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7, 2011

双面猫


早上的空气特别清爽,三五老友一起在青葱一片的树林和草地间打打太极拳,会令人的内心满溢着幸福的感觉。


大白一如往常在我们脚边磨蹭,吃过江鱼仔还加上干粮,一副心满意足又发嗲的怪模样。树上有两只松鼠在玩追逐游戏,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不时发出兴奋的叽咕声。大白立刻全身紧绷,好像跑马拉松的选手,摆好姿势,准备冲刺。两只松鼠玩得忘形,从树上追到地上,大白好像脱弦的飞箭,嗉一下跳过大沟渠,奔往对面草地上的松鼠。一只松鼠荒乱中逃下沟渠,大白紧追纵身一跳,跟着轻轻一跃而上,嘴里衔着一只胖胖的松鼠。

友人阿英轻轻捏着大白的后颈,叫牠放下口里的松鼠,大白犹疑了一下,慢慢松开牙齿,松鼠掉在草地上。另一友人群英用木剑推松鼠,希望牠赶快逃走。松鼠好像已经受了重伤,不大会移动,群英用木剑把牠挑起,往一棵树干的凹处放下,希望松鼠还能够逃生。我对血腥的场面惧怕,只会站得远远骂那个大白干嘛这么残忍。

大白不再去追松鼠,装模作样陪着我们运动,甚至还跟着我们慢慢走去另一处的停车场,看着我们取车离开公园。在车上,我们还说大白是一只听话的野猫。

第二天,友人阿勋一见我们出现,远远就指着大白向我们说:“你们知道这只猫有多狡猾吗?昨天看你们的车离开后,牠慢慢走回来,跳上树去把那只松鼠吃光光。”阿勋因为要留下教一个中国仔打太极拳,才揭开了大白的假面具。

我们怒指大白,刚说了一声“你——”,只见大白即刻辟啪躺下,紧闭双眼,装个死样!




Thursday, February 24, 2011

Kuril Islands 的纷争

2010年11月,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登上南千岛群岛进行视察,接下来,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和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等人加上多名高官,先后对这些岛屿进行视察。日本政府有如被芒刺扎中了屁屁,在那里跳来跳去,又不敢派出巡逻舰和直升机去拦截北极熊,只会躲在自己的窝里和人家隔空打口水战而已。(看他们对钓鱼岛的嚣张处理态度,简直是两个极端)
日本首相指责俄罗斯总统,在去年11月初访问北方四岛是“不可饶恕的暴行”,俄罗斯的梅德韦杰夫向他喷回一大口浓痰,说“该领土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The Kuril Islands -千岛群岛,是位于太平洋西北部的一群火山小岛;从距离日本北海道的东北面大约1千3百公里开始,一直延伸到俄罗斯的Kamchatka Peninsula 堪察加半岛。那里有将近56个岛屿,居民约1万9千人左右。俄罗斯一向拥有Kuril Islands的控制权,日本却执称拥有北方四岛,即千岛群岛南部的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岛的主权。

1855年,俄国和日本签署了一项条约-Treaty of Shimoda,把千岛群岛瓜分成,南部的得抚岛Etorofu Island 归日本所有。至于Uruppu Island以及北部的岛屿则全归俄国。

1945年,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发动了八月风暴军事行动,占领南千岛群岛。
美国和英国为了要苏联对日宣战,将当时日本所占据的千岛群岛和库页岛-Sakhalin Island 的南半部让给了苏联。

1945年雅尔塔会议当中,美英承诺苏联在战后得以取得南库页岛以及千岛群岛全部主权,并签订雅尔塔协定-Yalta Agreement。日本投降后,苏联即依据雅尔塔协定宣布拥有南千岛群岛的主权。
可是后来日本和美国,竟然齐齐力指雅尔塔协定对北方四岛是不生效的,因为那些领土不属于Kuril Islands。可是美国地理学者们,就一向传统地把所有岛屿都划入Kuril Islands的范围内。
从此,南千岛群岛的主权问题,也就成为俄日领土争端不断的戏码,久不久又敲锣打鼓,吵得震天价响。

实际上,领土争端的激化,和各自国内的政治局势必然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日本方面,菅直人已是内外交困,不论在民主党内斗争,还是在提振日本经济方面,都面临难以解决的困境。同时,日本也深陷严重债务危机。
通常政府在搞砸了国家经济,不知如何向人民交待时,就会想出一些点子,让国民的枪杆子全部向外,暂时忘记向政府追究责任。(番薯邦的头头们最会使出这一绝招,有啥不妥,向外就最方便拿隔壁那粒鱼蛋来开刀,向内就搞帮派异类斗争,真所谓婁試不爽。)
困境中的菅直人亟须舆论支持,而迎合舆论较为有效的方法就是在领土争端中来一招强硬姿态,希望在外交中取得突破。

