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8, 2013

北法相宗大本山之樱



话说中国唐朝的玄奘大师,收了第一个日本徒弟叫做慈恩,慈恩把玄奘的法相宗搬到日本去,还把音羽山清水寺作为北法相宗的大本山。



北法相宗为中国佛教十三宗之一,日本八宗之一,判别有为、无为之诸法,主张一切唯识之旨,是中国众多佛教派系中,以法相立宗的大乘佛法派系;也是直接修证和修炼佛法的、融理论与实践于一体的最高佛学宗派。
玄奘到印度游学18年,全面学习印度佛教理论、全程考察如来佛业迹、了悟佛及佛法之后,而创立了有益于修行、修炼、修持的方便之门,这就是法相宗的起源。法相宗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只有真正懂得佛法、知佛性、明佛理的人,才能一窥其奥妙。





清水寺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原本是一个叫做延镇上人,在音羽瀑布上参拜观音所建的道场,到了798年被改建成佛殿。后来又多次被大火烧毁,直到1633年,才由日本战国时代末期的将军——德川家康捐钱重修。
踱步到后院,只见许多残旧的部分建筑,正在陆续被修葺。






现在的清水寺也是赏樱以及赏枫的著名景点;春天樱花盛开,日本人特别喜欢在这个季节,穿着和服上街秀一秀。尤其是青年男女,双双对对穿上颜色亮丽的和服,男人小心翼翼的挽着身旁那个穿上木屐、迈着小碎步的女伴,一同到寺庙去拜神。



原产北半球温带,环绕着喜马拉雅山地区的樱花,被移植往世界各地栽种,而以日本樱花最为著名。日本人把樱花培植出200多个品种,樱花成为了国家与民族精神的象征。最普遍的品种,就是上图的Somei Yoshino——染井吉野樱;那是在江户时代末期到明治时代初期,由江户染井村的植木造园师,经由人工培育栽种而成,随后以日本赏樱盛地的吉野山命名。

日本的樱花,在每年的三月到四月间盛开,有白色、淡红色,甚至深红色,绚丽无比。可惜花期短暂,从开花到全谢,大约半个月左右。樱花边开边落,在尽情展现了它的灿烂娇艳妩媚后,随即凋落。日本人认为樱花的凋谢,是一种很美、很壮烈的死去,所以更加欣赏和钦佩、樱花的这种壮烈性格与精神。



Tuesday, April 23, 2013

千只鸡架子


女儿说,到京都,绝不能错过去走一趟那条布满红红色架子的长长的甬道。从金阁寺赶回京都车站,转搭火车去稻荷(Inari),一出车站,目的地就在对面街。



日本的传统民族宗教,就是神道,属于泛灵多神信仰,以自然崇拜为主。从高山、大树、石头、瀑布、海洋、土地、太阳、风、火、雷、各种动植物到祖先的神灵,都可以成为祭祀崇拜的对象,所以日本的神道教有“八百万神”之说。



日本人在生活上与神道教关系密切,因此崇奉和祭祀神道教中各神灵的神社,遍布每一个角落,几乎达到五步一小社,十步一大社的情况。而神社的拜殿里,既无神像,也没有任何牌位,最典型的标志物,就是“鸟居”。这是一种木制的门型牌坊,在神道里,代表着神界和人界的划分之门;走过鸟居,就是进入了神界。



据神道教的传说,有一回,天照大神对祂的兄弟不爽,躲进一个山洞里,还把洞口堵上了块大石头。人间没了太阳,搞到天昏地暗,于是众人想出一个办法,建起一个高高的支架,把很多公鸡赶上了架子,让公鸡一起啼叫。天照大神感到奇怪,移开石头一条缝来一窥究竟,躲在一旁的相扑士即刻抓紧机会,合力把石头推开,从此阳光又再普照大地了,这个支架就成为了第一个鸟居。

