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31, 2009

这块填海区的奇迹

比起繁华的广州,热闹的香港,澳门是那么的朴实。
我们享受在它高高低低,弯弯曲曲的街道上漫步。嗅着街旁云吞面档飘来的面香和麻油味。
手上挽着小巷里卖的传统炭烤杏仁饼,嘴里咬着葡挞。

在广州,拥挤的人群随时会把你推倒,在香港,匆忙赶路的人,面无表情,每根神经绷得紧紧的,会恨你阻着个地球在转。

当然,澳门也有极其奢华的一面,它有二十八间娱乐场,那些名符其实的销金窝-赌场。还有几间超大型的在建造中。

我们去Casino Grand Lisboa,因为要看一看那粒何鸿燊之星。可惜那粒钻石摆在大大的赌厅里的一偶,两个守卫看管着。
那个在赌徒拼命博杀的环境之下,钻石也失去了光彩,显不出它的高贵典雅。

还有目前游客必定去参观的Casino Venetian,真是打造得非常豪华兼誇张。除了少数洋人,日本和韩国人之外,全部赌客都是龙的传人。
只见赌客们一面赌博,还有女侍捧着各式饮料在一旁侍侯。赌场正中是餐厅,饿了就吃,吃了又继续再赌,的确设想周到,服侍得很贴切。

奢华的一方,滋养着朴实的一面,在这块小小的地方,游客可以看到两个极端的面貌,这是它的奇妙之处。



Tuesday, January 13, 2009

开屏阿婆



在澳门,旅店的对面有一块小小的公园。
早上五点钟,很多老人家就已经在小公园里面晨运。有的打太极,有得在深呼吸,做点气功之类的招式。
公园里也有运动设施,看见老人家那般用功,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坚持与恒心。

吃过早餐,我和阿英在小小公园散步,一面等日初来载我们继续当日的行程。

遇到几位老太太,天南地北的在聊着,我们互道早安以后,大家一见如故,聊得好开心。聊到各自的家乡,更是多话和精彩。

阿英连日来东奔西跑,相信是上火了。嘴唇先是起个大泡,接着破皮,跟着还肿起来。
家乡是开屏的老太,操着台山话,指着阿英的破嘴说:”用热饭来烫,把细菌烫死就会好,比吃药更有效呢!”

我和阿英连连点头。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小的时候,那年代药物缺乏,老人家多数用这方法来治嘴破,也挺有效呢。
我们已经把这土方子全然忘掉,今天被开屏老太一提,忽然有那种,重新找回遗失了多年的记忆,而心中充满了欢喜和激动的感觉。



Posted by Pic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