俄罗斯方面,2012年将举行总统大选。有分析认为,梅德韦杰夫视察南千岛群岛是为了赢得国内舆论的支持,为总统连任加码。最重要的,还是南千岛群岛对于俄罗斯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价值。美国战略重心已经逐步往亚洲东移,尤其是在东北亚地区,美国一方面加强美韩、美日同盟,一方面把航母、隐形战机、潜艇等尖端武器部署在该地区,无疑对俄罗斯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据日本媒体报道,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将籍贯迁入了与俄、韩、中有领土争议的北方领土(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竹岛 (韩国称独岛)、尖阁诸岛 (即中国的钓鱼岛)、冲之鸟岛 (只是一块大礁石,中国称冲之鸟礁)。到目前为止,已有约520人办了手续,虽然那只是一个纸面上的户籍,由此可以看到日本民众对于国土和领土的执着和追求。


虽然美国暗地里是支持日本争夺北方四岛的主权,但又表态不会介入日本争议岛屿的问题。原因现在的美国,有很多问题都需要俄罗斯来积极配合,也根本招惹不起。老美是绝不会为了它摆在亚洲的一粒棋子而扰乱自己的全球部署和整体利益。
美国更希望看到的是日本和韩国这些小弟国家,永远对美国有所央求,没有了美国的默许和支持,日本在国际社会将会寸步难行。为了牵制日本,美国希望它和周边国家永远有纷争,尤其是跟中国俄罗斯的纷争,对老美来说,确是好事一桩哟!

Sunday, February 20, 2011

竹升面

从韶关,我和外甥女搭上一辆最慢的火车回广州,为什么说它超慢呢?因为现在高铁已经开跑,韶关到广州200多公里,如果在广州北站下车,票价是42元人民币,39分钟车程。如果到广州南站,票价是110元人民币,车程只有49分钟。而我们坐的火车竟然跑了3个多小时,票价60多元人民币(因为是韶关的外甥们买票,所以不大清楚。)
下车后,已接近晚上11时左右,外甥女说:“我们去吃竹升面,车站附近就有一家竹升面连锁店,品质不错的。”
“什么是竹升面?”
“喏!就是那种这样嘎嘎嘎压出来的面咯!”



直到坐下转头看见店铺前,这间专门给师父打面的小房间,还有那根大茅竹竿,方才恍然大悟。所谓“竹升面”,原来是用传统的方法搓面、和面,再用“竹升”压打出来的面条和云吞皮的一类面食。看起来好像很简单,其实每个环节都很讲究。如果选用的竹竿粗长度恰当,压打出来的面条则软硬适中;假如太细,压出的面条就没弹性。
通常师父是会先用手搓面, 把面团放在案板上,然后骑坐在竹竿的一头,用脚一蹬一蹬,竹竿碾压着面团,师傅要一边压打一边移动,让面团受力均匀,渐渐变成好大的一块,大概要碾上将近两个小时左右,面团便可以揉拉成一根根银丝一样幼细的面条。
竹升面的特点是碱水少,甚至是完全不放碱水,可是面条仍然爽滑。



全蛋面的制作,是以鸭蛋和面,不加一滴水,出来的面条爽滑韧性好,蛋味香浓。为什么不是鸡蛋?原来用鸭蛋打出来的面,才能达到爽滑和充满蛋香的效果。另一种是半蛋面,用鸭蛋与一定比例的水调配和面,面条爽滑可口,口感细腻。
煮面的程序当然也得讲究,首先火要猛,水要开,还得开得够均匀。水质也要清,(不能老是用那一锅黄浊又浓稠的煮面水,完蛋了,什么食物放下去都给糟蹋掉了)即煮即食,如果加上一丁点配备适量的自制优质猪油拌面,呵呵-------出来的味道将会更香更浓。



期待中的竹升面上桌来咯!面条搭配的汤是很关键的,应该是用猪骨、大地鱼、虾籽等材料熬制3小时以上才够火候。先喝一口汤,唔---------有香浓的虾籽味道!面条真是很爽口,咬下去有‘弹牙’的感觉,又有很古早的那种面条香味,加上几粒饱满的虾肉云吞,几根韭菜黄。
没想到在深夜寒冷的广州火车站附近,第一次吃到一碗用人工压上两个小时,这么道地的竹升面,感觉幸福无比,那个晚上,也睡得特别香浓。


Monday, February 14, 2011

Seungmi 的咖啡生意

偶然看到一辑韩国实录片,片中的主人翁叫做Seungmi ,是个十九岁的独生女,十四岁开始就在烹饪学院念书,和父母亲住在银川。Seungmi 在学校的成绩出色,品学兼优,五年下来,所得的奖状让父亲都镶在镜框里,挂满在墙壁上。

