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8, 2012

或者你唔知



对一般人来说,注意到flouride这个名词,都是因为牙膏的关系。在牙医和商业广告的努力推销之下,把加有fluoride的牙膏、会对牙齿更健康的这种意识,深深敲进消费人单纯的脑袋中。从此,消费者热衷于选购含fluoride的牙膏,市场上也只有含fluoride的牙膏最为畅销。可是,很少有人会去查证,究竟fluoride对牙齿有什么真正的好处?他们的脑袋又会不会生出丁点疑问,说是对人体有许多好处的fluoride,又会不会对人体有那些负面的影响呢?传统习惯之下,大家都认为,勿需怀疑,既然是牙医介绍的好东西,又是经过美国牙医学会ADA认可的,那一定是不会有问题的!

Fluoride,就是氟化物; 氟化物有氟化钠(sodium fluoride)、氟化钾(potassium fluoride)、氟化亚锡及单氟磷酸钠(sodium monofluorophosphate)。氟是一种慢性有毒物质,氟会一直在体内累积,不会代谢。
科学家认为,由于氟是牙齿和骨骼不可缺少的成分,少量氟可以促进牙齿珐琅质,对细菌性腐蚀的抵抗力。因此,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及工业部门的科学家,主张向饮用水、牙膏,甚至各种食品饮料中添加氟化物,以防止龋齿。
 1945年,美国密歇根州的Grand Rapids,首先在供水系统中添加氟化物;10年后,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简称P&G,推出第一款加氟牙膏佳洁士(Crest),内含氟化亚锡(stannous fluoride)。1967年,Colcate and Palmolive公司紧跟着把单氟磷酸钠(sodium monofluorophosphate)加进高露洁(Colcate)牙膏。但是,大多数水厂并非使用一般添加在牙膏里的氟化盐(fluoride salt),而是使用价格低廉的氟硅酸盐(fluorosilicates),比如化肥生产过程中的副产品六氟硅酸(hexafluorosilicic acid)。

虽然民间有许多反对的声音,认为氟化作用刚刚起步,根本不清楚氟是否会危害健康,而且这种行为等如强制实行药物治疗,侵犯了公民的权利。可惜,权势、利益、贪婪和邪恶企图,始终让美国46个大城市、占全美人口60%的美国人,天天饮用含氟的自来水。在加拿大、英国、澳洲、纽西兰等国家,含氟饮用水也走进了人们的生活。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 ,简称CDC,甚至把含氟饮用水与疫苗、生育计划,同列为20世纪10项最伟大的卫生成就。




据知,美国孩子除了饮含氟的自来水,还被喂食fluoride tablets(氟化钠药片)。都不知道强调把氟加入人体的科学家,和执行这种计划者,究竟抱着的是什么居心?结果,龋齿患者是越来越少,而氟斑牙、氟骨症患者却越来越多。

虽然,氟是人体中所需要的重要微量元素,但人其实是完全不需要主动摄入氟、来满足身体的需要。因为氟分布广泛,充斥在周围的环境,通过饮食、空气,均可轻易进入人体。长期摄入高剂量的氟化物,会导致癌症、神经疾病、以及内分泌系统功能失常。

经过专家们长期研究,和跟踪病患者多年来所得的结论:氟中毒是一种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慢性地方病;在高氟地区的环境中,人如果长期摄入过量的氟化物,蓄积体内而发病,最初是表现在牙齿和骨骼方面,接着会波及到心血管以及神经系统的全身疾病。

儿童氟中毒主要表现为氟斑牙,成人则会成为氟骨症患者。当儿童摄入过多的氟,牙齿钙化酶的活性就会降低,牙齿逐渐变得畸形、软化、牙釉质失去光泽、变黄。
氟骨症的损害更加严重,病程可以长达数十年,重者造成残疾,甚至由于慢性衰竭、或严重合并症而死亡。初期,患者感觉全身无力、头昏头痛、腹胀肠鸣、食欲不振、腹泻或便秘、皮肤瘙痒。不久,骨骼变形、劳动力下降。后期,大关节屈曲僵硬、疼痛加重。肌肉萎缩、驼背弯腰不能直立下蹲。颈部屈曲僵直而不能抬头,生活不能自理。由于摄入过量的氟,破坏了体内钙和磷的正常代谢,氟骨症患者的骨骼会变厚变软、骨质疏松、非常容易骨折。
氟中毒晚期往往有慢性咳嗽、腰背及下肢疼痛、骨质硬化、肌腱韧带钙化、关节囊肥厚、骨质增生、关节变形等。另外,机体代谢过程中所需的某些酵素系统,会被破坏,导致器官病变。

