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1, 2010

黄仔同阿妙(2)



哈囖!我就是黄仔,你们这些人哦,烦恼最多;心中满是争执、猜忌、妒恨、自大、贪婪、无耻、诈骗、弄权、谋财害命,不择手段-------------
看!愁眉苦脸,忧心这个,担心那个,人啊,活得辛苦呐!


心理烦闷吗?来来来,和我一起玩,包你心情开朗,烦恼不见了!








我是阿妙,喵--------喵--------喵-----------------


哎哟!阿黄仔真是贪玩咯!


我转------转--------转--------转----------------


好啦!好啦!算你赢了,我认输了,没气了----------


阿妙,别走嘛!我还要玩哦!


阿妙不睬我,不好玩的,我去找别的猫玩,拜拜!
Posted by Picasa

Monday, August 30, 2010

全民公仆






旅巴将要离开香格里拉时,经过一栋白色的建筑物,看来好像是解放军驻守处。
‘解放军’给我的印象是,当灾难发生时,他们永远在第一时间,站在第一线救灾。
机会难逢,迅速举起相机,透过玻璃窗,按下快门。后来仔细看照片,原来这栋建筑物,是云南省迪庆的军分区。

说起云南迪庆军分区,他们曾经帮助藏区群众脱贫致富,其中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自2002年开始,迪庆军分区帮助藏民修建盘山公路。面对很多令人望而生畏的悬崖峭壁,以有限的资金,军分区政委瞿云福,亲自担任修路总指挥,领着群众开山炸石,与民工一起住工棚,带着技术员勘测线路,发动群众投工投劳。

每天天未亮,瞿云福喝杯开水,吃上几个烤洋芋,就与群众一起垒坎堆路,中午也就在工地上吃几个馒头。长期的强体力劳动和营养不良,他的嘴唇和手上裂开了深深的口子。

某个冬季,一次在修路现场因体力不支,栽倒在雪地上不省人事,旁边的藏民把瞿云福扶起,用自己的体温暖和他,直到他苏醒过来。

通车那一天,扶贫小组人员把全村60岁以上的老人请到车上,沿着新修公路巡行。

了解到有些偏远村落,很多适龄儿童因为路远上不了学,迪庆军分区投资20多万元,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大山里建成了“泽涌”希望小学,并在当地培养一名藏族女青年成为代课教师。更帮助那些特困学生,完成了从初中到大学的学业。


有位云南省迪庆军分区原副司令员,名叫龚曲此里。他从军39年,在迪庆高原工作24年,先后参加了西南边境重大军事行动, 为偏远山区修建公路,带队参加抢险救灾等百次以上。

2008年1月,迪庆藏族自治州遭遇50年一遇的特大雪灾,龚曲此里带着300多名官兵一道进山,并亲自刨雪凿冰,持续工作10小时,中途曾经晕倒过3次。

到了退休年龄,本来可以到低海拔地区休养了,龚曲此里竟然主动向军分区写报告,请求以一名普通老兵的身份,离职不离岗,继续留在高原藏区工作。

原来在高原连续超负荷工作,  长期的缺氧环境,会使人患上了严重的高原综合征,特别是心脏损伤严重。
所以这个拼命三郎患有心肌梗塞,冠心病,高血压,肾功能不全高原酸血症等十几种疾病,终于在2009年2月5日,因为心肌梗死,突然倒下。

家乡在梅里雪山的龚曲此里,他的一生,就是在为使命而燃烧。因为他认定自己是属于雪山,所以他选择了雪山,立志终生与之为伴。


Posted by Picasa

Thursday, August 26, 2010

匪夷所思

2010年8月23日,阴历7月14,一辆香港旅游大巴在马尼拉街头被劫持。警方与劫犯对峙10小时后,发起强攻,最后以九名香港游客遇害,其余受轻重伤的灾难结果收场。

从这事件,方知原来中国和香港旅客,都热衷于菲律宾旅游。直至发生了这件惨剧,目前赴菲律宾旅游报名人数急剧下降,很多已经报名者纷纷要求退团。

我们都知道,菲律宾的别名是‘亚洲的绑架之都’。
是什么原因,促使绑架在菲律宾频发呢?

