹅,竟然激动得想哭呢!
反观随团的其他英美欧洲日本人,竟然没一个对这些乌黑油亮的大鸟望上一眼。只有我这个黑天鹅超级粉丝独自驻足向牠们凝视,直到二女来催促,方依依不捨的离开。

黑天鹅仅产于西澳洲,是南半球仅有的三种天鹅中的一种,受人类所尊崇。
据土著人传说,西澳波布尔门部落有一分支的祖先,是由黑天鹅变来的。或许黑天鹅带着神秘感,体态优美的悠游在水中,我能不为牠倾心吗?更有的是,黑天鹅会带给我对一位朋友的怀念,把尘封许久的记忆翻箱倒柜的全抖出来了!

1697年,荷兰探险者 Vlaming 在澳洲惊异地发现了黑天鹅,在这之前,欧洲人都认为天鹅是只有白色的。
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末,在我脑海中的字典里,天鹅就是白色的嘛。直到 PK 从默尔本寄给我一张黑天鹅的风景片,我这个土包子方才恍然大悟,原来世界上竟然有黑天鹅的存在!

PK 是我的初中和高中的同学,纯纯的样貌,圆圆的脸蛋,眯眯的双眼,红润的皮肤,带点才气,写得一手好字好文章,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
在家里,PK 是老幺,父母以及多个哥哥姐姐宠着她。我和PK 住得近,因此,每天我们都一起走路上学和放学。

那个年代的女孩子可以自由到处走而不用担心有掳人劫杀的事件发生,很怀念那尚可算得上是纯朴民风的年代。
我和PK就每天有那么多讲不完的话,偶尔还一起去看电影,逛书店,玩猜字游戏----等等----等等 。

六年无忧无虑的日子很快就过完了,考了一张当年是英国的九号班剑桥文凭,然后大家各散西东。
有人特好成绩进了十号班,有人申请进小学师训学院。多数是赶紧找工作,因为要帮忙赚钱給父母亲,好让弟弟妹妹们可以继续升学。

更有的同学父母向他人借了盘川,然后给女儿只身飞去英国或者澳洲进护士训练学校。在那里,除了一切免费之外,女儿把学校給的零用钱汇回家里,可以帮助改善家人的生活。
如果什么都还未有着落时,大家就赶紧去上门教补习,或者到小城镇的学校去当临教。

当我们都在忙着找工作帮铺家用的时候,PK 带着家人和朋友的祝福,坐上飞机,飞去澳洲用两年的时间念十一号和十二号班,然后就可以进大学了!

最初的两三年,我们都有通信连系。我非常期待PK 的来信,每次她都洋洋洒洒把信纸写满,很有气派的笔划,生动有趣地描述很多有关她的生活情况,让我分享她愉悦的大学生活。

可是不久,P K 的来信渐渐疏少了,最后音讯全无。她的家人早已搬离原址,也连络不上。
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偶然遇见PK 的二哥,知道她在南马一带教书。

一天,PK 忽然和几位旧同学出现在我的眼前,带給我很大的惊喜。虽隔多年,同学们对PK 的喜爱丝毫未减,能够再见面,大家都很兴奋。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当同学们想再和她连络,PK 却避而不见。甚至她的教会牧师教友去探访她,众人在前门等着见她,PK 却从后门逃走了,留下满屋子尴尬和无奈给家人和教友们。

PK 明显是生活在不愉快的心境下,她逃避,也放弃自己。家人对她没办法,朋友根本没法见到她。

又过了几年,一位同学从PK 的家人口中,知道PK 已经逝世。这个伤感的消息,带給同学们很大的震惊。大家都十分怀念那个眯眯眼,带着纯纯的笑脸,有点才气的女孩。

有时我不禁在想,PK 的逝世,对她自己,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虽然PK 身处困境,她竟然选择逃避,而留给朋友一个还是完整的美好印象,PK 到底是用心良苦,还是太过单纯,无论如何,我觉得PK 实在太可怜,太令人痛惜了。
P K, 一位让我认识了黑天鹅的朋友,永远怀念你!

