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12

餐厅明星——妞妞


5天美食游的行程将到尾声,首先来到珠海这家艺术餐厅用午餐,然后才过关闸去澳门。




              所谓艺术餐厅里面的艺术摆设。



其实最引人注目的根本不是什么艺术,而是餐厅里的公关小姐妞妞。



妞妞是一只松狮犬(Chow Chow),那是一种原产于中国的古老犬种。据说商朝时代已经有松狮犬的存在,因为从汉代的陶器雕塑品中,可以辩认出Chow Chow 的模样。中国古代历史记述,商王朝时,在岭南广东和广西两个地区所出产的松狮犬,被当作贡品献给朝廷;而在春秋战国时期,王家的主要猎犬其中之一种,竟然是妞妞的远祖呢!



妞妞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露出蓝黑色的舌头,难怪Chow Chow 会有个俗名叫做“乌脷”,或是黑嘴狗。松毛犬的性格比较内向,有独立的个性,带点高傲,又好像很冷漠,非常自我。对主人却十分忠心友善,更喜欢粘着主人。



妞妞真是好乖,本来她已经跑了出去外面玩,俺拼命喊她,把她喊回来摆 post 给咱们拍照。



         你们快点拍啦!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喂!你可别趁机揩油喔!



              肥仔!坐过一点啦!我警告你,不要挤过来!



             你们好烦哦!我要出去玩了,bye bye !


Tuesday, March 27, 2012

乌龟、水蓊菜、四脚蛇

许多年以前,俺家小孩有天和他们的老爹去逛金鱼铺,回家时手里挽着一个塑胶袋,里面有几个像20仙般大小的东西在爬来爬去,原来是4只小龟。据店老板说,那些乌龟是不会占很多地方的,因为牠们的体形永远都是差不多,不会长大。4只乌龟只吃蓊菜,有时卖菜的不经意的把几根苋菜参在蓊菜中,那些乌龟对苋菜竟然一口也不吃,岂有此理,乌龟不是啥菜都吃的咩?

卖金鱼的老板不是说那些小龟不会长大的咩?可是那4只天天吃蓊菜的乌龟,渐渐越长越圆,圆得有如俺厨房里那个扁平的煎蛋锅,最后只好买几个大塑胶盆放在院子里,分别当牠们自己的游泳池了。



以前1块钱可以买到一斤多的蓊菜,如今,蓊菜竟然可以卖到4块钱一公斤。这几只大食懒,食量还真不小,蓊菜给少一点,牠们就把爪子往水盆边“刮刮刮”,吵得你非要多给牠们几根蓊菜才肯罢休。

蓊菜价格不止飚升,还时常缺货,害得俺有时冰箱里明明是存有很多蔬菜,却还得天天去巴刹找蓊菜,卖菜的阿婆阿婶说:没有蓊菜,可以吃别的菜嘛!

后来可让俺发现了新大陆;有位卖菜嫂,从她菜园附近的鱼塘割了水蓊菜拿出来卖,两块钱一大把,家里那几只大食懒,竟然对水蓊菜情有独钟。水蓊菜的茎和叶特别有嚼劲,几根就可以让那些乌龟咬上大半天,相当有满足感,少分量也能填满牠们的大胃口。于是定下卖菜嫂,每个周末都向她买水蓊菜。

有天卖菜嫂说:最近鱼塘来了几条四脚蛇,身长好比人的高度,那些水蓊菜给四脚蛇的身体擦过,通通都不能要了。



话说农历新年期间,孩子回乡过年,到处逛逛,于是去了Gunong Lang 。在等游艇的当儿,只见不远处有一群活体在水里栽浮栽沉,优悠自在,玩得好开心。俺猜来猜去,就是一直猜不到那群活体究竟是何方神圣?直至乘着小艇驶近一望,哎哟!原来那是一群好像小鳄鱼般大的四脚蛇在水里活动!

俺有位朋友对小动物非常有爱心,附近的流浪猫竟然也懂得去她家院子里生小猫。可是不知什么缘因,那些小猫会一只一只消失得无影无踪。直至有一回,一条大大的四脚蛇在她眼前蹿过,爬到屋外的大沟渠下,那时,4只小猫已经不见了3只,朋友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小猫都成为了四脚蛇的点心。

卖菜嫂对那些巨型四脚蛇心存恐惧,也不大敢去鱼塘割水蓊菜,俺又得天天去巴刹找那些贵蓊菜了。家里那些乌龟吃惯了脆口的水蓊菜,竟然嫌弃那些没嚼劲的贵蓊菜,真是太岂有此理了!

最近,卖菜嫂告诉我,鱼塘里的鱼都给四脚蛇吃光光,找不到食物,四脚蛇全跑到别处去了,水蓊菜可以任她割了。

一向以来,DR Park 的人工湖里养有很多锦鲤,许多人把家里吃剩的、过期的面包带来这里喂鱼。撕碎的面包往水里一丢,鱼群就游过来张大口吞食,大人小孩都喜欢站在桥上,陶醉在喂鱼的乐趣中。

可是最近发现,湖里的鲤鱼好像全部失了踪影,上个星期,俺亲眼看见3条大大的四脚蛇,在水里一浮一沉作蛙式游泳,啊!现在俺终于明白鱼群失踪的原因了,原来又是因为四脚蛇的关系!