这应该要追溯到,马可斯和那个3千双鞋子的伊美黛政权时代。马可斯统治了菲律宾21年,当权期间搜括民脂民膏,贪得无厌。
(番薯民应该要特别注意这段历史,这种情况和趋势,目前正在此地上演)

从此,菲律宾国内情况就是:家族政治、贪污泛滥、司法不公、贫富悬殊,经济长期混乱。
有专家认为,在跛足的民主、家族势力与地方势力强大的社会现实面前,国家机器腐败、效率低下,人们不相信司法能给他们带来正义,往往更偏向于用暴力来解决问题。
 
菲律宾社会治安之差,使绑架案在菲律宾似乎成了‘家常便饭’。
 就在香港旅游大巴劫持事件发生前数小时(23日凌晨1时30分左右),一名韩国牧师从马尼拉东部市郊的机场回家途中,被数名枪手杀死,与死者同行的另外两人被枪手劫走,而后付赎金获释。
 
华、韩、日裔以及欧美人士,最常成为被抢劫与绑架的对象,导致警匪在马尼拉市区人口稠密地带,展开枪战的事件时有发生。
菲律宾警方面对经常出现的劫持事件麻木不仁,也导致此次,在香港旅客被劫持事件中,警方没有足够的责任心来处理案件,完全不把人质的安全和生命放在第一位。
 
菲律宾警察队伍的经费,经常处于匮乏状态,收入微薄滋生的腐败和违纪的现象非常普遍。菲律宾警察经商办企业现象十分突出,一些警察还在上司的保护下,以绑架富人为目标,威胁向受害人提出毒品控告,在获得勒索金额后才释放受害人。劫持香港人质的门多萨,就是因为涉嫌勒索遭撤职。
 
菲律宾政治乱象的背后,是地方势力与家族势力、政府与财团相互勾结的社会现实,这也是政府腐败和民众迷恋暴力的根源。
菲律宾被视为亚洲贪污最严重的国家,政治腐败持续蔓延,在司法不张的情形下,暴力往往被人们所行使。民众不相信司法能给他们带来正义,只有暴力,才能解决问题。
 
而在殖民统治的时代,西班牙和美国对菲律宾的治理,也离不开对家族派系的培植和扶持。
 
世袭政治家族,几乎一手打造了该国的竞选舞弊和暴力文化,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欺骗者,腐败政客和受贿者。
 
所以,我们惊愕的看到,菲律宾的警察和学生们,分别以血淋淋的香港旅游大巴作背景,嘻皮笑脸在争相拍照。
还有那个阿奎诺Aquino,对着传媒,满脸诡异的笑容-------------

Tuesday, August 24, 2010

农历七月十五日



农历七月十五,是中国民间一个重要的节日。佛教徒称之为盂兰盆节,道教徒则称为中元节。

事实上,这个节日和周朝(前11世纪中期到前256年)在七月举行的几项祭礼也有着内在的联系。

根据 [礼记] 的 [月令] 篇上说:“是女也(七月),农乃登榖,天子尝新,先荐寝庙”。

在收获的季节,天子象徵性的以新榖祭祀祖庙,表达对祖先的敬意。由於祖先崇拜在中国人的信仰中占了非常重要的一环,所以‘荐新’的习俗得以存活数千年。

虽然往后的君王已逐渐不再举行如此祭典,民间却仍然保持着荐新的习俗,并且集中在农历七月十五举行。

就因为固有的民间信仰,从而导致佛道两家的教义迅速发展;所谓的中元节,也可以说是由此渊生出来。

中国的佛教行事承袭印度旧制,在夏季有三个月是安居静修的节期。据 [岁时广记] 卷廿九引 [荆楚岁时记] 的说法:

“四月十五日乃法王禁足之辰,释子护生之日。僧尼以此日就禅刹结夏力,又谓之结制。盖长养之节在外行恐伤草木虫类,故九十日安居,至七月十五日解夏,又谓之解制”。

安居期间,僧尼与俗世的交流减到最低,到了七月十五解制后,才又开始一个新的生活周期。所以七月十五,是象徵复活与新生。

七月十五同时又是盂兰盆节,来自佛经中的目莲救母故事,是梵文Ulambana的译音。原意为‘救倒悬’,也就是解救在地狱里受苦的鬼魂。

中元节则是地官赦罪之日,道士都会在这一天诵经,作法事以三牲五果普度十方孤魂野鬼。

中元本是民间祭祖的日子,后定为地宫圣诞,而地宫掌管地狱之门。这一天地宫打开地狱之门,已故祖先可回家团圆。

好像在日本的Obon,人们都放假赶回故乡团聚。节日期间,家家设魂龛,点燃迎魂火和送魂火,祭奠祖先。

一般在阳历8月13日前后迎接祖先的灵魂,和活人一起生活4天,16日送魂火,把祖先的灵魂送回阴间。

农历七月十五,民间祭祀祖先。节俗中,放灯是最盛大的活动。一般是以纸糊成荷花型的灯,在底座上放蜡烛,中元夜放在江河湖海之中,任其漂泛。
放河灯的目的,是普渡水中的落水鬼和其他孤魂野鬼,为其引路。

还有拜忏和放焰口等活动。这一天,事先在街口村前搭起法师座和施孤台。
法师座跟前供着超度地狱鬼魂的地藏王菩萨,下面供着一盘盘面制桃子,大米。
施孤台上立着三块灵牌和招魂幡。过了中午,各家各户纷纷把全猪全羊,鸡,鸭,鹅以及各式发糕,果品,瓜果等摆到施孤台上。