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简称NRC,在收集了几百项研究,并进行多次讨论后,终于也在2006年发表一篇报告,特别呼吁美国环境保护局,为了保护儿童及成年人的健康,应该降低氟化物在饮用水中的含量标准。NRC的专家还注意到,氟化物可能引发更多更严重的健康问题,好像骨癌、大脑及甲状腺损害等。



Monday, July 23, 2012

俾钱买难受

周末去了一趟都门,孩子忽然提议大家一起去做脚底按摩。近年来,足疗生意在本地有如雨后春笋,好些地方,一排十来间的店铺,竟然会有四五间店都挂上印有一只大脚板的照牌。俗语说:“人老脚先老”,从中医角度来看,人体穴位最密集的就是脚底,共有76个穴位;常做脚底按摩,能促进血液循环、缓和人体的疲劳紧张、排泄体内毒素、特别有助于改善睡眠状况等等等等。

觉得脚底按摩这玩意儿也好像蛮不错,效果不知道是否会令人更加精神百倍?本着去见识一下的心态,推门入内一望,哇!这店的生意很不错,望眼过去,店面一排躺椅,全部满座,除了一个老亚妈,年轻人反倒占了大部分。几个穿着热裤的美媚,伸长了美腿,正在让按摩师把她们的脚又搓又捏又捶,看客人均闭目养神,一副挺享受的模样。

俺和孩子,被招呼往店后部有布帘的隔间坐去,先来一个木盆盛着热水,让俺把双脚浸洗几分钟。然后是一个中国女人,开始往俺膝盖以下的脚部涂油膏,接下来就好像洗衣服般的,双手一直在俺的小腿用力搓。起初感觉是挺好的,可是中国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菠菜大力丸,简直是力大无穷,越挫越起劲,俺的双腿可越来越不对劲,只觉得小腿骨头将要给她捏断了,皮也快要给她刷下来了!

“很痛很痛,轻一点轻一点!”
中国女人笑嘻嘻的说:“你很瘦,没长什么肉,又是第一次做,所以会觉得痛。只要多点来做按摩,慢慢就不会觉得那么痛了!”
她终于肯停止对俺的小腿继续施虐,不过她有如铁钳的十根手指,又开始在俺的每根脚趾上下功夫。可怜俺的十个脚趾,先后被捏、钻、搓、拉、拔,脚底也被她钩起来的指骨一直钻一直钻。脚跟有点脂肪的地方就没痛得那么厉害,其他的部位,简直是一捏就碰到骨头了,“痛到入骨”这个形容词,今次可体验了!

接下来的节目,就是捶肩膀。奇怪这个大姐怎么不会累?力道仍是那么强?俺的肩膀又被她折腾得七浑八索,她还用硬得好像铁棒似的手肘来钻磨俺的背、用十个铁钳手指来捏俺的颈骨。真想大喊“停”的当儿,刚好60分钟过去了,俺的骨头才避免继续受虐。回家时,对孩子说:脚底按摩这个东西,可不是那么好玩滴!

经过了48个小时以后,现在,俺的脚趾皮还感觉好像被火烧过的疼痛,颈骨和肩膀也痛;结论是,那些珠圆肉润体型者才适合去做脚底按摩,这玩意儿绝不适合那些瘦巴巴的人,一个不小心,被按摩师弄伤了筋骨,按伤了穴道经络,那就大件事咯!




Wednesday, July 18, 2012

餐桌上的邪恶企业 (2)

Image result for gmo food

基因改造作物,简单的说,即利用基因技术、把一种生物基因转移到另一种生物上,或将同一物种基因的某些片断、改变或去除活力,使其产生出比原先的物种、具有更好的形状和耐性。基因改造作物的特点、大多是着重于产量的增加,抗虫和抗病能力增强,延长保鲜期;至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的安全性,对不起,请阁下自己保重,孟山度是绝对不负责任的!