Posted by Picasa

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08

失去了胃的人

朋友阿高打电话来,语声充满了惊惶,有气无力的诉说医生建议他接受把胃切除的手术。今年阿高入院两次,每次都是因为胃出血不止,搞到要进医院急救,输血打点滴,然后又出院等候检查的结果。他说那些日子,每天在祈祷,在等待着命运的裁判。如今报告终於出来了,胃里有一个肿瘤,而且情况不是很乐观,癌细胞已经在那里活跃起来了!

可是当医生宣布阿高的胃必需要切除的当儿,家人恐慌得人仰马翻。没有了胃,人还活得了吗?就算还有生命,那和半个死人没多大分别。有人建议他看中医,服草药,还有个住在邻国的兄弟要阿高立刻飞去他那边的医院接受治疗。阿高说他现在虚弱得寸步难行,要他舟车劳顿,根本是个大问题,所以打电话给我,也想听听老朋友的建议。

哗!我听了阿高的病情也立时心情郁闷,六神无主,怎么还能给建议?忽然记起有一位近亲在三年前割除了整个胃,她现在还能自己一个人加拿大和马来西亚两国飞,把这近亲的情况告诉阿高,至少让他知道没有胃的人,还是可以生活如常人。

SK在三年前从多伦多回马参加亲友的婚礼,一天早晨她去公园做完运动,脸青唇白差点晕倒,亲友赶紧把她送往政府医院做检查。那时SK的血小板偏低,白血球偏高,做了其他器官检查都没问题,可是一照胃镜,怪怪不得了,一颗肿瘤隐藏在胃的一端角落里。接着又是抽血,拿细胞化验,等报告,二话不说,SK立刻接受了肿瘤割除手术。

肿瘤化验的结果是有癌细胞的,休息了两个月,SK 又再准备去接受切除胃的手术。当时她身边的亲友都疑虑得很,还频频劝她慎重考虑,可是SK 对诊治她的那位政府专科医生非常有信心,很爽快的进院把病胃割除,医生用一个大约三千马币的夹子把SK 的食道和小肠连接起来,SK就可以进食了。当然最初她只能吃流质食物。又修养了两个多月,SK 的签证已经不能再继续延长了,惟有回多伦多。两次的手术让SK 原本肥胖的体重足足瘦了一大半,她还自嘲说这趟真的是减肥成功了!看着她瘦弱无力,举步困难的动作,又使我们担心她的康复情况。

不久SK越洋告诉我们她的朋友赢了一个旅游大奖,她要和朋友去希腊和地中海旅行呢!大家听了傻眼,同时也安心下来了,SK能到处飞来飞去,证明她康复得很快。隔了半年,她还去中国旅游一个月!去年SK 回马国,只见她昔日肥胖的身形又重入眼帘。SK 有超积极的勇气和抗病意志力,又很幸运的遇上了一位良医,所以她能够经过两次大手术而复元迅速。
希望阿高看了SK 的例子,也要有信心和积极的勇气去面对一切治疗,我也要为阿高打气,希望他能病除和早日康复。


Sunday, September 21, 2008

国宝和中国儿童

最近,中国又爆发了另一项食品污染的大事件,二十几家婴儿配方奶粉生产企业所出产的奶粉,被检验出加进三聚氰胺,导致不知有多少中国婴儿和小孩患上肾衰歇,泌尿系统结石。

最新数据显示,患病婴幼儿有六千两百四十四名,四人死亡,一百五十八人有严重肾衰歇。这 些日子,从电视新闻可以看到,惶恐的中国妈妈们,争相抱着孩子往医院诊所排队接收B 超检查,他们都是那么的无助,无奈以及愤怒。埋没良心的奸商,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没完没了的把有毒受污染的商品食品推出市场。而管控检查单位疏忽不够严谨,往往在造成了祸害以后才开始行动,老百姓实在太无辜,太可怜了!毒奶粉所引起的祸害,震惊全球,因为除了毒奶粉,有关的奶制品也种类繁多,有很多都外销到邻近国家,如今人人谈奶色变,中国食品,怕怕!

