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1, 2013

般若品第二 (9)

惠能续说:

善知识!后代得到我法之真谛的人,能将这顿教法门,对於同一见地、同一心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修行,互相发愿来受持这法门,如同事奉佛陀那般的诚心,终身坚定信仰而不退转,这样的人一定会成正果的。传这顿教法门,须像释迦牟尼佛传迦叶祖师、后传阿难、乃至天竺廿八祖菩提达摩、二祖、三祖乃至到六祖,必须遵循历代祖师以心传心、以心印心、默默相传分付这个心印法门,切切不可隐匿宗门正法。

倘若不是同一见地、同一心行,见解不同、修行相异者,或者是其他宗派的人,那就不得妄传此心印法,因为这会损及先列祖师,亦有损他原修宗派的传承,究竟还是没有益处的。更怕有些愚痴的人,不明白这微妙无上的真道,反而诽谤顿教法门,从而衍生百千万劫,使佛的种性断绝。


善知识,我有一篇无相偈颂,大家要念诵记取,无论是出家的僧尼、还是在家的居士,都要依据这篇无相颂去修行。假如不自己去实行,躬行实践、脚踏实地去修行,只是记住我说的偈颂,那也是没有益处的。


(议论):
佛法以度己度人为大事因缘,对有志顿门宗的学者,应以正眼法藏随其领悟而加以指导,不可弘法太峻而跡近悭法。但是,若遇机器不逮,或所知障深,或已由他宗进修的人,不可以强聒非其人,更不得强同非其宗。此是顿门宗下法施的慎重,不是悭法。



Monday, August 26, 2013

湄公河,别让它太沉重!


当有团员征求大家的意见,提议更改行程,剔除了船游湄公河的项目,以去市场购物作替代,俺不假思索,立即高喊:“No No No !”
 试问对心仪已久的湄公河,又岂能错失亲近它的机缘呢?因为Mekong River ,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在俺的脑袋中开始酝酿着它的无限魅力。




地陪阿Kent说:“我们先坐大船去一个小岛,在那里买土产、喝茶、吃水果、听歌,然后坐小船穿越河渠、再乘大船回来。”
哈!原来阿Kent所谓的大船,只是一艘可以乘载不超过十个人的游艇!




至於小船嘛,就是这些只可以坐上四人的舢板了,而撑桨的船家则分坐舢板的两端。狭窄的河渠,根本容不下太多的舢板同时划行;拥挤的情况下,眼看旁边的舢板就要撞上来了,赤着大脚板的船家,迅速把挤过来的舢板用脚一撑,往旁边推去,腾出了空间,小船才能够继续移动。
难怪阿Kent 在较早时不断叮嘱大家,坐舢板时不能乱动,两手千万别伸到船边去,一个人坐不稳弄翻了舢板,就会害其他人也跟着落水;舢板挤在一堆时,碰碰撞撞,搁在边缘的手,也一定会被挤压得变形了。



长约4880公里的湄公河,是东南亚最大最长的河流,从西藏一直延伸到南中国海。它的源头来自中国青藏高原、海拔5200米的扎曲河,藏语“扎曲”的意思,即“从山岩中流出的水”。
中国境内的湄公河上游,名为澜沧江,流经青海、西藏和云南三省,到了云南的西双版纳出境后,就用了湄公河作为它的名称。柬埔寨语Mekong,即“母亲”的意思。

湄公河有四分之三的流域面积,均在其下游流经的5个国家,那就是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流至柬埔寨境内,湄公河分支为前江与后江,到越南境内又再分成六支,由於河中的沙洲分隔,形成九个河口入海,所以湄公河在越南入海的河段,被叫做九龙江。



湄公河流域滋养着5国的人民,其中,直接靠湄公河生活的人口约有7000万,湄公河鱼量丰富,两岸的人们除了靠湄公河获取食物以及饮用水,还藉其从事交通运输。

湄公河偏偏对越南特别眷顾,它沿途把上游的大量泥沙,带到越南的南端,形成了著名的湄公河三角洲。一大片肥沃的平原,河渠密如蛛网,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平原和鱼米之乡,也是越南最富庶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由於湄公河泥沙的淤积,造成越南的南端,每年向西南海边延伸60至80米。这么一大片的富饶三角洲,仅有1/5在柬埔寨的东南端,而其余的部分,全让越南独享了。