孟山度公司在转基因种子与作物市场上,占据了主导的地位,美国市场上90%的转基因种子,皆来自于孟山度。虽然美国的基因改造作物和食品,有很大部分是作为动物饲料、以及出口到对基因改造没有限制的国家--即发展中国家,无可避免的是,许多基因改造产品如大豆、棉花、玉米、土豆(potato)、西红柿(tomato)、油菜籽等,也流通在美国自己的市场上。

既然科学家改造基因的目的,是为了要解决所谓的粮食问题、改善人类的生活,为什么许多有识之士、环保团体等,竭力反对基因改造?

1994年,第一个转基因食品出现在市场上,随着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持续深入研究,许多骇人的发现相继出炉:
2005年11月,澳洲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经过4个星期的实验,发现被喂食转基因豌豆的小白鼠,均患上肺炎和过敏反应。

2007年3月,法国科学家Seralini 教授和他的团队,对孟山度公司为了获得欧盟上市批文所做的安全测试数据,实施检查,竟然发现以MON863转基因玉米所喂养的实验鼠,肝和肾都有了毒性反应,证实转基因玉米MON863有害,驳斥了孟山度的研究报告。

2007年10月,俄罗斯科学院出了一项研究报告,食用转基因大豆的母鼠、产幼鼠的死亡率会高出6倍。

2008年11月,奥地利维也纳兽医大学科学家研究发现,被喂养转基因玉米的小白鼠,生育能力下降。

1999年,孟山度收购了印度最大的种子公司马哈拉施特,两年后,印度政府批准了BT棉花(保铃棉)的销售。这个转基因BT棉花虽然避开了棉铃虫,却受到丝核菌的感染和破坏,连普通棉花也一起遭殃。
孟山度将可以杀死昆虫的毒素BT併入作物,结果就产生了对杀虫剂免疫的昆虫。许多昆虫发生异变,至少有8种昆虫产生了抗体,2种可以抵抗BT喷雾剂,6种可以任意对BT作物侵袭。孟山度用这种方法,使昆虫对最具毒性的BT、以及其他转基因毒素产生抗体,那么,农民就得被逼使用更大剂量、购买更多孟山度出产的杀虫剂。

孟山度垄断了所有的种子,如今,印度农民已经买不到普通棉花的种子,他们被逼以高出普通种子4倍的价钱,向孟山度购买产品。

2007年10月和11月,美国《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经过长期周密跟踪观察,发现有两种转基因玉米种植,导致伤害蝴蝶的生存、给食品生产链带来副作用、河流生命的正常生存被影响,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很大的威胁程度;欧盟对此立刻做出决定,禁售这两种转基因玉米的种子。欧洲人也拒绝基因大豆进入市场,这也说明转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

越来越多国家,支持在食品成份中、标示出含有基因改造的成份,让消费者有知道和选择的权利。欧盟要求食品中含有1%基因改造成份的食品,一定得加上标签;日本则要求5%。至于美国、加拿大------等国,基于商业利益的考量,对标示规範根本是无动于衷。

几年前,世界卫生组织,主张对每一种新的转基因食品进行检测、更需要长期进行更深入的评估,如此方能知道它对人体健康的长期影响。世卫也主张,对发展转基因食品应持谨慎态度,尤其当引进国外那些没有经过严格检验的转基因产品,应该要特别谨慎。

就连美国科学院的长篇科研调查报告都认为,“现有检验预测技术,不能帮助我们在短期内,看到那些长期潜伏后,才显现出来的安全威胁;现有科技能力,也不能帮助我们纠正和弥补所有的损失和损害-----”
 很明显的,转基因对人类的影响,不是十年八年就能看得出来,有时是需要经过几代人、甚至是上百年才能显现出来。人的健康逐渐受影响,免疫力逐渐下降,开始逐渐出现不孕不育,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多么富强的国家,它也会很快就完蛋了!