主事者分别在每件祭品上插上一把蓝、红、绿等颜色的三角纸旗,上书“盂兰盛会”,“甘露门开”等字样。

仪式是在一阵庄严肃穆的庙堂音乐中开始,紧接着,法师敲响引钟,带领座下众僧诵念各种咒语和真言。然后施食,将一盘盘面桃子和大米撒向四方,反复三次。这种仪式叫“放焰口”。

到了晚上,家家户户还要在自己家门口焚香,把香插在地上,越多越好,象征着五谷丰登,这叫作“布田”。

中元的法事主要是为亡魂赦罪,但绝对不能完全解除罪孽,只是减轻了一些,希望鬼魂早日得到安息。

随着华人的祖先们,移居东南亚等地区,于是把中元节的风俗也带到这些地方来了。
尤其是在新加坡,中元节在此地成为一道奇特的风景线。据说,这也是新加坡的另一个世界第一。

在所有东南亚华人地区,能够把中元节活动,搞得热火朝天,遍地开花,似乎唯有新加坡是拿第一名的。
    
一直有人质疑中元节活动的正面意义,新加坡不是早已进入高科技时代了吗?新加坡人怎么还那么热衷于祭鬼活动?
他们是怎么让高科技与那些‘好兄弟’和平共处的呢? 

 德国19世纪哲学家黑格尔有句名言:‘存在必有其合理性。’
中元现象能在新加坡延续百余年,想必有其存在的道理。
实际上中元节在新加坡早已经变成了“多元节”。

盂兰盆会及中元节的最终目的都在於普度众生,时日一久,两者之间的界限就逐渐模糊,形成了目前这个以孝顺和博爱为宗旨的节日了。

佛教和道教,在七月十五的仪式也逐渐世俗化,与民间的鬼月俗信和风物渐渐融合在一块。逐渐,中元节已经变成了一个内涵丰富的祭亡、祀鬼、解难、赦罪的民俗节日。

Saturday, August 21, 2010

南韩德寿宫



德寿宫,位于首尔最繁华的街道上。

德寿宫——Deoksugung,原本是韩鲜王朝第九代国王——成宗,兴建的王家私邸。接下来成为另一个皇帝,太宗的哥哥,叫做月山大君的私邸。后来到了高宗时代,把它作为正式宫殿使用。

1895年,日本打败清王朝后,开始逐步独霸朝鲜。1905年在日俄战争中取胜,派遣数万军队开入汉城,包围王宫,强迫朝鲜签订了[日韩保护协约],规定由日本政府在汉城设立统监府,剥夺了朝鲜内政外交主权。

日本驻朝鲜统监伊藤博文,唆使朝鲜卖国贼发动逼迫高宗李熙退位的运动。1907年7月17日,李完用等七大臣逼迫高宗退位,最后高宗宣布“军国大事由皇太子摄政”,但是日本统监府篡改诏书,将“摄政”说成是“让位”。

1907年7月19日,在日军严密监视下,朝鲜李氏王朝在宫中举行禅位仪式,皇太子李拓即位,高宗被尊为“太上皇”。

德寿宫,于是成为高宗渡过余生的地方,以及日后驾崩之处;也成为朝鲜王朝末期,被日本强占的历史舞台。






为何朝鲜时代古老建筑物旁,又会有西式建筑物的出现呢?

话说1894年甲午(高宗三十一年,清光绪二十年,日本明治二十七年),
为了争夺对朝鲜的控制权,清朝与日本进行了中日战争。

日军在6月21日夜间迅速攻占汉城,控制国王,强迫其归政于大院君。6月23日,新组成的朝鲜政府宣布废除与清朝签订的一切条约,朝鲜将依赖日军从朝鲜领土上驱逐清朝军队。在中日战争中又强迫朝鲜签订与日本的同盟条约,共同反对清朝。

甲午战争后,高宗对中国彻底失去了依附的信心,他们看到日本在俄国的干涉下被迫将辽东半岛交还给中国,于是企图利用俄国来牵制日本。随后,俄国在朝鲜的势力和影响也越来越大。


其实俄式馆是较先建成的,旁边的韩式建筑物是高宗的儿子——朝鲜末代皇帝纯宗李拓时期所建,工程只建到一半,永远也没有机会完成。

因为在1910年的[日韩合并条约]之下,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朝鲜,最终沦为日本直接统治的殖民地。
李拓也被软禁至死,成了自己国家土地上的异国囚徒。



Posted by Picasa

Tuesday, August 17, 2010

大肠面线



在台北的第一个晚上,导游告诉我们,他要带我们去吃最著名的台湾小吃——蚵仔面线。而在台北最有名堂,最好吃的就是西门町的阿宗面线。

穿梭了几条大街小巷,来到一家店铺,哇!好多人排了一条长龙,我们也跟着一齐排排站。然后拿到一个塑胶碗,盛着满满一碗糊糊稠稠的面线,还有一个即用即弃的汤匙。

这里没有桌椅,每个人都是手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线羹,站在店前的骑楼下。舀一匙,嘴里吹着气,唏哩呼噜的吞下去。
这样站着吃东西实在很辛苦,更何况是一碗烫热的面线羹,见到店外路边有几张凳子,不管三七二十一,走过去,哈!年轻人果然懂得让位给长辈,乖!孺子可教也!