本着和平、友谊、合作、发展的宗旨,中国的中央电视台,带头联合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五国的国家电视台,用了3年的时间,合作摄制了一套20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叫做《同饮一江水》,于2008年1月1日开始播放。其中内容包括了大湄公河次区域地理、自然、经济、文化、宗教、人民生活和社会现状等,讲述不同国家不同经历的人们、和他们的生活故事。

可是另一方面,湄公河沿岸六国,都要在河上修建大坝,改变湄公河的河道,诱发了水资源的纷争。其实东南亚湄公河流域,不仅存在着用水的问题,还有更早时已存在的历史仇恨,加上一些国家的政治不稳定,因为水资源争端,进一步加深了彼此间的龃龉。

中国云南省在澜沧江兴建水电站,泰国在湄公河上建有Pak Mun dam,越南和老挝都是未与柬埔寨商量,就进行单边工程,着手修建了几处大坝。因贫穷和叛乱等引起的摩擦,水资源争夺,越来越成为地区冲突的催化剂。




大约在2001年,中国、缅甸、老挝和泰国,签署了《澜沧江-湄公河商船通航协定》,四个国家同意开发部分河段,以供商船自由停靠。此后,湄公河航运量激增,逐渐成为一条活跃的国际水道,甚至被称作东南亚的“黄金水道”。

近年来,由於湄公河沿岸经济发展的不均衡,沿途各国内部动荡,来自政府、军方和民间的冲突不断发生;加上各自为政,互相猜忌,让金三角的毒枭毒贩更加横行无忌。自由通航的各大港口巨大的货物吞吐量,引起了劫匪和武装分子的注意。中国船只被不明武装分子拦截、强行扣留、劫持、勒索的事件越来越频繁,“黄金水道”的湄公河,已经摇身变成恐怖的“魔鬼水域”了。

最令人震惊的「湄公河惨案」,发生在2011年10月5日,两艘商船在湄公河流域被劫持,船上13名中国船员,全部被残酷杀害。经过中老缅泰四国警方的彻查,原来是湄公河“金三角”地区特大武装贩毒集团,与泰国某些军人勾结策划的罪案。自1992年澜沧江-湄公河流域通航以来,这是一起发生在湄公河上最残暴的血案。

虽然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曾经於1995年,共同签署了一份《湄公河流域可持续发展合作协定》,成立一个湄公河委员会,承认湄公河流域是大家应该共同去保护的,也是各国共同所拥有的、具有巨大价值的自然资产。说归说,实际行动起来,却又不是那么一会事了。

湄公河的烦恼还不止於此,它被一些具野心的国家、相中了它在地缘政治和多边合作的敏感地位,使它变成另一个让各大政治力量角力的舞台。就好像美国决心要强化与东盟的关系,提出开发湄公河流域合作建议,却刻意把中国和缅甸排除在外。而在2012年4月21日,在东京举行的日本与湄公河流域五国首脑会谈上,日本媒体毫不掩饰地称道,日本援助湄公河流域国家,目的就是要牵制中国。日本更将推进与越南的核电站建设合作(日本企图要把越南变成另一个Fukushima 么?)两国首脑还一致表示,继续共同研发越南的稀土。(真是呜呼哀哉!)



湄公河流域盛产一种鱼身长达3米,重达300公斤的巨鲶(Mekong giant catfish),这是一种生活在老挝和泰国的湄公河深水中的巨大鲶鱼。由於过度捕捞、栖息地遭受破坏及湄公河沿岸各国兴建水坝,巨鲶的数量急剧下降。随着寮国北部湄公河主流域上的沙耶武里大坝(Xayaburi dam)建成后,把穆河(Mun River)隔绝於湄公河水系外,阻扰甚至断绝了巨鲶的迴游到上游的产卵区,湄公河巨鲶,眼看就要被逼走上了灭绝的边缘。



Wednesday, August 21, 2013

般若品第二 (8)

慧能继续说:

善知识!达到智慧的观照,就能里里外外光明澄彻,认识自己本来的真心。如果认识发自本心,即是得到本来无碍的自在解脱。如果得到解脱,即是入於般若正定。般若三昧,就是一心无念。

什么叫做无念?如果见到一切外界事物,心中都不受污染,这就是无念。应用时,了了分明,运用於任何地方,却又不执着心能偏知的一切处;只要清净自己的本心,让“六识”从“六根门头”(眼、耳、鼻、舌、身、意,即六根,也称六门)中出来,在“六尘”境中不起丝毫杂染执念。