中国国宝-熊猫有没有受到毒牛奶的威胁呢?那也是大家跟着所担心的一个问题。说明是国宝了,那当然珍贵得很,熊猫是受保护的稀有动物,熊猫也可以说是中国的外交大使。就好像在日本,很多大人小孩,对熊猫如醉如痴,一只小熊猫诞生了,家长带小孩往动物园排队等候看这个熊猫小明星,还有熊猫妈妈也自然变成大明星,大家都为小熊猫的诞生而欢欣。如果有一只小熊猫夭折了,又或者有那一只大熊猫病逝,可让很多熊猫粉丝伤心痛哭。所以呢,成都熊猫基地专家强调,熊猫所享用的都是进口奶粉,大家不用担心!

我脑子里忽然多了一个问题,朋友,请问如果給你一个选择,你要选择做熊猫,还是做一个中国的未来主人翁呢?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伤感的中秋节

9月13日早晨遇见一位友人,惊闻他的妻子在4月间离世。也没什么严重病症,据医生诊断是胆管发炎,忽然就走了,留下张惶失措的丈夫。60多岁的夫妻,唯一的孩子早逝,剩下两人相依为命,谁知道如今妻子竟然骤逝,命运弄人。想到这位朋友所遭受的打击和伤痛,我的心顿时扭成了一团,不堪唏嘘。

在赴首都途中阅报,三位维持正义的人士被内安法令扣留了,我的心情跌到谷底,对一切感觉非常失望。政局混乱,经济恶劣,治安败坏,贪污恶行的政客继续张牙舞爪,人民的苦难要延续到什么时候?
2008 年的中秋节,我以郁闷的心情来度过!!!
Posted by Picasa

Friday, September 5, 2008

岁月催人老

今天一大早,出门去晨运的当儿,车子停在路口等待转弯,一个冒失的行人差点自己撞到我们的车子前面。他缩了脚,拐个弯继续前行,转过头瞄了一下我们的车。那种自负的眼神,还有那张有点熟识的脸孔,原来是一位朋友的丈夫。不过这个人一向态度骄傲,实在没几个人愿意跟他交谈。也因为他的不友善态度,令他的妻子也没机会和别人沟通。只见他现在满头白发,样子苍老了许多,望着他的背影,不禁让我的思路一下子回到60 年代和70 年代。
那个年代,大多数在银行任职的都是二毛子-就是那些只受英文教育的华人。他们看不起别人,通常觉得自己是高人一等。那个年代,除了医生和律师,教书的,打银行工的,都可谓天之骄子。可是在某一间银行,就有一位女士,对顾客态度诚恳,不管是大顾客小顾客,她都一视同人。我的母亲目不识丁,到银行办那鸡碎般多的存款提款就得打手指模,而这位女士从来没有看不起没受过教育的老太太,总是热心帮忙,渐渐也成了朋友。女士的丈夫也在另外一间银行任职,其实那时的银行不多,也几乎都是洋老板。这位先生和他的妻子是两个极端,一位是温文有礼,另一个却非常傲慢。尤其当他升任了分行经理,真是不得了,简直头脑发热,目空一切。
我们和女士只有在她工作的地方可以交谈,后来却有一个长时期没见她上班,只以为她提早退休。几年过去了,偶然遇到女士,她的女儿载她上街购物,她告诉了我们这几年她的遭遇。原来女士在外国念书的儿子得了癌症,做妈妈的辞职到外国照顾儿子。陪他做手术,做电疗,病情稍为稳定,还带他回国。然后又再出国继续接受医治,可惜的是,儿子还是年纪轻轻的,就被癌症夺去生命。最令人心酸的一段就是当她说道,她依照儿子的遗言,把他的骨灰带去金门桥,撒向大海,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可是她还是坚持完成了儿子的愿望。
又过了好几年,遇到女士唯一的女儿,才知道女士自从儿子逝世后,得了忧郁症。女儿一直陪着妈妈,年轻的她,脸上也带着丝丝的忧伤。女儿继承了母亲的温文有礼,虽然家境富有,在菜市里买菜,对鸡贩鱼贩也态度谦虚和诚恳。
希望我们这位朋友能早日打开心结,和家人快乐的生活下去!
Posted by Picasa

