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2, 2014

被遗忘的抗日战士


尤记得在云南从丽江到宁蒗县,是必定要经过一段由十八个180度的弯而折叠在一起的危险公路,那就是著名的丽宁十八弯。从山上往下望,那确是一道很亮丽的风景线;可是当你坐在车里走在弯弯曲曲、忽高忽低、在山壁和悬崖间颠摇震荡得昏头转向中、看着迎面而来的车辆一次又一次的紧贴擦身而过,紧张得大气也没敢喘一口,脑中只想着佛祖上帝观世音菩萨保佑,让俺们能够平安到达目的地。




而在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晴隆县,有一段更是吓人的险峻公路,那里竟然有二十四个弯,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闻名遐迩的“二十四道拐”盘山公路,也是当年滇缅公路的延伸线。

说起滇缅公路,不由让人想到一群特殊身份的抗日战士——南洋华侨机工。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香港跟着沦陷,整个中国沿海港口都被日寇封锁,只剩下一处广州湾(广东湛江)。
1938年初,20万名云南各族男女,在严重缺乏施工机械的情况下,以8个月的时间,用自己家里带来的背篓搬运石块和泥土,靠双手在云南西南部的崇山峻岭和原始森林中,修建了一条长达一千多公里的运输通道,这就是充满了血泪史的滇缅公路。筑路劳工绝大部分是老人、妇女以及孩子,因为壮丁都得上战场去抵抗敌人了。恶劣的环境下,通道完成了,最后是有两三千筑路的大人与小孩,把生命永远留在这条公路上。

滇缅公路从昆明开始,经云南西部到缅甸(Burma)的北部,连接缅甸的中央铁路,直通仰光。抗战时,国民党的军事委员会,在昆明设立了西南运输公司,并在新加坡和缅甸仰光设立办事处,如此才能够把大量从国外购买的、以及海外华侨捐赈的物资,从香港经新加坡移囤仰光,然后经滇缅公路运到昆明。

当年,汽车在中国是属於稀有物品,更何况是熟练的司机和技工,如要把从外国购买的汽车卡车组装完成,并载上物资驶回西南大后方,就非得要有大量的司机和修理人员。

1938年12月,东南亚著名商人以及华侨领袖陈嘉庚所领导的南侨总会,在新加坡号召南洋青年参加“南洋华侨机工服务团”,通过滇缅公路,运送战争物资前往中国,支援抗日行动。许多从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缅甸、越南、菲律宾、印尼的华人都自动响应报名,也包括一些非华族人士,甚至还有4名女性。经严格挑选,最后有3千多名的南洋华侨机工,於1939年分成9批,陆续到中国参加抗日战争。在昆明经过短暂的军训后,南洋机工即被编队分配到运输和汽车维修等工作领域。

滇缅公路的路段,大部分都是崇山峻岭,悬崖、峭壁、深谷、陡坡、不计其数的急弯,在崎岖的山路上,就算有很好的驾驶技术,有时也难免会发生车毁人亡的事故。加上日寇飞机狂轰滥炸,机工们被迫在夜间行车,危险性就更高了。还有可怕的瘴气和疟疾,机工们一旦染病,在严重缺乏药物和医疗的情况下,患病去世的机工人数,不胜其数。

从1939年到1942年,南侨机工和其他司机,在滇缅公路来来回回、出生入死、冒着生命危险把50多万吨军需物资,1万5千多辆汽车,和不计其数的工业生产原料以及人民的生活用品运回大后方。更负担起运送10万中国远征军,到缅甸同日军作战,解救了在当地被日军包围的7千多英军。日军占领缅甸后,滞留当地的南侨技工遭到杀害。

1942年,马来西亚沦陷后,日寇残酷杀戮南侨机工们在南洋的亲属。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期间千多名南侨机工牺牲在滇缅公路上。大约有1126名机工,经过陈嘉庚多方与国民党政府的交涉,方能於1946年分批返回南洋,其他和当地人结婚留在云南生活的机工,命运也相当坎坷,在文化大革命时还遭到迫害。

1947年,马来西亚吉隆坡广东义山亭,修建了一座“雪兰莪华侨机工回国抗战殉难纪念碑”;1951年在槟城亚依淡,建有“槟榔屿华侨抗战殉职机工罹难同胞纪念碑”。直到1985年,才有一座碑高9米的“南侨机工抗日纪念碑”,矗立在昆明市的西山公园。

可惜的是,在滇缅公路上,没有一座纪念碑,去纪念那些曾经以血汗和生命,筑成了滇缅公路的滇西各族人民----------



4 comments:

  1. 哇, 好震撼的公路设计。。。比过山车更吓人哦!!!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咯!真难为了那些司机天天在这些山路上奔腾------

      Delete
  2. Replies
    1. 个阵时多数住系南洋嘅华人,都好爱国,中国有难,即使赴汤蹈火,亦要尽一分力量去帮手打日本鬼-----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