来去自由自在,通达无阻碍,这就是「般若三昧」,「自在解脱」,亦叫作「无念行」。如果一味执著「百物不思」的谬说,强迫自己断绝念想,那又被观念本身所束缚了,此为「法缚」(思想受所知所见的束缚),亦是「边见」(五见中的一种,执着於极端一边的恶见)。

善知识! 能了悟无念法门,就能达到万法皆通无有障碍;悟无念法的人,即已亲见诸佛的境界;觉悟无念法门者,即已到达佛地的果位,就成佛了。



(论议)
「无念」并非百物不思;百物不思是「断见」,是「所知障」,是「法缚」,不是「般若三昧」的「无念行」。但又如何能无念呢?只在使六识出六根、於六尘中不染、不杂、无滞、无执而已。倘能六门清净,妄心不生,那就得正念;持得正念不失,即得「无念行」而证「般若三昧」也。

Wednesday, August 14, 2013

都怪山姆叔叔惹的祸



法国佬统治了越南87年,除了把长棍面包溶入越南人的日常饮食中,越南人把法国佬的喝咖啡习俗也一并传承了下来。
胡志明市的大街小巷,就有数之不尽的咖啡馆、咖啡档,越南人最喜欢坐在五脚基的矮凳子上,一面大声eng eng ong ong的谈天说地,一面叹咖啡。更誇张的叹咖啡方式,就是在街边绑上一张吊床,客人躺在吊床中央休息、抽烟,等待越南特产的滴漏咖啡杯里的咖啡、一滴一滴慢慢把下面的另一个杯子滴满,然后慢条斯里啜饮杯里的咖啡。越南人嗜喝咖啡,也让自己的国家成为世界第二大咖啡出口国。





越南的水果种类繁多,红毛丹、山竹、黄皮、番石榴、木瓜、榴莲、龙珠果、黄梨、变种菠萝蜜等等等等-----------令人看了垂涎欲滴。奇怪的是,榴莲没有丁点的香味、黄梨木瓜红毛丹也没啥甜味,那个变种菠萝蜜,滑汕汕更加是淡然无味。
为何外表看起来那么美好的水果,味道竟然会如此逊色?看来,跟泥土的品质有着莫大的关系,这当然又要拜美国的“恩赐”了。

越战时期,美国有好几家化学公司,其中包括了臭名远播的孟山度(Monsanto),大量生产含二恶英(dioxin)和四氯苯(Tetrachlorobenzene)毒性很强的的化学物,装在橙色标志条纹的容器里,运往越南。美国势要把越南共产党赶尽杀绝,於是,美军就用这些叫做橙剂(Agent Orange)的超毒落叶剂,往越南的森林、丛林和其他植被上,重覆喷洒了大越8000万升,覆盖了南方约四分之一地区。

橙剂的化学毒性持久,在环境中自然完全消减,需时大概要化上18年的时间,进入人体后,14年方能全部排出,甚至通过食物链在自然界循环,遗害范围非常广泛。越南有大约14%的土地受到了致癌毒物的影响,殃及400多万居民,越战后,橙剂后遗症逐渐显现。

1978年开始,因为化学落叶剂而患上各种疾病死亡事件,才开始受到关注。科学家证实,除了岘港,还有12个地区的水质和土壤受到严重污染。居住在该地区的人,血液中的二恶英含量,为普通人的两百倍。二恶英引发癌症、新生儿缺陷,以及其他疾病。






这所越南工艺品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是残障人士,他们用贝壳和鸭仔蛋壳,涂上一种刺鼻有强烈气味的漆料(很可能会有毒性)、来制成各式艺术挂画、艺术摆设品。






据美联社报道,战后,美国拨款4300万美元,顾了两家承包商,与越南国防部合作,用4年的时间,在岘港机场范围内,挖取7.3万立方米的泥土,经过特别处理、继而高温加热,以分解橙剂中的有毒物质。

除了橙剂的遗害,还有令人头痛的地雷。越战期间,美军总共使用了1500多万顿炸弹、地雷以及各种弹药,有些在当时并未爆炸。据越南军方统计,大约有80万顿还未爆炸的地雷和弹药,散落在越南境内,尤其是中部非军事区及沿海地带;而被遗留爆炸物炸死的已经有4万多人,炸伤致残的也超过6万人。