照片中这名伙计,只见他一手拿酌子,好像机器人一样,不停的把面线羹舀往碗里放。加上外卖,一个晚上相信会有上千碗吧!

这个阿宗面线创立了有三十多年的历史, 据说最初是叫阿宗的一名老伯,推着小车,在台北大街小巷兜售自己制作的面线 , 后来在西门町有了一家小小的店,打着自己的名堂,开了阿宗面线以及连锁店。

因为我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小吃,根本就不会分好不好吃,只觉得还可以接受。阿宗面线为啥那么出名?还开店开到大陆去,中国人也赞得呱呱叫。

原来制作面线是要选用新鲜的米面,并且讲究现磨现做,还有三个很重要的程序。

第一就是和面,选一块鸡蛋大小的青石用火烧红,放入凉水中一激,“嗞喇”一声,青石水就成了,舀一小碗徐徐洒入面盆再揉和成面团。据说加入青石水,面线就筋韧耐嚼了。

  第二是煮面。 面线不是有如普通面条般,用刀切出来,而是把一根像粗木条凳似的木架子架在大铁锅上,一个漏斗状的圆孔对着锅,将和好的米面一块块揉成团,塞入圆孔中,圆孔上方有个盖,形如活塞,只等用力将那塞子压下,条条细丝便入锅,这个环节叫做压床子。
上面压着,下面水煮着,等水一开,就要打断长条开始煮了。煮面最讲究火候,时间太短会生,时间过长又会烂。


最后将面煮熟,捞入温水盆中,加入卤制好切碎的大肠,放入以柴鱼熬煮的汤头,再以地瓜粉或太白粉芶芡 。 见到店员不断从后面搬出一大盆一大盆和好的面线羹,舀入碗中,浇上香菜和蒜泥,把馋嘴的食客们,从四面八方吸往店里来了。

蚵仔面线,源自于台湾早期农业社会的面线羹,是当时主妇们烹煮给农耕者的点心。为了便利多人享用,通常将面线煮成一大锅,并没有加入任何配料,不过由于靠海地区盛产蚵仔,所以丢入蚵仔来补充营养,后来就演变成蚵仔面线。

面线羹后来传到各地,依当地物料出产的差异,加入大肠,肉羹等不同材料。所以在台湾南部就可以吃到蚵仔面线,而在北部则较常吃到大肠面线了。


Posted by Picasa





Saturday, August 14, 2010

日式Ullambana



这个日本女人皮肤妞黑,脸上五官,看起来像是来自硫球一带。当她跳盆舞时,全神贯注,一举手,一投足,每一个动作,娴熟优美,充满了感染力。
她没有穿木屐,脚踏一双黑色的人字拖,在金马仑高原某酒店前面的空地上,当起领舞者。

日本盆舞节——Bon Odori,也称为日本鬼节,通常会有连续3天的庆典节目。不过在国外,日本人把Bon Odori 当成是推广日本文化的重大项目之一,也只有一个晚上的庆典而已。

Obon,就是日本佛教徒祭祖先,忆亡魂的节日。这个日本传统节日有点像华人的清明节,返乡祭祖,上先人坟墓打扫,家人团聚。他们相信,先人的灵魂也会在这个时后,回到家里的灵位去看看。

 盆舞节在日本,已经盛行了有500年之久。  顾名思义,舞蹈就是整个节日庆典的重点了。一年一度的盆舞节,日本人都会举办盛大的舞蹈和其他庆典,召唤亡魂回来,欢聚共舞。

 Obon 是Ullambana ——盂兰盆会的简称。 梵文Ullambana意为“救倒悬”,盂兰盆可以解先亡倒悬之苦。

Bon Odori ——盆舞节,源自于Maha Maudgalyayana (Mokuren)——目犍连的故事。
佛陀住舍卫国低园精舍时,他的“十大弟子”中“神通第一’的大目犍连尊者,以道眼见到他的亡母堕入饿鬼道,饿得皮包骨。