诺贝尔医学奖获奖人George Wald警告说,基因工程技术有可能会繁衍出新的动植物疾病、癌症来源以及新传染病。英国独立研究组织基因监督(Genewatch)执行长Sue Mayer指出,基改过程中,对插入多少基因或放那些位置,是完全无法控制的,额外的基因复制或碎片,也可能影响导致植物成分变化,对人类和环境安全造成影响。
生物DNA排序非常复杂,有些基因过程是使用时速百里的基因枪,把外来基因打入原物种DNA,这不但造成原物种DNA排序结构损害和混乱,同时也会造成不能控制的后果。例如,把玉米培养成具有杀虫剂功效的“苏立菌玉米”,但是,传播花粉的昆虫也会因此被杀死,人类吸入苏力菌玉米花粉时,身体就会出现不适。

目前,基因改作物大多是:大豆、玉米、稻米、芥花油(Canola oil)、棉花籽油(Cotton seed oil)。素食品有很多都是以豆类加工制成,而这些豆类都有可能来自于基因改造的大豆和黄豆。专家指出,美国牛肉不但含有瘦肉精,而且大都被喂食基改饲料,这些毒素累积在人体内就有可能引发癌症、婴儿畸形缺陷、贺尔蒙失调、营养缺乏等疾病。

全球有8亿人长期挨饿,其中有三分之二住在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发展中国家,四分之一住在沙哈拉沙漠以南的地区。真正造成饥饿的原因,并非粮食不足,而是贫穷和资源分配不均。全球最富裕的两成人,却食用和浪费了全球百分之三的粮食。
很讽刺的是,不少长期挨饿的人,都住在盛产粮食的国家,好像印度农业出口,占国民生产总值30%,数量在发展中国家名列前茅。据统计,1999年,印度小麦和稻米储备达4千万4百吨,比标准超出了2千万吨,可是,粮食依旧囤积,穷人依然挨饿。曾经由二十多个非洲国家,包括埃塞俄比亚、苏丹、卢旺达等组成的代表团发出声明,表达他们反对转基因作物的立场,强调这种技术对他们的经济和贫穷状况,根本是毫无帮助的。


Saturday, July 14, 2012

餐桌上的邪恶企业 (1)



2008年,加拿大出品了一套纪录片,那是由法国获奖记者、纪录片制作人Marie-Monique Robin,化了3年的时间,走遍欧洲、北美洲、南美洲以及亚洲,经过不断的调查研究,把农业巨头孟山度鲜为人知的内幕,摊露在阳光下。

纪录片《孟山度眼里的世界》,在自誇为最民主的国家--美国,竟然被禁止上演。片中叙述一个劣迹斑斑的化工企业、战争毒剂的制造商——孟山度,带着“环保”的假面具,通过政治和宣传手段,以转基因席卷全球,逐渐垄断世界主要农作物生产。

2011年底,Natural Society把孟山度评为全球最恶劣公司,原因就是该公司所出产的产品,几乎全都是危害人类健康,并造成环境的巨大损害。

总部设立在美国密苏里州Creve Coeur的孟山度,把Roundup除草剂打进了全球超过1.2亿公顷的农田里,同时又催生出可以抵抗草甘膦(Roundup 中的一种成份)、更加顽强的超级野草,造成土质的破坏。除了制造化学肥料,孟山度也为美国的核武器提炼钚原素,生产橙剂(Agent Orange)。

越战时,在长达10年的“牧场行动计划”中(Operation Ranch Hand),美军用低空慢速飞行的飞机,把一种装在桔黄色桶里、含有剧毒Dioxin(二恶英)的化学物,向越南的丛林以及南部地区,喷洒了约计7600万升的落叶形除草剂。除了毁去密布的树林、也毁掉越南的水田和其他农作物,橙剂的毒素,从此改变了越南人民和参战美兵的生育以及遗传基因。

号称世纪之毒的Dioxin,毒性等如砒霜的900倍,孟山度生产的橙剂,具有异常稳定漫长的化学毒性。在环境中自然消减50%,需耗时9年;进入人体后,则需14年才能全部排出。它还能通过食物链,在自然界循环,遗害范围非常广泛,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
在越南长山地区,那里就有许多缺手缺脚、甚至浑身溃烂的畸形儿、低能孩童;越兵妻子的自发性流产率非常的高。越战美兵所受的“橙剂”后遗症,除了糖尿病、已经证实和9种疾病有直接关系,包括心臟病、前列腺癌、氯座疮(Chloracne)、何杰金氏淋巴肉瘤病以及各种神经系统疾病等;他们妻子的流产率和新生儿缺陷率,也比常人高出30%。

