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银禧园的岁月

银禧园应该是怡保最早期也是唯一的娱乐游艺场,位置于波士打律和高温街的交界处。
听老一辈的人说,日治时期,萝蔔头曾在银禧园里行刑砍人头。

以前的怡保人,吃过晚饭,接下来的节目,除了进戏院看电影,就是去Park(银禧园的别称),广东人则叫它‘坐乐园’逛一逛。
一家大小穿大街走小巷,走过许多店铺的骑楼下,和坐在店铺门外乘凉的大人打招呼,甚至闲话家常谈上老半天,直让等到不耐烦的小孩撒娇催促,才继续往银禧园的方向走去。

小孩最喜欢骑着旋转木马,嘴里吃着粉红色的棉花糖,又兴奋的紧抱着大人坐摩天轮。当椅子停在半空摇荡,晚风习习,天上的星星就在不远处,伸伸手就能把它们摘下捧回家,今晚一定会酣睡在美梦里。

在空邝地上竖起一块大银幕,每晚播放着黑白默片任人观赏。年轻人喜欢刺激的碰碰车,魔术表演,抛藤圈,丢飞镖,射弹珠气枪。还要看沈长福大马戏团里的狮子老虎大象表演,又被空中飞人,临空走钢线的惊险演出愣得张口结舌,手心冒汗。

不过最刺激的节目莫过于是当年称得上前卫的脱衣舞孃陈惠珍,身上穿着闪亮亮晶片的比基尼装,抱着大蟒蛇跳所谓的脱衣舞。
小孩不够高,踮起脚尖好奇的看大人们趋之若骛的节目,大人一手遮着小孩双眼,一手扳下他的头,自己却在人群中瞄个究竟。

银禧园有一座二楼的建筑物,每晚在昏暗的灯光下,像“夜上海”一样的场景和人物,男男女女在诱人的乐声和环境下搂着起舞。

也有打扮娇媚,穿着娥娜多姿娘惹服装的马来女子,手上挽着轻纱,在悠悦的歌声中和男伴跳起弄迎。

孩子倦了,打着哈欠,跟随大人去银禧园隔壁的露天茶座吃点心炒粉作宵夜。那里有广州茶楼,大成以及钻石茶楼;香喷喷的叉烧包,马拉糕,鱼蛋,糯米鸡暂时会把孩子的眠意往后押。
当年这些露天茶座是锌片木板所搭建,后来拆掉就在原处建了一座八角楼-具有历史性的姚德胜公市。

见证过当年怡保太平盛世岁月的怡保人,今天看到入夜后静如鬼蜮的街道,飚车党擭夺匪横行,姚德胜公市被毁灭,内心的感受,实在有点太沉重。


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燕美律巴刹


这档云吞面有水准,面弹牙,相当大颗的云吞,叉烧不肥腻,最欣赏是配着的青菜也很嫩。碗里不管是主角和配角,老板都下足功夫,令顾客食返寻味。








巴刹的水果摊种类繁多,价格也相宜。进到巴刹的人,除了把肚子填满,也必定会两手提着盛满蔬菜水果的袋子,施施然走出巴刹。


Posted by Picasa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去饮茶囖

来到Sydney的第三天,一大早二女提议去饮早茶,吃饱饺点心。真的,我们这种东方人的米饭腸胃,几天来都只塞进那些鬼佬香肠炸薯条,腻得反胃,实在太为难了吧!何况,从Darling Harbour走几条街就可找到China Town, 二话不说,立刻出发。依照旅馆给的地图上的指示,很快来到目的地。上到茶楼,只见公公婆婆,叔伯大婶,看报打牙骹,叹茶一盅两件,简直就是翻版式的香港茶楼,挺有亲切感。

点了叉烧包,烧卖和腐皮卷,叉烧包很正统,烧卖也精致。这间茶楼的点心材料非常新鲜,没有放太多的调味料,入口的感觉很不错。尤其是腐皮卷,馅料丰富,即点即做即蒸,出来的效果实在太美妙了!

近日和外甥女网上交谈,她告诉我她刚和家人去茶楼饮茶兼直落。那又是什么东东芫西葱呢?原来广州人喜欢在茶楼聚会,从早上一盅两件,叹报纸打牙骹。倾计倾到中午时分,再order 两碟炒粉,又可以撑枱脚撑到下午去了。如果阁下喜欢,有此兴致 ,甚致可以饮茶饮到晚上,广州有夜茶饮的,好玩哦!近来夏日炎炎,在茶楼呆上一整天,有冷气,好不舒服,家里不用开空调,又省电费,真划算!