目犍连为报母亲哺育之恩,心中难受极了。他以灵体盛饭给母亲送去。可是,母亲左手抓钵,右手抢饭,饭还没有吃进口,就化成了火炭。

目犍连悲泣跑去向佛陀求助,佛陀对弟子说 Ullambana Sutra (佛說报恩奉盆经):“你母亲罪孽深重,不是靠你一人内力所能拯救。你虽是个孝心感动天地的大孝子,但天神和地祗对此也束手无策。现在告诉你一个办法:必须在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日这天,以百味饮食、汲灌盆器、香油锭烛、床敷卧具等放在盆中,虔心供养十方大德僧众,只有靠他们的威力才可拯救你父母及六亲眷属的苦厄。”

目犍连听后,按佛陀所说的去办理。他的母亲果然脱离饿鬼之苦,往生天上。弟子心存感激,兴奋而起舞。

盂兰盆舞据说起源于平安时代(794年-1192年)中期,是受著名僧人——空也上人创立的念佛舞的影响而出现的。
现在,盂兰盆舞会的宗教色彩已经消失,甚至它的源由也已经被全然忘记,而变成人们在夏季休闲纳凉的一项民俗活动吧了。

 日本人会趁著这个佳节,穿上美丽的棉质夏季和服(Yukata),脚踩木屐,去赴这一场盛会。   盆舞,也是日本传统的圆圈舞,共分为“大东京”、“花笠”、“炭坎郎”、“东京音乐”等几种。 扇子、帽子或镰刀都是他们跳盆舞不可缺少的道具。

盂兰盆舞的一个基本特征是没有跳跃等剧烈动作,简单易学。主要通过变换手势和身形以及击掌等来表演,随着音乐手舞足蹈,连一些小孩子也学着大人的样子,高兴地扭来扭去。

 其他的庆祝活动包括唱歌,击鼓,敲锣吹笛子伴奏,有时还配合传统的 shamisen——三味线。加上各类游戏 ,售卖不同的食物, 简直变成了嘉年华会。

来到节目的尾声就是Toro Nagashi——放河灯。燃点着的纸灯任其顺水漂流,载着先人的亡灵回返阴间。最后就是以放烟花来结束整个庆典了。

盂兰盆节本来是落在阴历7月15日,明治维新以后,日本采用了阳历,所以盂兰盆节也提前到了阳历7月。
不过与东京不同,大阪所在的关西地区仍固守传统,按照旧历举办各种节庆活动,所以关西的盂兰盆舞会要比东京晚上一个月左右。




Wednesday, August 11, 2010

夺命ALS

相传农历七月是「鬼月」,七月初一是「鬼门关」大开的日子。
重病的人,就好像特别容易在这段时期离世。

正当我们积极把世界各个角落的旧日同窗,一一招集回来相聚;其中一位好友,却不敌病魔两载的缠绵,就在农历七月的头一天弃世了。

大家都以为老同学患上三高症,导致中风。谁知她竟然给一种叫做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缠上了。

最初友人觉得双手无力,渐渐行动缓慢。紧跟着舌头打结,说话突然慢了好几拍。
最折磨人的就是呼吸困难, 饮水呛咳, 吞咽食物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大苦事。

听别人说那里有什么什么医生,家人就南下北上,把她带往每一处的专科医生去求诊,可惜所得到的答案都是:到目前为止,这种病还找不到医治的方法。

后来,医生介绍病人服食一种昂贵的药物叫做Riluzole,据说可以延缓病情恶化。
服了一年药,病人日渐衰弱,完全不能言语,行动困难。

原来这种病又称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别名叫做“渐冻症”,是运动神经元病的一种。渐冻人就是患有神经元疾病的病人,这种病在世界上被列為五大绝症之一。

 ALS 是肌肉萎缩症(Motor neurone disease)的其中一种,也称之为Lou Gerhig's Disease 。( 1941年, 知名的美国棒球选手Lou Gerhig死於此疾病。)


运动神经元控制肌肉的收缩,以執行來自大脑的随意运动,一旦毒物或过量的神經兴奋性物質破坏了运动神經元 ( motor neuron),那么大脑将无法再控制肌肉的收縮。

脊髓、脑幹及神經細胞(神經元)進行性退化,引起四肢肌肉、呼吸与吞咽,或舌肌出现進行性萎縮。在2至10年內逐步蔓延至全身部位,最後呼吸的力量也会慢慢減弱,患者会在意识清楚狀況下感受生命逐渐消逝。

至於ALS是如何發生的呢?目前还不清楚真正的致病因素,一般认为,5%的病例可能和遗传及基因缺陷有关。

另外有部份的环境因素,如重金属中毒、鉛中毒等; 细胞內的麩胺酸堆积过多,在运动神经元细胞內产生毒性,久而久之,造成神经細胞的萎縮;不过,有高达九成的病例都是原发性,也就是不明原因。

