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11

戈壁点滴



离开吐鲁番,旅巴又在戈壁的高速公路上奔驰。自从有了平坦的高速,车子就不会像以往在穿越戈壁途中,有如骑着马般的上下左右晃动,把车里的人抖得七上八落。难怪早前去丝绸之路的旅客,回忆起辛苦奔波的遥远路程,心中仍有余悸。
光头神探又叫我们看看看,看啥呢?原来是看这些晾晒葡萄干的荫房。远望可有点像蜂巢,那是用土块或砖块砌成的花孔墙,既通风又避免阳光直射。





光头神探又大叫:“ 看,晒葡萄干和晒人干!”  啊?什么叫做晒人干?
原来维吾尔族人把荫房和坟墓,都建得很靠近。这么干燥的土地,尸体埋下去,都变成了干尸,千年也不会腐烂。所以死后3千多年的楼兰公主,到今天还是一具完整的干尸。楼兰古尸能千年不朽的原因,在于沙漠气候干燥,棺木埋葬较浅,即使有雨水,也容易流失和蒸发,细菌没机会生存繁殖,尸体就能永久保存不腐烂,如果埋得太深,就不能有干尸了。




中途,在鄯善用午餐,这里又是一个和楼兰有关系的地方。
鄯善,就是西汉时代,西域地区一个少数民族的古国,叫做楼兰。
古楼兰虽早已消失几千年,可是它的神秘魅力,似乎至今仍然能够激起许多人的兴趣。
楼兰古国地处丝绸要道,水土肥美,盛极一时。汉朝和匈奴进行了七八十年的战争,就是为了争夺西域疆土。在公元前77年,大将霍光(霍去病同父异母的弟弟)派傅介子刺杀了楼兰国王,另立其弟为王,迁都伊循城,自此,楼兰古国改名为鄯善国。

东晋后,中原群雄割据,战乱不休,都没多余时间去管西域的问题,楼兰和中原暂时失去了联系。直到唐代,中原地区强盛,唐朝和古代藏族(吐蕃),已经在楼兰打上了好几场仗。

唐代诗人李白和王昌龄,分别写过有关楼兰的诗。
李白的《塞下曲》: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还有王昌龄的《从军行》: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由此可见,楼兰在唐朝是边陲重镇。然而不知从什么年代开始,楼兰古国神秘的消失了。直到1899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Sven Hedin)带领一支探险队到新疆探险,驴工兼响导的维吾尔人艾尔迪克,意外发现沙子下面一座古代城堡,告诉Sven Hedin。隔年Sven Hedin 抵达这神秘城堡,发掘了不少文物,研究后断定,这座古城就是消失多年的楼兰。



有道是:“ 吐鲁番的葡萄和哈密的瓜” ,这些日照充足的地方,产的水果特别甜。
维吾尔族小贩卖的是南疆种的葡萄,胖妹领队买了好几公斤整整一大袋,光头神探用维语和小贩叽叽咕咕,结果小贩才收28元人民币。光头神探把葡萄洗干净,每人分一把,哇!超甜!



胖妹领队也给大家买了哈密瓜作晚饭后的水果,不过不是向照片中这摊档买的。
夜晚经过高速公路时,凛冽的寒风中,几盏气灯照射下,只见路旁有堆成小山丘似的哈密瓜,那是农家澈夜守在高速公路旁所摆卖的摊档。他们搭个小帐篷,累了就睡在帐篷里。巨型卡车不停的在高速公路奔驰,卖瓜农家处身的位置,看起来就十分不安全。胖妹领队和光头神探终于选了3粒特大的哈密瓜,说是瓜越大就会越甜。



Friday, October 28, 2011

额敏塔

假如没有到新疆,就不会去吐鲁番,更不知道有一座苏公塔,还有这么一个新疆著名人物,叫做额敏和卓。
这个又是啥人那么“巴闭”?
翻开新疆的历史,原来在公元1694年,额敏和卓出生在吐鲁番盆地东边,火焰山南麓的鲁克沁镇,是吐鲁番阿斯塔那人。
长久以来,新疆境内有很多少数民族,在此争夺地盘,天天杀来杀去,不断吞蚀敌方的土地财产,扩充自己部落的势力。17到18世纪,在中国西北地区,一支游牧民族准噶尔部,把其他蒙古部落逐一阡灭,雄踞天山南北,势力甚至延伸到青海。这支强大部落,竟然能够持续和清代的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对抗近百年之久。