鸟居在日语就是Tori-i(とりい),通常Tori 是指鸟类,尤其是把鸡叫做Tori。如果阁下想吃鸡肉,就说Tori Niku,那准错不了。在日本,如果远远望见一个漆上橘红色的两根支柱加上上面有两个横梁的架子,就表示一定有座神社在附近。京都的伏见稻荷大社,是一座因为鸟居而闻名的神社,自江户时代开始,人们以敬献鸟居来许愿和祈安求福,经年累月之下,神社境内所竖立的大大小小鸟居,排列成一座座长长的甬道,数目多到数之不尽,更有个雅名叫做千本鸟居。中文的一只、或一个(架子),日文则是一本(读音=eat bong ),所以千本鸟居(せんぼんとりい=sen bong tori i-读音e)意即千只鸡架子咯!





伏见稻荷大社(Fushimi Inari Taisha) 位于稻荷( Inari) 山麓,自古以来,供奉的稻荷神就是农业与商业的神明。别看平日神社附近环境显得很清幽宁静,这里每年有大量的香客前来祭拜求取农作丰收、生意兴隆、甚至交通安全等等等等,使稻荷大社成为京都地区,香火最旺盛的神社之一。尤其每到正月,或者每个月的第一天,这里一般会非常的热闹。





日本人自古以来,就相信狐狸是介于人与神之间的使者,能够保佑五谷丰收、风调雨顺,为农民的保护神之一。神社的范围之内,可以见到许多狐狸(稻荷神的使者)的雕像,以及很特别的狐狸造型绘马。







既然稻荷大神是掌管生意昌盛的神,许多工商团体来这里求成功和财富,赚了钱当然要来答谢神明,以建鸟居还愿。有钱的就做大鸟居,没什么钱的就做小鸟居,久而久之,这里的鸟居竟然在稻荷山上绵延好几公里。这天,咱们化了两个小时沿着鸟居走上山,眼见天色将暗,不再继续往高处爬,转身还是沿着千本鸟居,逐步走下山去。


Friday, April 19, 2013

凄美、诡异的《金阁寺》


金阁寺位于京都市的北区,开放时间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所以首先咱们就赶着搭巴士往北方走。既然金阁寺是日本的国宝,又是名列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历史建筑,说啥也得去看看吧!?说穿了,就是心理有种怕“走宝”的感觉。



化了500日元买了一张像灵符的入门票,走进鹿苑寺的范围内,一看园中那座三层楼阁状的建筑,咱们不禁面面相觑、哑然失笑,身旁的几个洋人先说出了咱们心中的话:“ What?I thought it's a tall building------------May be this is not the real one, the actual one must be somewhere further inside!” 可是走来走去,寻过来找过去,驰名的金阁寺,就只剩摆在眼前这小巧精致的一栋咯!

看金阁寺,最好不要抱着太高的期待,以为金阁寺是什么宏伟建筑物,那准令阁下大失所望。其实比起其他地方,鹿苑寺的范围根本就不是很宽敞。寺的左右两边和后面,也没啥特别之处,最好是走到寺的对面,隔着那个没有饲养任何锦鲤的镜湖池,欣赏据说建筑外面包有金箔、在蓝色的天空下、倒影在池中金碧辉煌的金阁寺,那也是挺不错的一番景象。

据小册子上介绍:金阁寺本来的名称是鹿苑寺,是一座临济宗相国寺派的寺院,最初为镰仓时代西园寺家所拥有的宅邸。1394年的应永元年,日本战国时代的幕府将军足利义满,用另一块土地,和西园寺家换了这块当时称为“北山第”的山庄。足利义满大兴土木,把北山第整修改建成北山殿,隔年就把大将军职位让给儿子,自己出家入道,并以舍利殿作为修禅的场所。舍利殿的外墙以金箔装饰,阳光照射下,金光闪闪,当时人称金阁殿。足利义满死后,他的儿子遵其遗愿,请临济宗梦窗国师开山,将北山殿由宅邸改为禅寺,以义满的法号命名为鹿苑寺。

