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6, 2015

羊年送大礼——GST

一大早经过阿福伯的五金店,奇怪阿福伯今天没有开店做生意,只是开了中间的小门,有人进进出出在搬东西。

平日俺们在同一条街上的茶室吃过早餐,每每经过阿福伯的五金店,不是进去帮衬买一两包垃圾袋,就会买一包种花的肥料。放在天井的那个晾衣架,天天拉进来又推出去的结果,轮子都几乎蚀光了,去阿福伯的五金店配4个新的树胶轮子,才6块钱;回家装上去,挂满了洗好衣物的晾衣架,轻轻一推,滑溜的一直往外冲。

阿福婶靠在陈旧的橱柜旁,有一搭没一搭的说:“ 我们老了,不要做了,那些什么GST,我们不懂,要买电脑买软件,要请书记,那来的钱?还是收档算了!”

 “政府不是规定,年营业额超过50万,或者每天营业额达到1千6百块才注册消费税的吗?”

“我们没有在去年底注册,今年注册的就要每天罚款,还会越罚越多;甚至要上法庭,要坐牢----------做一点小生意也这么冤枉,老头子也不敢再做下去了!”


 昨晚煮荷兰薯鸡腿,打开冰箱找冬菜,翻遍了也没找到,原来冬菜已经用完了。晨运过后回家时,顺便转去附近阿发叔的杂货店买冬菜,也打算买一包冰糖,以备用来煮鱼生酱。

一脚踏入店里,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阿发叔的杂货店空荡荡,有如被强盗洗劫一空,仅剩下零零星星的鲍鱼擦、扫把棍、地拖、厕纸等,散落在物架上和地上。

平日有顾客上门,忙得不可开交的发叔和发婶,恨不得自己突然多了两双手和两条腿,那就不须让顾客们等得太久;可眼前的发叔和发婶,双腿有如灌了铅,慢吞吞的把一些货物逐件逐件抛入纸箱中。

发叔一直在叹气:“ 还以为两个老家伙,可以藉这摊小生意挣得两餐饱饭吃,也让我们有点寄托,谁知--------唉--------消费税还未实行,我们这些老骨头就先被消费掉了!唉-----------”

“阿杰的爸啊,树上的叶子全被你唉到落光光了!”

“ 阿杰的妈呀!你说改天煮些kaya (咖央)装在罐子里,给我拿去逐间茶室叫食客买,如果好生意,是不是又要注册消费税的啊?”

听着发叔发婶的调侃和互相打趣,俺竟然笑不出,只感到心里有股寒气。



4 comments:

  1. 今年四月后,市场应该会安静许多。。。
    还不是因为政府没钱啦!

    ReplyDelete
  2. 有人问:“今年年头吹什么风?”
    答案竟然是:“ 执笠风!“

    ReplyDelete
  3. 番薯官什么都不会,最会makan duit。
    什么GST,都是进他们的荷包!

    ReplyDelete
    Replies
    1. GST是没问题的,问题是真腐应该如何去教育帮助那些做小本生意的商人,设一套两全其美的计划,而不是一味的恐吓、又拉又锁、又罚重款又坐牢。这些做了大半辈子生意的老人家,多多少少每年都交税,那些被税金喂饱的官员,竟然凶着嘴脸,把老实商人当汪洋大盗来办!

      Delete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