想到怡保那些很多顾客帮趁的点心茶楼,你想慢慢叹茶,你的身后和两旁有几双眼睛一直盯着,那些眼神射出“吃快点,吃快点!你是欠揍吗!?”这种讯号。不过也有全身网上金刚罩的茶客,漠视周遭环境,勿管多少人在他身旁挤来挤去,他慢条丝理继续叹他的报纸和一盅两件。

香港的茶楼一大早就是晨运的老人家叹茶的好地方,中午12 时以前还有折扣。曾试过和表妹在12点半到茶楼,只见人山人海,拿了号码,表妹和印尼女佣轮流排队等位。我推着坐轮椅的三姨在商场逛来逛去,直到下午2点半才等到一张枱。不过这里的点心实在很正点,一只灌汤饺躺在浓浓的汤汁里,还有一叶炖软的大白菜,甞一口汤,好鲜美哦!灌汤饺皮薄馅靓,这里的点心师父泡制食物实在很用心。更有鱼云羹,云耳鱼唇带酒香的羹汤,吃过正宗的香港肠粉,回到马来西亚也不打算再吃。

近年来吉隆坡的大商场开了一些点心连锁店,餐价特高,可是点心的手工和馅料,简直对唔住食客的味蕾。
怡保最近大热的点心街,每逢周日假期,人和车,把四周街道塞得水泄不通。搬到新址的富山茶楼把周围的食店都带旺起来了,相信在那个地方再多两三间卖点心的也会有生意做。不过去吃过点心的朋友们都只有弹冇赞,食物味道只是一般,麻麻地而已。据说要找张桌子很难,里面的环境七国咁乱,还得亲自去抢刚出炉的点心,否则只有坐着空等待。前几天听闻还上演了,因为有人争桌子而激烈到把桌杯碗碟都翻到地上去的闹剧。
如果想清静点的,可以去顺发和成记茶楼,还有樱花酒楼,其实这些才是传统的点心茶楼。在旧街场横巷的天益酒楼也不差,可惜有次看到摆在桌上的三颗烧卖,躺在一个被蒸到破裂变色的塑胶碟子上,简直是触目惊心,骇人的感觉。


最怀念中山的点心,碟碟都是中山特有的家乡式和家乡味,那些金咤,粉果,不甜不腻,卖相精致,欣赏一轮才放入口中,慢慢品味,这才是真正的饮茶嘛。
勿管要打破头去霸位,抢点心,怡保人对点心的钟爱真是热力没法挡。
清远的堂兄电邮来说:清远也有夜茶饮架,你几时返黎喎?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走入历史的怡保戏院

怡保最早期的戏院应该是旧街场的中山戏院,不过一场火灾很快就給它划上了句号。
接下来就有了建在新街场张伯伦路的大华戏院,谦街的丽士戏院,戏院街的京都戏院。再不久又在刘一清街和安德申律的交界处建了一间宝石戏院。

当年只有黑白片的时期,大华戏院上演的多是红线女,白燕,黄曼梨,张活游,吴楚帆主演的家庭伦理苦情戏。观众在散场时,无不带着一双红红的眼晴,心满意足,却又意犹未尽的走出戏院。

戏院票价分成人6角,小童4角的二号位,1元的一号位以及1元4角的楼上特别位。每月还有一两天的日场优惠,一张票看两套已经落画的旧电影。而每星期六的半夜场(现今叫做午夜场)更是暴满,卖黄牛票也是七十二行外其中热门的一行。

丽士戏院最初多上演西片,那时有不少红毛兵最喜欢去丽士戏院二楼的奶吧喝啤酒,跟打扮成好像苏茜黄的女人打情骂俏。
后来邵氏的电影都在丽士上演,林黛赵雷主演的江山美人,李丽华的杨贵妃,武则天,真是场场满座,有者更是喜欢得可以看上好几遍。