应仁之乱中,鹿苑寺内大部分建筑物难免被烧毁,只剩下舍利殿逃过火劫,理所当然就被政府视为国宝了。1950年,即昭和25年,一个年轻的见习僧人放火自焚,把金阁寺完全烧毁。5年后,依照原样,金阁寺重新被修建,于1987年,殿外壁的金箔装饰也全面换新。

除了观赏金阁寺在池中的华丽倒影,一栋建筑物却具有三种不同时代和不同的风格,亦是金阁寺的特别之处。第一层是法水院,那是平安时代的贵族式寝殿建筑风格;第二层为潮音洞,即镰仓时期的武士建筑风格,供奉着观音;第三层属中国唐朝禅宗佛殿建筑风格,正方形佛堂内供奉着三尊弥陀佛,宝塔状结构的寺顶,装饰着一只象征吉祥的金凤凰。

1950年,大学生林养贤(就是那个见习僧人)放火烧寺,据说犯罪动机是因为嫉妒金阁寺的美,(敢都得?);于是那个后来以切腹、非常戏剧性自杀的日本名作家三岛由纪夫,把这个真实事件改写成一部长篇小说《金阁寺》,于1956年发表,还获得第八届的读卖文学奖。

小说内容描写一个日本青年沟口,自小就有严重的口吃,加上长相丑陋,自惭于自己的生理缺陷以及外表上的猥琐,但又十分崇尚极致的美,导致思想扭曲、内心不平衡,经常沉溺于自我幻想中,把自己想象成历史上强悍的暴君,拥有绝对的权势,可以任所欲为。小时候的沟口,经常听父亲描述金阁寺,不由对金阁寺非常响往。父亲把他送去金阁寺修行,不久即去世,沟口对金阁寺又爱又恨,那种爱恨交错的感觉与日俱增。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成为战败国,沟口陷入极度的惶恐和悲哀。三岛描写沟口的内心独白:“这美丽的东西不久即成灰烬,那么,真实的金阁寺便和我幻想中的金阁寺一模一样了。”

 沟口因为生理缺陷自卑而失去生活的信心和乐趣,唯一的精神支柱,是寄托于金阁寺,追求金阁寺的美。但又日渐感觉,美的永恒存在,是对世俗人生追求的阻碍,最后无法承受金阁寺的美,为了摆脱美的观念的羁绊,美对人生的禁锢,终于一把火烧掉了金阁寺。

三岛写沟口,就有如在写自己,作者在现实中的想法,完全是与他的创作内容互相呼应。从他的文学活动,就表现出他在前期是一名色彩浓厚的唯美主义者,后期则表现出一种可怕的艺术倾斜和颠倒,加上三岛心中过于右翼的军国主义意识,形成一种救国妄念,在政治思想上谬误多端,可是在艺术成就上却又是一个不容抹杀的复杂人物。




Monday, April 15, 2013

古代与现代的交错

京都是日本一座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古时称作平安京,曾于公元794年,被定为日本的首都,直至1868年迁都到东京为止。当年这个古老城市,是模仿中国隋唐时代,长安和洛阳的城市格局所设计营建。从1467年到1615年,差不多有一个半世纪,日本是处在一个战乱时代。由于地方武士阶级的兴起,互相争权夺利,导致政局纷乱。尤其是在日本战国时代最初的‘应仁之乱’那段混战时期,打来打去的结果,平安京几乎被烧得一干二净,直至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后,才把京都重建起来。







京都也是日本人的精神故乡,这里仍然保存着很多寺庙、神社、佛阁等历史建筑物,到京都旅游,就是要看日本古老的一面。但是当咱们抵达京都火车站(京都駅),出到大厅,抬头一看,哇!这建筑物的设计可真是现代得很呐!这里除了是火车站和交通枢纽,根本就是一个综合建筑体,包括有酒店、购物中心、咖啡馆、餐厅、电影院、博物馆、展览厅、停车场、京都舞台、大型活动的聚会中心等等。