外界因素中,食高脂,低纤维者,吸烟者及运动员患ALS的危险性相对较高。

这种疾病并不一定会如老人痴呆症般影响病人的心理运作。相反,那些患有晚期疾病的病人仍可保留发病前的记忆,同样的人格和智力。

 好像英国剑桥大学应用数学及理论物理学系教授,当代最重要的广义相对论和宇宙论家, 在世的最伟大科学家 ——史蒂芬·威廉·霍金就是在21岁时患上了这种病。

根据中医的理论,病因则是脾肾肝亏、气血不足。
 最初病在脾脏,进而损及肝肾。每因六淫、劳倦、情志而诱发。

脾为后天之本,气血化生之源,营养五脏六腑、肌肉筋骨,且脾主肌肉,脾胃虚弱,则气血生化不足,肌肉无以营养而发病。

肾为先天之本,主藏精、主骨生髓,先天禀赋不足,精亏血少不能营养肌肉筋骨,逐渐出现肌肉无力、萎缩。

肝藏血,主筋,主一身运动,且“肝肾同源”。因此,脾、肾、肝亏虚是此病发生的根本所在。

2006年,由德国,美国和加拿大专家组成的研究小组,在研究中,发现在病人的大脑中,堆积着一种tdp-43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能导致神经细胞衰竭,从而引发疾病。

「能思考, 却动弹不得。我的心被禁锢在体內。」罹患ALS的人们如此形容他们的处境。他们有著正常的思考能力,但是,他们的身体沒办法依循大脑的命令來移动。

目前,幹细胞在ALS上的研究,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希望能够很快有好的疗效出现。别让那些可怜的病人,求诊无门,等如被宣判了死刑。

Monday, August 9, 2010

原爆记念日

8月6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首次出席日本广岛原爆65周年纪念日和平祈愿仪式。
 美国驻日大使鲁斯,也是首次出席这项仪式。此外英法等国也首次派代表出席,竟然有74国代表出席,创历史最多纪录。
核武5大国之中,只有中国未有代表出席。

2010年8月6日,8时15分“和平钟”响起。现场所有人集体默哀一分钟。
65年前同一时刻,原子弹“小男孩”从广岛上空落下。爆炸直接致死大约14万人,后又有大量人口死于伤势和辐射导致的疾病。

默哀结束后,千羽和平鸽飞向碧空-----------
然后,广岛市市长秋叶忠利率先致辞,他说,尽快废除核武器的呼声已深入人心。

日本首相菅直人致词时指出,日本身为全球唯一遭受核武攻击的国家,今后将继续率先推动没有核武世界的实现。

但菅直人对放弃“核保护伞”一说的回应是,日本仍需要“核威慑”。他说,日本将坚持“无核三原则”,但没有提及立法一事。

广岛废除核武器联盟代表森泷春子说,美方的出席“太迟”,“美国是地球上唯一实施过核轰炸的国家,至今仍拥有核武器。”

每逢核弹爆炸纪念日,广岛和长崎都举办纪念活动,哀悼死难者。日本人专门创造了一个日语单词“Hibakusha”,特指遭受原子弹轰炸后的幸存者。这个单词流传甚广,外国媒体也经常在报道中直接使用。

不过,一些外国媒体指出,日本媒体每年报道核弹爆炸周年活动时,大力渲染日本人为二战受害者,却鲜有提及,日本军队对周边国家的侵略。


德新社6日,援引日本同志社大学新闻学教授浅野健一的话说,这种报道“一年比一年糟”,反映了日本新闻从业人员“缺乏正确的历史观”。

1945年8月6日的长崎原子弹爆炸中,有33名中国劳工被夺去了生命。
为了让世人永远记住这一悲惨的历史事件,最近,日本长崎市前市长本岛等,长崎大学教授高实康稔等人,发起成立了建立中国人原爆牺牲者追悼碑委员会,计划在和平公园建立纪念碑,让来到这里参观的人们知道,在那场浩劫中也有中国的死难者。

1944年,360名中国劳工被西松组(现西松建设公司)强掳到日本广岛从事重体力劳动直至日本战败,其中29名劳工被折磨致死或死在返回中国的轮船上。

在二战中,日本军国主义者穷兵黩武,造成国内劳动力严重不足,日军在中国的山东、河北、山西、江苏、安徽等省强征劳工,数万名中国劳工被掳到日本,在矿山、水库工地、工厂等从事非人的强制劳动。其中约有1000多名中国劳工在长崎县的高岛、端岛、崎户、鹿町的煤矿劳动。


中国劳工食不果腹,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折磨下,不少人起来反抗。但都遭到残酷镇压,有的被打死,有的被关押。
在长崎的劳工有33人被关押在长崎监狱浦上刑务支所,该支所原址就在现在的和平公园内,离原子弹爆炸中心仅300米。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长崎投放原子弹,33名中国劳工罹难。长期以来,中国劳工家属一直不知道死亡的真相。社会上也很少有人知道,长崎原子弹爆炸中还有中国劳工遇难。
 