孟山度另一重要产品,就是多氯联苯 (Polychlorinated biphenyl ),简称PCB。PCB是比水重的液体,溶于有机溶剂及脂肪,常用作加热或冷却时的热载体、电容器和变压器里的绝缘材料,也作为涂料及溶剂使用。
这种也是属于致癌物质的PCB,对生物体有积蓄性毒害作用,容易累积在脂肪组织,造成脑部、皮肤和内脏的疾病,破坏神经、生殖以及免疫系统。PCB的化学性质很难在自然界分解,属于持久性人工合成有机污染物。今天,从北极熊到南极企鹅的身体里,从东方到西方国家人民的血液、器官和肌肉中,都发现有PCB的存在。在亚拉巴马州的Anniston,设有一家生产PCB的工厂,该镇居民血液中所含的PCB,超标了千百倍,而孟山度公司也刻意把PCB剧毒污染的真相,掩盖了40年之久。

1981年,孟山度开始把研究转往生物技术领域,经过多年研究,孟山度的科学家们,把植物细胞的基因修改成功。1997年,孟山度开了一间名叫Solutia的子公司,然后把所有化学制品的业务转移过去,跟着摇身一变,变成了一间跨国生物技术大企业。接下来更控制了全球转基因作物研发的相关技术,通过专利技术和国际公约,瓦解了许多第三国家的粮食控制权,进而控制这些国家的人口。

待续

 

Tuesday, July 10, 2012

宠物何罪?




日本东电事故发生后,福岛核电站方圆20公里的居民,被政府下令撤离家园。恐慌的居民匆匆收拾细软,尽量把能带的、都搬上那些政府派来运载他们的大巴士,当然也不忘把家里的宠物宝贝紧拥怀中,一并带离这个已经被核放射污染的地方。可是,政府官员劝他们暂时把宠物留下,只要放够几天的饲料和水就没问题。唯唯诺诺的居民,只道很快就可以回家,政府说的话准错不了。

其实,当时官员们已经心知肚明,被撤离的居民、是不会再有机会回到这个严重被核辐射浓罩的区域,对那些不听话、仍然偷偷把宠物带上巴士的居民,官员铁了心,半途停车下令他们把所有宠物遗弃在路旁。

住在救援中心的难民,除了担忧自身往后的衣食住行外,更挂念着当日硬生生被分离的宠物,但那只能是在暗地里对小动物们的思念,因为在救援中心提起宠物也是一种禁忌。
政府方面试图控制、并掩盖所有被遗弃在福岛禁区动物的状况,后经志愿人士,冒着生命危险去喂饲那些饿慌了的动物,甚至设法把牠们营救出来,方才知道,福岛禁区的动物,正在经历着一场有如大屠杀般的悲惨状况。

2011年12月份的国家地理杂志,刊登了福岛的Hoshi Family,如何在核区拯救那些被刻意遗弃的动物。这次东日本发生的地震海啸,是一千两百年来最严重的灾难,连累许多宠物和牲畜,也成为无辜的受害者。

福岛县双叶郡(Futaba gun in Fukushima),是福岛第一核电厂的所在地,虽然驻守当地的员工,大可以帮忙把徘徊在附近的动物给救起来,可惜TEPCO认为,他们没有义务去帮助任何动物。
眼看着警察和消除核污染的工人都被批准进入禁区,而志愿者、动物救助团体人员以及兽医,却被挡在栅门外。动物援救员也曾经俟个空间,偷偷溜进禁区救了几只狗和猫,随着更严厉的关卡和检查,大家都无能为力,他们更被警告,如果越入禁区救那些被遗弃的动物而被捉,必定被罚款和监禁。




据说牛在临死前一定会流泪,这只流浪了一年零三个月的牛,带着疼痛的空腹、薄弱的意识,流下最后一滴眼泪,死在作家大塚敦子温暖的手中。爱护动物团体成员认为,富岡(Tomioka)警戒区域里的牛大量死去,是因为喝了“創生水”(Sousei water)的缘故。政府以为把放射性物质除去,就能够还原水的纯净度,其实那简直是自欺欺人,牛首先就被毒死了。




去年11月,Hoshi Family成员在警戒区的木戸駅(Kido Station),发现了这只全身丢光了毛,衰弱濒死的狗狗,他们成功用脚踏车把可怜的狗狗偷运出禁区。许多Hoshi Family的成员被核辐射感染,无奈需要休养至少半年,但是他们都没有忘记福岛的动物们。他们无怨无悔,一心要为人类所犯下的罪行而作出弥补,对所有无辜牺牲的动物们,他们由衷的说声:“对不起!”