Friday, August 29, 2008

51年国庆日感想

John Naisbitt,American author and public speaker in future studies , 8 月下旬来到马来西亚。在名为 Mindset: A framework to anticipate the future 。这个Futurist Forum 2008 里面,有如一位专科医生,给马来西亚这个长满了毒疮恶瘤的社会把脉,追根究底,也开了不少良方。他的言论字字珠玑,句句真言,针针见血。
It is time for Malaysia to truly join the world now. For it to join the developed world,the Malaysian government and people should engage more with the world.
Malaysia needs to be part of the economic integration of the world by having a safe and secure political and social environment.

环顾四周的邻国,马国真是很落后,连印尼都不如。政府没有好好做事,只会做秀。最拿手是朝野两党不停的斗争,拗不过对方时就打种族宗教牌,50年不改变。最厉害的一招就是内安法令-Naisbitt 针对这招: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a legislation inherited by Malaysia from Britain, after 50 years should be retired.
日军投降以后,英国人在马来亚用来对付共产党的内安法令,到了21世纪,还被政府随时拿出来灭掉不同的声音。

Corruption and the perception of corruption continues to undermine the country's economic competency . It undermines Malaysia's competitiveness and its attractiveness to busniess and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极权,贪污和腐败,无疑是国家进步最大的绊脚石。

The justice system has to become more trustworthy. The Malaysian media has to be freed up. Rules and regulations wherever possible need to be cut back, freeing the people.
这个国家的司法有公信力吗?本国的媒体竟然被一个出版法令捆绑了半个世纪。

Show me a government that has a lot of rules and regulations and I can show you a government that does not trust its people.
奇怪吗,本来是老板身份的国民竟然给自己雇用的伙记当贼来办!

The Malaysian education system has to be made the number one economic priority.
可惜啊!这个政府50年来搞种族主义,把人才都赶跑了。我国的邻居没有能源,连一滴水都要向我国购买,他们懂得网罗人才。结果人家是一日千里,而马国是50年不变,人才照赶,种族主义照搞。

Naisbitt urged the government to have an economically-free environment.
The government should provide good support and then get out of the way.It should allow companies and entrepreneurs to move freely in the economic aspect.
政府高官对任何大企业都要插上一手,结果是私人赚钱,纳税人赔钱。

Naisbitt said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study the present.
The future is embedded in the present. Getting to know the future is not very different from getting to know another person.As the future is embedded in the present ,we have to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the present, and the most common form of information today is the media.
The future predicted by the media is pictures of conflicts, disasters and cat-astrophes, day after day and hour after hour.
媒体身负重任,可是,Naisbitt said: the only news very accurately reported by the media is the sports news, while the rest is given a slant. 相信媒体都承认,Yes, that's what it happens !

有关东方和西方的未来发展,Naisbitt said: The West is about teaching while the East is about learning. The West is populated by problem solvers while the East is populated by opportunity seekers. The West is yesterday but the East is tomorrow.

各位乡亲父老,51年过去了,大家睡醒了没有?七八十年代香港人最喜欢揶揄的他们那位灿哥,今天已成为东方的龙头大哥。我们还在干什么? 在等什么呢?

        
Posted by Picasa

Saturday, August 23, 2008

苏丽文,你系得嘅!