一天,在铁厂工作的父亲突然晕倒,昏迷不醒,紧急送院后,被诊出为急性肝炎。病人腹部肿大,脑部也积水,生命垂危,唯一可做的是即时换肝。经检查后证明她的肝可以被病人接受,Seungmi 没多加考虑,请医生立刻为她动手术,把肝捐给父亲;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救她父亲的命,比任何一切都来得重要。

手术后的两个月,Seungmi 抱着尚未完全复原的身体,和戴着口罩,身体还是衰弱的父亲,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早上,两人搬了很多瓶瓶罐罐出门,他们要干什么呢?
原来Seungmi 在手术后已经暂时退学,她把校方退还的学费买了一部二手货车以及一些用具,实行驾着小货车出外卖咖啡来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
手术后的父亲不能工作,每天要服很多种药,母亲要照顾他的起居饮食,三不五时,病人还会因血糖过低而发生筋挛。

Seungmi 一整天坐在货车上煮咖啡,没顾客时心里着实彷徨;最怕就是瞥见警车的踪影,一颗心顿时有如掉落冰河里。因为警察会随时召来拖车把她的小货车拖走,还会开罚单给她控告她违规在路旁售卖咖啡。尽管如此,Seungmi 仍然每天冒着严寒,战战兢兢的在塑胶帐篷围着的小货车里。守着她的咖啡生意。

父母亲觉得亏欠了女儿,但又无可奈何;尤其是父亲从病发昏迷中苏醒,才知道女儿捐肝救了他的命,他发誓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回到工作岗位上,让女儿重回学校,继续她的学业,达到当厨师的心愿。

一天,母亲在中午时分特地去看看女儿,还带备着女儿的药,因为早上Seungmi出门时,脸色显得很疲累,母亲一直担心。果然,看到女儿在小货车上,脸青唇白,疲弱不堪按着腹部在喘气。Seungmi 捐肝手术的部位,时不时会隐隐作痛,母亲立刻给她服药,逼她回家休息。女儿离开后,自己守在货车中,等待丈夫来帮她收拾以及把货车驾回去,可惜自己没学过煮咖啡,只好眼巴巴看着顾客一个个来,又一个个空着手离开。

父亲的突然发病,使一向无忧无虑的女儿,在一夜间,被逼长大,扛下了家庭的重担,除了费心照顾父亲的康复,自己的健康, 还要设法赚钱养家,也担心有糖尿病的母亲是否能承受苦境。身心衰弱时,想到前路茫茫,痛苦的煎熬,眼泪不知流了多少。转过头,抹干了泪,还是要面对现实,告诉自己绝不能倒下,她是父母亲的唯一支柱。

街坊邻居,对这个年轻女孩的孝心非常感动,大家都说,在时下的韩国年青人中,要再找多一个像Seungmi 这样的孩子,简直是有如大海捞针。有住在靠近大路的街坊,更让Seungmi 的卖咖啡小货车,停放在自家门前,如此一来,Seungmi 就省却了每天到处奔波,再也不用担心警察开罚单和把货车给拖走了。
接着,烹饪学院的老师和同学,一齐过来帮她把货车装饰得更加起眼,又送来更好的咖啡机,老师教她烹调多种款式的咖啡。父亲在货车旁设了一个炉架,给母亲做蔬菜肉碎热狗,多做一点生意,可以帮助增加收入。
手术后的一百天,医生告诉Seungmi,女儿的肝在父亲体内适应良好,操作正常,一家人暂时放下了心。

这一天,女儿亲自去菜市场,买了新鲜的鱼肉和蔬菜,回家找出收藏了3个多月的厨具,那是自己在烹饪学院上课时的专用刀具和煎锅。洗洗切切,很用心的煮了几道好菜,还特地做了一个蛋糕,上面插上10支腊烛,代表100天。
晚上,父母亲回家时,惊喜的看着一桌子菜肴,一家人在泪光中,互相勉励,做父亲的衷心感谢女儿,给了他一个重生的机会。

Thursday, February 10, 2011

东濠涌


和外甥女从韶关搭火车回广州,隔天她要去税局办事,吩咐她的老伴一定要带这个贪玩的阿姨去看东濠涌。奇怪,一条大沟渠有那么好看咩?