当年的京都戏院上演了大部分的黑白片黄飞鸿,贴满在戏院周围的大副海报几乎都是关德兴,石坚,曹达华和西瓜刨的脸孔。

宝石戏院则上演长城和电懋院线的影片,夏梦,石慧,傅奇,尤敏,雷震,葛兰的电影令许多年轻人迷恋和陶醉。

邵氏在高温街的银禧园建了一间大光戏院,专门用来上演马来电影,于是观众可以看到P Ramli 在每套电影中和女主角跳弄迎唱情歌。

新戏院如雨后春筍般一所一所的建起来,而且是面积更为广阔,波士打律的奥迪戏院,张伯伦路和金保路交界处的星光大戏院。丽都和比邻的国泰戏院是较在后期所建,上演的都是西片,牛仔片,警探片,大型歌舞片,大堆头,大制作,想当年这段无论东西方电影的全盛时代,怡保的电影院,很多时都是座无虚席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金星机构花了上百万,在怡保花园南区建起一间美仑美奂的金星大戏院。可惜刚遇上录影带兴起,港产片衰落,那些七日鲜电影已经没有市场,几乎家家户户每晚在家里煲无线连续剧的录影带。
金星戏院有如生不逢辰,没有机会风光一下,就跟随其余的戏院一间一间的关门大吉。

怡保戏院全盛时,整个新街场的街道车水马龙,每间电影院的附近都有食物摊档,热闹非常。曾几何时,市政局禁止小贩在街边谋生,刹时怡保街道变得冷清清静悄悄,行人几乎绝迹,更加速了怡保戏院走上穷途末路。

星光和奥迪被改成夜总会,可都遭烛融光顾,如今成了废墟。京都被拆,成了停车场;大华,丽士和宝石做了家俱店;丽都变成酒家,而国泰则是一个杂七杂八的百货市场。
金星戏院租给教会,酒廊,印度小电影院,苟延残存。空置多年后,业主移手,把完好的建筑物拆掉,取而代之的是在原地建上好多店铺。

风光了大约三四十年的怡保戏院,相信只有在年长一辈的记忆中稍微有点印象吧。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我来过,我很乖”

广州的姨甥寄来一辑幻灯片,他说没有动人的照片,但小女孩事迹感人肺腑。
1996年四川有个家徒四壁的单身汉佘仕友,在桥边草丛中捡到一个差点就要给冻僵的小娃娃,看着挺可怜,咬紧牙关把被遗弃的娃娃当自己的孩子来养。没钱买奶粉,只好给小娃喂米汤,天生孱弱的女孩叫佘艳,长到5岁就已经乖巧灵珑,还会帮忙做家务。上了学后功课好,活泼可爱,会唱会跳,认识的人都对女孩赞不绝口。

佘仕友和佘艳虽然生活清苦,却也其乐融融。直到有一天,女孩突然鼻血流个不停,情况骇人,经送医诊断,证实是患了急性白血病。孩子的病以及庞大的医药费令佘仕友愁上加愁,要把破屋卖了給女儿治病,却因太残旧而没人要买。懂事的佘艳拒绝就医,硬要放弃治疗回家等死。只有8岁的女孩好像交待后事般要求父亲和姑姑,三人一起拍张照片,好留給父亲作纪念。

有名成都晚报叫傅艳的女记者,报导了佘艳的故事,医药捐款从四面八方渊渊而汇集,于是女孩得以重新入院接受治疗。佘艳把写在作业本上,零零凑凑的所谓遗书交给傅艳,内容除了叫她父亲万一她不治死去,不要为她伤心之外,还特意叮嘱定要把医药费转送须要帮助的病童。不久佘艳病逝,54万元人民币分成七份,給了七个贫穷的白血病患者。“我来过,我很乖”就是佘艳的墓志铭。

女孩的故事要拍成电影的话,观众必定从开场哭到散场。小女孩虽是年纪小,却是一个成熟的灵魂,再来到世上走一趟短短的路程,当然有其特别的意义。除了报答养父,了结一段缘分,同时启发了更多人的慈悲心,把善的种子散播得更为广泛,也好平衡一下这个世间诡魅的一面。


普者黑(2)

划过了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接下来去参观溶洞。这里四周皆山连水、水绕山,有山必有洞、有洞则必有水。众人走到火把洞前,咦!怎么闸门关上了? 时已傍晚5点多,参观时间已过,地陪找来看守人把锁打开,通融一下让远方来的客人入洞。 火把洞内石笋如林,钟乳石琳琅满目,在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