以往看奥运,都是有的没的随便往电视萤幕看一下。最重要是第二天看报纸,那一个国家得最多金牌。

这趟2008年北京奥运 ,有很多因素可以让我们仔细的从头到尾把一场比赛看完。我那人在广州的姨甥婿更妙,一会儿在网上招呼我看花式游泳,一回儿又告诉我现在进行什么什么比赛。也幸亏有他提点,不然就错失一些很精采的比赛了。不过当广州的电视在播放武术比赛时,我找遍了本地所有的channel,没一个台去转播,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这次北京奥运最給我印像深刻,也可能久久都不会忘记的,并非那些亮丽的金牌选手,而是台湾的跆拳道选手苏丽文。
在苏丽文首轮比赛受了伤,又在复赛中倒地却赢了对手,我都有一直追看。星期四晚,苏丽文跛着脚出场打铜牌赛,倒地痛苦的表情,又坚决起身迎战。一次又一次,你以为她起不来了,可是她还要再继续,绝不放弃。一直比赛到最后的一分钟。终场相信是教练吧,把哭得稀里花啦的苏丽文背着离去,看得我心好酸。

清远的堂兄来电邮说他看了跳水,风帆,什么什么,等等等等。我告诉他刚刚台湾选手跛脚打铜牌赛的凄凉惊人情况,真是什么都无得比。或者这就是所谓的奥运精神了吧!
不过我这个年纪的人,还是觉得有点残忍喇!


Thursday, August 21, 2008

Dingo 的连想

在Sydney的Featherdale Wildlife Park 见到这只澳洲野犬,第一个念头就是,它跟我家的Girlie 简直是一模一样。彷彿间好像Girlie 来到我的面前,看看我的近况如何。我向牠招招手问牠一声好吗?很像Girlie 的Dingo 跑来对着我有一阵子,大家默默注视对方,然后我向狗狗摇手说再见,牠才慢慢转身走开。

回程途中,有关Girlie 的回忆,好像给拉开了序幕-----91年底的某一天,一只瘦弱的小白狗出现在我们眼前,我向牠招手,小白立刻跑过来。小狗的双眼患了眼疾,老伴找来眼药水给牠滴,牠乖乖誏我们给它治。弄了两天,小狗的眼睛没问题,但我却摸到小狗身上有好几颗肿瘤。

小狗在我家住下来了,牠是个小女孩,看牠牙齿这小白狗也有4个月大了,娇里娇气的模样挺可爱,给牠起个名字叫Girlie, 也挺顺口的。Girlie 好乖,又会守门,晚上过了12 点,如有陌生人在街上徘徊,Girlie把他们吠到不知所措。每天出门,Girlie留守家门,傍晚下班回家,Girlie 一见我们,蹦蹦跳跳,好像一颗jumping bean。

至于Girlie 身上的瘤,我试用白箩匐加入喂食,竟然可以控制下来;如此年复年,Girlie 快乐的生活。一直到2004年,Girlie 身上的肿瘤不受控制,膀胱失禁。年中,Girlie 身体变得很衰弱,要抱牠去大小便;Girlie 失去胃口,我得用维他命丸喂了牠两个星期。

一天忽然牠慢慢自己走到厨房向我要食物,我们真高兴,Girlie 还可以活下去吧!又两个星期正常的生活着,可是在一个早晨,Grilie 在庭院陪伴着我们修剪枝叶,牠站起来却忽然倒地,接着抽筋。我被吓得手忙脚乱,还是老伴比较镇定,用毛巾卷着一直抽筋还小便失禁的Girlie坐上车子的后座,让我把车慢慢驾到离家最近的兽医医务所。

经过兽医的检查,认为Girlie年事已高,身体残弱,应该給牠安乐死。Girlie 躺在手术台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再抽筋,好像很高兴的说:终于解脱了!好吧,就让兽医帮你解脱了这个残弱躯壳,你就一路好走了!



