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8, 2013

天佑斯诺登

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computer kid 斯诺登,连高中课程都没有念完,就去当兵。年轻的斯诺登,有如一般普通的美国老百姓,深信他们的政府一切言论,觉得自己有责任去解放「受压迫的人」,因此渴望去参加伊拉克战争。

眼看另一个美国年青人,又将被骗到中东,去用貧铀弹屠杀更多的无辜弱势群体;冥冥中老天爷似有所安排,在一次训练中,斯诺登跌断了两条腿,被迫退役。
对一个电脑奇材如斯诺登,轻易就在国家安全局(NSA),找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那就是NSA安插在马里兰大学里的秘密设施保安人员。过后,又在中央情报局(CIA)担任资讯科技保安的职务。凭借卓越的网络知识,和电脑技能,斯诺登迅速获得晋升,以外交身份作为掩护,被派赴瑞士日内瓦,负责电脑网络安全。直到2007年,在日内瓦作为中情局信息技术员的斯诺登,接触了不少机密文件。

斯诺登的道德和良知,让他对美国政府的种种恶行、和其对世界造成的影响感到非常失望,意识下自己也是作恶者的一份子。本打算立即公开机密的斯诺登,因对奥巴马有所期待,希望这是一个有所改进的新总统,所以等待2008年的美国大选后再作决定。可惜事与愿违,换汤不换药,奥巴马仍然延续着前任政府的一贯政策。

斯诺登最后的一份工作,是在夏威夷的一处国家安全局设施内担任系统管理员。做了不到三个月,斯诺登抛弃了优厚的年薪、舒适的生活和同居女友,于2013年5月,以治疗癫痫为由,申请暂时出外休养几个星期,逃往香港,将秘密文档披露给英国的《卫报》(The Guardian)以及《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斯诺登表示,自己对泄漏五角大楼秘密文件的丹尼尔,以及泄漏给维基解密的布拉德利非常钦佩。美国政府利用他们这些电脑专才,秘密建造庞大的监视机器,对其他国家进行大规模网络侵犯,摧毁私隐、互联网自由、世界各地人民的基本自由。美国对他国网络实施的攻击规模与危害程度,当今世上,恐怕是无出其右。美国以其锐利的网络攻击能力,对各国政府和民众所构成的严重侵犯,令斯诺登觉得非常不齿,有强烈的罪恶感,亦让他良心终日不得安宁。

根据斯诺登的情报资料,除了美国政府通过科技公司如微软、雅虎、谷歌、面书、萍果等监控互联网活动、秘密收集电话记录;2009年,在伦敦举行20国集团峰会期间,伦敦当局利用特设网吧,于电脑安装软件程式,截取电邮及监控资料,入侵手机保安系统,监视与会各国领袖及官员通讯和电邮文件。
当然,除了已经公布的密件,斯诺登手上必定还握有许多其他绝密文件,接下来,美国政府简直是惶恐终日,不知道他们眼中这个年轻的黑客,何时又再爆些如核弹般、震撼全球的密件!

斯诺登逃到香港后,一直藏身在一家酒店里面。在美国情报界工作了十多年的斯诺登,很清楚那个全世界最大的秘密组织-美国国家安全局,以及全球最强霸的政府-美国联邦政府,绝不会轻易把他放过,势会把他通缉,甚至想尽办法让他在人间蒸发。而最先遭毒手的,就是新闻网站Buzz Feed驻洛杉矶的政治记者海斯汀,刚写过关于监控案报导,日前就离奇车祸惨死了。这个海斯汀才33岁,曾经拿下美国三大新闻奖之一的波克奖。

斯诺登在香港的酒店内,怕会被秘密监视,用一排的枕头把房门堵住,以防止窃听。每逢要在电脑上输入账号密码,还得带上一顶大大的帽子,把电脑屏幕遮住,预防任何隐藏摄像头的监视。

为了坚持正义和良知,斯诺登可以说是把自己的生命都豁出去了,对于往后的一切,就只有交给上天去支配。斯诺登对媒体表示,“我不害怕,因为这是我的选择。”




Monday, June 24, 2013

春日大社的常夜灯




“请问鹿大哥,往春日大社可怎么走呢?”

“就是往前一直走啊!”