Saturday, March 24, 2012

诞生在蛋民船上的音乐家




话说广州有个富豪云集的住宅区,叫做二沙岛,这是珠江中的一个沙洲,屹立在珠江边,环境舒适优美,莹莹水光,环岛而过。不远处,映入眼帘的,还有那座被广州人昵称为“小蛮腰”的广州塔。晚上的广州塔,好像一条变色龙,一直在转换着不同的灯色,散发出“小蛮腰”的诱人媚力。




来到二沙岛,可以吸引俺的注意力当然不是那些豪宅,而是那所星海音乐厅。当然音乐厅也非俺可以去的地方,那是富人才能消费得起的场所。俺只能站在远处,凭吊一下竖立在音乐厅外的冼星海雕像而已。





提起冼星海,就不齐然想到了《黄河颂》。《黄河颂》是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交响乐《黄河大合唱》中的一首独唱曲。1938年11月,武汉沦陷后,著名诗人光未然,带着抗敌演剧队撤退,途经黄河,引发了创作灵感。翌年一月抵达延安,写成了黄河诗章,在农历大除夕朗诵演出。诗人希望能藉助那奔放、豪迈、锵锵有力的诗句和强烈的情感,激发起人民的爱国和民族意识,誓死保卫家园。

当时任职于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的冼星海,被黄河诗章深深的感动,为它谱曲,完成了共有八个乐章的《黄河大合唱》(Yellow River Cantata)。《黄河大合唱》一出现,迅速在中国大地上传唱,成为抗战救亡的精神号角,强大的力量推动了团结抗日的发展。
60年代后期,由殷承宗、储望华、刘庄等钢琴家作曲家,把《黄河大合唱》改编成一部含有四个乐章的钢琴协奏曲(Yellow River Piano Concerto)。




好像很多音乐家都来自于音乐世家,偏偏冼星海却是一个“蛋家仔”,诞生在澳门一艘蛋民船上,还是一个遗腹子。当渔夫的父亲在他出生前,就不幸命丧大海,冼星海在船上住到6岁时祖父去世后,辗转随母亲去了新加坡,进了一所学校念小学。

在新加坡的养正学校里,冼星海的音乐天份受到老师赏识,被选入学校军乐队,开始有机会接触乐器和获得音乐训练。后来,该校校长因受聘于广州华侨学校,于是把冼星海和其他学生也一并带返广州升学。13岁的冼星海,在岭南大学附中的义学学习小提琴,正式开始了专业的音乐课程。

1928年在上海国立音专进修小提琴和钢琴时,冼星海发表了著名的音乐短论《普遍的音乐》。1929年得奖学金到巴黎深造,遇到当年也在巴黎学音乐的马思聪,通过他的推荐,冼星海从师于巴黎国立歌剧院的小提琴独奏家Paul Oberdoerffer。

1934年,冼星海是第一位考进了The Paris Conservatory的中国学生,修读高级作曲班,导师分别是著名的作曲家Vincent D'Inly以及  Paul Abraham Dukas。留法期间,创作了《风》、《游子吟》、《d小调小提琴奏鸣曲》(Violin Sonata in D Minor)等十多首作品。

从1935年到1938年,冼星海回到自己的国家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创作了大量热血沸腾的声乐作品,展开一连串的救亡歌咏运动,为影片《壮志凌云》、《青年进行曲》、话剧《复活》、《大雷雨》等谱写音乐。

1940年,冼星海去苏联撰写大型作品如《延安》和《八路军》。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扰乱了他的工作,冼星海打算取道新疆回国,却被当地反共的军阀盛世才挡在路上。滞留在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期间,冼星海又创作了交响乐《民族的解放》(Liberation of the Nation)、《神圣的战争》(Sacred War),组曲-suites 《Red All Over the River 》、以及管弦乐《中国狂想曲 》(Chinese Rhapsody)。连年的兵火战乱、颠沛流离、生活困苦,恶劣的生活环境加上营养不良,音乐家患上了肺结核。战争结束后,冼星海回到莫斯科就医,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之下,虽被送往克里姆林宫医院救治,却在1945年10月30日病逝,年仅40岁。

其实冼星海的创作生涯只有十多年,作品计有2首交响乐、小提琴协奏曲、4个大型合唱作品、管弦乐组曲4部、狂想曲1部,多首小提琴钢琴等乐器独奏、重奏曲,近300首歌曲和歌剧,其中数量最多,影响最广的是多种多样的群众歌曲。而《黄河大合唱》,则是冼星海最具代表性、最为人熟悉的作品。他是继小提家聂耳之后,第二位被国人称为“人民的音乐家”。

抗战时,因为营养不良、短医缺药的情况下导致早逝的群众音乐家,半个世纪后,他的雕像孤寂的竖立在一等富豪的住宅区,看起来,感觉真是有点滑稽!





