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石室宝藏的劫难



从西汉开始,汉武帝在河西走廊设了四个郡,由东到西,那就是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汉朝在这一带修长城、烽燧,派兵戍守,屯田积谷移民,把这个地方发展起来,成为汉朝北御匈奴、西通西域的一个重要地方。当时的敦煌,就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军事和商业城市,开始了它辉煌悠久的历史。
到了宋朝初年,局面开始有所转变;因为被西夏占领后的敦煌包括河西走廊,由于丝绸之路被隔绝,突然间都变成了西夏的后院。敦煌,在过去的交通要冲那种情况已不复存在,更加上当时中国的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渐有发展,海上丝路逐渐取代了传统丝路的地位,敦煌慢慢开始衰落,莫高窟也逐渐被世人遗忘了。


随着伊斯兰教的势力在大部分中亚地区兴起,佛教逐渐在敦煌衰落以后,极少人会去到莫高窟这个非常乾燥的地方,约有五百多年,这里的塑像壁画一直都保存的很好,自然的破坏也几乎是零。
直到清代年间,莫高窟石窟的一部分变成了一个道观,道观主持叫做王圆箓。
1900年的某一日,道士打算扩建道观,把废弃的石窟清理,偶然发现石窟(编号第16窟)北侧甬道壁上一个小门,打开后,里面是一个方形窟室(编号第17窟),从4世纪到11世纪,也就是从十六国到北宋的历代文书、纸画、绢画、刺绣等文物5万多件,都被收藏在这个窟室中。窟室内壁绘有菩提树、比丘尼等图像,中有一座禅床式低坛,上塑高僧洪辨的坐相。洞中出土的文书,最晚的写于北宋年间,不见有西夏文字,研究者推断,应该是公元11世纪时,莫高窟僧人为了逃避西夏军队,在离开前把所有文物收藏在窟室内加以封闭,这间窟室,就是往后举世闻名的“藏经洞”。



藏经洞出土文书多为写本,刻本量少,汉文书写占绝大部分,其余的有古代藏文、梵文、佉卢文(最早起源于古代犍陀罗,为公元前3世纪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时期的文字,原文为Kharosthi)、栗特文(也称窣利文-Sogdian Language,属于中期伊朗语的东部方言)、和阗文(也称于阗文-Khotan script,古代于阗地区称为“塞人”的民族所用的一种拼音文字)、回鹘文、龟兹文等。
所有文书内容主要是佛经,其他是道经、儒家经典、小说、诗赋、史籍、帐册、历本、契据、信扎、状牒等。


1900年(光绪26年),八国联军冲着腐败清朝政府的无能,分别侵犯割据中国领土;在遥远西北边疆的敦煌,由于发现藏经洞的消息被一群西方人知道了,所谓的考古学家和探险者,争相跑去莫高窟,以极低廉的价格,向愚昧无知贪婪的道士王圆箓,骗取了大量珍贵典籍和壁画。

1907年,英国籍的匈牙利人考古学家Aurel Stein,向道士说他能帮助兴修道观,道士竟然让他进入藏经洞拣选文书,然后用200银两,就拉走了24箱写本和5箱其他艺术品。
1914年,Aurel Stein食髓知味,再次来到莫高窟,又以500银两向道士购得570段敦煌文献。
大英博物馆现拥有与敦煌相关藏品约1.37万件,世界上收藏敦煌文物最多的地方,非它莫属了。
" Heaped up in layers, but without any order, there appeared in the dim light of the priest's little lamp a solid mass of manuscript bundles rising to a height of nearly ten feet, and filling, as subsequent measurement showed, close on 500 cubic feet. The area left clear within the room was just sufficient for two people to stand in "     by Aurel Stein, Ruins of Desert Cathay: Vol. ll




1908年,精通汉学的法国考古学家Paul Pelliot,赶往敦煌,在洞中选了3个星期,以600银两换了1万多件敦煌文书,大部分存放法国国立图书馆。(上面就是Paul Pelliot在藏经洞里搜刮文物的照片)

1909年,Paul Pelliot 在北京向一些学者出示了几本敦煌珍本,这才引起中国学界的注意,大家立时紧张起来,向清朝学部上书,要求甘肃和敦煌官员立刻清点藏经洞文献,马上运往北京。
甘肃布政使何彦升被指派押运文献,王道士在清点前,私自藏起了一部分;押运沿途,文物散失不少。到了北京,何彦升和他的亲友贪念难禁,偷取了一部分;由最初发现的五万多件敦煌文献,到最后只剩下8757件入藏京师图书馆。
而流失在民间的文献,有一部分被收藏者卖给日本人,也有部分后来回归南京国立中央图书馆,但更多是在人间蒸发掉了。王道士把藏匿起来的写本,卖了一部分给Aurel Stein,其他的也在1911年和1912年,卖给日本人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日本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僧),计有600多件。