据说车站是由日本建筑师原广司-Hiroshi Hara所设计,别出心栽的矩形空中栈道,感觉上有如一条时光隧道,连接了千年古都的前世与今生。



车站顶部是座空中花园,居高临下望着那几百级的台阶,有畏高症者定会觉得晕眩兼加上脚软。



想去那里?买一张京都巴士一日卷,就可以坐上巴士在京都的周边走透透了。以前俺一直认为日本人非常有公德心,注重卫生,一旦自己染上了伤风咳嗽,出街一定会带上口罩,免得传染他人,原来这是一种大大错误的认识。
当天在巴士车上,尽管有许多老人没位子坐,要罚站,日本的年轻人可一点都不像广州、台湾和南韩的年轻人般,懂得立即起身让座。那几排特别留给老人家、孕妇的优先席,也让健壮的日本男女占据了。好不容易有乘客下车,轮到俺有个位子垫一下屁股,心想这次不用再给颠到东倒西歪咯!岂知身旁坐着一个染了满头金毛的萝卜仔,双眼紧盯手机视屏,一直在打喷嚏、吸鼻涕,对周遭的环境视若无睹。俺立刻弹身跳起,宁愿罚站,也不要给金毛鼻涕虫传染到,一个带口罩的日本女人立即从后面冲前,一屁股就坐到位子上了。后来无论搭火车、地铁,看见日本人咳嗽时照样张大嘴巴,把细菌往车厢里乱喷,打喷嚏的也没有用手帕掩一下口鼻,可怜那些躺在婴儿车上的小小孩,被那些鼻涕溅了满头满脸,而那些傻傻的日本妈妈也没发觉到!女儿说:“岂有此理,有病的人不戴口罩,反而是没病的人要戴口罩!”
第二天,咱们也得一起戴口罩出门了。



Friday, April 12, 2013

坐火车



经过了6个多小时的黑夜飞行后,飞机终于抵达关西空港,天色已经大亮。在关西地区,太阳公公喜欢特早露脸,早上6时未到,耀眼刺目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把家庭主妇、上班的大人和上学的小孩一并唤醒,开始又一个紧张忙碌的一天。




出了海关,第一件事情要做的,就是去买火车票;日本的铁路周游卷种类繁多,有些游客待在柜台前好些时候,也打不定主意要选购那一种。尽管那些非常有耐性的职员,操着有点怪怪的英语加上日语,一再重复又重复的向外国游客介绍不同种类的套票,而游客则绞尽脑汁在盘算着究竟那一种对自己的行程是最为划算,犹豫加上没有做功课又无所适从的情况之下,眼见排队等候的人龙越来越长。



在关西机场有两家铁道公司,即JR西日本以及南海电铁,提供班次密集的接驳服务,由于咱们的第一站是京都,所以就决定坐Haruka,这是JR西日本的机场特快车。





日本铁路是城市内主要的轨道交通系统,它覆盖着整个城市,同时也连接各个城市。最初日本的第一条只有29公里长的铁路,还得靠英国人帮忙才建成,铁路开通于明治5年,即1872年。后来日本人通过从欧美引进技术,吸收消化而完成了铁路技术自主化。
铁道在日本,确实担当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纵横穿梭在民居旁的铁道,隆隆的火车声伴随着许多孩子成长。普通日本人几乎所有的生活,都是在不停乘坐火车的过程中度过;上班下班、上学放学、会友购物、出门旅行等等等等。由于日本铁路运输网络发达、并且得到广泛发展,也顺理成章的产生了大量的‘铁道迷’。
上世纪70年代,有个名叫西村京太郎的日本推理小说家,在他的推理小说里面,就有着大量的铁道场景,甚至还有专门的铁道术语。








Monday, April 1, 2013

漆黑中的阿布扎比

从幕尼黑坐了大约有6个多小时的飞机,停在Abu Dhabi机场等候转机。本来只是要等3个小时,可是这个惯性飞机延误的Emirates, 竟然要咱们等上6个多小时,简直是太岂有此理。于是导游带咱们出去找机场巴士,到外面游街也好过在机场闷呆吧!