Wednesday, March 21, 2012

凤城小炒

中国江南最大的横向山脉有五座山,分别为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这五岭的南面就是广东、广西以及海南岛,所以有岭南之称。

古时候,南岭山脉有如一块巨大的天然屏障,隔断了岭南地区与中原的交通和经济联系,使到岭南地区的经济和文化,远远落在中原的后头,难怪以前北方人称这些地方为蛮夷之地。
由于古中国南粤一带群山环绕,野生动物非常多,南蛮之地的居民也多以狩猎、打渔为生。当时南粤农业落后,人口也相对稀少,南蛮之地遂成为了朝廷把犯人放逐的境地。

直到唐朝时,出了一位非常著名的宰相叫做张九龄,为韶州曲江人,也即是现在的韶关。张九龄是唐代唯一一个由岭南书生出身的宰相,一度辞官返回家乡,途中看到家乡父老吃力艰难的翻越南岭山脉,下定决心要把大庾岭打通,改善进出岭南的交通。张九龄上奏唐玄宗,得到允许后,修凿了梅关古道,成为岭南通往中原最便捷的通道。从此,岭南地区才得到逐步的开发。

历史上汉人屡次大举南迁,不仅加快了岭南的开发,先进的生产力和文化也对粤族人起了很大的影响,加上不少名人士大夫好像柳中元、韩愈等人,也曾经被贬官发放到岭南地区,间接促进了当地文化素质和水准的提升。

当大批的中原人来到广东,他们带过来的中原饮食文化,结合了当地丰富的农渔产物,一种崭新的粤菜文化随之成形了。从唐宋一直到明清时期,由于经济发达,广东的顺德成为商业的岭南重镇,更被誉称为中国古代四大名镇之一。顺德人生活富足,闲时对饮食烹调很有研究,美食之风盛行的同时,厨艺水平也跟着不断的提升,许多富贵人家要找厨子,一定会去顺德聘请那里的厨师。渐渐造成往广州、香港澳门以及东南亚一带当厨师的顺德人越来越多,顺德菜受到食客们的喜爱,遂有“食在广东,厨出凤城” 之说。凤城,就是顺德大良的别称。



顺德菜的特色,就是清、鲜、爽、嫩、滑,口味则以生、脆、鲜、淡为主,顺德菜讲究原汁原味,注重清淡鲜甜。食材本身的新鲜美味,根本就不需放任何咸酸辛辣的酱料,火候的掌握才是重点,既不能生,也不能过熟,如此才能达到菜品的鲜嫩纯正。



其实顺德菜不是什么山珍海错,顺德人最拿手的凤城小炒,都是普通不过的家常菜,卖点之一就好像现在时兴的“妈妈的味道” 那种住家菜。

上图那道煎鲮鱼肉饼就非常好味,顺德河鲜资源丰富,鱼肉色泽鲜明、有弹性、爽滑甘美。



吃的时候还以为是鱼皮,一直赞“ 好爽口!好好吃!”,后来才知道是炒水蛇!啊----啊----啊-----




                               韭菜炒蚕宝宝





                          最好吃的咕噜肉!



顺德大良的炸牛奶,外皮酥脆,内里松化软滑,有补气养血、生津润肠等功效。



扑实和务实的顺德人,粗料精制、物尽其用,顺德水乡家常菜,价廉物美;顺德人的一惯追求,就是“食出真味”。




Saturday, March 17, 2012

《一元美钞》背后的故事

印钞票,理所当然是由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来发行;美元的发行,是由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简称美联储)所控制,美元其实是联邦储备卷,美国的政府先将人民的未来税收,亦即是国债,抵押给美联储,然后由美联储来发行美联储卷,这就是一般人追捧的美金了。

根据众院银行与货币委员会货币报告,每一元流通中的美联储卷,都代表着欠了美联储一美元的债务。目前在全世界流通的美国货币总额相信超过7千亿美元,my god !美国人民究竟欠了美联储多少的债务?

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中央银行,都是属于国家的银行,也是政府机构之一。奇怪的是,美国竟然会没有政府银行,至于许多人一向以为是美国中央银行的美联储,实际上完完全全是由私人控制和拥有的银行。

那么,美联储究竟是属于那些人的呢?许多年以来,究竟谁拥有美联储一直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美联储当然对股东的一切严格保密,就连那个担任了众议员银行、和货币委员会主席长达40年的众议员Wright Patman,也不知道美联储的老板是谁。他用了20年的时间一直试图发掘美联储的秘密,也不断提案要求废除美联储。
后来有位美国著名的政治作家Eustace Mullins,经过半个世纪的追查和研究,写了一部《美联储的秘密》,终于把美联储各个股东的银行股份,全部摊在阳光下。Wright Patman 认为:《The Secrets of The Federal Reserve》实在是一本好书,而且对他非常有用。

原来美联储是属于私人银行如:花旗银行、纽约银行、摩根大通银行、第一国家银行、纽约国家商业银行、摩根信托公司、大通曼哈顿银行等等等等,以及很多超级富豪家族如: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哈里曼家族、希夫家族等等等等,而他们又全部都是光明会和共济会成员。

美联储纽约银行的注册资本金为1.43亿美元,不过许多历史家都怀疑这些银行有没真正支付了这笔钱,他们大可以用支票在自己所拥有的美联储账户上变动几个数字就行了。在历史家们的眼中,美联储的运作,其实就是以纸张做抵押来发行纸张。

罗斯柴尔德家族要在美国推行私有中央银行的计划,搞了将近一百年也未成功,1901年,有个德国犹太移民叫做Paul Warburg 来到美国,这个人可厉害了,他成为了美联储的总设计师。他甚致巧妙的向外公布美联储董事会成员由美国总统任命,但董事会的真正功能其实是由12家联邦储备银行的董事决定,总统的任命只是做秀给公众观赏而已。
他又在各个地区建立联储银行,给人民一个假象,中央银行的业务并没有集中在纽约,由此可以隐藏纽约银行家将主导美联储的事实。这个保罗深谋远虑,把美联储总部设在华盛顿,远离真正接受指挥令的金融之都纽约,以进一步分散公众对纽约银行家的顾虑。经过一番极具匠心的安排后,美国国会在通过联邦储备法案的基础上,由美国第28任总统Thomas Woodrow Wilson 于1913年12月23日签字,把美联储建立起来。美联储历任主席都是犹太人,除了一个非犹太叫做William Miller,不过他任职是从1978至1979,不好意思,只做了一年而已。