Friday, August 15, 2008

踢毯子

来到北京承德避暑山庄,导游把客人带去我身后这所残旧的房子,里面摆满了据说是水晶的饰物。我看得挺没意思,出来走走透透气。

哎哟 ,竟让我看到一个七彩班烂的羽毛毯子随便搁在院子里。登时童心大发,抓起来就踢。好像有半个世纪都没玩过踢毯子了,我几乎忘了它的存在。

现在的小孩玩什么呢?电动玩具!电脑游戏!全身不动,只用两眼死盯着画面,两根大姆子拼命按钮,一玩几个小时。爸妈喊破喉咙也没听见,饭也吃不好,水也没喝够,温习功课就马马虎虎。

想起很久以前,那个年代,小孩的玩意是踢毯子,用树上掉下来的小红珠子玩划子,玩陀螺,在地上打格子玩跳人头,造房子;用两个空牛奶罐穿一根绳子来玩打电话,或者廁纸的卷筒也可派上用场。纸皮箱铺在地上当滑板,木盒子作玩具屋。用很多橡皮圈串成长长的跳绳,可以三个人一起跳。拿了两根妈妈烧饭用的柴枝,又可以玩好像base ball 的游戏。那时的毯子是从爸爸打小孩的鸡毛掃上拔下的几根毛,去脚车店拾废弃的橡皮,剪了圆圆的两三块,就弄成个毯子,大家踢个不亦乐乎!

我们那个时代的玩具都不用花钱买的,现在我手里拿的七彩毯子也要卖5元人民币。可惜我实在太久没踢,试了很多次只可以踢到两下,也就放弃了!


Posted by Picasa

Monday, August 4, 2008

饮茶啦--------

来到Sydney 的第三天,一大早,二女提意去饮茶。真的,我们这种东方人的肠胃,几天都只塞进那些面包香肠炸薯条,实在太为难了吧!何况,走几条街就可找到China Town, 二话不说,立刻出发。依照旅馆给的地图上的指示,很快来到目的地。上到茶楼,只见公公婆婆,叔伯大婶,看报打牙骹,叹茶一盅两件,简直就是香港茶楼的翻版。

我们叫了叉烧包,烧卖和腐皮卷。这间茶楼的点心材料非常新鲜,没有放太多的调味料,入口的感觉很不错。尤其是腐皮卷,馅料丰富,即点即做即蒸,出来的效果实在太美妙了!

近日和外甥女网上交谈,她告诉我她刚和家人去茶楼饮茶兼直落。那又是什么东东芫西葱呢?原来广州人喜欢在茶楼聚会,从早上一盅两件,叹报纸打牙骹。倾计倾到中午时分,再order 两碟炒粉,又可以撑枱脚撑到下午去了。如果阁下喜欢,有此兴致 ,甚致可以饮茶饮到晚上,广州有夜茶饮的,好玩哦!近来夏日炎炎,在茶楼呆上一整天,有冷气,好不舒服,家里不用开空调,又省电费,真划算!

想到怡保那些很多顾客帮趁的点心茶楼,你想慢慢叹茶,你的身后和两旁有几双眼睛一直盯着,那些眼神射出“吃快点,吃快点!你是欠揍吗!?”这种讯息。不过也有全身网上金钢罩的茶客,漠视週遭环境,勿管多少人在他週围挤来挤去,他慢条丝理叹他的报纸和一盅两件。

香港的茶楼一大早就是晨运的老人家叹茶的好地方,中午12 时以前还有折扣。曾试过和表妹在12点半到茶楼,只见人山人海,拿了号码,表妹和印尼女佣轮流排队等位。我推着坐轮椅的三姨在商场逛来逛去,直到下午2点半才等到一张枱。不过这里的点心实在很正点,一只灌汤饺躺在浓浓的汤汁里,甞一口汤,好鲜美哦!灌汤饺皮薄馅靓,这里的师父实在很用心。更有鱼云羹,云耳鱼唇带酒香的羹汤,吃过香港肠粉,回到马来西亚也不打算再吃。

近年来吉隆坡的大商场开了一些点心连锁店,餐价特高,可是点心的手工和馅料,简直对唔住食客的味蕾。
清远的堂兄电邮来说:清远也有夜茶饮架,你几时返黎喎?