说起东濠涌,原来又有段故事。在古代,广州曾经是一座历史比威尼斯更加悠久的水城,有东濠涌、西濠涌、玉带濠、荔枝湾、六脉渠、沙河涌,后来还有流花湖、荔湾湖、东湖……等纵横交错的支流。  流经市中心的濠涌具有城市防御、排洪泄污,以及交通运输等多重功能。 清末以后,许多古城墙被拆除,开辟了马路,河涌的水运功能也逐渐消失了。后来西濠涌、玉带濠、荔枝湾、六脉渠等都变成了街名。



东濠涌曾经是一条城市高架路下的臭水沟,也是广州仅存的昔日旧城护城河,整条河涌长约3千米,污染严重,使到周围的居住环境恶劣非常。
广州市政府下了决心对城中一百多条河涌进行治理 ,而东濠涌的整治经费是大约10亿人民币左右,其中64巴仙则是用在拆迁补偿和房屋安置方面。



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往日的臭水沟,已经变身为广州越秀区休闲的清溪公园,以及两岸雅致的园林景观。广州市政府总算还给了市民一条生态自然、水清岸绿的河涌。



宠物也没有被忽略,公园设备有多处的宠物厕所。



东濠涌两岸的房屋已经整饰一新,居民也无需再天天忍受黑色臭水的威胁,搞得常年都不敢打开窗户。



拦路的大树不会被砍掉,就让它在原地继续生长。



据附近的居民说,以前肮脏的臭河涌,没人敢在附近多呆一分钟。如今,混凝土堤岸全由绿色植物覆盖着, 新种植的树木迎风摇曳,两岸花团锦簇 ,居民天天在这个小公园里晨运和闲坐。





小瀑布清水四溅,河床还种上了水杉,河涌水中置有石头,可作观赏,也可当作横渡之用。
难怪外甥女一定要我去看这条‘蝶变’后的大水沟,因为那是广州人的骄傲,他们已经把昔日黑臭的东濠涌变成“一流的生态河涌历史长廊”,市民甚至可以走进河涌戏水。



Monday, February 7, 2011

宽窄巷子


宽窄巷子,是清代在成都所遗留下来的古街道。成都的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除了大慈寺和文殊院,还有就是宽窄巷子了。



 入门处有位美女站岗,她可以提供宽窄巷子的任何有关资讯。



人有三急,要解决第一急——内急,请拐到这墙后面去!



康熙五十七年,也就是1718年,  西北地区厄鲁特蒙古四部中最强的一部﹐叫做准噶尔部,四处扰乱,甚至出兵到天山南北和青海。清廷派三千八旗官兵经过成都,前往西藏平息叛乱后,留下千余兵丁驻扎成都。 接着动员全四川人大修成都,并在城西建了满城,满族文武官员住宽巷子(大街),士兵就住窄巷子(小胡同),汉人则严禁入内。
算起来从最初的八旗清军,到后来的满族后裔,再到成都人,不断的修复打造,保存至今的宽窄巷子,已有将近3百年的历史了。



如今的窄巷子是“慢生活”区,以品牌商业为主题,国际化时尚中心。在这里品味着缓慢的下午和时光的停驻,那就是道地的老成都慢生活。




窄巷子展示了不少成都的院落文化,看进去是宅中有园,园里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抬头又可以望天;这些全是餐饮休闲的所在。




峨眉竹叶青属于绿茶类,产于四川省峨眉山,娥眉销售竹叶青,销量想必会大增?



宽巷子代表了最成都,最市井的民间文化。看那根超长的烟枪,拿在手里久了也挺累的吧?



                                      宽巷子里的一家民宅。


这家店里挤满了人,我被桌椅的图案吸引住了,不顾一切,挤进去,只能拍到桌子和一张椅子,另外一张有人坐着,咔嚓一下,赶快闪走!



他们在干啥?



                          原来掏耳垢是成都美女的一大享受。





成都一年到头湿气重,成都人风湿病最普遍,所以食物内加入花椒和辣椒来驱除寒气。久而久之,成都菜几乎都带有一股怪怪的花椒味,又油又辣。尤其是所谓的凉粉,就是一种粉皮,淋上花椒辣油,还是冷吃,是成都人的最爱;喜喝热汤的南方人却避吃为妙。



                午后3点多,宽窄巷子的围墙外,


出现了两个小可爱,主人是位老太,背着双手慢慢的散步。两只狗狗跟着主人,以超慢的速度,一步一挪,享受着午后的温暖天气。



前面的圆圆和后面的胖胖,原来和老太刚刚睡过了午觉,一同出街散步来了。
优闲的成都人和宠物,真是太懂得享受生活了!


Wednesday, February 2, 2011

Happy New Year



且送上一首轻快明朗的歌曲,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心健康,平安吉祥。

普者黑(2)

划过了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接下来去参观溶洞。这里四周皆山连水、水绕山,有山必有洞、有洞则必有水。众人走到火把洞前,咦!怎么闸门关上了? 时已傍晚5点多,参观时间已过,地陪找来看守人把锁打开,通融一下让远方来的客人入洞。 火把洞内石笋如林,钟乳石琳琅满目,在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