美联储拥有极高无上的特权,只要这些超级垄断资本集团有何需要,可以不受任何一方的控制,无限制地印美钞,而且是无需审计,美国政府根本无权干涉。美国参议员Barry Goldwater曾经作出如是批评:“美联储的账目从来就没有被审计过,它完全在国会控制的范围之外运作,它操纵着美国的信用。”

全世界不管是发达还是落后国家,或多或少都一定有外汇储备,偏偏美国从来就没有外汇储备。美国资本集团通过美联储,把美元这个可以无限制造的商品,以更快速度、更多数量、更高的价格卖到全世界。美国的债务总额高达五十万亿美元,可是他们又是最有钱的国家,因为美国没有钱,却很会印钞票。
美联储成立初期,美国资本集团滥发美元主要是对付美国老百姓,因为有切身关系,美国议员还会不时跳出来指责美联储和后台老板。现在美国资本集团用滥发美元来对付全世界,大多数议员无力反抗,在美国利益高于一切的旗帜下,有人保持缄默,更多是选择同流合污。

一个严重负债的国家,根本不能支撑美元的信用,所以美国要拼命追求强大的军事实力,才能支撑美元的强势扩张政策,然后,美元和美元债卷的大量发行就没问题了。美国可以通过发行大量的美元,把全世界的矿藏资源、石油、黄金、白银等买回来。通过美元的不断强势扩张下,全世界的财富,都变成美国资本集团的财富了。


待续

Wednesday, March 14, 2012

《一元美钞》的前奏曲

上个世纪80年代,适逢美国金融危机,再加上本国锡业被当政者玩剃人头把戏,结果反被人家剃到汗毛也没剩下半条,把本土一直以来生财有道的大好锡矿业,害到要盖棺入土。
近打谷许多靠锡矿业生存者,包括连锁性的各行各业者,顿时均陷入失业愁城中。无计可施之际,吃豚肉(Buta Niku)的族人骨子里老祖宗的坚韧遗传因子适时发酵,霹雳州人三三两两,甚至一些曾经是近打谷的mini锡矿老板,也相继跳飞机去美国洗大饼也。

几年后,有朋友赚了美金回来告诉我们,他们在美国每天工作16小时,和许多人共租一个小房间,那些碌架床也是轮流共用,白天工作的晚上睡,晚上工作的白天睡。朋友有次去送外卖,被黑人抢劫,黑人把利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弄得皮破血流。黑人嫌抢的钱太少,用枪抵着他的腰部,押着回住处继续搜刮。几年来的辛酸苦日子,友人认为当时唯一可以让他支撑下去的,就是月底拿到薪水后,把一张张含血带泪的美钞握在手指间数了又数,数着美金,的确可以使他有勇气继续在逆境中打拼,虽辛苦也感觉值得。美金的价值,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实是无以伦比。

世上众多国家当中,为何美金会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霸主呢?

美金就是美元的俗称,1792年,美元的确是采用金银复本位制,当年的一美元折合24.057克纯银,或是1.6038克纯金。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的经济总量凌驾于英国、德国、法国的总和,美元的地位日益突出。
1944年7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前夕,在美国New Hampshire 州的Bretton Woods 一家旅馆里,44个同盟国在英美组织下,召开了一个730人参加的会议,叫做 United Nations Monetary and Financial Conference。会议的宗旨就是设定一个《国际货币基金协定》——Agreem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以及《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Agreement,总称Bretton Woods System (布雷顿森林协定)。
这个协定是以美国财政部官员怀特的计划作为基础,主张取消外汇管制和各国对国际资金转移的限制,设立一个国际稳定基金组织,发行一种国际货币,使各国货币与之保持固定比价,也等于是基金货币与美元和黄金挂钩。

二战后,其他国家在经济上大都是损手烂脚,受了重伤,唯独美国经济在战争中发大财,黄金源源不断流入美国。(欧洲国家的黄金流入美国购买战争用品)美国的黄金储备从1938年的145.1亿美元,增加到1945年的200.8亿美元,约占世界黄金储备的59%,相当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黄金储备的70%;美元,自然成为国际货币中心的霸主了。

跟着是韩朝战争以及越南战争,每一次的通货膨胀,美元价格就会步步高升,通过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和黄金储备,美国力稳保持黄金的美元比价不变,那就是高估美元,低估黄金。
美元给美国带来巨大利益,美国可以不受限制向全世界举债,但其偿还债务却是不对等,或是干脆不需负责任。美国向其他国家借钱是以美元计值,它又可以毫无节制的加印美钞,如果美元贬值,那更是求之不得,一来可以减轻外债负担,更可以同时刺激出口,改善其国际收支状况。