额敏和卓是吐鲁番地区维吾尔族的首领,吐鲁番也在准噶尔部的镇压之下,而这个准噶尔部真是越来越威猛,更持着有沙俄在背后撑腰,打仗打得头壳发热,竟然挥戈南下,兵锋甚至已经指向北京城了。
康熙五十九年(公元1720年),清军西征准噶尔部,额敏和卓和他的族人被蒙古势力压了那么久,真是不爽,趁此良机,赶紧带他的族人投靠清廷去了。
由康熙、雍正到乾隆年间,额敏和卓参加了多次征讨准噶尔部的战役,后来又平定了其余大大小小的各族叛乱,得到清廷多次的封官加爵兼赏地。额敏和卓战功显著,最后被封为吐鲁番郡王,他的后代也可以永远世袭。


额敏和卓来到八十高龄,为使自己业绩能够留芳千古,以垂永远,自讨腰包七千白银,建一座塔来作为纪念。在吐鲁番市东郊2公里的木纳村,有一座灰黄色砖砌成的圆形巨塔,那就是额敏塔,也叫苏公塔。额敏和卓在83岁时病逝,隔年,他的次子苏莱曼续把塔建成。塔下立了一块石碑,石碑两面分别用汉文和维吾尔文刻下碑记,汉文就写感谢清王朝对他一家的恩赐,维文当然只是写感谢他的阿拉。据说有懂得维文的官员读后向乾隆报告,惹得乾隆老大不高兴。

这天正午时分,头顶上的太阳发出无比威力,晒得人人头晕眼花,皮肤刺痛,照片也总是出现逆光效果。刚好看到建筑物旁边有工人在整修,那些裂开的泥墙里面,露出了原来的建筑材料,那是吐鲁番粘土加上禾草加上马毛。在吐鲁番这般干旱的地方,所有木头铁钉砖瓦都发挥不出用途,反倒是这些随手随处拈来的材料,才是最适合建造这座竖立了234年的苏公塔。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续逛大巴扎




大巴扎的广场上,一群维吾尔族人围成一个圆圈,不知在那儿讨论什么东西。眼看着三三两两的维族人在旁边驻足,人数越来越多,中间一个人在发言,其他都是听众。当我八卦的想走近一点看个究竟,(又有点顾忌这些人会不会搞乱?)突然,全部人一个个都走掉了。


年轻的维族女人身材苗条,大眼睛、长睫毛、高鼻梁,能歌善舞。就不知为啥?到了中年,大多数女人的身材都往左右两旁发展。
维吾尔族人,还有大巴扎的一切,让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啊!就是土耳其!俺有一群土耳其的facebook kawan,她们个个都是浓眉大眼,鼻梁高挺,身材火辣的美人,就和这些维吾尔族女人很像。
说起来,土耳其人是突厥人的后裔,维吾尔族是回鹘人的后裔。突厥和回鹘的祖先是匈奴人分裂而成的两个部落。突厥帝国分裂后,一部分往南溶入汉人社会,另一部分往西,建立了土耳其王国。回鹘人和突厥人的血缘关系最接近,而且语言相通。回纥汗国灭亡后,部众四散,一支迁移到河西走廊定居,一支进入吐鲁番,一支迁到天山北路及葱岭以西地区。定居新疆的回纥,就发展成维吾尔人。










不久,又见一个维族男人手里拿着几张纸,站在广场中开始高声讲话,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人群慢慢围拢,听众逐渐在增加,十几分钟过去,围观的和演说的都消失了,他们究竟在说些啥呢?唉!可惜光头神探没在现场。