走走走,走了好久还不见目的地,反而是前面一段路看起来好荒凉,难道是走错了方向?迷失在奈良公园里面了?
别急别急,有个身着白色上衣,红色绯袴(ひのはかま=red hakama)的巫女出现了,跟着她走,就准错不了。





巫女就是日本神社的专职人员,负责参拜以及打扫整理等工作。巫女的年龄都在25岁以下,超龄后,就担任神社的事务职。这天,刚巧有人在神社举行婚礼,如想近距离拍照,又得再付钱买票,真係冇佢咁好气!




春日大社(かすがたいしゃ=Kasuga-taisha)是奈良公园里的一座神社,也是全日本各个地方的春日大社的总部。公元710年,为当时的掌权者藤原家族所建。春日大社所在地叫做春日山,从公元9世纪开始就被禁止采伐树木,千年以来,原始森林得到保护;举目所及,到处是一片青绿苍翠。




看来春日大社香火旺盛,献供的信众繁多,仅看那些搁置在户外的常夜灯,数量惊人,好些灯的顶部还铺上一层绿色的地衣(Lichen),挺有特色!京都的稻禾神社有千本鸟居,奈良春日大社的常夜灯,也可与其媲美了。



常夜灯本是佛教用语,指于佛前无分昼夜,不断点燃献供之灯。根据一部名为《贤愚经》的佛典,也是一部“佛教故事集”里所记载的「贫女供灯」之故事,可作为常夜灯之起源。

话说有个流浪贫穷的女人名叫难陀,靠讨乞为生,常目睹舍卫国中王公贵戚、大小臣民,一个个备办斋饭供养佛托和众僧,贫女觉得伤心内疚,自己一定是前世罪孽深重,所以今世贫穷卑贱,但她立心无论如何,也要给佛陀以及众僧做点微薄的供养。

贫女每天讨乞,终于讨得一枚钱去买油。卖油者问贫女,以一枚钱买那么少的油可以做什么呢?难陀把想买油供佛的事说出来,卖油的人生了同情心,把油加倍送给难陀。难陀把油盛满一灯,拿到祗园精舍,立于佛前发誓:“如今贫穷困苦,只能用此小灯供养佛祖,希望来世得智慧光明,灭除一切众生的愚昧黑暗。”

过了一夜,所有供灯全部熄灭,惟有难陀的供灯仍然发出光亮。第二天是目连值的班,在收拾灯盏供具时,见有一盏油灯独燃发光,油还是满满、灯芯也没半点减损,心想:大白天点灯,没啥作用。目连举手扇灭灯火,灯的火焰动也不动,目连又用衣袖去扇,灯焰还是不灭。

佛陀对目连说:“这盏油灯,不是你们声闻弟子(听闻佛陀声教而证悟之出家弟子)的神通所能熄灭的,就算用四大海水浇灌、巨大的山风吹卷,也难以把火焰熄灭。什么缘故呢?因为这盏油灯,是由一个发下宏愿、广济众生的人所供献的。”

佛陀说完,刚好贫女来到佛前,叩头施礼,佛陀即给贫女授记:“你在来世第三阿僧祗百劫之中,可以成佛,名叫灯光,十号具足。”

贫女难陀得到佛祖的授记后,万分感激,长跪佛前,请求出家。佛祖即便答应,让她作为比丘尼加入僧团。





Tuesday, June 18, 2013

二月堂




离开大佛殿,远见一串法轮似的柱子,形状特别,不懂是啥法宝?又八卦的跑前去看个究竟。细读下方碑文,哦!原来是日本佛教青年会于1988年4月26日,在东大寺大佛殿举行纪念佛诞仪式,所立的代表「阿育王柱」的宝塔。

相传古印度的阿育王,一生征战杀伐,晚年自感罪孽深重,受僧人点化后皈依佛门,以佛法教化老百姓。更在各地竖立石柱,上面刻有经文,可以让人人学习,藉此弘扬佛法,并派遣使臣到周边国家,遍传佛教。