虽然越南政府在国际组织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资助下,尝试清理受污染地区,不过进度异常缓慢,因为清扫地雷,是一项艰巨并花费昂贵的工程。当年美国人造一枚地雷,只需成本3美元,战后要清除一枚潜藏地雷的费用,却需高达上千美元;更何况一个熟练的排雷专家,一天最多也只能清除20到50平方米的区域。
在挖掘爆炸物的同时,又可能遭遇到泥土里“橙剂”的毒害。地表经过多年的自然变化,地雷和弹药埋藏深度不一,清除工作更是越加困难了。越南军方曾经表示,如果要把所有的地雷和爆炸物完全清除,需花费100多亿美元,耗时100年之久。



Thursday, August 8, 2013

古芝地道


感觉越南的司机们、驾驶本领实在非常高超,因为越南的交通状况真是十分混乱,交通灯等如虚设,也几乎没人遵守什么交通规则。庞大数量的摩托车,很多时跑上行人道去,行人要过马路,真是惊险万分,险状连连。我们的司机一路上就是不停的按喇叭,乒乒乒乒一直往胡志明市西北面驾去,走了大约有70公里,来到郊区一个叫做古芝县富美兴乡的地方。




参观地道前,先被招呼去欣赏60还是70年代的黑白越南抗战电影。很多雪花的画面,加上一把低沉的叙述嗓音,俺的眼皮越来越沉重-------------



自从越南被法国殖民统治后,人民过的是暗无天日的悲惨生活,由是开始了长达80年的抗法斗争。虽然最初的多次起义均以失败收场,人民心中那股「烈火莫熄」( reformasi)的火焰,却是越烧越炽热。

1911年有个越南年轻人叫做阮爱国(这就是后来的胡志明),到海外寻求救国之道。胡志明从他接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中,悟出一套救国的方法,要摆脱被殖民的耻辱、解放全民族、使国家独立,就需要一套革命理论、以及革命组积的领导,以进行革命解放运动。1930年2月,胡志明在香港成立了越南共产党。

1940年9月,日本入侵越南,殖民的法国人竟然同意日军驻扎,越南人更惨,除了被法国佬奴役,还要遭日寇欺负。

1941年5月,越南独立同盟(越盟)成立,把人民团结起来,展开武装斗争。1945年3月9日,日本发动政变,夺取了法国军控,把越南变为日治殖民地,如此更促使一股抗日救国的新高潮,统一的越南解放军随之而成立。



1945年第二次大战结束后,胡志明在北方的河内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国。刚刚才把日寇赶跑了,法国人食髓知味,再次入侵越南,越南人又要和法国人再次打仗了。古芝地区的土质是坚硬的黄色黏土,适於建地道,于是在1948年,总长度17公里的古芝地道开始被修建。






1954年,越盟在中国的军事援助下,在奠边府战役中获得胜利,根据《日内瓦协议》规定,越南被割成南北两个部分,以北纬17度为界,北方由胡志明领导的共产党执政,南方仍然是由法国所统治,法国人摆上一个傀儡皇帝保大,还有一个由美国挑选的首相叫做吴庭艳。

隔年,美国取代了法国在越南南方的地位,吴庭艳在美国支持下发动政变,自己当上总统,成立越南共和国。身为天主教徒的吴庭艳,任职期间,极力迫害共产主义者和佛教徒,甚至要废除佛教,大搞军事统治,激起民众强烈反抗,许多僧侣自焚抗议,社会矛盾越演越烈。如此情况下,美国干脆策动陆军首脑杨文明政变,推翻吴庭艳,让政变的军队乱枪把吴庭艳和他的兄弟一并打死。

1961年12月,美国派出第一批士兵400人到达西贡,一年后,数量增加到11.2万人。美国把它的“亚洲密友” 韩国、菲律宾、泰国、澳大利亚、纽西兰,甚至台湾,通通召集组成联军,介入这场战争。

美国对越南觑觎的最大因素,应该是从战略地理上,可以威慑苏联和中国;美国发动越南战争,实现全球战略争夺,在军事上体现出强烈霸权的欲望。





越战时期,南方的共产党继续扩建古芝地道,挖到有200公里的长度。地道分3层,最下层深达8米,地道里有水井、粮仓、会议室、医院、宿舍等设备。出入的洞口狭小,适合瘦削体型的人,高大的美兵想钻进去就成问题了。不过如果敌人把一个炸弹手馏弹丢入地道的出口,就足以把里面的人全都炸死闷死了!所以森林中随处建有陷阱,以防止美军的偷袭。





俺们也进入最上层的一小段地道,体验一下个中滋味。狭窄幽暗的通道、人在里面得躬着身子匍匐前进,乌漆墨黑的情况下,一只手护着头部,免得撞上坚硬的土壁,另一只手摸索着、紧跟着前面的团友,攀上爬下、热得满身大汗。骤见微光,出口在即,走上地面,方舒一口大气。





