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6, 2008

中山美食之大煎堆

中山的晚饭是在一家非常别致的饭店里,富丽堂皇的装饰,加上中山独特的菜式,单是用我的双眼去看,和以双手拼命拍照,就忙得不亦乐乎。

那个像足球一样的大煎堆最让我感兴趣,厨师们在饭店前面的一隅用心的扞皮,然后在一锅热油里慢慢滚出一个个大煎堆。

金咤是一种有点像饺子但皮特别滑,馅料也很特别的点心。
还有石歧乳鸽,翠玉魭鱼等等等等。伯均和丽文点了全部中山的特有菜式,可惜我只有一个晚上逗留在中山,不能尽情品尝所有美食,只好把它们全收入我的相机记忆卡里头。

这饭店楼下一大部分打造成水乡情调,一艘艘木船浮在水上,情侣可以在木船上用餐,好浪漫哦!
新鲜的瓜果和蔬菜摆在当眼处,还有在水中游来游去的海鲜;隔着玻璃,可以看见厨师们在用心烹调食物。

第二天一早,我第一次在中山饮茶,慧聪点了中山特有的点心,真是每一口都含着浓浓的乡情呢!在中山,我发现这里的所有的士竟然是韩国车 Sonata , Oh my God!



Posted by Picasa

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沙溪圣狮村的糯米屋

伯均在珠海市沿海地带转了一大圈,当然看了著名的渔女石像,然后回到中山。
第一个地方就是去参观孙中山故居;在中国,很多参观景点都要买门票,除了中山以外。
我最感兴趣还是后院的禾田,瓜棚和菜圃。

回到伯均住处稍为休息,又忍不住跟他家里的狗狗哈啦哈啦一番,接着去圣狮村的祖屋邀旭和堂兄一起吃晚饭。

我算是很幸运吧,旭和通常每隔两个星期,方从香港回乡下,打扫一下这间我们的祖父在此终老的家。
据我那住在广州的二姐说,以前造这间房子,是用捣烂的糯米掺灰泥,涂在砖头上,所以我叫它做糯米屋。这房子有两层,百年不倒,应该可以例入圣狮村遗产呢!

天井中有口井,旭和用井水泡了有八十多年历史,我们的祖父留下的六安茶给大家尝一尝。
真是生平第一次,喝到如此清香甘甜的茶,叫我回味无穷,亦有无限的感触。待旭和换了衣,锁好门,大家步行几条小巷,方能出去大马路取车。
祖屋外面的一花一草一木,还有邻居的胡芦瓜棚,也能使我留连忘返。
毕竟,在这里,曾经住过我的父辈们,我的根,也是从这里开始。



Posted by Picasa

Friday, October 24, 2008

横琴口岸

9/10/2008,我和阿英在晚上坐 11时的巴士去LCCT。
本想在巴士上小休3个小时,谁知有几个越南外劳,一路吵到去机场,简直是精神虐待。

凌晨3点左右,只见LCCT外面里面躺满人,板凳上,地上,甚至快餐店的桌椅都躺着东倒西歪的男男女女,我们想买杯热饮料也难找个位子来坐一下。
如此折腾,终於能入闸登机。

10/10/2008 早上6时30分启航,10时15分准时到达澳门机场。出到大堂,不见有人拿着纸板写上我的名字,在附近银行换了两个1元葡币,找到公共电话打给吕日初,他是我姨甥的妻舅,澳门人,负责接机。

之前我和日初互不相识,姨甥伯均本来要到澳门接机,可是因为中国政府限制国民过于频密到澳门和香港,只准3个月才批一次签证,只好拜托日初了。
电话那头有一把声音叫我继续讲别收线,接着就有位男士匆匆忙忙拿着手机,一面讲着“我就来了”一面向我跑过来。
原来往日的停车场搬到机场另一方向,日初要转了一个大圈才找到停车场,所以担误了时间。

二话不说,吕日初带我们上了车,离开氹仔Taipa澳门国际机场,经过路氹连贯公路-Istmo Causeway  [Taipa-Coloane],来到路氹边境大楼。
我们不用拿行李,轻易出境。日初在另一门口接我们上车,然后经过莲花大桥,直往横琴驶去。

日初故意选了这个地方让我们过关,这里访客稀疏,因为地方偏远。一般都是在关闸-Barrier Gate [Portas doCerco] 过去珠海,这里访客要拉着行李,上楼下楼,排在长长的人龙里等一个小时,那是平常事。
到了横琴口岸,我们拿着行李,中国官员一路挥手,我和阿英如入无人之境。

一出门口,双脚踏在中国的土地上,伯均,丽文和她的妈妈已在等候。
一行众人,分乘两部车,来到一处叫横琴蚝城的地方,原来伯均安排在这里吃蚝。
横琴此地盛产蚝,我们在木板楼上往下和往外望,都是养着蚝的沼浙地带。
桌上烧着一大镬开水,日初和伯均把一只只肥美的蚝,还有刚下车看见到处觅食的,现已被斩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走地鸡,还有在鱼缸里蹦跳的不知名的鱼,陆续烫熟往我们的碗里放。
日初说他和朋友们在这里曾经一次吃了十几斤蚝,我听得膛目结舌,真有点不可思议。

用餐完毕,参观了在外面摆放的很多鱼缸中,新鲜肥美的各类鱼虾蟹,以及像乌龟般大大只的水鱼,真是阿彌陀佛囖!
日初要赶着去石岐办点事,于是分道扬镖,我和阿英随伯均的车,以及丽文和婆婆一起往珠海而去。

Posted by Pic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