本来生长在山西的骏枣,移植新疆后,那里的土壤和气候特别适合枣的生长,于是有了又大又甜又饱满、皮薄兼肉厚的新疆和田枣,中原的红枣,都被排挤到末位去了。




摆在架子上的葡萄干,叫人目不暇给,有马奶子、女人香、香妃、黑珍珠、黑玫瑰、香蕉王、无核白葡萄、金皇后等等等等,看得眼花撩乱,方知原来葡萄干也有这——么多品种。

看见标签上贴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名字,巴旦木,那又是啥东西?还好像很名贵的样子?
仔细看了又看,啊哈!原来就是almond!Almond在新疆可不同凡响,是那里的一大特产。巴旦木原产自古波斯,在新疆栽培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维吾尔语“巴旦木” 是从波斯语直译过来。
李时珍的《木草纲目》记载:“巴旦杏,出回回旧地,今关西诸土亦有。树如杏而叶差小,实亦尖小而肉薄。其核如梅核。壳而红仁甘美。点茶食之,味如榛子。”
新疆巴旦木有40多品种,纸能巴旦木、软壳巴旦木、薄壳巴旦木等,维族人常用巴旦木提神、强身、防病、入药,真令人大开眼界。



新疆地毯素以历史悠久和技艺高超而驰名于世,集中产地为和田、喀什、阿克苏、库尔勒、吉昌、乌鲁木齐等地,原料为和田羊的羊毛,分有铺毯、挂毯、座垫毯、拜垫毯、褥毯等。在苏公塔的清真寺里,看见有很多很多地毯叠成一大堆,光头神探说,清真寺里的拜垫毯都由信徒所赠奉,通常新的就会铺在前排,旧的就会一直往后移。



新疆大巴扎,没想到在这里随便绕一绕,也能够发现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Sunday, October 23, 2011

逛新疆大巴扎

马来西亚人最喜欢逛pasar pagi 和pasar malam,想不到新疆的维吾尔族也是超级巴扎迷,凡是维吾尔人聚居的地区,一定会有“巴扎”,也就是维吾尔语“市集”的意思。据他们自己人说,不逛巴扎,不懂巴扎,就不算是维族人。






去到新疆,游客必被安排参观那里的市集地标——新疆国际大巴扎。
乌鲁木齐市的大巴扎,真的是很大,占地约有4万平方米,有很多栋建筑物。因时间有限,只好就近看一看,最要紧当然是拍照咯!不是拍人,只是拍景和物。迎面一座据说有80米高的新疆第一观光塔,外貌也相当的吸引人,古色古香带着浓郁的中东伊斯兰建筑风格。






为啥每间店都在卖英吉沙小刀?那是啥东东?
原来英吉沙,是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西部边缘,昆仑山北麓的一个县,古丝绸之路的驿站。英吉沙的传统手工业相当发达,以生产铁器、土陶、制靴、织布而闻名。已有400年生产工艺佩刀历史的英吉沙小刀,有着精美的造型、秀丽的纹饰,和锋利的刃口,是其中一种广受当地人欢迎的民族特需工艺品。刀把有角质、铜质、银质和玉质,工匠在刀把上面镶嵌色彩鲜明的图案花纹,有的更用宝石来点缀,玲珑华贵,是最佳的馈赠品或珍藏品。
哦!如今俺方才明白,西域大汉用来割羊肉的那把刀,一定是英吉沙小刀咯!




       原来新疆人也喜欢吃刨冰!




问维吾尔老伯那堆成小山般橙色的是什么水果?答案是人参果,旁边的是无花果。早前在车上,光头神探一再叮嘱,来到大巴扎,跟维吾尔人买东西,不能讨价还价,搞搞震又不买的话,准会挨揍。本来俺很想每种水果买一粒来吃,但又不敢问价钱,如果问了又不买的话,还买一粒而已,为免老伯以为俺搞搞震,还是不买为妙,毕竟维吾尔族人不是好惹的!






葡萄和石榴,俺通通都喜欢,可惜那个光头神探不知躲到那儿去了,不然找他来用维吾尔语和档主叽叽咕咕,那准没问题了嘛!
新疆石榴很出名的,维语叫做“阿娜尔”。公元前2世纪前后,臣属于汉朝的安国、石国,是西域石榴的集中产地,当时汉人把这种从西域传入的果品称作“安石榴”,后来就简称“石榴”。维族人喜欢把石榴当礼物来互送,许多姑娘取名“阿娜尔古丽”(石榴花)、“阿娜尔汗”。在文学作品中,“阿娜尔”则用来形容女性窈窕美丽,以及比喻人的心灵纯美。

  

