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5, 2014

现代版闯关东之第一篇——长春(1)

中国的东北地区,包括有黑龙江省、吉林省和辽宁省;至於满洲人视为清太祖的努尔哈赤,就是诞生在如今辽宁省的新宾满族自治县。

1616年,努尔哈赤重建大金国,到了1636年,他的第八个儿子皇太极,把国号改为“大清”,把女真族改称为“满族”。

1644年清军大举入关,顺治成为中国第一个满族皇帝。满族认为东北是他们的龙兴之地,具有风水和军事战略的意义,於是派兵驻守把关,实行民族等级与隔离制度,严禁汉人进入满洲之地。

清末民初,百业凋敝、民不聊生,大批中原饥民为谋生计,离乡背井迁徙到当时清政府已经无力管辖、日本与俄罗斯相继争夺侵占的东北三省,而迁徙人数最多的是山东人。这一次的移民壮举,史称“闯关东”,那也是一段悲壮的历史。其实,“闯关东”就是贫苦农民在死亡线上,自发的、不可遏止的、悲壮的、谋求生存的运动。

由于在旅途中,司机让咱们陆续观赏、中央电视台於2008年在黄金时段播放的电视连续剧 “闯关东”,据说这是一部投资了近3千万人民币所制成的电视剧,於是咱们也顺带把今次的东北之旅,戏称为“闯关东”也!




从上海浦东机场转机,第一站到达的就是长春,它是吉林省的省会、最大的城市,也是吉林省的政治、文化、科教和经济中心。俺所知道的长春,是拥有不少的科学院和研究院,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以及多所高等学府。





旅巴经过长春市新民大街,俺一眼就瞥到了白求恩医科大学;白求恩(Norman Bethune )(1890-19390),一位受世人尊敬、流芳万世的医生,为一名加拿大共产党员,人道主义者,也是著名的胸外科医师,在加拿大、英国和美国医学界,均享有盛名。

目睹富人生病可以得治,穷人生病则只有等死的情况,白求恩曾经於发表《从医疗事业中清除私利》一文中提出:Medicine, as we are practising it, is a luxury trade. we are selling bread at the price of jewels--------Let us take the profit, the private economic profit, out of medicine, and purify our profession of rapacious individualism----------Let us say to the people not ' How much have you got?' but ' How best can we serve you? '
 “让我们把盈利、私人经济利益,从医疗事业中清除出去,使我们的职业、因清除了贪得无厌的个人主义,而变得纯洁起来,让我们把建筑在人们苦难上的致富之道,视作为一种耻辱。作为医生的,应该只关心究竟自己能为病人做些什么?”

白求恩在访问苏联期间,看到了那里医疗健康福利的优点,回加拿大后竭力推动全民保健,更为穷人免费医疗。1938年初,不辞劳苦,千里迢迢到中国延安,帮助在抗日斗争中的中国人民,带领流动医疗队,奔走在山西、河北两省。许多前线战士的生命被挽救,还帮助提高了当时的八路军医护人员的医疗水平,为部队培养合格的医护工作者。

1939年10月底,日寇疯狂来袭,哨兵催促正在做手术的白求恩赶紧撤离。白求恩加快了手术的速度,为了与敌人抢时间,左手指被手术刀割破了。他把手指伸进消毒液中浸泡了一下,坚持缝完最后一针。白求恩手指开始发炎,隔了几天,在为一个外科传染病伤员做手术时,发炎的手指第二次受到细菌感染。在手指疼痛折磨中,白求恩又连续为伤者做了13台手术,并写下了治疗瘧疾病的讲课提纲。11月初,白求恩病情恶化,军方强把他往后方医院转移。还未到达目的地,白求恩却因脓败血症而与世长辞,时年49岁。


Saturday, May 10, 2014

我爱仙人掌



望着篱笆旁的仙人掌,内心充满了感激,这株当初只有一块的仙巴掌,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也不须特别的呵护和照顾,越长越壮,如今已有众多子株。
一般的仙人掌,外面全身都是钢刺,其实它们都是外刚内柔,表面虽然坚硬如铁,内心却是娇嫩如水。就好像俺种下的这株仙巴掌,有时还会开出红色鲜艳的花蕾,迎着阳光,展现它娇媚温柔的一面。