任何国家的国际收支出现逆差时,一般得进行经济政策调整,而美国持着美元是国际货币,当出现外贸逆差时,政府就会印美钞来弥补赤字,维持国民经济的平衡,把通货膨胀的包袱抛给其他国家。所以美国虽然经历了几十年的高额财政赤字,却依然能够保持经济状况的稳定。
拼命印钞票也让美国获得巨大的利润,譬如,美国印制一张1美元钞票的材料费加上人工费只需0.03美元,却能买到价值1美元的商品,由此美国可以得到每年大约250亿美元的差额收益,二战以来,累计收益在二万亿美元左右。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美国为了发展国内经济,以及对付越南战争所造成的国际收支逆差,狂印钞票,导之美元远远低于金平价(Gold Parity)。
持久的越战使到欧洲揭起一股反美情绪,各国央行开始把手中的美元兑换成黄金,以增加它们的储备。随着日本和西欧经济复苏和迅速发展,美国霸权地位逐渐下滑,三分之二的黄金储备亦随之流失。尽管美国政府采取了许多紧急措施来挽救美元,都弄不出效果。美国经济衰退、资本大量流失、美元在全世界泛滥成灾,资本主义国家纷纷退出固定汇率制,美元汇率走向浮动,美国黄金储备面临枯竭的危机。1971年8月15日,Richard Nixon(尼克松)宣布美元贬值,并且停止美元兑换黄金。从此,美元不再有法定含金量,那个纯为美国利益而设的Bretton Woods System, 亦于1973年宣告寿终正寝。



待续

Sunday, March 11, 2012

重睹3.11

2011年3月份的旅游展销会中,我和友人兴致勃勃的各自拿了一份7月北海道之旅的行程表回家仔细阅读,就在当天下午,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地震,引发海啸、核泄漏三重灾难,造成近2万人死亡和失踪,30多万人流离失所。而咱们的北海道旅游计划,也从此束之高阁了。

一年后,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和夏威夷,已经准备在迎接那些渐渐漂近的、随着海啸形成的、还附和着核辐射的巨大垃圾。
据日本复兴厅最新公布的受灾避难人数,仍有34万多的避核难民,有家归不得,离乡背井在外避难。他们大多住在临时住宅、公营住宅区,其余则选栖避难所、旅馆酒店以及亲朋戚友家中;食品安全仍然是人们在餐桌上最担心的话题之一。

一年前的地震、海啸和核事故,使许多日本人丧失家园,断绝了收入来源,靠低保金生活的人数持续增加,而各地冒领和骗取生活保护金、失业保险金的案件也不断在发生。由于生活环境的巨变,导致一些灾民变得心理不平衡,更加不愿与他人接触,人与人的情感联系,也因为大地震的影响,变得更加薄弱。

日本《朝日新闻》曾经报道,由于地震和海啸,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把福岛七分之一的地区,都沾上了核污染。日本政府向外发言,打算把污染的表层土除去,然后人们在电视和报纸上经常看到有关福岛的讯息,那就是有几辆推土机在做推铲地面表层土的表演,接下来会有人拿着核辐射测量器进行测量,得出的结果又必定都是“安全数值”。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受污染的又何止地面表层土?还有建筑物、树林、甚至海洋呢?

最令日本民众哭笑不得的事,那就是当日地震、海啸、核泄漏事故发生后,美国要求在核电站方圆80公里的美国公民迅速撤离,日本政府却龟速缓慢,先把核电站周围一公里划为警戒区,然后逐渐扩大到3公里、10公里、20公里、30公里。人民质问政府为何有这么大的差距,政府给他们的回答是:日本的标准与国际的标准是不同的。

最近日本政府公开的“原子能灾害对策总部”会议纪要显示:2011年3月11日地震发生当晚,对策总部就福岛核电站事故,召开第一次会议。会上有人指出,福岛核电站存在反应堆丧失冷却功能直至堆芯熔化的可能性。日本政府虽曾考虑,在最坏情况下必需大范围疏散居民,却从来没有充分公开信息。

这一年来,通过许多独立媒体以及包括一些旅居海外的日本人,不断在网络上暴露了日本隐瞒福岛核电站事故的真相。东京电力公司则多年来以金钱利诱各种媒体,使到他们对福岛核电站事故也三敛其口,视若无睹。日本有一家晚报的日本版,因为刊登了批评东京电力公司的报道,被东电终止了其广告费,这家晚报的日本版也跟着“收档” 了。

还有更骇人的消息是:日本福岛核电站4号机的水泥地基,因为地震和海啸,已经下沉,随时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故,而受影响的除了日本之外,所有的邻居也将会遭受波及。

二女最近连续两趟出差到东京和大阪,日本给她的观点是:除了日元在上升,其他的都在逐渐下沉中。










Thursday, March 8, 2012

何处再有包大人?


广州番禺的宝墨园,最初建于清朝末年,后来荒废,于1995年重建,前后用了6年的时间。其实宝墨园是包相府庙的延伸,清代嘉庆四年(1799年),朝廷诛除贪官和坤,社会上掀起一股反贪倡廉之风。老百姓都希望能够得到像包青天那样的清官,来对付所有的贪官污吏,遂在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的紫坭村,建了一所包相府庙,奉祀北宋名臣、龙图阁大学士包拯。
难怪宝墨堂正中悬挂有包拯画像,宝墨园里极具岭南风格的龙图馆,大门外18棵罗汉松排列成行,象征包公出巡时的仪仗队。龙图馆横匾下,有副对联颂扬包公的清廉以及他的辉煌政绩:

木石有灵再现包公清正事,匠师无憾巧传百姓仰廉情,
投砚镇江流尚有待明古训,蜚声留宋典不曾枉法负平生。

包拯出身在庐州合肥的一个官宦之家,二十八岁考上了进士,却暂时不当官,留在家里侍奉父母。直至双亲去世后,三十六岁才开始正式上任,当了个知县的小官职位。在前往京城途中,包拯在下榻的小客栈里,写下他生平唯一的一首五律:

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
仓充鼠雀喜,草尽狐兔愁。史册有遗训,无贻来者羞。

包拯立志要当一个无愧史书教诲的清官。在当知县其间,包拯公正地断了好多奇案,博得了清官的好名声,受到上司重视和世人称赞,往后,便开始了朝廷重臣的政治生涯。


早在北宋时期,包拯就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臣,包公的故事开始在民间流传。包拯被提升往端州当官,端州出产一种名砚,为朝廷钦定的贡品,和湖笔、徽墨、宣纸一道,并称文房四宝中的绝品。以往在端州任职的官员,必定在上贡朝廷的端砚数目之外,加多几倍,作为贿赂京官的本钱。包拯把这个歪风抖正,多一块也不收,离任时,连平日在公堂上用过的端砚,也造册上交还。离开端州,船行至羚羊峡口,突遇一阵奇怪的大风雨,包拯亲自下舱查看,发现舱里藏了一块端砚,是当地老百姓悄悄送的,包拯不发一言,把那块名贵的端砚丢入江心。

包拯为官清廉、言行一致、判案公正严明、忌恶如仇、铁面无私、不畏权贵、刚正不阿的形象深入民心。更有一颗悲天悯人的仁者之心,法理之外尚有人情,深知民间疾苦,为民请命的精神,千百年来,获得无数老百姓的钦佩。包拯断案如神,明如镜、清如水、直比青天,故有“‘包青天”的美誉。



24年前,马哈蒂把当年的最高法院院长沙烈阿巴斯,连同5名最高法院法官革职,引发了轰动一时的1988年司法危机,此事件被视为马来西亚司法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当时,沙烈代表众多法官去函国家元首,对马哈蒂抨击司法界的言论表达不满。马哈蒂过后指控沙烈司法行为不当,成立一个以哈密奥马为首的仲裁委员会,来审理沙烈,沙烈被革职,哈密则成了最高法院代院长。然后,5名最高法院法官的其中两人,佘锦成和苏莱曼,判处上述仲裁庭委员会违宪,结果却受到另一个仲裁委员会审讯,同样指他们司法行为不当,最后与沙烈一起被“炖冬菇”了。从此,司法公正、司法独立都不知隐身在何处?司法的公信力跌到了谷底,法庭失去了原有的权力,司法被政治和立法权力凌驾其上。

一个缺乏包公精神的司法界,从此,法律变成是维护贪官污吏的把戏,让贪官在法律上享有“超国民的待遇”,当然也是因为与贪官群体的利益相通和立场相近,决定了立法者们的倾向性。腐败分子可以无法无天,变本加厉,使贪腐局面雪上加霜,老百姓对执政党和政府的信任趋于零。法律,逐渐变成只不过是专为对付手无寸铁的弱势群体。黎民无语叹息,唯有仰问苍天,正义何在?何处再有包大人?


Sunday, March 4, 2012

稀土的魔咒 (2)

霹雳红坭山亚洲稀土厂虽然已经关闭,将近20年的今天,污染地的清理和善后工作,仍旧在进行中。离开红坭山新村8公里的甲板升旗山腰埋毒槽,里面堆放了数以万吨的有毒废料,包括亚稀厂拆除下来的所有建筑材料、废料、钢铁,还有刮下7公尺工厂地底受污染的泥土,运载毒废料的罗厘等。

第一个埋毒槽在数年前已经暴满了具放射性废料,随着第二个埋毒槽即将建成后,亚稀厂准备重新处理第一个埋毒槽中的8万5千桶有毒废料。新的处理方式是每2百公斤有毒废料,混入3倍其他物质,压缩成块状,再置入第二个埋毒槽,由于工程浩大,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新的埋毒槽在过了两年保证期以后,大约在2016年后,就会交给政府去管理。

试问这个执政了54年的国阵政府,会真正负起责任去管理那两个埋毒槽吗?更何况日本三菱亚洲稀土从霹雳红坭山撤退后,霹雳州政府,即是纳税人、老百姓、以及红坭山的许多受害人和他们的子子孙孙,就得承担往后300年的稀土废料储藏费用。300年后,又有谁能保证,埋毒槽仍然处于安全状态?更何况废料的辐射期限很长很长,稍有泻漏,轻易把周遭的环境和水源污染,后祸无穷。

30年前,亚洲稀土厂导致红坭山村民的永久悲剧依然历历在目,而马来西亚原子能执照局在2012年2月1日,竟然宣布批准澳洲莱纳斯公司(Lynas Corporation )位于关丹稀土厂的临时营运执照。
2007年,登加楼州政府曾经拒绝澳洲莱纳斯在彭亨州建厂,却在2008年得到彭亨州环境局和原子能执政局的批准。当地居民成立了“终止莱纳斯,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竭力反对一个毒厂建在他们的家园,也数次远赴澳洲举行抗议活动。
2012年2月28日,马来西亚吉隆坡高等法院法官,当天驳回了关丹10名代表的要求撤销澳洲莱纳斯公司,位于彭亨州关丹稀土厂的临时营运执照。