 2003年11月,10名中国劳工及家属代表,其中包括原子弹爆炸中两名死难劳工的家属,正式向长崎地方法院递交起诉书,控告日本政府和三菱材料公司(原三菱矿业)强掳和奴役中国劳工,并要求损害赔偿。
整个诉讼活动主要由长崎民间和平组织资助,所聘的6名日本律师都是免费义务代理,日本和平人士还组成调查团,自费到中国调查取证。
 
中国战争受害者向日本政府索赔的案件到目前为止,没有一起胜诉,即使地方法院判决胜诉,在更高一级的法院重新审理时也会败诉。中国战争受害者索赔始终是一条漫漫长路。
 
但是,日本和平组织帮助中国人打官司的部分目的已经达到,和许多中国战争受害者索赔案判决一样,长崎地方法院不得不承认,日本政府和三菱材料公司“非法”的事实。
日本民众得以从判决中,知道了在二战中,日本军国主义者犯下罪行的历史真相。

Wednesday, August 4, 2010

五祖弘忍

六祖惠能的故事就听多了,至于弘忍的故事,其实也很有看头。

据[五灯会元]卷一记载,弘忍的前世是破头山中的栽松道人。

栽松道人曾经问道于四祖道信(四祖当时正驻锡于破头山)。
“法道可得闻乎(您宣扬的禅法,我能够听闻吗)?”
四祖回答说:“汝已老,脱(倘或)有闻,其能广化邪?倘若再来,吾尚可迟(等待)汝。”
栽松道人听了,当即离开了四祖,来到河边,正好碰见有一位少女蹲在那里洗衣服,于是上前问讯道:“寄宿得否?”
少女回答说:“我有父兄,可往求之。”
栽松道人说:“诺我,即敢行(只有你同意了,我才敢前往)。”
少女听了,点了点头,于是栽松道人转身策杖走开了。
(栽松道人去投胎了)

原来,这位少女是周家的第四女儿,尚未婚嫁。奇怪的是,自从那次洗衣回家不久,少女便怀孕了。
在那个时代,少女未婚怀孕是一件伤风败俗可耻之事。她的父母对她极为厌恶,把她赶出家门。
少女没了归宿,生活无依无靠,只好过着流浪的生活。白天在村子里给人当佣,纺线织布,晚上随便在人家店铺的屋檐下过一宿。
如此过了数月,生下了孩子。自己觉得非常秽气,偷偷把孩子扔进一条脏水沟里。
第二天,她不放心去水沟一瞧,大吃一惊,发现小孩正向水沟上游漂浮。
小娃的身体完好无损,还在手舞足蹈。
周女把小孩搂在怀里,暗下决心,不管今后受多大的屈辱,也要把孩子抚养成人。
从此她带着孩子,沿村行乞,村里人都称这孩子为“无姓儿”。

 转眼孩子长到七岁;有一天,周氏带着孩子乞讨,在路上遇见一位出家人。
这位出家人就是四祖道信禅师,四祖仔细端详孩子,发现这孩子骨相奇特,叹曰:“  此非凡童也......苟预法流,二十年后,必大作佛事”。

于是便问小孩:“子何姓?”   
小孩道:“姓即有,不是常姓。”
(我有姓,但不是普通的姓)   
四祖问:“是何姓?”
(既不是普通的姓,到底是什么姓)  
小孩道:“是佛性。”   
四祖又问:“汝无姓邪?”
(你难道没有姓吗)  
小孩道:“性空,故无。”
(姓氏只不过是一个因缘假名,其性本空,所以说无姓)

四祖听了,暗自高兴,知道这孩子是个法器。
于是派人跟随他回家,征求他母亲的同意,希望能答应让孩子出家。
周氏想起孩子的身世,以及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明白一切皆为宿世因缘,答应了四祖要求。
四祖收了孩子为徒,给他起个法号叫‘弘忍’。

[楞伽师资记]中讲,他“住度弘愍,怀抱贞纯。缄口于是非之场,融心于色空之境。役力以申供养,法侣资其足焉。调心唯务浑仪,师独明其观照。
四仪(行住坐卧)皆是道场,三业(身口意)咸为佛事。盖静乱之无二,乃语默之恒一。”
意思是说弘忍心量宽宏,慈悲仁愍,纯洁无暇,不谈人是非。
在日常生活中,心心在道,行住坐卧,起心动念,无时无处不处在觉照当中。还经常干苦活,甘为大众服务。

[传法宝记》]说他“昼则混迹驱使,夜则坐摄至晓,未尝懈倦,精至累年”,白天混迹于大众中,干各种杂活儿,晚上摄心打坐,通宵达旦,精进修行,经年累月,不曾懈怠。

在三十多年中,道信常以禅门辅测试弘忍,而他都能够“闻言察理,解事忘情”。
弘忍禅师的人品、精进和悟性,使他渐渐成为同道们的学习楷模。
道信禅师尚在世时,就有许多人慕名而来,亲近弘忍。
四祖对此非常高兴,于是,经常给他开示顿悟之旨,使弘忍的道行很快进入炉火纯青的境界。