话说多年前的某天早上,下床时双脚踏在地板上,右脚跟一阵刺痛,疼痛只持续了几秒钟就消失了,当时也不以为意。隔天起床时,不止脚跟有针扎的刺痛,每走一步,就感觉有个螺丝起子在右脚跟处轻钻一下。

因为已经订了机票,赶着去香港陪年迈的三姨过一个中秋节,只好随便在右脚跟贴块风湿膏药布,就匆匆忙忙的出发了。当日,那趟国泰航空班机,好像故意和俺开玩笑,把飞机停到老远老远的角落,害俺一步一跛的走上走下了不知有多少道扶手电梯,几乎走完了整座赤腊角机场,化了整个小时,方见到在外头伸长了脖子在等候的表弟。表弟说,他刚才真是有点担心,这个大乡里表姐,不知会不会在偌大的机场里面走失掉?

三姨知道俺脚跟痛,早已准备了一双舒适柔软的拖鞋,让俺在屋里穿。
表弟说:“看来你这个一定是患上了足底筋膜炎,我有个伙计也是这种情况,医生教他做一个很简单的脚部伸展运动,就是抬起腿,脚跟尽量往外,用力一蹬---------”
於是乎,第二天早上一睁开眼睛,俺在床上就做起“蹬你一脚”的腿部伸展运动了。说也奇怪,蹬了几天下来,脚跟的疼痛好像减轻了,还可以去大屿山,又搭巴士兼走了很远的路,还去了筲箕湾参观香港海防博物馆。

回到家里,右脚跟又开始闹彆扭了,而且这回痛的时间更长,痛的程度更深。朋友说,你的脚底一定是长骨刺了!就在俺被疼痛整得六神无主时,巴刹里卖菜的阿婆说:“最好去找那些巴掌形的仙人掌,烧热来烫脚跟!”

 自此每天晚上,俺用友人不知从何处搜集回来的仙巴掌,拿一块来烧热,把右脚跟轻轻放上去烫。烫着烫着,感觉好舒服,一面凉了,再把仙巴掌的另一面烧热,继续烫。算起来前前后后,大概也烫了有三、四十块的仙巴掌,也不知什么时后,右脚根的疼痛,突然消失得无影又无踪。
看着塑料袋里剩下的最后一块仙巴掌,俺不假思索,即刻把它植入一个填满了泥土的花盘里。看起来已经有点乾瘪的仙巴掌,经受阳光泥土和水分的滋润,不久就生根,接着长高,在头上接连长出了许多嫩嫩绿绿的小小仙巴掌。

据清代的《本草纲目拾遗》中有所记载,仙人掌味淡性寒,功能行气活血,清热解毒、消肿止痛。而《岭南采药录》记载:仙人掌焙热烫之,用於治疗乳痈起结核。
对咯!生疮都能治,不管是筋膜炎还是生骨刺,焙热的仙人掌,确实是治好了俺的疼痛脚跟,谢谢仙人掌!谢谢巴刹卖菜的阿婆!



Saturday, May 3, 2014

虫洞的联想

看了套名为《神医》的韩剧,故事一开始就是情节紧凑,话说崔莹大将军护送元朝公主和高丽新王恭愍王回高丽,途中被王叔多番派人阻挠,刺客甚至在元朝公主的颈项抹上一刀。御医只能以针灸暂时为公主止血,太深的伤口与过度失血,已让公主命在旦夕。元朝公主的生死攸关高丽国的存亡,有大臣建议恭愍王,亲自去天上找神医来救治公主。

大臣把众人带到一处据说是当初华佗离开的“天门”,只见一个大大的漩涡在转动,越转越大,漩涡中心的洞口也越来越宽大,大臣说,只要走进漩涡的洞里,就能到天上去找神医。
崔莹问大臣为何自己不去?眼见每个人都在畏惧退缩,奉了先王命令,要尽力保护恭愍王的崔莹大将军,毫不犹豫走入漩涡中心,穿越“天门”。