澳洲有丰富的稀土资源,因为全球95%的稀土都来自于中国,加上最近中国实施限制稀土的出口,澳洲无形中得益,积极期盼打破中国在国际稀土市场的垄断。曾几何时,马来西亚国阵政府在完全没有咨询民意的情况下,执意批准澳洲稀土商Lynas公司在马设厂,是否要再一次制造另一场红坭山大惨剧?只不过今次的场地是换了在彭亨州的关丹而已。

目前,Lynas在马来西亚关丹格宾工业区,正在赶建全球最大的稀土提炼厂,预计每年生产总值17亿美元。Lynas公司甚至和日本签定了供应稀土的合约,并准备开拓欧美市场。

或许Lynas公司也正在暗爽,这啥政府也真容易搞定。Lynas如果要在澳洲设厂,成本会比在关丹设厂高出4倍,更何况澳洲重视环保,绿党在政坛有很大的影响力,根本不容易被通过。
马来西亚国阵政府轻易批准建厂、提供水源、接收处理稀土后所排放的脏水、还送上12年的免税优惠、加上半买半送的10年辐射废料储存期。如此好康的优惠,令世人侧目,也难以禁止外人对此交易是否背后存在着秘密的猜测。如果Lynas 公司投入生产,眼看着,居住在离格宾附近2公里的Balok Makmur花园4千居民的人命、距离格宾20公里的关丹市区约50万人口的健康安全,都将会给赔了上去。

2012年2月26日,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大型的反公害集会“绿色盛会2.0” ,在关丹举行。出席者在会上高声朗读“绿色盛会2.0” 的3项倡议,并促请政府立即关闭莱纳斯稀土厂,当天出席者超过3万人。其他4个地方包括吉隆坡Maju Junction购物广厂、槟城旧关仔角言论广厂、霹雳红坭山亚洲稀土厂废址,以及沙巴亚庇丹绒亚路海滩,也同步举办集会。

远望霹雳州甲板升旗山腰,那两座世世代代和红坭山以及万里望一带居民永久为邻的埋毒槽、目赌如今仍然争扎生存,但因当年受辐射影响所诞下的残障儿童、还有许多当地患血癌的病逝者,前车可鉴,马来西亚的人民,是绝对不能再容许有人企图破坏咱们美丽的家园!





Thursday, March 1, 2012

稀土的魔咒

稀土元素是从18世纪末叶开始陆续发现,一般是以氧化物状态分离出来。目前,澳洲、中国是全球最重要的稀土资源国,而生产高科技产品的日本,则是全球最大的稀土进口国。
由于特殊的原子结构,稀土家族能与其他元素结合,改变物质的特性,无论是航天、航空、高科技工业、化学、电子产品等等等等,稀土的影子几乎无所不在。稀土亦是作为许多重大武器系统的关键材料,一直以来,美国就从中国大量进口稀土,最重要是作为战略的储备。

因为稀土在提炼过程中,会导之严重的辐射污染,日本政府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下令关闭所有国内稀土提炼厂,于是日本企业就在海外寻找建立生产据点。

1979年11月,亚洲稀土私人有限公司(The Asian Rare Earth Sdn Bhd, 简称ARE)成立在怡保红坭山新村。日本三菱化学(Mitsubishi Chemical Industries Ltd)占股35%、马矿业(Beh Minerals) 也占35%股份,接下来是回教朝圣基金局(Lembaga Urusan dan Tabung Haji ) 拥股20%、剩下来的10% 股则属于一群土著商家。

ARE这所化学提炼厂,从石矿废料渣质独居石(Amang,英文是Monazite)中提炼取钇(Yttrium)。钇就是一种稀土原料,用途广泛,为科技产品、金属和化学工业的必需原料。但在加工提炼钇的过程中,会散发出辐射性的尘埃和气体,并遗留下辐射性废料。这些含有高辐射的钍、铀、铅废料和尘埃,通过食物、水和空气被人体吸收,严重影响人类的免疫系统,更会致癌。

独居石一向被公认为会制造严重污染的原料之一,许多国家早已经禁止使用,它遗留下来的钍原素,放射性比铀238低,原因是半衰期(half life)最高的其中一种物质,钍的半衰期长达140亿年,也就是说,独居石对环境污染的灾害可以祸延上亿年之久。钍放射a粒子,尤以粉状的金属和氧化物能够进入肺,钍可导致肺、胰腺、血液癌症的风险增加。

ARE 征询科学工艺环境部门(Tun Ismail Reseach Centre—Puspati),有关如何处置提炼稀土所产生的含辐射废料,政府认为那些废料应该储存起来,说不定将来或许可以当作是一种核能源来利用。
(或许日本三菱化学以及其他股东真是暗爽,这个啥政府真易搞定,所以根本无需做什么防止辐射污染的措施,任由高辐射废料和气体,把空气水源污染,也让工人在完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赤手作业。)

1982年6月,政府选中了霹雳州的巴力(Parit)6公里远的一块9英亩土地,准备用来存放ARE的辐射废料。在遭受到当地居民、政党、社团组织的强烈反对后,政府转而找另外一个地方来藏毒。
同年7月,位于红坭山新村7.2公里拿乞大街(Jalan Lahat)的亚洲稀土厂开始投入生产。红坭山村民开始投诉闻到异味,大人小孩常常生病,感到不舒服。最初村民根本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直到认识了“辐射” 这两个字,村民方才如梦初醒,意识到身处险境,时时刻刻已经暴露在癌症的魔爪之下。