Friday, August 2, 2013

南海灵翁

据知西方国家如南美洲的厄瓜多尔(Republic of Ecuador),美国洛杉矶的丹纳角(Dana Point),每年都有庆祝鲸鱼节。

几千头驼背鲸(Humpback Whael),分别从6月到10月,由冰冷的南极,游到厄瓜多尔太平洋沿海温暖的水域生产,吸引了许多游客去观赏这些庞然大物在海上的活动。厄瓜多尔旅游业,抓紧时机,每年举行“鲸鱼节”以迎接前来赏鲸的游客。

每年同样的季节,成群的鲸鱼从北部的阿拉斯加往南迁徙,途中经过丹纳角,人们聚集在此观赏鲸鱼的身影,久而久之,观鲸活动变成了当地的一个节日。丹纳角的鲸鱼节,可谓多姿多彩,除了有帆船比赛、长跑比赛、独木舟比赛,还有摄影和绘画展览、音乐会,当然少不了最受欢迎的节目,那就是乘船出海去追看那些路过海域的鲸鱼。





至于亚洲的越南,竞然也有庆祝鲸鱼的节日,只不过这里的庆祝不是去追看活鲸鱼。
每年农历8月16至18日,头顿的鲸鱼庙,以其迎接鲸鱼的隆重大规模仪式,吸引了国内外成千上万旅客,共同庆祝「鲸鱼诞」。在越南渔民的宗教信仰中,鲸鱼是他们的海神,曾几何时,渔民在暴风雨中被鲸鱼施救,免于翻船;人民由是崇信,鲸鱼是他们在海上讨活时的守护神,只要有鲸鱼的存在,任何危难都能逢凶化吉。








头顿的鲸鱼庙建于1868年,古籍记载,100多年前,有只很大的鲸鱼搁浅在寻阳滩死去。村民把鱼尸遮盖起来,待鱼肉完全腐烂,将鲸鱼的骨头一节节拆下,移入庙内供奉。约30尺长的鲸鱼骸骨,摆放在庙里的玻璃箱供人参观,墙上也挂着鲸鱼救人的画作,以及记录每年祭拜活动的照片。



头顿的鲸鱼庙也叫做胜三庙,当渔民举行祭拜鲸鱼典礼,首先出动几百艘装上灯饰的船只,在海上绕行,迎接鲸鱼神灵的降临。船上的人穿着颜色鲜艳的传统服装,锣鼓喧天,热闹非常。继着民众聚集在鲸鱼庙举行祭拜仪式,表达对鲸鱼的感激,当然也顺道拜祭先贤和其他神灵,祈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生意兴旺,人人都能过着好日子。







越南人更把鲸鱼尊称为「灵翁」,头顿鲸鱼庙里供奉的鲸鱼,就称为「南海灵翁」。越南语则是Lang Ong Nam Hai。

最初,越南的文字皆以汉字书写,大约在东汉开始,汉字传入越南,越南的上层社会,非常崇尚他们心目中的高贵汉语文字;公元12世纪,汉字甚至一度成为越南国家的正式文字。

虽然越南曾经有一种「喃字」的出现,那是用一个同越南语音相近的汉字,和一个同越南语义相近的双字,把两个字合起来成为一个新字,也有文人以喃字写诗等文学作品。由于上层社会对喃字的排斥,教育机构没把它进行整理规范,而汉字汉文,一直延用到法国统治越南的整个时期。

17世纪,葡萄牙、西班牙、法国的传教士到越南,开始创造拼音文字,这就是越南文字拉丁化。在中国文化长期深远的影响之下,大量的汉语藉词,变成了越南语的词汇基础。直至1945年,汉字完全隐退,取而代之的是拼音文,越南语称此为「国语字」。

越南语和汉语一样,词法功能都靠词汇来完成,不同的是,汉语的修饰语在前,越语的修饰语则放在后面,所以汉语的「南海灵翁」,越语就写作Lang Ong Nam Hai 了。





普者黑(2)

划过了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接下来去参观溶洞。这里四周皆山连水、水绕山,有山必有洞、有洞则必有水。众人走到火把洞前,咦!怎么闸门关上了? 时已傍晚5点多,参观时间已过,地陪找来看守人把锁打开,通融一下让远方来的客人入洞。 火把洞内石笋如林,钟乳石琳琅满目,在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