Monday, July 21, 2008

百岁老人-我的三姨


我母亲有十个兄弟姐妹。母亲是长女,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七个妹妹以及一个弟弟。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母亲和三姨五姨很早就去打工帮忙养家。这些顺德女孩都是很坚强,顾家,吃苦耐劳。三十年代,母亲和一班同乡更飘洋过海来南洋打工。

日治时期,生病,逃难途中遇到我的父亲。可是却失去家乡的地址,和亲人完全失去连系。直到七十年初,家乡的舅父多方托水客们打听,逐间会馆去问,方才能再重新连络上。
于是三姨代表所有亲人,带了很多手信,以及亲情问候祝福;第一次坐飞机来马来西亚和我们见面。

七十年代,三姨陆续来马三次。她说年纪大了,舟车劳顿,以后都不能再坐飞机了。
八十年代我首次去香港见三姨,五姨,六姨,九姨,以及大舅父和八舅父的那些住在香港的儿女。

四位阿姨的年纪都有七八十岁了,可是还很健康。九十七年我又去见她们,这次真巧,八舅父也来到香港,大家很珍惜能有这次见面的机会。

那时母亲已去世,六姨对我说:你的妈妈去南洋那天,是我拖着你的八舅父到码头去送船的,那天一别就没机会再见了。
老天,我顿时鼻酸眼涩,喉咙哽咽,久久不能言语。想想那个凄惨的年代,千言万语,道不尽长辈们的辛酸苦楚。

三姨六姨和八舅父也年纪一大把了,五姨中风后半身不遂,住东华三院疗养院,坐在轮椅上过日子,还失去语言能力。

九姨跟儿子移民加拿大,也因年纪大不能长途跋涉,只靠电话和在香港的亲人通讯息。
这几年来,五姨,六姨,九姨以及八舅父相继过世。去年三姨已年涵百岁,我特意去香港陪她过一个中秋节。

百岁老人还思路清晰,每天要我开电视转财经新闻台給她看。除了腰骨没力之外,还算身体健康。老人家还能跟我通国际长途电话,现在只剩下三姨是我们的唯一长辈,有机会我一定要再去探望她。


Posted by Picasa

Friday, July 11, 2008

A group photo

Here are members of the Perak Malaysian-Japanese Friendship Society, today is Saturday 5th July, we take a trip to the Cameron Highlands for the Japanese there are celebrating their Bon Festival in this evening. Let's see what are Bon Odori and Bon Festival-----


Posted by Picasa

No hurry, let us go and----------



看Fong さh 提着大包小包,原来先去泡剂她的拿手料理-たこやき[章鱼烧]给大家祭祭五臟庙。
Posted by Picasa

开炉了!

Posted by Picasa

成品出来了 うまい、うまいね

O K, let's make a move---------

已经是下午4 点,收拾好一切,马上出发,我们去日本人的盆舞节一齐凑热闹。
Posted by Picasa

Wednesday, July 9, 2008

Bon Odori 盆踊り

Bon Festival is a Buddhist event to hold memorial services for ancestors, from August 13 to 15 [July in the lunar calender] in which ancestors' souls are welcomed with sacred fire and seen off with a bonfire for escorting the spirits of the dead.
During the Bon period, vegetables and fruits are offered at Bon shelves, and in certain regions of Japan, people enjoy the Bon dance, performed around a drum set on a scaffold. Small lanterns on floats are set adrift on rivers, symbolizing ancestors' souls [shoro nagashi].





































Bon Odori originates from the story of Mokuren, a Buddha's disciple, who used his super natural power to look upon his deceased mother.He found that she had fallen into the Realm of Hungry Ghosts and was suffering. 目连救母的故事,有听过吗?

Followed Buddha's instructions, he made offerings to the priests who had just completed
their summer retreat on the 15th day of the 7th month.

Mokuren, happy of his mother's release from the hell, began to dance with joy.
From this dance of joy comes Bon Odori or Bon Dance, a time in which ancestors and their sacrifices are remembered and appreciated.




 

In Malaysia, Bon Odori Festivals are celebrated every year . The festival is less associated with Buddhism and more with Japanese culture. Mainly to expose locals to a part of Japanese culture,and provides the experience of a variety of Japanese food , art and dance.
Posted by Picasa

Origami

Posted by Picasa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