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0

诺日朗瀑布

距离成都市400多公里,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南坪县境,就是九寨沟风景名胜区。这里河道纵横,水流顺着呈台阶形的河谷奔腾而下,形成数不清的瀑布。
诺日郎瀑布处在海拔2365米,是中国大型钙化瀑布之一。水流凌空而下,银花四溅,水声隆隆。水从静海穿林过滩慢悠悠地流来,又从陡岩上猛然跌下深渊,发出轰雷般的响声,声势极为壮观。诺日朗瀑布落差20米,宽达300米,是九寨沟众多瀑布中最宽阔的一个。


诺日朗瀑布位于景区中心位置,常作为九寨沟的标志和象征,被评为中国最美六大瀑布之一。
诺日朗群海是日则沟的起点,位于镜海的下游,由十八个海子组成。 秋季时,瀑布的三百米飞流在秋色、云雾和彩虹的衬托下,化成了一幕波澜壮阔的画面。






金秋季节,山谷坡地,万紫千红,有如一幅浓重的油画,诺日朗瀑布在一片片红叶、黄叶之中,分成无数股细流,飘然而下,景色最是迷人。 藏语中,诺日朗意指男神,也解释为伟岸高大,而诺日朗瀑布,意即雄伟壮观的瀑布。宽阔浩大的诺日朗瀑布,以分外迷人的姿态,迎向朝阳。



国术

公园的另一个角落,好像很热闹,赶快过去看看有什么新发现。



预备,开始!刚才的招式有没看清楚啊?


小师弟把拂尘舞起来了--------




一个一个操给师父看。


马步低一点!




转错方向咯!


勉强还跟得上。


喂!你这个懒虫,光站在旁边看人家,自己又不练,干嘛呢?


别看他小小年纪,他可是小瓜们的大师兄。

麻城文化

望江公园往里走,发现有小桥流水,游人三五成群划着小船,在水上乐悠悠。



园内岸柳石栏,波光楼影,翠竹夹道,亭阁相映,这么优雅的地方,应该有不少文人墨客,来此消遣,顺道凭吊一下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吟诵一回她的‘鸳鸯草’——
绿英满香砌,两两鸳鸯小。

但娱春日长,不管秋风早。

想到这里,不由急急往里寻找,希望能嗅到一丝优雅的文学气息。



好家伙!里面竟然另有一片天地,这些人在干嘛?




放眼一望,无论男女老少,在凉爽的空气中,喝着茶,筑着四方城,打着竹牌或纸牌。
原来成都人超喜欢赌博,成都是个休闲的城市,喝茶、下馆子、打麻将是成都人生活的三大特点。成都人办喜事打喜麻将,办丧事打丧麻将,周末去农家乐打,下了班回家吃过饭立即打。

爱打麻将的人还美其名说打麻将可以锻炼身体,原因手在桌子上运动,有如练太极拳,所以打麻将叫平面太极。学会打麻将,还可以应酬陪朋友打业务牌,巴结领导。

但是成都一般拿小工资的人只爱打5块的小麻将,有这样的一个说法:——他们很听毛主席的话,打大了输安逸了,就跑到天俯广场去坐在毛主席像下面忏悔,以后都不打了,于是毛主席不好开腔了,因为麻将是成都人的传统文化,都不打“杂个要得呢?”(怎么可以呢?)打就打小一些好了。
雀友就问他打好多呢?主席伸出五个指头摇一摇,雀友们明白了是叫大家打五块,打小点打久点,让成都麻将文化永远传下去。据说成都的抓赌有个规矩,如果你真的是打五块就不会抓你去罚款了。

成都人打麻将还经常打通宵,有时候连续打了好几个晚上,大多数女雀友没有休息好又得上街买东西,卖花的问他买什么花,她说“杠上花”。问价钱是问人家“几万”。人家问她买公鸡还是买母鸡?回说买“幺鸡”。参加同学会为的是整成“暗七对”。

郊区的杂货店门口也经常摆上麻将桌,男女老幼一律可以上场,有客人来买香烟,女主人一离桌,立即会有个小孩顶上来,熟练的摸牌洗牌,俨然是一名麻坛老手。成都孩子的启蒙教育就是麻将,不会说话的时候就懂得看牌,成都人说他们的婴儿学说话的第一个字,不是叫爹也不是喊娘,而是‘糊’!