日本人的花まつり(Hana Matsuri),或潅仏会(かんぶつえ=Kanbutsue),其实就是佛诞。佛诞是大乘佛教,纪念和庆祝佛祖释迦牟尼诞生的日子,又称“浴佛节”、“灌佛会”、龙华会“、”华严会“等。
大部份北传佛教国家,譬如中国、台湾、香港、韩国、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通常都根据农历四月初八庆祝佛诞,唯有日本是例外的。它虽然处在亚洲地区,但它就是要突显自己的另类,采用的是Gregorian calendar——阳历,所以,当许多东亚国家的人民,在农历正月初一过着传统的新年时,日本人却是在阳历一月一日过年。



奈良公园的樱花也在互相争艳夺目,美不胜收。






东大寺的大钟,是日本的国宝之一;每年除夕夜,晚上11时开始,先到排队的800名参拜者,就能领到带号码的纪念印刷物。凌晨12点,撞钟仪式开始,每次至少要8个人成一组来拉动套在撞钟槌上的绳索,才能撞响大钟。除夕夜撞一百零八次钟,是日本独有的传统,据说,可以藉着撞钟,来消除缠绕众生的一百零八种烦恼。






彳于了一段路程,竟然来到了东大寺的二月堂。二月堂(Nigatsu-do)被建在大佛殿东北面的若草山腹(Mount Wakakusa)。



登上二楼,藉着参观为名,进入念佛堂里、坐在舒适的塌塌米上略作休息,暂时避开户外的冷冽空气,还可以喝上几杯免费热茶,稍微暖和一下僵冷又痠又累的手脚。




因取水(お水とり-Omizutori)而闻名的二月堂修二会,是东大寺一年中最重要的法事活动;公元752年,为东大寺开山祖师良弁(Roben)的高徒ー実忠(じつちゅう)和尚首创。其正式名称为十一面悔过法(じゅういちめんけかほう),意即在十一面观音像前,忏悔日常所犯的过错。人有贪、嗔、痴三毒,犯上各种错误,随着心垢不断积蓄,逐渐迷失方向,事非不分,正邪莫辨,甚至犯病。所以,需要忏悔罪障,消除恶业招致的不幸和灾难,洁净身心;同时祈求天下太平、五谷丰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以僧团共同举行的修二会(しゅにえーShiyuni-e),由11名称为练行众的僧侣组成。过去的修二会,是在每年阴历二月一日开始举行,所以称作修二会,二月堂的名字也由此而来。如今的法事,改在阳历三月一日开始,连续2个星期。每晚7时,由一个童子(不是小孩哦,是大人来的)手持8米长、重70公斤的大火把,为众人引路,另外还有许多人辅佐练行众,直接参加法会者多达30人以上。到了第12日深夜,仪式进入高潮,从阏伽井中汲取供奉观音的香水,然后,练行众挽起袈裟,沿堂疾走;为了烧尽人间烦恼,在堂内挥舞松枝球,举行名为“哒陀”的火行法。细读挂在墙上有关修二会的简介,觉得第十二晚的节目最精彩,如果有机会亲临现场,很可能会产生幻觉,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一千二百年多年前的奈良时代呐!






Tuesday, June 11, 2013

东大寺





奈良公园的确有够宽大,从东到西得走上4公里,而南至北也有2公里的路程,若草山、东大寺、春日大社、国立博物馆等许多名胜古迹都在此范围之内。
东大寺是日本华严宗大本山(总寺院),公元728年,建在首都平城京东面若草山麓,所以称作东大寺。山门高30余米,为日本最大的寺门,名为「南大门」。俺两手拿着雨伞和相机,只顾着拍照,跨过有两尺高的门槛,稍不留神,几乎扑倒,幸亏没有引来群鹿的讪笑。





过了南大门,一道长长的建筑物叫做「中门」拦隔在中间,游客如想继续探讨里面的天地,还是乖乖去买票吧!