Thursday, July 5, 2012

唔再“乖”的日本人

上世纪70年代初,日本播放了一套名叫“黎明”的纪录片,首先是介绍一个有如世外桃园的地方,这个地区历代都是以农业为主的宁静美丽田园,过去数百年,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地震、海啸、台风等重大灾害。从这个地方产生的新能源原子能,将带给人们日常生活上莫大的便利,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强大支柱;然后就是纪录从1964年选址开始,到核电站建成营运,长达6年半的全部过程。这套纪录片,就是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建设纪录片。
从此,核电站在日本民众心目中,永远保持着一种有如神话般的绝对安全形象,“核电很安全”,那已经是日本人两代甚至三代人的共识。

1953年,美国总统艾森豪(Dwight David Eisenhower),提出了一项“和平使用核能”的论述,目的是为了要消除世人对美国不断进行的氢弹装置以及试验、所产生的疑惑和恐惧。美国的盟友日本,受宠若惊,即时抓紧这大好良机,重新开启核能战略。
1966年,日本建成了该国的第一座核电站,虽然当时有关核电的具体技术模式,和安全性问题存有不少争议,日本政府为了美日战略同盟的因素,欣然接受了所谓的美国核能技术援助,其实就是准备用2.35亿日元,向美国购进“美国模式”的核电发展配套。

1986年4月26日,乌克兰北部的切尔诺贝利(Chernobyl)核电站爆炸,日本核电前景开始起了变化,切尔诺贝利事故两周年时,约有两万人聚集在东京日比谷公园,进行反核活动。上世纪90年代,日本核电站的零星事故,此起彼落,也开始频频发生。

2011年3月11日,福岛第一核电站泄漏事故发生后,一向隐藏在这个国家背后的核恐惧,突然爆发开来,日本人民的反核声浪,如排山倒海、漫延全国。日本政府顺应民意,答应暂时把55座核电站的反应堆逐一关闭。
2012年5月5日,日本最后一个核反应堆、北海道电力公司的泊核电站3号机组停止操作,当时日本人民还敲锣打鼓,庆祝日本40多年来,第一次告别核电,从一个对核电仅依赖30%的核能大国,彻底蜕变成一个“零核电”的国家。

可惜日本人民高兴没到2个月,政府在6月16日宣布核电站将重新开启,福井县的大饭核电站是第一个目标。


Japanese anti-nuclear power activists (file photo)

Anti-nuclear protest in Japan


6月29日开始,数以万计的示威者,连续3天在东京市中心、首相官邸前集会,抗议野田佳彦政府批准7月1日重启大饭核电站。通过面书、推特、社交网站的呼唤,越来越多人加入行动,估计有超过15万人数。刚好是绣球花盛开的季节,日本人拿着紫阳花(绣球花)上街示威游行,他们更把这次的行动称为“紫阳花革命”。日本媒体一向是很少报道这些抗议事件,就算有,也是着墨不多。历来,日本人民的传统是不会发言反对政府、也不参加抗议,但是现在,连老人妇女和小孩也要走上街头,他们必须站出来说话,因为他们的政府正在做着危害人民的一切。



Monday, July 2, 2012

戏如人生

今年的6月,有老中青三位男士,不知是否暗地里互相约好,连端午节的粽子也来不及去尝一口,匆匆相继赶赴天堂,各自先去占个好位子,等待日后家人去和他们相聚。

听闻茶室老板离世的消息没过两天,朋友一通电话打来,某某同学的丈夫去世了,这消息的确令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难以置信。印象中,多年以来,每天早晨6点左右,同学两夫妇必准时去马球场运动,只见那位先生健步如飞,绕着球场快步走上十几个大圈,依然精神抖擞,在云云晨运人士中,显得最fit,最是特出。
曾经有一个时期,俺也去那里徒步运动,走没半个圈,发觉那位健将经过俺身边至少已经有3次,每回见到旧同学,都免不了称赞她的丈夫虽已到了退休年龄,体能却有如一名运动健将。由于同学的孩子都生活在国外,所以近年来,夫妇两人轮流做空中飞人。大约两个月前,两人刚从外国回来,她的丈夫一直感觉疲累、胃胀,经过多个医生多番的检验,最后发现病人的胰臟癌,竟然已经到了末期。

