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5, 2011

去东瀛否?

和同学聚会时,有人提议东瀛游。东瀛!自东电核漏事故,这两个字分分钟有使人神经绷紧的魔力。

“ 做么要花钱去东瀛吃辐射米呢?”

“别大惊小怪啦!怕什么?早就没事了!如果有事,政府都不会让国人去啦!”

还是回家上网浏览一下,看看最近日本的情况如何。

Nikkon Sports (日本体育报),也称日刊体育,还有Nikkei Shinbun (日经新闻),两家重量级的日本大报,在11月2日刊登了一则同样的新闻:在东京都世田谷区八幡山的超市附近,测量到最高辐射量为每小时170微希(microsieverts/hour radiation),政府顾了承包商去一处停车场挖掘,看看地下究竟有什么东西,因为那里的辐射量是每小时110微希。离地面大约40公分,工作人员找到了一个疑是有放射性物质的瓶子。瓶子被取走后,周围的辐射量急剧下降,为每小时25微希(其实这个数据已经是严重超标)。瓶内的放射性物质竟然是(镭)radium226。



自从在10月12日,东京都世田谷区,政府确认有9处道路的辐射量高达每小时2.7微希(看!2.7微希已经是很高的数据),隔天13日上午委托民间的专业公司检测,数据是每小时3.35微希。消息传出,舆论哗然,人们就是不明白,远离福岛第一核电站200多公里的东京,居然有这么高的辐射。

在千叶县柏市,从一块空地30公分厚的土壤里,被证实每公斤土壤平均含有27.6万贝克勒尔的高辐射量,主要元素是铯134和铯137。
(Sieverts-希弗反映人体组织被不同辐射照射后所吸收的能量大小;Becquerel-贝克勒尔用来横量放射源或土壤、水、粮食等物质中放射性核素放出放射线强度的大小)
由于地面辐射量低于地面下的土壤辐射量,文科省分析认为,很可能是福岛核事故后,黑雨从破损的沟渠里渗入周边土地的原故。

东京大学科技研究中心教授儿玉龙彦(Tatsuhiko Kodama),7月时在国会怒斥政客罔顾国民安全,(还有游客的安全呢?)他认为从儿童被害的情况来推测,国民日常食物中已存在很多高辐射食品,检验食品的缓慢程序,当然是不能和商品推出市场的超快速度相比。

福岛核电站事故数月后,大气中的辐射指数虽然有减少,但落在树叶上、屋顶上、土地上的辐射化学元素,经雨水冲刷流进了下水道、江、河、湖、海里,水沟里的淤泥和食水、鱼、虾、藻类,都积聚了高辐射。由土壤中长出的蔬菜和水果,也自然免不了受到辐射的污染。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 在11月1日报道,为了证明政府净化福岛核电站放射性污染物已见成效,日本内阁府政务官-园田康博(Yasuhiro Sonoda) 当众喝下一杯来自核电站反应炉建筑物内的处理水。那杯水取自福岛第一核电站5、6号机组,曾被放射性碘131和铯134、铯137所污染。
记者反复逼问园田康博,有关政府净化核污染工作的进展,并要求他作出证明。既然政府告诉国民,辐射水对环境和健康没有影响,记者要求官员当场喝水示范。44岁的园田康博,唯有硬着头皮,抖着双手接过一杯辐射水,分成两口将水咽下,还把空了的杯子举到摄像机前面。事后媒体纷纷议论,认为园田康博此举,分明是在作秀。日本政府则是希望借这场秀,可以缓解民众对政府处理核污染的担心,更强调饮用经处理过的核污染水,是绝对安全的。

犹记得今年4月,当时的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Yukio Edano),就当众吃下一颗来自距离福岛核电站不到50公里的磐城(Iwaki)所出产的草莓。而在5月的《日中韩三国首脑会议》期间,温家宝和李明博,被设计当众吃下福岛的草莓和樱桃。

Yomiuri Shinbun 还有Asahi Shinbun(朝日新闻)分别在11月6日和7日,刊登了63岁的著名电视主持大塚範(Norikazu Otsuka),在10月28日发现颈项有肿瘤,过后被诊断出为急性白血病,如今人已经在医院接受化疗。大塚範曾经为了做富士电视台的推广福岛食品节目,于3月15日在福岛对着摄录机,大吃福岛出产的食品。