1983年11月,在离开怡保16公里的甲板(Papan),当地居民发现政府允许ARE 在他们的小镇附近建造埋毒槽。
1984年5月,6千7百名甲板以及临近市镇的居民,签署了一份抗议书,寄给首相、霹州大臣、卫生部长以及科学工艺环境部部长。尽管人民一而再,再而三的抗议绝食,甚至在霹州总警长的警告下仍然冒着被逮捕的风险,也不放弃保卫环境和家园的抗议行动。

当时的首相马哈蒂一意孤行,声称政府确保一切安全,埋毒槽工程继续进行。科学工艺环境部长Amar Stephen Yong (杨国斯)也死口说埋毒槽是在严格标准下建造,不会有问题,甚至挑战舆论所抛出的辐射废料会对人类环境造成灾害的问题。抗议争论期间,ARE继续生产,更把Thorium (钍)的废料丢弃在厂旁的空地上和水塘里。

同年7月,红坭山新村抗毒委员会成立,非政府组织大马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简称SAM)从外国聘请专家到稀土厂附近,测量辐射水平,得到的结果竟然是国际辐射防护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Radiological Protection ,简称ICRP)所订下的最低安全水平超越了800倍。红坭山居民和政府,分别各自邀请外国专家前往埋毒槽检测,最后就连政府邀来的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总署(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简称 IAEA)的3名成员也宣称埋毒槽绝对不安全。

1985年1月11日,在当时的副首相Musa Hitam 主持之下开了一个内阁会议,结果是宣布政府要把埋毒槽改建在离开甲板5公里,又离开升旗山3公里的Mukim Belanja,即是升旗山的半山腰地带。

红坭山村民向怡保高等法庭申请禁制令,禁止ARE继续生产和储藏放射性废料在新村的附近范围。依据1984年的原子能许可法(The Atomic Energy Licensing Act),所有关核设施的厂商包括政府在内,对造成的任何损害都需负起责任。1985年10月14日,1千5百名红坭山村民守在法庭听判,首席大法官Justice Anuar bin Datuk Zainal Abidin 当庭授予禁止令,禁制ARE继续生产和储藏含放射性废料,直至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

然后,一个叫做原子能执照局(Atomic Energy Licensing Board, 简称AELB)突然从原子能许可法下面冒了出来,仅有的5个成员全部来自Puspati。

1986年9月,ARE 声称已经用了两百万马币来加固安全措施,又请了一个前任的IAEA成员,美国原子能专家E.E.Fowler去稀土厂检视。Fowler 表示稀土厂的辐射水平已经达到ICRP标准,应该随时可以回复生产。

10月28日,日本的Sadao Ichikawa 教授,第二次去过红坭山新村检视后,揭示那里的辐射水平仍然处于难以接受的偏高水平,他更被拒绝进入工厂。
来到了11月,红坭山、拿乞、峇丽莎花园、万里望、甲板、华林市和Guntong 一共7个地区的居民,成立了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Perak Anti-Radioactive Committee,简称PARC)。

首相署部长Kasitah Gadam 大言不惭的放话,AELB 已经检测过红坭山的两处埋毒槽,证明是安全的。1987年2月,原子能执照局妄视高庭禁令,发出恢复生产执照给亚稀厂。14名外国专家被PARC邀请到红坭山新村,在论坛上,大家都一致认为ARE带给当地居民莫大的健康危机。村民频频发动大游行,镇暴队和警民冲突加剧,而村民控告亚稀厂的案件,在怡保高等法庭续审。

对于红坭山村民,1987年是特别艰巨和动荡的一年,许多外国专家频频出现在红坭山新村,甚至设法每次都能够出庭用证据来证明亚稀厂带给村民的伤害。9月7日,PARC的支持者从红坭山出发,步行8公里到怡保高庭听大法官Peh Swee Chin 审讯。长长的队伍走到万里望被警方驱逐中断,9人被逮捕。那天,有上千支持者出现在怡保高等法庭。9月11日,最后一天的聆讯,村民再次从红坭山游行到高庭,当天高庭挤了3千人以上。
10月,马哈蒂执政时期最轰动国际的茅草行动中,上百人被逮捕,PARC有7名成员包括站在最前线的丘运达、彭贵友等人被内安法令扣留,两个月后才被释放。

自上世纪80年代,日本三菱化学在马来西亚红坭山建造稀土厂后,短短数年,附近许多居民受辐射影响,验出血液含铅量特高、患白血病、脑癌的小孩特别多,同时出现因遭辐射毒害的先天低能儿、孕妇流产以及新生儿夭折率大幅升高。为了讨回健康,为了救下一代,为了保卫家园,手无寸铁的红坭山村民,不惧强权、与财势雄厚横霸的国际企业、诡诈刁钻的官员、僵化的官僚制度对抗到底。历经10年奋战,牺牲了许多无辜的生命,据知日本三菱化学最终因为受到日本民间的舆论,被逼退出ARE。1994年1月19日,亚洲稀土私人有限公司宣布永久停业。

ARE虽然已经关闭多年,可是至今埋毒工程还未结束。ARE在拆厂和处理废料方面耗时超过20年,两个建在甲板升旗山腰的埋毒槽,所埋的辐射废料多达数万吨。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继续他们的监督运作,直至埋毒工程结束为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