原来好东西永远是藏在最里面的!东大寺的大佛殿,外形看起来就已经是气宇非凡、气势雄伟,这座也称为金堂的大佛殿,是世界上最大的木结构建筑。当然,最初的建筑已经全部在动乱中被烧光烧尽,现存的大佛殿是在1709年重建,花上25年左右才完工,单是铸佛也用了8年的时间;不过,重建后的规模只有原本建筑的三分之二。




东大寺历史悠久,许多建筑及佛像、佛画等,都是建筑史和美术史上的珍品,具有很高的价值,尤以奈良时代和镰仓时代的佛像。大佛殿中,供奉着日本最大的铜铸佛像——盧舍那大佛,也称奈良大佛。卢舍那佛深受中国唐代美术作品的影响,据说日本圣武天皇在位期间,极力采纳唐代文物制度,用以充实国政;信仰佛教,创建国分寺及东大寺,发心铸造大佛,曾两次派遣出唐使,东大寺可以说是诞生在历史盛世下的一件文化产物。




由于天灾和战乱的破坏,其他的一切都经过多次修复,除了大佛的腹部、以及莲花座的一小部分,是仅存的原物。至于所谓的佛座莲花瓣,原来并不简单,刻于莲花座上的莲花藏世界图,意即自莲花出生的世界,亦指含藏于莲花中之功德无量、广大庄严的世界,也称作莲花国。





看看大佛殿的木柱,光是一根柱子、也得砍掉一棵很大很壮很老的树。其中一根柱子给挖了一个大洞,让游客去钻过,说是能保佑平安。不过,这个狗洞,应该只有狗和小孩子才可以穿过吧!




哇!大殿外面摆了个什么东西?看起来好恐怖!哦!原来是佛陀弟子叫做Pindola Bharadvaja,日本人称作賓頭盧尊者。賓頭盧是懂点法术的,佛陀曾经劝戒他,不要用法术去欺骗那些无知的平民百姓。
可賓頭盧在日本就吃香咯!还是十八罗汉中最出名的,日本人把他奉为医仙,如果阁下头痛,那就去摸賓頭盧的头,然后擦自己痛的部位,病痛自然会很快消失的。



Thursday, June 6, 2013

奈良和鹿


从京都车站坐火车去奈良,不出45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据说大约于公元710年,最早的日本首都平城京就建设在奈良,也是日本的佛教中心。随着佛教寺院的增长、强大的影响力以及武士家族日渐扩张的政治野心,对当时的政府造成很大的威胁。公元784年,政府把首都迁往中部的長岡市(Nagaoka),奈良的繁华逐步消退,归于沉静,留下了许多古代的历史遗迹,并在日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当日细雨纷飞,也幸好下的是毛毛雨,一手撑伞,一手抓紧相机,还可以一边走一边拍照。和繁华的京都相比,奈良是一个古朴闲静,可以让心情沉淀的好地方。在这里漫步街头,车少人稀,让人心情放松,丝毫没半点压力。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竟然走到兴福寺(Kofuku-ji)的范围来了。据说在奈良时期和平安时期,兴福寺是属于最有权势的藤原家族的寺庙。公元710年,兴福寺与首都同时在奈良建立。在藤原势力的统治下,最初的兴福寺建筑群有超过150栋之多。还未去参观其他的建筑,却被俺发现了更具吸引力的东西,那就是————这些气定神闲、享受着优哉游哉生活的奈良鹿。






走入面积广阔的奈良公园,只见鹿群自由自在的互相追逐嬉戏,或是追着游客手中牠们爱吃的鹿仙贝(鹿的饲料饼干)。




公园里的告示牌也提醒游客,外貌温顺讨人喜爱的鹿,不单会一时过度热情,把游人团团包围,还会在生气时咬人、踢人、撞人、用角攻击人;基于安全考量,所有的鹿角都被切除掉。
传说古时候,日本明治天皇要来奈良公园这个地方参观,当时的工作人员特别训练鹿,在早上准时吹喇叭召唤鹿群来开餐,当群鹿从四面八方跑来,有如众鹿齐来朝见天皇一般,把个天皇逗得很开心。从前,奈良鹿也被认为是神的使者,受到严格的保护,如果有人杀死了神鹿,必遭严惩、甚至死罪。所以那时的奈良居民,天天得很早就起床,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赶快去看看自家门前有没死鹿,一旦发现,立即偷偷把死鹿移往别人家门口去。



普者黑(2)

划过了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接下来去参观溶洞。这里四周皆山连水、水绕山,有山必有洞、有洞则必有水。众人走到火把洞前,咦!怎么闸门关上了? 时已傍晚5点多,参观时间已过,地陪找来看守人把锁打开,通融一下让远方来的客人入洞。 火把洞内石笋如林,钟乳石琳琅满目,在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