Friday, October 21, 2011

鬼魅魍魉

今年的5月和6月间,在德国发生的毒黄瓜事件,死于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感染的人数有十几人之多,后来又发现是由豆芽(Alfalfa)惹的祸,而这些蔬菜都来自有机农场。

自从美国遭受了9.11恐怖袭击,接着给炭疽病毒搞得民心惶惶,往后如果发生任何细菌病毒传染,都怀疑是恐怖分子所为。由是欧美即时陷入一片恐怖分子细菌袭击疑云,而民间独立人士,则一致认为,细菌袭击的最大嫌疑犯,应该是美国的孟山度公司(Monsanto Company)。孟山度是一家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它的旗舰产品Roundup,是全球知名的草甘膦除草剂。它还是转基因(GE)种子的领先生产商,占据了多种农作物种子的市场份额。Organic Consumers Association 的成员,向来对孟山度公司非常反感。孟山度是以生产人造甜味剂、石油化工品和生物武器、破坏环境的农药、提炼原子弹的铀化学污染等产业发大财。越战时,美军把越南游击队藏身的茂密深林,烧成光秃秃的山坡,就是用孟山度生产的“橙剂” 生物武器。

说到生物武器(Biological Warfare),自然就会想到二战其间,日军组建了专门的细菌部队,也就是恶名昭彰的731部队。1937~1945年间,日军以一个伪装成水净化部队,实际上是秘密军事医疗部队,把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的基地,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附近的平房区。在这个大型的细菌工厂里,731部队把活生生的人用来做人体试验,这些人被叫做“原木” ,表示他们并没有被当做人来对待。
据历史学家和部队老兵描述,731部队曾对战俘注射伤寒、霍乱、赤痢、炭疽、结核、梅毒等生物菌,以及瓦斯、芥子气等毒气;施行活体解剖,在耐性测试中,把战俘活活冻死。研究者认为,至少有超过万名以上的中国人、朝鲜人、联军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被害。日本投降前夕,在撤退前,把工厂炸毁,以图消灭罪证,大批带菌动物逃出,给当地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长久以来,日本政府从未正式承认这段可怕的历史。

最最令世人不齿的就是,美国为了得到生化武器活体研究资料,竟然包庇731部队的头号战犯石井四郎以及他的队员,豁免他们在东京审判中获判任何战争罪。当时的美国总统是杜鲁门,驻日盟军最高司令就是具有狼一般性格的麦克阿瑟将军。许多731部队成员不仅没有获罪,后来更成了日本上层社会人物。美国保护这一批残杀了千万无辜者的军医,731部队的许多人,在战后都到了高层,当教授、校长、开医药公司,还有些人建立了日本第一个商用血库——绿十字。这间声名狼藉的公司,把HIV病毒血液当做普通血液贩卖,使200名日本人因输血而死亡。

2006年,一位88岁的日本老妇人石井丰,向媒体透露,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的一个星期,身为军医学校护士的她,被上头命令和同事把大量的尸体和人骨,用手推车运到一处大院里掩埋。老妇人说,二战时,她经常会看到医生用人体标本做实验。她还记得当时医院共有三个停尸间,里面用福尔马林浸泡着大量尸体、人骨和器官。当局指示她们必需在美军抵达东京前,完成全部工作,还恐吓她们如果有谁走漏风声,就会有麻烦。
多年后,一个当年同事告诉石井丰,医学院在掩埋尸骨的地方,为高职位的医生和医院官员建造了一栋宿舍楼,目的就是掩盖那个集体坟墓的事实。消息传开,震动了日本社会,日本政府承诺调查,挖掘医院遗址。
美联社说,5年前日本政府就决定开挖医学院遗址,但一直拖延。厚生劳动省官员川河内彦说,挖掘工程花费1亿日元,目的是要知道遗址地下埋了什么,就算挖出一些东西,也不一定和731部队有关。

在首都东京西部一块被文明社区围绕的土地,政府化了4年的时间把居民迁出,在2011年2月21日,终于开始挖掘。一些日本历史学研究人员认为,挖掘地点曾经是日军731部队一处研究总部,遗骨的发现,应该和731部队有关联。






