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8, 2010

拿了很多“第一”的诈骗案

偶尔从香港的警察网站,翻阅到一则发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轰动一时的诈骗案。

这项诈骗案至今仍保持香港廉政公署多项纪录,如案件的司法程序历时17年,政府诉讼费用约2亿1千万港元。此外,创下13年的最长保释期、最高的保释金(现金5千万港元、人事2百万港元)、7年的最长引渡期与最多的同案调查员获嘉许(10人)。

其他惊人数字包括案件涉及的贷款金额以1980年代币值计算超过60亿港元、涉案逾4百万页证物文件、接见证人约450人名、参与的廉署人员44名、12,292小时的调查人员工时,以及因追查案件而涉足的其他国家有番薯邦、新加坡、英国、法国、美国、瑞士、澳洲和德国。
 
究竟这是一起什么案件?
 
骗案的主要人物叫做陈松青,原在新加坡任土木工程师,在当地破产后,于1972年到香港任地产项目经理。

1977年,陈最初成立的是一家灭虫公司,后来慢慢地开始投资地产、饮食、酒店等不同行业,次年即成为佳宁集团。

1979年收购一上市公司,将佳宁借壳上市集资。之后数年透过不断并购、买卖,集团迅速膨胀。

其间并多次向多间金融机构贷款。1980年,佳宁集团由当时被称为金牌庄家的詹培忠,以操控股价的手法,使其股票价格狂飙十六倍而成名(在香港,这种做法现时是属于违法的)。一度由一元,至1980年11月升至十七元九角,一时成为股票中只升不跌的神话 。

1982年香港地产因1997年前途问题而价格下滑。佳宁的债权银行,在1982年10月,入禀法院申请将其清盘。1983年10月佳宁集团清盘,创下香港最大宗公司倒闭事件。

香港警方同时在1983年9月,调查佳宁在1980年买卖中环金门大厦的交易中,涉嫌诈骗,并提出检控陈松青等人。经过复杂司法程序,案件至1987年在最高法院审判。

奇怪的是,主审的按察司柏嘉在最后阶段,指控方控罪重复,而将被告等人释放。柏嘉之后备受司法界抨击,于次年自行辞职,翌年即在海外交通意外中身亡。

为何这案件与番薯邦扯上关系呢?

原来在香港有间叫做瘀民財务公司,是番薯瘀民银业开的。这家被选中作为外汇交易和外汇市场操作的执行处,陈松青负责汇款的接收。

佳宁股崩溃后,有报道说,瘀民財务公司亏损了80年代币值超过60亿港元。陈松青被起诉判罪。瘀民財务公司完全没有在这笔贷款中获得任何盈利,却反而借出超过它的资本的贷款数额。

香港佳宁置业有限公司,用两亿美元收购金门大厦,较后以两亿五千万美元转卖回给瘀民债主。

佳宁又用八亿港币收购维达航运有限公司,然后以十亿港币卖回给债主。

瘀民银业,怀疑在香港那间公司,财务批核货款出了问题,在1982年11月派出内部核数师到香港调查。次年,核数师的尸体在新界的蕉林内被发现了。

然后然后,在1985年,香港廉政公署接到举报,通缉瘀民财务的前主席及董事等高层。

透过英国、法国警方于1985年将多人拘捕,控以诈骗及收受非法利益等罪名。

经历多年的冗长官司,终于将主要嫌犯引渡回港,并分别在1986年、1994年将其入罪,判处入狱一年至十年不等。

陈松青则在1994年被控诈骗、提供非法利益等罪名。最后在1996年入罪,被判入狱三年。

香港政府后来修改法例,杜绝有人用类似手法犯案,以避免投资者的权益受到任何威胁。

9 comments:

  1. 此案扑朔迷离可以拍成一部电影啦!呵呵!

    ReplyDelete
  2. 香港佳宁集团Carrian和大马土著金融Bumiputra M'sia Finance的纠缠在当年是响当当的大丑闻。很奇怪的当时土银金融主席Lorraine Osman在受到“软禁调查”时期间竟然能金蝉脱壳飞到英伦“修养”了几年才到香港自首。其中也莫名其妙的当年土融更“投”进更多的good money after bad money把那镬搞得更穿窿、更错综复杂!有更高层不为人知的机密?

    那所谓的whiz kid陈松清(George Tan)当时根根本本一开始就是在赌博-——炒地产物业而不是真正的做生意嘛!That bloody sort of immediate take-overs and acquisitions (money)game ain't passing through initial, proper organic stages of growth just won't stand the test of time. Snowballing Theory is only useful after at least a real build-up of (meaningful)foundation, be it big or small.

    偶尔就想起陈群川,John Saw和台湾的翁大铭的借镜。在历史上单纯以赌博心态来“做生意”的往往到头来是一场空。就因为那投机的“病态”只会越陷越深,难以自拔的连自己都给蒙骗了,上得山多终遇虎咯!

    ReplyDelete
  3. 陈松青,我几乎忘记这“名人”了。
    当年土著金融的丑闻挺轰动的,其银行一位驻港高级职员也被谋害,客死异乡。
    一出官场现形记!

    ReplyDelete
  4. londoncalling,
    そうですね!このケスはマレーシアの官僚はすごいですた。

    ReplyDelete
  5. 小巫子,山城客,
    真实的经过,读来会令人血压升高,骂声不绝。这也是番薯帮A钱案的开山鼻祖。当年那些头头用五鬼搬运大法,把薯民税金搬过大海洋,同一个下三滥合作,把钱变魔术。假如不是搞出人命,那真是人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天网灰灰,疏而不漏,一切歪理,皆逃不过因果定律。

    ReplyDelete
  6. 这只是冰山一角,现在的番薯国“堂堂正正”A钱的大有人在,不晓得番薯国能够撑多久?哎!“日本邮船迟早完”!

    ReplyDelete
  7. >すごいですた??

    「すごい」は「い形容詞」でしょう?

    ReplyDelete
  8. 山城大熊,
    唉----唉-----唉-------
    树叶也被咱们‘唉’到掉光光-----

    ReplyDelete
  9. Cymbaline的确有点难看,不过就是这样才可以显示出各有千秋的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