提起胰臟癌,连医生都要摇头,因为这种高度恶性疾病,最初没有显著的症状,要到晚期才能够被确诊。当患者的胰臟生长了恶性程度最高的肿瘤,发病率速度特快,加上目前仍然缺乏有效的治疗,所以胰臟癌患者都等如被判了死刑。
胰臟癌或胰腺癌的发病率在发达国家中较高,也就是说,胰臟癌较喜欢黏上生活质素高的人群。研究中,可以看到那些长期吸烟,饮烈性酒,有糖尿病、慢性胰腺炎、慢性胆囊炎、胆石症等慢性疾病者,长期高脂肪、高动物性蛋白质饮食者,最容易让胰腺癌缠上。

当晚,和几位朋友一起去旧同学家,途中,电光火石般,一段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猛然浮现在脑海中。中学毕业不久,也就是这位旧同学,某天她的母亲在麻将桌上正聚精汇神筑着四方城的当儿,不知怎地突然晕倒地上,送去医院,已经是返魂乏术了。然后,咱们几个黄毛丫头,一起去慰问同学。到了目的地,只见一副很大的梅花唛棺木摆在门外,穿上道士袍的喃摩佬,诵经舞剑,在香烛烟雾迷漫中,随着嘈杂的锣鼓声、刺耳有如悲鸣的嗩吶声跳来跳去;披麻带孝的家人跪在地上,边烧纸钱边哭爹喊娘,死亡悲伤恐惧的气氛格外强烈。当时俺这个首次目睹丧事场面的乡巴佬,被震撼和惊吓紧抓着胸膛,久久盘踞不散。

年约七旬的前辈友人,因肾臟衰歇,被病魔折腾了好多年。虽然曾去中国换肾,后来也因排斥而需摘除掉那颗不属于自己的器官,从此就得每星期洗肾3次。七旬老人日渐体力衰弱,终于在最近一次洗肾的过程中,老人呼出最后一口气,灵魂摆脱了残弱的躯体,自由自在飘往另一个世界去了。

2003年,由墨西哥导演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 执导,Guillermo Arriaga编剧,拍了一套美国剧情片,叫做《灵魂的重量》“21 Grams”。这是一套采用非线性的叙述方式,并充满片段跳跃的电影。电影介绍说:“不管你是否恐惧,它最终都会将临,在那一刻,你的身体轻了21克”,“在死亡的瞬间,人失去了21克的重量”。这部电影鉴证了将近一个世纪以前,Dr. Duncan MacDougall 所做的灵魂重量实验。

在调查很多濒死经验临床案例后,有部分科学家,将灵魂定义为以某一种形式存在的能量场。
1907年,美国麻省的Duncan MacDougall 医生,为了验证灵魂是一种可以测量的物质,设计了一种安装上特别秤的床,把将死的人放到床上去,然后量度他们死后体重的变化,发现有人死后立即减少了21克的体重,这个重量应该就是灵魂的重量,它是以能量的形式离开了肉体。







康奈尔大学威尔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的Sam Parnia 医生,除了是重症监护医生以及大学讲师,主要研究心臟病患者的濒死体验。2008年,他和同事们分析了1500心跳骤停幸存者的大脑功能。Sam 对濒死的病人进行实验,在天花板上面放一些物件,其中就有7个被救回的病人,醒来后能说出自己灵魂离体时,所看到的景象,特别是天花板上的小物件,全说对了。
根据研究所得,人类的灵魂物质是较为特殊的种类,能够在广大的宇宙间任意翱翔,具备了正反物质范畴的所有变量。灵魂的组成形式具备了强大的能量场力作用,不被光粒子所束缚,具有任意的变化状态。还有------还有--------灵魂究竟是一种什么物质体系呢?那有待科学家们继续去研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