除了麻将,纸牌以及其他,凡是能赌的,成都人都感兴趣。无论在那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就是赌,赌,赌-------------



爱竹的才女

来到成都,第一个景点是成都市东门外的望江楼公园。望江楼最著名的就是它有幅对联,是1889年望江楼开楼不久,一位隐士挂出的上联,“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可是想到了上联,却想破了头也对不出下联,这幅上联就这样挂了120多年,至今仍然找不到一幅够资格拼上去的下联。





望眼过去,尽是竹林,有粗的竹子,细叶的竹子,高矮肥瘦,应有尽有,觉得很特别。不过竹子茂密的所在,蚊虫也特别活跃,俺就在逛公园时,双手被叮上几个大包,红肿奇痒。幸亏带上了万金油,抹了两天,才止痒消肿。怎么竟然帮人家打广告卖膏药啦?可凭良心说,真还是多亏那红色小小一个圆罐子里的透明油膏啦!





为啥这公园种了那——么多不同种类的竹子呢? 原来明清时代,为了纪念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先后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大大的公园。薛涛一生爱竹,常把竹子的“苍苍劲节奇,虚心能自持”的美德来激励自己,后人便在园中遍植各类佳竹,把这里打造成国内名竹荟箤之地,也被称作“竹子公园” 或“锦城竹园”。
目前园内的竹子品种有150余种之多,不仅有四川原产的各类名竹,还引进中国南方各省以及日本、东南亚一带稀有竹子。主要品种有人面竹、佛肚竹、方竹、鸡爪竹、紫竹、绵竹、胡琴竹、麦竹、实心竹等等等等。




薛涛生前其实并没有住在望江楼公园,只是死后,才被葬在成都东门外的锦江畔。
薛涛字洪度,本是长安人,跟随做官的父亲迁居成都,从小聪颖好学,才智出众,8 岁就会写诗。据说她的父亲薛郧出了一题“咏梧桐”,自己先念上两句:“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小女孩立即对上:“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可惜父亲早逝,家境贫困,迫于生计,薛涛凭自己的美貌以及能诗善文,谙练音律,无奈于十五岁开始,就在欢场上侍酒赋诗,弹唱娱客当一名乐伎。
当时的西川节度使韦皋,也是一个通晓诗词的儒雅官员,听闻薛涛诗才出众,对她十分赏识,把薛涛召到帅府侍宴。韦皋更准备奏请朝廷,赐她一个校书郎的官职,虽没成功,但“女校书”之名已不径而走,人们还叫她做“扫眉才子”。
有次薛涛惹怒了韦皋,被处罚遣出帅府,退隐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那里的居民多从事造纸业,薛涛不怎么喜欢用那些过大的纸张,自己尝试用木芙蓉皮作原料,加入芙蓉花汁,制成深红色,上面有松花文的精美小彩笺,用来写诗,有时也把诗笺送给朋友;于是,“桃花笺”或“薛涛笺”就从此流行起来了。
薛涛著有诗集《锦江集》五卷,集诗五百余首,可惜多…

干旱的九皇爷诞

算起来,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下雨,大家都说,别担心,九皇爷诞时,必定会下雨。在我的意识中,每年的农历初一到初九,无论如何,上天必把甘露往下降。

早一个晚上,雨水先把街道冲洗干净,好让信徒们在子夜时分,抬着轿子和香炉,到近打河畔,把九皇爷的神灵迎接回庙里去供奉。接下来的每一天,一两场的阵雨,或疏或密,从来不曾缺席。