2011年10月15日,日本非政府民间社团——“731部队细菌战资料中心” 的研究者-奈须重雄,在东京举行的“ 细菌战受害者证言听证会” 上,披露了一项新的重大发现,经世界各大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在日本的国立国会图书馆,位于京都的关西分馆里,藏有50万部博士论文,奈须重雄前后化了大约7年的时间,终於在三个月前给他发现了一篇论文。那是在1943年12月,由一名日军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的少佐,叫做金子顺所写,题目是《PX(感染鼠疫的跳蚤)之效果略算法》。内容提到了日军在太平洋以及东南亚地区,投放鼠疫菌的设想,并根据731部队在中国实施6次细菌战数据,估算出实战效果。(P代表鼠疫,X代表印度克蚤,是传播人间鼠疫的主要媒介。)
论文详细的记录了1940年至1942年,在中国吉林省、黑龙江、浙江、宁波、湖南、江西等地实施了6次的PX量和感染者的表格。

已经60岁的奈须重雄,从1980年代开始日本和平运动,发起并担任细菌战诉讼支援会负责人,为世界上可数的细菌战研究者之一。松井英介,也是历时10年的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诉讼案的后援团成员。至于一濑敬一郎,则是最早到中国调查细菌受害者的律师,也是细菌受害者诉讼日本律师团的事务局长。原朝日电视台制片人,细菌战问题著名研究专家近藤昭,表示已经制作了11部有关731部队的记录片,他们都一致认为,要抓紧调查取证日军细菌战历史真相,特别要尽快抢录高龄受害者的口述历史,目的是要督促日本政府向受害者谢罪,诚实面对历史事实,彻底解决细菌战遗留问题。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苦友



“ 铃------铃-------铃------铃-------” 我的天,那条鱼正在锅子里慢火煎着,不是阿花又打电话来吧?
“喂?”
“  呜-----呜------呜------呜-------” 一听到对方的哭声,糟糕,又是阿花诉苦来了!
“ 我的头好像有点麻痹,我怕脑子里生东西----------”
“ 我的腰有点痛,会不会是肝出了问题?----------”
“ 我的头有点晕,我怕自己贫血--------------”

这几天,阿花不停的打电话给我,早上我还在巴刹逛着,她就开始一直打,(幸亏她没我的手机号码,真是谢天又谢地)中午煮饭时,正给鸡腿剥着皮,双手油腻腻的,电话铃声偏在这时震天价响。下午在上网,正努力的在脑子里搜索着,某个字的汉语拼音究竟是啥?却在这时接到阿花电话。晚上我在洗碗时,满手洗碗液的泡沫,还得匆匆拿起听筒,听阿花在另外一头啜泣。虽然觉得有点烦,但是想到阿花的处境,又不禁会同情她,唯有耐着性子,好言安慰,暂时借双耳朵给阿花,在电话里听她发牢骚和诉苦了。

阿花一向是个不能待在家里,非常喜欢到处跑的女人,历年来,所结交的朋友多到要分门别类。有教堂里的教友、跳舞班的舞友、打麻将的雀友、逛街购物的shopping友、到处试吃美食的makan友、聚在一起打牙骹的牙骹友、一起上卡拉OK的唱K友、相约出国旅游的阔友。因为阿花有几个孩子在欧洲淘金,那几个Euro提款机,每当阿花一提起,一定讲个没完没了,高兴得眉飞色舞,仿佛是一只把羽毛全竖起的火鸡,昂起头,骄傲的大摇大摆。

在风花雪月的日子里,阿花根本忙得浑然忘我,除了她要问一些问题之外,从来都不会给我打电话。有道是好景不常在,去年我刚去了广州,阿花就天天来电话找我,原来她的丈夫突然中风,造成半身不遂,她要找人诉诉苦了。
最初那几个月,天天听阿花说她化了一万多令吉,请了一个万能菲佣、顾了按摩师和针灸师上门治理她的丈夫、天天载病人去那些收费高一点的地方做物理治疗,效果会更好、每月买几千令吉的保健品-----------等等等等。
每次我得拿着听筒半小时以上,光听阿花好像在烧一串很长很长的炮仗似的讲话,而我就在那里只是“哦” “噢” “哦” “系呀” “ 好咯” 的回答。左手痹了换右手,右手麻了又换左手,最后连耳朵都麻了,阿花讲什么俺都好像听不大清楚,幸亏那时她忽然说:“ 有电话进来了!” 啯一声就挂断了,俺方如释重负。

