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 2014

仅存的日本良知 (1)





日本历史学及教育家-家永三郎(いえながさぶろう),於1913年出生在爱知县名古屋市,最初是立志要当一名作家,后来进入了东京帝国大学,攻读日本史学,成为日本著名的历史学家。

家永三郎在1937年大学毕业后,就当上一名中学教师。在个人立场上,家永三郎对日本的军国主义非常反感,所以虽然自己没有参与日本向周边国家所发动的侵略战争,仍然因为没有能够反对当时的军国主义教育,而感到羞愧。

1944年,家永三郎进入东京教育大学,成为研究日本思想和文化史的专家。1945年,日本文部省嘱咐他编撰历史教科书《国家历程》,1952年独自编写高中历史教科书《新日本史》。这部教科书原稿,被文部省勒令多次修改,改完又再被驳回,文部省甚至命令把“七三一部队”所干的罪行,从原稿上全部删掉。搞来搞去,就是要家永三郎写一部与史实完全相反、把日本的全盘臭史掩盖、以歌功颂德方式的新日本史。

1965年,家永三郎实在忍无可忍,狠下决心,状告文部省“审定违反了保障学术和表现自由的宪法”,造成他巨大的精神痛苦,要求陪偿损失。尽管政府表示反对,到了1967年底,第一次诉讼使教科书检查过程的细节,以及驳回家永三郎教科书的具体理由,全部公诸於世。公众还知道了文部省保留着一些可以用来解释、为何驳回家永三郎教科书的文件,但政府以保密的理由而拒绝把文件提交法庭。接下来家永三郎申请了移交文件的法庭命令,法庭许可了部分申请,但是,当政府向高级法院上诉时,第一次诉讼被搁置了。

在漫长的35年间,家永三郎前后3次,以日本政府和文部省为被告,提出教科书诉讼。第一次和第二次的诉讼,在政府的操纵下都落得败诉。其间更多次受到日本右翼恶势力的威胁,和极端民族主义史学家的攻击。家永三郎表示,任何迫害,也不会令他有丝毫的动摇。35年之间,他从不缺席任何一次的开庭,每次以证人身份出庭时,许多支持他的民众,都会聚集在法院前,列队欢迎他步入法庭。1974年,家永三郎决定把《新日本史》的原稿公诸於世,书名就叫做《审定不合格的日本史》。

家永三郎提出的教科书诉讼,在日本引起了巨大的震撼。为了坚持正义,家永三郎以一个瘦小病弱的身躯,超强的勇气,向国家恶势力宣战。直至1997年8月,日本最高法院作出了终审判决,认定文部省所作出的“南京大屠杀”、“七三一部队”等4处的申定意见,属於违法,判政府向原告人赔偿4万日元。经过了3次提诉,10次判决,前后历时35年的教科书诉讼,最终以家永三郎取得小部分胜利而划上了句号。

35年的漫长诉讼,家永三郎需不断的奔走参加各种讲演集会,阐述自己的观点,批驳日本政府的荒谬。多年的奔波劳碌、颠沛流离,把原本生活清寒、寂寞孤独老人的健康都给拖垮了,但却拖垮不了他坚韧的精神。家永三郎一人以民告官,把事件诉诸于法律,对自己来说,胜败是次要,最重要的是要让更多人能够明白,权力是绝对不允许踏入精神价值的世界。2002年11月29日,家永三郎,一个为坚持历史真相,与日本政府斗争了将近40年的史学家,平静的走完了不平凡的一生。

2 comments: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