电光火石间,崔莹发觉自己已经到了“天上”,而其实他是穿越了时空隧道,也就是所谓的“虫洞”,来到了几百年以后的现代汉城街头。街上的人,都把这个古装打扮的大汉,当作是搞宣传打广告的临时演员。误打误撞之下,崔莹看到医学讲座上,正在向观众解释、如何可以把伤口缝合得不留钉点疤痕的整形外科医生柳恩秀,崔莹立即把这个“神医”扛着回去救公主。穿越了虫洞,崔莹和神医回到了共愍王元年时代。-------------------------

剧情来到最后,被尊为医仙的柳恩秀,等到时光之门再次开启,回到现代,匆匆拿了一些准备救治崔莹将军的药物,趁着漩涡还未消失之际,赶紧穿越虫洞,回到元朝时代的高丽国去寻找崔莹。柳恩秀发觉,自己在虫洞进进出出之间,再次回到崔莹的世界时,那已经是恭愍王继位5年以后;而成为了大护军的崔莹,在两人曾经相约重逢的大树下,正在痴痴的等待着柳恩秀。





60多年前,爱因斯坦提出了“虫洞”(Worm hole)理论,那是宇宙中存在的连接两个不同时空的狭窄隧道,虫洞能让原本相隔亿万公里的空间,扭曲变成近在咫尺。而在20世纪50年代,已经有科学家开始研究“虫洞”,不过一些物理学家认为,虫洞的引力过大,可能把所有进入的物体毁灭,所以不适合用在宇宙航行方面。

随着科学技术发展,新的研究发现,虫洞的超强力,可以通过负质量(Negative mass)来中和,达到稳定虫洞能量场的作用。相对于产生能量的正物质和反物质(anti matter),都拥有负质量,可以吸去周围所有的能量,把原本细小的虫洞扩大,让太空飞船穿过。目前的太空航行,如要从地球上到达最近的一个星系,动辄也需要好几百年的时间,而通过虫洞,就能把行程大大缩短,一瞬间即能到达宇宙中遥远之处。

据英国媒体曾经报道,物理学家霍金,在拍摄一部有关宇宙的纪录片时提到,其实人类是有能力建造接近光速的宇宙飞船,并且能够进入未来。霍金更强调时光机的关键点,就是所谓的4度空间,即时间的长度,在太空中,万物也是有时间的长度。霍金举例:开车直线行进,等如在1度空间中进行;左转或右转,等於加上2度空间。至於在曲折蜿蜒的山路上下行进,就等於进入了3度空间;而穿越时光隧道,那就是进入第4空间,科学家把这个隧道叫做“虫洞”。

霍金指出,虫洞无处不在,小到肉眼难见,它们存在於空间和时间的隐密裂缝中。宇宙万物都不是平坦或固体状,如果贴近观察,会发现所有物体,均会出现小孔或皱纹,这就是基本的物理法则,而且适用於时间。在3度空间中,时间也有细微的裂缝、皱纹和空隙,而比分子、原子还细小的空间,则名为量子泡沫(Quantum foam),虫洞、就存在於其中。

理论上,时光隧道或虫洞,不只能带着人类前往其他行星,假如虫洞两端位於同一位置,太空船进入后,再飞出时会仍然接近地球,只是进入了所谓“遥远的过去”。

据说在1990年,南美洲委内瑞拉的机场控制塔人员,突然发现一架早已淘汰、连雷达也找不到的客机飞临机场。机场人员问:“这里是委内瑞拉,你们从那里来?”
飞行员听后惊呼:“天啊!我们是泛美航空公司914号班机,从纽约飞往佛罗里达州,怎么会飞到这里呢?”
机场人员看了他们的飞行日记,注明飞机是在1955年7月2日起飞,后经查证:914号班机确实在1955年7月2日从纽约起飞,飞往佛罗里达途中突然失踪,一直没找到。机上50多名乘客全都赔偿了死亡保险金。35年后,914号班机的人回到美国家里,发现孩子们和亲人都老了,而他们却依然和当年一样年轻。

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在光速中,空间可以缩短,时间可以变慢,在时空穿梭那一刻,时间是静止不动的。所以,当宇航员从太空回来时,他手表上的时间,的确会比在地球上的慢了一点。

至於失踪了将近两个月的MH370,我们都希望它只是不经意的穿越了虫洞,绕了一下子就会再回来的,只不过在地球上等待盼望的人,得耐心的等多一点时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