后来,阿花告诉我,她的佣人跑了,她要服侍她的丈夫,每天重复着很公式化的生活。渐渐,她的多种类朋友没再来找她,她觉得很寂寞,生活枯燥又苦闷。因为有个生病的丈夫,那里都不能去,连去美发院弄头发,也得带着那个撑着拐杖的病夫一起去,说着说着,阿花又悲从中来,在电话那头呜呜咽咽哭起来了。

就在我苦思着,如果阿花打电话来哭诉,该如何安慰她时,刚刚她来电捎来一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有几个雀友会每天来她家里陪她打麻将,她不会再那么的苦恼了。不止阿花高兴,听了这个消息,我也实在太高兴了,希望阿花的新雀友能够继续、永远的陪她天天搓麻将,那么阿花就可以暂时不用打电话向我吐苦水了!阿弥陀佛。



Sunday, October 16, 2011

Occupy the World

2011年10月15日,由“占领华尔街”运动,延伸至“占领全球”的运动,终于开跑了。
首先在纽西兰掀开了序幕,跟着是澳洲、菲律宾、日本、南韩、香港、台北,计有82个国家和951个城市,在“ 占领全球” 运动的第一天,同步行动,其中大部分又以欧美城市为主。


网站宣言强调:从美洲到亚洲,从非洲到欧洲,人们要争取真正的民主权力。是时候让所有的人来展开一场和平的全球示威。

统治阶层为了照顾少数权贵的利益,掠夺了其他99%人们的利益,漠视他们的人权和生存环境,已经到了一个难以再继续忍受的地步,是时候把所有的不公平给纠正过来了。(举脚认同)

全球的人们团结起来,我们要让政客和金融大亨们知道,被蒙骗的人们已经醒觉,我们要自己去决定未来,不再被政客和金融大亨玩弄于股掌间。

10月15日,我们要走上街头,展示人民需求的全球改革。我们会和平示威,直至生效。

是时候让我们团结一致,反过来叫他们洗耳恭听。







9月17日,以抗议华尔街的贪婪、美国的高失业率、社会分配不均为主要内容的“ 占领华尔街” 活动爆发了,该运动快速在全国蔓延。由当初松散的社会边缘群体,变为主流公众参与,尤其在全美各大工会,表示支持“反贪和社会不公” 这个主题后,十几万人跟着走上了街头。

类似的抗议扩散到美国其他地区,“ 占领芝加哥”、“占领洛杉矶” 等示威活动陆续展开,并蔓延到旧金山、华盛顿、波士顿、丹佛等50多个大城市。

10月8日,上千名示威者当天下午在华盛顿游行,高喊口号,抗议大企业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和美国政府发动的阿富汗与伊拉克战争,要求政府别只光是顾着增加军费,完全不管民生问题。示威者在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和保安人员发生冲突,原因是保安用辣椒水喷雾阻止示威者进入馆内,场面一度搞得非常混乱。

有专家指出,“ 占领华尔街”  活动的导火线,和美国目前的高失业率有着莫大的关系。美国官方说失业率是9.1%,实际上是超过,有15%左右,可以跟1930年代那场大萧条相比。一直以来,美国的失业率是低于欧洲,如今却弄到超过了欧洲10%的失业率。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企业为了提高利润率,不惜把生产线转移到低工资的发展中国家去,西方各国的失业率,自然会不断的升高了。

1950年到1980年,美国特别富的人和特别穷的人只占少数,大部分是中产阶级,收入分配比较平均。80年后,中产阶级越来越少,特别富有的人财富急剧上升,贫困人口越来越多,美国逐渐分化成一个所谓的1%和99%的社会。(这种情况怎么这样熟口熟面的?)

专家还解释说:美国实际上有双重政府,白宫、国会和最高法院是“面具” 政府,另一个由石油财团、金融财团和军工财团组成的华尔街资本家,才是真正控制美国最高权力的掌握者。
所以美国人没有去白宫和国会大楼游行,白宫不是真正的权力机构,国会说了话也等于白说,还是去华尔街游行,向那些掌握着经济和政治权力的大亨们讨“工作” 来的比较恰当。
美国人对他们国家的政治生态,可谓有了一个深刻的理解。美国人终于睡醒了,咱们呢?