但是,今年的九皇爷诞,竟然首次没有好好的下过一场雨,有的只是随便洒下几滴,连地面也来不及湿透,就匆匆鸣鼓收兵了。地球变暖的情况,看来已经是到达令人担忧,且相当严重的地步了。

小时候,每年的九皇爷诞,母亲必定带着我去九皇庙拜神。我问母亲,谁是九皇爷?母亲给我的答案是:从前有九位将军,为了保卫人民而战死沙场,后人感激纪念他们,把九位将军的灵位供奉在庙里。信众在每年的九月初一到初九,沐浴斋戒,身穿白衣白裤,额上,腰间,手腕,均系上黄色布带,为九个将军持孝。

印象中,靠近大和园的九皇庙是一间相当简陋的庙宇。庙前有用亚答叶搭成的戏台,每晚都有咚咚锵的粤剧和潮剧在上演,我的邻居们偏爱看酬神戏,早早吃过晚饭,就算是下雨天,也要撑着雨伞去捧场。

庙的两旁也是用亚答叶建成的斋棚,女信徒们在斋棚里住上九天,两条板凳,上面架着一块床板,铺上一块草席,就成了每个信徒的睡铺了。
下雨天,地上是草地和泥巴,湿答答的,斋棚里还发出一股霉味。

首先,母亲在庙前的米姑档口买了很多米姑,然后,我要帮忙把米姑全搬进庙里的供桌上。母亲开始上香,又点蜡烛,还要焚化元宝之类。
庙里有很多神像,母亲会到每一位神像前,诚心祷告。庙里香烛烟雾迷漫,我的双眼被熏得泪眼朦胧,站得双腿又酸又累,口也开始渴了。
好不容易,才等到母亲把所有的神像都拜过了,终于可以开始收拾供品了,一部份米姑留给庙祝,一部份拿去派给庙外的乞丐,剩下的就带回家分给左邻右舍。

母亲没有去九皇庙持斋,而是在家里吃素。我最喜欢她做的一道素菜,就是用香菇和甜梅菜切丁,加点油和糖,在锅里炒熟即成。又香又甜带点咸味的香菇梅菜丁,是下饭和吃白粥的好佐料。

后来的九皇庙就改称斗母宫,已经变成了一所庞大的现代建筑物。而陪母亲去拜九皇爷的差事,也转交给我的嫂子去干了。

据道教的[北斗本生经]所说,龙汉时代的国王,有位皇妃叫做紫光夫人,在过去世曾经发愿要生下圣子“辅估乾坤”。有一天,王妃在金莲花池沐浴,受到感应,生下了莲花九苞,化为九子,便是九皇了。

[本…

猫狗大战

老罗家里养了一只猫和一只狗。猫和狗从小玩在一起,相亲相爱,同吃同睡。渐渐,小猫和小狗变成了大猫和大狗,可是牠们仍然相处得非常容洽。

一天,猫和狗玩得很开心,两个抱在一起,在客厅的地板上滚来滚去。狗作状要咬猫,猫伸出爪子作状要抓狗一把。老罗在旁看着,担心猫会把狗的眼聙给抓伤,竟然拿了一盘水,往猫身上泼去。

猫受了惊吓,一个转身,拔脚就逃。老罗大力拍手,怂容狗去追猫。狗只道猫和牠玩躲跑游戏,立刻把猫追得满屋子跑。

猫连跑带跳,不小心把主人的花瓶装饰弄翻在地上打破了。老罗火上心头,拿起棍子要打猫,最后猫逃到睡房的床底下,打死也不敢出来。

狗守在床边,拼命吠猫,猫在床下,惊恐得张牙舞爪,一面发出凌厉的叫声。
隔天,猫偷偷的跑出来,狗一见猫,即刻又追。猫也不甘示弱,回身反击。于是,一场猫狗大战开始了。

主人把猫赶出屋外,只许牠待在院子里,猫和狗一碰面,即刻又大打出手。
因为主人的无知,把原本友好的猫和狗,弄得互相仇恨。

而在现实中,我们周遭的各族人民,原本就是和睦共处,却被奸诈的政棍恶意摆弄,分化人心,互相仇视。如此政棍就能够永远把权力抓牢,为所欲为了。

行由品第一(6)