NHK新闻在11月5日报道了德仁太子9岁的女儿入院治疗她的支原体肺炎(mycoplasma pneumonia)。产经新闻(Sankei Shinbun) 则在10月12日报道了皇后在患病中,四肢严重疼痛。每日新闻(Mainichi  Shinbun)在11月6日报道日皇因肺炎入院。
日皇宫位于东京中心的千代田区(Chiyoda-ku),周围的辐射指数相对很高,皇宫的粮食如蔬菜、牛肉、牛奶、蛋,全部来自Nasu的皇家农场,那个地方是在本州的枥木县(Tochigi Prefecture),据说当地的辐射指数更高,附近的肉牛曾被检验出高含放射性铯。(这些都是宫内厅在7月21日所发出的公告)

小爱子今年的夏日假期就是在Nasu 渡过,那些被检测到含铯106,000 becquerels/kg 的稻米,就是生产在附近的那须盐原市(Nasu Shiobara)。那须盐原市位于枥木县东北部,有著名的那须温泉,日本皇室的避暑休闲御用宅邸就建在这里。

从4月到5月,一连7个星期,菅直人政府把日皇夫妇派去抚慰灾民。他们走过千叶(Chiba)、茨城(Ibaraki)、宫城(Miyagi)、福岛县(Fukushima)和岩手县(Iwate),吃了福岛食品,还带回很多手信给家人。

香菇也被测到有2770 becquerels/kg 的放射性铯,至少有256个小孩以及许多成年人,已经吃过辐射香菇。有些母亲吩咐孩子在学校吃午餐时,千万别吃便当里的香菇,老师看到学生没动过香菇,大声喝骂:“ 赶快吃下去! ”

一项由美国国家科学院-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PNAS)所发出的报告:日本有更多地方,已经被铯137侵入泥土中,这些地方包括北海道(Hokkaido)、中部(Chubu)、Chugoku(在本州的西边,叫做中国,哈哈哈~~~)、四国(Shikoku)。

真不明白日本政客为何对当前这么糟糕的情况,仍然装得好像什么事都从未发生过一样?他们是抱着自欺欺人的心态?还是抱着驼鸟的心态?

最据戏剧化的就是四度当选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Shintaro Ishihara),把岩手县的辐射垃圾运来东京处理,东京居民抗议,还被他骂,叫人家闭嘴。现在79岁的石原更打算和宫城签约,把女川町(Onagawa)的辐射垃圾也一拼运来东京,他还强言只有东京这么有能力的大都市,才可以帮忙复兴那些灾区。可怜今年的春天,东京居民才刚刚重选了他们可爱的知事,如今,真是要自求多福咯!

还有一项听了会叫人啼笑皆非的消息,日本外务省准备在12月23日,他们的天皇诞辰那一天,在世界各国的日本大使馆,用福岛食品招待宾客。外务省更准备先花11 亿日元邀请外国宾客游福岛县、宫城和岩手县,施以热切的招待,宾客尽欢后回到自己的国家,就会自然以一种回报的心态帮忙宣传。如此在各国日本大使馆,以福岛的菜和肉来招待宾客,根本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将在12月23日被日本大使馆邀请赴宴的贵客们,真是三生有幸了!




2 comments:

  1. 呀!还有人敢去东瀛游玩?真是为了玩,命都可以不顾。
    日本政府怕被他的人民赶下台,所以有必要对严重的事态当作轻松来表演,他们照顾的只是自己的官位,天下乌鸦一般黑,果然不假!
    这个风头火势的时候,全免费给我去东瀛我也不去呀,何况还要付钱,付了钱买来辐射?
    人家当地人民叫做没法子,外国人却去送死,这条数算来算去都吃亏,还是别去呀!
    ngi chian ki m mao tang pian you lon lon kong ah!

    ReplyDelete
  2. 山城客,
    人,真是善忘的,说得半点没错。才过了几个月,很多人对东电事故早已忘得一亁二净。日本政客就是想一直酱拖着,过了一年半载,一切都可以混过去,尽量把发生在日本的糟事掩盖起来就行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