到了因缘成熟,四祖于是把法衣传付了弘忍。
弘忍禅师也就成了中土禅宗的五祖。
付法时,四祖说了一首偈语:   
“华种有生性,因地华生生。   
大缘与性合,当生生不生。”

道信死后,弘忍继任双峰山法席,领众修行。其后,参学的人日见增多,不久开法于黄梅冯茂山 ,取名东山寺。所以弘忍时期的禅法,被称为东山法门。

弘忍先后住双峰山和东山寺两地数十年,足不下山,唐高宗曾两次遣使请他到京城,都被婉拒。高宗仰其德,慕其名,乃送衣和药物到山中供养。

弘忍的禅学是继承道信的思想而来,主要有二依:——
一依[楞伽经]以心法为宗。
二依[文殊师利般若经]的一行三昧。

弘忍注重的心,不是我们所说的杂染心,而是真心,或称为清净之心。
此心本来清净圆明,只因烦恼所攒,不能显露。
习禅的目的,就是要断除烦恼,体证自己的真心,即平常所说的“明心见性”。

中国的禅学,自达摩以来,以[楞伽]印心。
至四祖道信,又增加了一行三昧的修持方法。
弘忍是道信的弟子,他继承了老师的禅学传统,但他又增加了以[金刚经]印心的新内容。
这反映了禅学是在不断地发展的。

在生活作风上,弘忍也有创新。在他以前,禅者都是零星散居,一衣一钵、修头陀行,随遇而安。
到了道信、弘忍时代,禅者的生活有了一大改变。
禅徒集中生活,自行劳动,寓禅于生活之中,把搬柴担水,烧饭洗衣,下田耕作,都当作佛事。
又主张禅者应以山居为主,远离嚣尘。这种生活的变化,在中国佛教史上影响深远。
后来的马祖道一和百丈怀海,创丛林,立清规,道场选址在深山林中,称道场为“丛林”。
提倡农禅并重,主张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这都是受了道信、弘忍禅风的影响。

Monday, August 2, 2010

‘行由品第一’之点滴(5)

惠能在三更时分领得衣钵后,对五祖说:
“我是南方人,不熟习这里的山路,怎么可以走出去到江边呢?”
五祖要他别担心,他会亲自把惠能送出去。
于是五祖送惠能到九江驿,上了船,还亲自摇橹。
惠能请师父坐下,说应该由弟子来摇橹。
五祖说:“应该由我来渡你的。”
惠能答道:“迷时师渡,悟了自渡;渡名虽一,用处不同。惠能生在边方,语音不正,蒙师传法,今已得悟,只合自性自渡。”

开示指导虽然必定要亲近明师,参验亲证可还须自力自渡。倘若忘却了自性,不能从自己内心实现本来面目,明师也无能为力。

五祖说:“你说得对,以后的佛法,将由你盛行了。现在你就往南走,好好去吧!记得别太早说法,因为佛法的兴起,还需要一段长时间的酝酿。”

惠能辞别五祖,向南行,走了大约有2个月之久,来到大庾岭。
在后面竟然有几百人一路追逐,想来夺取衣钵。
有一僧人俗姓陈叫惠明,以前曾经做过四品将军,性情粗鲁,拼命追寻惠能,终于被他一人最先赶上。

惠能把衣钵放在石头上,心想:“这衣钵只是表明法信,岂能用暴力来争夺?”跟着隐藏在草丛中。
惠明赶来,想拿石上的衣钵,心存惭愧,力不从心,提不起衣钵,呼唤着:
“行者!行者!我是为求法而来,不是来夺取衣钵的。”
惠能走出草丛,跌坐石上。
惠明上前敬礼,求惠能为他说法。

惠能说:“你既然为求法而来,得先屏除心识中一切缘影,不使有一念生起,善恶也莫思量,我才为你说法。”
惠能默息了很久,于是惠能开始说道:
“不思善,不思恶,制心一处而无妄念,即是还他本来面目。”
惠明忽然觉悟,再问:“除了上代祖师以来,所传的密语密意,还有其他的密意吗?”
惠能说:“和你讲的就不是秘密了,你如由此无住著智返照观察,而穷明自性的本源,秘密就在你本身了。”

惠明又说:“虽在五祖会中,实还未省悟到自己的本来面目。今承蒙启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现在行者即是我的师父了。”
惠能说:“我和你同师黄梅五祖,好好自行护念吧!”

惠明又问:“我今后要往何处走?”
惠能说:“走到有袁字的地方就可以停下,到了有蒙字的地方就可以安住。
於是惠明作礼辞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