瞬间,两个多月又过去了。
还记得上回的‘行由品’,读到惠能启悟了惠明。
今天再拿起书本,继续温习。

惠能也是一路被所谓的一些恶人追寻着,后来到了广东省曲江县,东南五十里的曹溪,在一处名为四会的地方,隐身在猎人队中。
如此过了十五年,在这些日子里,惠能常给猎人随机说法;猎人令他看守猎网,惠能则把落网的禽兽全部放生。用餐时,惠能把蔬菜放入肉锅里煮,自己只吃肉边的蔬菜。

佛教的标准是‘在可能的环境中必须素食’,而惠能在猎人队中那种不可能的环境下,也坚持只吃肉边菜。
佛门素食目的,就是反对‘弱肉强食’,以表示万物一体之仁;根除‘杀心的动机’以维持全人类的公同生存。
今天我们要提倡和实行‘素食’,除了维护身心的健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要挽救频临绝灭的地球。

终于来到了那一天,惠能心血来潮,是时候弘法了,怎可以永远躲藏在猎人队中呢?於是,惠能告别了猎人队,到广州法性寺。
当时印宗法师正在讲涅槃经,旗幡随风飘动,有僧人说是‘风在动’,另有人认为是幡在动。惠能走上前向众人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六祖对二僧争辩风动幡动,告诉他们两者都不是,动的只是人心。
到了云门大师其中一个弟子巴陵和尚,他翻案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即不是风幡,又向什么处著?有人为祖师出气,出来与巴陵相见。”

到了雪窦和尚又更翻案说:“风动幡动,即是风幡,又向什么处著?有人为巴陵出气,出来与雪窦见!”

后来野堂普崇禅师举上示众,唱云:“非风非幡无处著,是风是幡无处著。辽天俊鹘悉迷踪,踞地金毛还失措。呵!呵!呵!令人转忆谢三郎,一丝独钓寒江雨。”

佛心才禅师颂云:“指出风幡俱不是,直言心动也还非。夜来一片寒溪月,照破农家旧翠微。”

临济的四料简法即是:

一、说风幡动,是夺人不夺境(存境泯心)。
二、说不是风幡动是心动。是夺境不夺人(存心泯境)。
三、说风幡心动都不是,是人境俱压(泯心泯境)。
四、说风幡心动都是,是人境俱不压(存心存境)。

总论:即然俱夺俱不夺,到了:“不存不泯亦泯也存”的地步,还能问个:“向什么处著么?”

说到存境泯心,是境尚存在而心已死,此环境的作用是不以色心同外界相接触,乃在於泯除了此心,及此色心与外界的色相兩相結合,才在造業与攀缘的过程中,入於受环境所左右。

存心泯境,即在於泯除此环境而不动心,則是境转而心不转,才是入於泯境存心。即是不動心-不動如如是也。但在於眾生皆难以…

柏林墙和三八线

今年的10月3日,柏林人举行德国统一20周年的庆典。1990年10月3日,分裂了40多年的德国,彻底实现了重新统一。

二次大战后,德国和柏林被苏联,美国,英国和法国分成四区。1949年,苏联占领区包括东柏林在内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首都定在东柏林。而美英法占领区则成立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首都设在波恩。

由于理念上的差异,随著冷战紧张气氛的提升,1952年,东西柏林的边界开始关闭。
柏林墙在1961年8月13日开始建造,一开始只是铁丝网,后来被大量换成真正的墙。东德称这道围墙为“反法西斯防卫墙”,但西方国家则认为,建围墙的真正目的是防止东德人逃入西柏林。

1989年11月9日,东德和西德的人民,合力把存在了28年零3个月的柏林围墙推倒,象征着德国的统一。

柏林墙与朝鲜半岛上的“三八”水泥墙一样,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产物,被人称作是欧亚大陆上的两条“姊妹墙”。

