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中正纪念堂



旅巴停在中正纪念堂的侧门,导游阿Paul 说:“你们在这里下车,只需走很短的路程,就可以进去里面的建筑物,不会辛苦-------”
团员陆续下车,对阿Paul 的话,有点摸不着头脑。





直到从纪念堂往正门入口处一望,哎呀!阿Paul 真不愧是个细心的好导游。
6月天,艳阳高照,如果从正门走进来,个个必定走得气喘如牛,大汗淋漓,还会被晒得头顶冒烟,想不变作黑炭头都难了。



最有趣的是在2007年12月,那个囚犯陈水扁的民进党政府, 重批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的元凶,搞起‘去蒋化’。把纪念堂那个‘大中至正’的牌匾拆掉,换成‘自由广场’。 又把纪念堂易名为‘台湾民主纪念馆’。1年零3个月后,国民党重新执政,一切才又回复原貌。

早年老蒋日思暮想,一心要‘反攻大陸’,即使过世以后,建一座纪念堂,大门也向西,代表老蒋的心愿,西望大陆,收復失土。




最具吸引力的,还是纪念馆里的多个画廊和装潢精美的展览室,全都挂满了作品。
被誉为“天下黄河壺口绘画创作第一人”的王世利,恰好在这里举办个展。多幅气势磅礴的黄河作品,看得俺一愣一愣的。







坐在如此环境优美的画廊里,优哉游哉,欣赏着每一幅作品,不禁心旷神怡,确是人生一大乐事也。


看到这些画廊,俺家乡那些只能在商场举办画展的画家们,一定会想,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方能得到善政府在艺术方面的推动和赞助,能在自己的地方,也拥有这种建设?






Posted by Picasa

8 comments:

  1. 不想稱讚你拍照技巧好都不行!在室內尤其是那些博物館內的燈光下,對我來說是最難拍的,而你卻可以拍得那麼清晰。讚!

    說真的,我還蠻喜歡“大中至正”這四個字。他們居然把它給換了?不知道蔣介石有沒有從棺材裡跳出來!

    如果我有Bill Gates 1% 的身家,我一定會為我們的畫家建一座畫廊。其實,怡保沒有畫家協會嗎?

    ReplyDelete
  2. 大致上还是没有改变,与我十多年前去看到的基本一样。
    两旁的古代楼宇建筑是歌剧院,很多台湾音乐人在这里演出,我没去看过,因为那时候是去淘金,不是去派金。
    纪念堂内有座蒋介石的大理石雕坐像,你没拍到吗?上次那个幼稚的陈水扁下令用铁栅把石像围起来,真滑稽,与死人找茬!
    吊诡的是,今天他自己身系囹圄,不知是不是得罪蒋公带来的恶报?

    ReplyDelete
  3. 玉燕,
    啊?被你赞到莫明其妙哦!那个数码相机是很万能的呐!它是automatic的嘛!那应该要赞下我个Samsung相机咯!哈--哈--哈-----
    是有个辟历艺术协会的。但是,要看有个什么样的政府啦!不是说有人要建一座画廊就可行事,其间会牵涉很多问题,甚至又会把问题来政治化,种族化。还是先设立一个善政府吧!

    ReplyDelete
  4. 山城客,
    因为读了太多老蒋的历史,对此人--哼-哼--哼---不想拍----哈----哈----哈------
    陈水扁作恶多端,他的是现眼报,来得很快,给世人一个确切实在的警惕。老蒋的最后几年也受了很多精神折磨以及皮肉之苦,更祸延子孙,搞到几乎是绝子绝孙的地步。
    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煅炼人性的大染缸。善恶在互相拉扯,因果就在平衡着双方的争执-----

    ReplyDelete
  5. 哈哈,你和我一样。我当年去中正纪念堂参观,其实心里对老蒋的人也有意见,我最不能认同他放任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却抛出什么“攘外必先安内”的歪论。
    在纪念堂内,我举起相机对他的雕像拍照时,也有点不甘情愿,口里对他嘀咕,结果邪门得很,洗出来的照片竟然黑了一半,只有脚的部分清晰。
    要不是老蒋当年不愿与共产党真诚合作,也不会有今天的台湾问题了。自己腐败无法管制,又不愿听人家的意见。

    ReplyDelete
  6. 山城客,
    这个人----恐怖-----,他死时,那些被他杀害了的鬼魂,一定全部围绕着他,向他讨命来了------

    ReplyDelete
  7. 美术馆还是英国的比较棒吧?
    不但入场免费,还常常更新呢!

    ReplyDelete
  8. londoncalling,
    もちろん、ロンドンの美術館は台湾のより、一番偉いですた。

    ReplyDelete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