在咱们的热带国家,不管白天的大大太阳是如何的威猛,到了晚上,丝丝凉风拂面而来,带给劳累的人们些许的舒适和欣慰。晚上9点左右,当咱们一脚踏出阿布扎比机场,顿觉阵阵热浪迎面而袭,热气几乎要令人窒息,只好三步并作两步,连跑带跳的逃上开着空调的大巴。巴士徐徐的在离开机场的公路上奔驰,除了昏暗的路灯让咱们隐约窥见大路旁一些别墅式的民居,以及停在屋外的许多大房车之外,四周就是一片漆黑。








转转转,巴士终于来到一个地方停下来,这里是阿布扎比一座很出名的大商场,叫做Marina Mall。出入这里的阿拉伯人,看他们的衣著,就有如把很多的钞票贴满了全身,显摆着自己是非常有钱的人。一个身穿白袍的阿拉伯男人,双手挂满了名表宝石钻戒,身旁围着一群不知是保镖还是随从;几个站在对面的女人,披着飘逸的丝织黑头巾和黑袍,带着五光十色异常耀眼的珠宝,又是胸针又是手饰项链之类,连头巾也垂挂着水晶;挽着名牌手袋,露出的鞋尖上面也镶满了晶片和珠子。至于在机场所见的阿拉伯乘客,无论男女老少,连看起来年龄大概只有12岁的美媚,人人皆手挽一个名牌大包或小包,真是让人觉得有种很滥的感觉。

Marina Mall地下层的超级市场,摆卖着从各国进口的蔬菜水果以及各类食品,应有尽有。在阿联酋工作的外国人,占总人口四分之三,主要来自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不过现在看来中国人也不少,洗手间的清洁工人,就是一位中国阿嫂。环顾在超市购物的许多中国人,手推车里塞满的、是一打又一打的瓶装饮用水。至于那些户外的筑路维修工程,外劳在滚滚热浪煎熬的环境之下,真不晓得他们是如何的挺过去?

Abu Dhabi 是阿联酋七个酋长国中最大、拥有最多油田,最富有的酋长国,石油储藏量占了整个阿联酋的90%以上。迪拜虽然也富有,不过石油储藏量却是相当的少。
中东国家所实行的都是君主实权、君主专制、君主家族世袭、家族统治,所有官员都是由国王和王亲国戚所组成的王族,直接任命指定,也即是由这些国王的家族成员所构成。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美国一直都军事保护这些实权君主制国家,并与他们成为最要好的长期盟友,特别是阿联酋以及沙地阿拉伯。在这些国家里,已经建有几个永久性专供美军使用的海军和空军军事基地。虽然表面上,美国是向外宣扬维护民主运动,且极力渲染攻击朝鲜的专制独裁,但对于中东的盟友,那又是另一种说法;管他专制还是独裁,只要对自己有利就万事皆可行。所以,在2011年3月间,眼看沙地阿拉伯、阿联酋和卡塔尔,出军跨境镇压屠杀巴林本国的反对派民主斗士,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仅仅公开宣称:“这不是沙地阿拉伯对巴林的侵略,而只不过是一项突发事件而已。”

在商场里绕了两圈,打烊的时间已经到了,无可奈何之下,又快快冲上巴士吹冷气。外面到处是乌漆墨黑,啥也没得看,只好回到阿布扎比机场再继续等飞机。等到口也干了,肚子也饿了,导游及时递上机场发的免费餐卷,在凌晨时分,平日该是躺在床上睡大觉的时刻,如今却在阿布扎比机场,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中东的大米饭,真是多么的滑稽!啊!这些大米,可不知是产之那一国呢?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