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 2015

碌柚



听到巴刹的客家生果嫂说,明年可能她没有碌柚卖了,因为在打扪的耕地就要被政府收回。啊!又少了一个碌柚园?又有一家人的生计将被断绝?

40多年前,打扪柚园包括了巴占、热水湖、安邦和崑崙喇叭一带,占地面积多达3千英亩。随着屋业的不断发展,超过三份之二的碌柚园相继被推毁,如今仅剩下打扪的拉打及乌鲁碑等所谓的政府地。
独立已经超过了半个世纪以上,多年来,柚农依然面对无法向政府申请到农地的困境,像客家生果嫂这样的柚农,只能每天处在战战兢兢和观望状态的情况下、辛勤劳作,却不知何时会有一群好像暴徒的所谓执法者,带领着推土机来把柚树和待收的柚子全部摧毁,令柚农血本无归。

最初打扪(Tambun)是近打县内的一个小镇,紧靠怡保,现在已经归纳在怡保市内;去Tambun,就是因为要买那里盛产的碌柚(pomelo)。

很久很久以前,从广东乘船到南洋谋生的许多客家人,随身带上了家乡的柚子,在船上缺乏蔬菜和水果的那些日子里,含有丰富维他命C的柚子,确是最佳的补充品。柚子最后也在南洋落地生根,尤其在打扪一带,附近有很多石灰岩,带有碱性的泥土,最适合种柚子,长出来的打扪柚,肉质清甜多汁少渣。

日据时期的部分抗日份子,於二战后拒绝向英国殖民政府上缴武器,转入了地下活动,英殖民政府为了要歼灭马共,宣布全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 (emergency period )。这个时期,打扪的柚农在耕地范围开始兼养猪养鸡,以增加收入,连带附近的锡克牛主也得益,因为牛粪是碌柚所喜欢的肥料。直至1997年10月到1999年的农历新年前后,一场立百病毒(Nipah virus)的发生,从此,打扪柚农就只能专心的种碌柚而已。

打扪碌柚,是外地游客最喜欢买的土产,土产店把一粒一粒外形美观的碌柚,放入塑料绳编成的网套里挂起来卖。本地人都习惯把打扪柚叫做碌柚,肥大的碌柚,有点像一个肉肉胖胖的屁股,拍打起来,发出“ 碰碰” 的声响,所以人们开玩笑,故意读歪一点,把屁股也叫做萝柚。看到一个大屁股的人走过,人们会很自然的说:“ 尼个大萝柚,真系可以摆得落成围枱咯!”

过农历年时,一般华人都会买碌柚用作送礼、拜神、鱼生佐料等。打扪碌柚还有甜柚和酸柚两种,捞鱼生时用的,通常是酸柚。不过酸柚的价格已经越来越贵,今年俺家都不买酸柚了,只买普通的甜柚。买了碌柚,最好要摆上一个星期左右,外皮有点皱皱黄黄时,这时的柚子才熟透、又甜又好吃;碌柚也是中秋节必备品之一。

碌柚叶也有用处,以前的人会在除夕用碌柚叶水冲凉,据说可以除霉气、祛邪、防病、行好运。俺的朋友在清洁神像、神位和神龛时,也会用上碌柚叶水。记得以前的老人家,不小心看到色情暴露的画面,就会“啋啋”连声,跟着还说要用碌柚叶水来洗眼睛。

至於剥下来的碌柚皮,通常会放在太阳底下晒干,去印度人杂货店里买点甘文烟(kemenyan),放几粒烧红的碳在甘文烟钵,淋上敲碎的干文烟,加上小块晒到干透的碌柚皮,燃起的碌柚皮和甘文烟,是驱除蚊虫的绝好妙剂。



5 comments:

  1. 哈哈,以前作小孩子的时候喜欢戴碌柚帽!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大人就打死都玩这个了,戴绿帽wor !

      Delete
  2. Replies
    1. 不过,就唔系香港沙田个度种嘅碌柚咯!

      Delete

普者黑(2)

划过了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接下来去参观溶洞。这里四周皆山连水、水绕山,有山必有洞、有洞则必有水。众人走到火把洞前,咦!怎么闸门关上了? 时已傍晚5点多,参观时间已过,地陪找来看守人把锁打开,通融一下让远方来的客人入洞。 火把洞内石笋如林,钟乳石琳琅满目,在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