1914年,俄罗斯人Sergei F. Oldenburg带领考察队到已经搬空的藏经洞进行挖掘,获得一万多件文物碎片,包括一批经卷写本,还盗走了第263窟的壁画。

1924年,从哈佛大学来的美国人Langdon Warner,利用特制的化学胶液,粘揭盗走26块壁画,甚至有些只揭取壁画中一小块图像,把壁画的完整性澈底破坏,连带把彩塑也掠走。法国的Paul Pelliot 也如法泡制,莫高窟几乎所有唐宋时期的壁画都全被盗光了。

道士王八蛋在打通部分洞窟时,毁坏了很多壁画。1921年,在苏俄国内战争中失败的几百个白匪军逃到莫高窟,他们在壁画上任意涂抹、刻画,并在洞窟内烧坑做饭,致使大批壁画被火燎烟熏,全部也完蛋了。

1940年至1942年,张大千两次到莫高窟描摹壁画,发现部分壁画有内外两层,一个自称为国画大师的张大千,不知是无知还是有意,竟然会剥去第一层的西夏壁画,然后又剥去第二层的晚唐壁画,只剩下最下面的盛唐壁画,而盛唐壁画因被人覆盖时,为了增加泥土粘合力,被划得面目全非。张大千剥损的壁画有30多处,墙上留下了他层层剥画的断面,被他破坏壁画的石窟有编号130窟、108窟以及454窟等。



10 comments:

  1. 贪婪的西方强盗,偷运走了不少国宝,说他们是最文明的人,其实正好相反。
    中国人也同样的贪婪,祖宗的东西能卖到好价钱,就纷纷出卖祖宗的东西给红须碧眼的恶棍们,相互勾结。
    一个有花花绿绿的银子,一个要银子不要祖宗的宝物,两个巴掌一拍就响,奈何!
    要想把流失世界各地的国宝统统回收,大抵也要等到成为地球的唯一超强后,才有可能了。
    我每次读到中国人这种国宝被西方强盗骗走的故事,就替他们心疼。文明古国是优势,也是引狼入室的强力诱饵。

    ReplyDelete
  2. 山城客,
    发现藏经洞的时间如果推迟了50年,历史就会改写,文献就会100%保存下来;可惜,当年给个臭道士掘开了石室,一场大浩劫就接踵而来了!

    ReplyDelete
  3. ninie,惨痛的历史!
    国家不强盛,豺狼来抢食。。。

    ReplyDelete
  4. 阿仙蒂,
    那些西方强盗掠走了那么多宝物,害我们没得看!

    ReplyDelete
  5. 既然是国宝,为什么那么容易被人偷去呢?

    ReplyDelete
  6. 玉燕,
    那时候是清朝末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那个老妖精也要逃难。英法联军把圆明园所有金银玉石珠宝抢空,然后放火烧了圆明园以及周围宫殿来掩饰罪行,烧了三天三夜,把几百宫女烧死。
    由1900年开始直至1949年,中国人每一天都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是要忙着革掉那个满洲人的皇朝、就是军阀在打仗、被日本鬼子侵略长达8年的抗战、然后是国民党共产党内战,那些Aurel Stein, Paul Pelliot等人,就是趁着这个乱世的大好机会,反正没王管嘛,把人家的宝藏通通都搬走了。
    所以俺说啊,如果推迟50年,藏经洞才被发现,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ReplyDelete
  7. 顺便问你一个问题,满洲人的皇朝持续了多少年。纯粹好奇而以! :-)

    ReplyDelete
  8. 玉燕,
    清朝是从1636到1912年,经历10个皇帝,276年间,反清复明的汉人都不知牺牲了几许。

    ReplyDelete
  9. 玉燕,
    对的,中国历代都是monarchy,从最初的上古时代(尧、舜、),夏、商、周、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金、夏、元、明、清。

    辛亥革命后,就是中华民国,应该是要奉行三民主义,人民自由了,没有皇帝突然说要杀你全家的事儿发生了。可惜那些军阀也是土皇帝,把人民欺负得要死。孙中山把政权交给另一个军阀蒋介石,这个孬种宁愿把东北三省送给日本鬼子,日本军把中国人像砍瓜砍菜一样的砍杀,蒋介石就是不许人民抵抗日军,他把军队专注去对付共产党,学生上街抗议,死老蒋命令军队射杀学生。
    如果没有共产党,世界版图就不会有一个完整的中国国土了。共产党救了中国,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