至於“三八”水泥墙两面的朝鲜民族,却因为外国(尤其是山姆大叔)的因素,使到两地家属被活生生的隔离了60年。

在1398年至1910年以前,朝鲜和韩国本是一个统一的国家,称为朝鲜王国,1895年以后改称大韩帝国。
1910年被日本强逼签下[日韩合并条约],于是朝鲜亡国了。
1945年日本投降,朝鲜按规定由美苏英中四国托管,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划分受降区。之后,北方在苏联的支持下成立了金正日政权,而南方美国和中国则把远在重庆的大韩国临时政府空降到朝鲜南方。
1948年双方先后宣布建国,朝鲜分裂为两个国家:朝鲜(北韩,DPRK,N. Korea)和韩国(南朝鲜,ROK,S. Korea)。

1950年,朝鲜北方先发起了统一战争,韩国军队迅速溃败,仅剩下釜山和济州岛两地。
由于战线拉的过长,补给等各方面都成了问题,眼看北方要把南方政权赶下海去喂鲨鱼了,美军即时插脚进来,把北方军队拦腰截断,同时釜山的韩国军队也开始反攻,北方军队被逐一消灭了。
美韩联军一路北上,并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眼看这次轮到北方要投鸭绿江自尽了,如果金日成政权灭亡,对中国是非常不利的,因此中国在1950年底出兵朝鲜。
几次战役以后,中国军队把联合军赶到了汉江以南,还一度攻占了朝鲜。但是中国军队没有制空权和制海权,后勤补给也非常困难,因此很快就被美韩军队给赶出了汉城。
而这时的联合军,也没本事把中国军队再继续往北赶,双方同胶陷在北纬38度线上,于是开…

他的一生

今早在公园里,遇到一个,要用计算机才能把咱们的亲戚关系演算出来的不知那房的亲戚。谈着谈着,不知如何,她提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徐锦,原来她和徐锦也有亲戚关系。

尤记得当年俺还是一名小小学生,有天来了一个英俊的大哥哥,和我的老爸一见如故,无所不谈,这个靓仔哥哥就叫做徐锦。
徐锦是一名高中生,身体不舒服,朋友介绍他来找我老爸看病。俺老爸是一名业余中医,有病人上门说;“阿伯,我很穷,没钱看西医。”
老爸就会替他把脉,然后对那个病人说:“没关系啦!这些药散送给你,赶紧拿回去服吧!”

徐锦每天放学就来我家和老爸谈天,谈到午饭也在俺家里吃。俺老爸好像是他的心理医生,尽听他把心事倾诉。从他的言谈中,稍微知道他的家庭概况。
徐锦的父亲是做泥机车生意,有两个妻子。徐锦的母亲是东宫,生了7个儿女。她生不知第几个孩子时,叫自己还在求学的妹妹来家里帮忙。徐锦的父亲每天送小姨子去上学,却把小姨子也送上床去了。小姨子做了西宫,生下儿女4个,善用宫心计,把老头子弄得服服贴贴。
老头子和东西宫以及11个孩子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徐锦每天就生活在是非斗争之间,看见自己的母亲很软弱,心理尤其难过。

不久徐锦中学毕业,他很想当一名教师,俺老爸也鼓励他自力更生,追寻他自己的理想。
可是后来又不知什么原因,徐锦要留下帮他父亲做生意,还娶妻生子。徐锦成了大忙人,也很少来谈天了。
后来从别人口中,听说徐锦被父亲派去吉隆坡发展生意;然后生意失败,妻子跟着儿女,他自己一人失意的回到小镇上的乡居老家,在那儿开坛当起乩童来了。
多年以后,偶遇熟悉徐锦的人,一问之下,大吃一惊,原来徐锦已经去世。
电光火石间,徐锦的一生,匆匆完结。他和家人的事迹,也可以拍一部好像无线那些婆妈剧集。和相识的人谈起徐锦,只觉得很可惜,可惜他当年没有勇气脱离他父亲的五指山,最后抑郁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