德国有位年轻的编辑说:“ 从2008年,我就开始期待这场示威,我一直好奇人们为什么不感到愤怒?一直无动于衷?为何什么也没发生?如今,在3年后,这一切终於来临了!”

我们也应该从中学到,姑息养奸,只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更大的灾祸。





Friday, October 14, 2011

细阅火焰山


这趟赴新疆之旅,最期待参观的景点就是火焰山,因为小时读过的西游记,其中最引人遐想的场景就是火焰山。现实中的火焰山,是否真的如吴承恩所写,整座山在燃烧?这次可让俺有机会好好的去证实一下了。


早上9点多抵达火焰山,天气不是很热,早晨的太阳也还未完全升起。没有充足的阳光,就不能拍出那种红彤彤好像喷着火舌的效果。
地陪光头神探打趣的说:“这种天气还好嘛!没那么热,你们可以在户外待久一点。”
“可是,我们需要足够的阳光,才可以拍到好照片嘛!可惜啦!迟一两个小时才来就好咯!”
千山万水来到中国最热的地方,新疆吐鲁番最出名的景点——火焰山,就算给大大的太阳晒那么一个小时,为了拍到靓照,也会在所不惜;如今,我们唯有紧握相机,互相摇头叹息。


位于新疆吐鲁番盆地中北部的火焰山,是天山支脉的其中一个带着短小褶皱的低丘,高度只有500米,长约100公里,宽9公里。一座山丘,竟然会拥有无数条那般别致的褶皱?形成了一幅美丽的图案,这都归功于六千万年前,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时,地壳横向运动所留下的美丽痕迹。


维吾尔语把火焰山叫做克孜尔塔格,意即红红的山。唐代的人就直接叫火山,因为火焰山童山秃岭,寸草不生,飞鸟匿踪。夏天时,红日当空,赤褐色的山体在烈日照射下,红色砂岩灼灼闪光,炽热的气流翻滚上升,就好像熊熊烈焰,火舌撩天,炎热无比。难怪当年的吴承恩,把火焰山描述得那么传神。


火焰山的岩层软硬相间,在经年雨水的侵蚀下,顺坡形成一条条沟壑。红色砂岩构成的山体,侵蚀下来的物质,在山麓前形成红色的洪积扇群,扇群前缘在干旱环境下,又形成无数多边形龟裂,煞是引人瞩目。


火焰山着火的原因,也极有可能是来自地下煤层的燃烧。有学者在考察火焰山时,发现这一带历史上,确曾有过烈焰熊熊的时候。因为构成山体的地层中含有煤层,有的厚达11米,自燃中,近地表较厚的已经烧完,留下紫红色的燃烧结疤。

据史书记载:在王延德的《高昌行记》说,北庭北山(火焰山),山中常有烟气涌起,而无云雾。至夕火焰若炬火,照见禽鼠皆赤。

唐代著名边塞诗人岑参,第一次路经火焰山,曾作诗《经火山》,且听其道来:
“火山今始见突兀蒲昌东。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不知阴阳炭,何独燃此中。我来严冬时,山下多炎风。人马尽汗流,孰知造化功。”

 另有诗云:“火山突兀赤亭口,火山五月火云厚。火云满山凝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





   浑然忘我的沉醉在火焰山的魅力当中,不知过了多久,猛然回头,原来只剩下俺站在火焰山脚下发呆。 喂!其他人跑那里去咯?
原来他们趁着那3个维吾尔族人在聚精汇神的赌博当中,偷偷站到人家的骆驼和羊旁边去摆post拍照。拍着拍着,维吾尔人发觉了,大喝一声赶过来,众星作鸟兽散,留下瘪瘦的骆驼和羊,在沙漠上等待着游客的光顾。
                                  


普者黑(2)

划过了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接下来去参观溶洞。这里四周皆山连水、水绕山,有山必有洞、有洞则必有水。众人走到火把洞前,咦!怎么闸门关上了? 时已傍晚5点多,参观时间已过,地陪找来看守人把锁打开,通融一下让远方来的客人入洞。 火把洞内石笋如林,钟乳石琳琅满目,在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