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15

34小时


话说番薯大企业的主要老板群,虽然有着不同的肤色、语言以及宗教背景,但都能和睦共处,同为番薯企业而奋斗。

当乌洞公司的麻蛤滴耳担任总经理时,采取了分而治之的卑劣手段,故意把更多的糖果分给一方,却对另一方拼命打压。纯朴善良、头脑简单的番薯企业老板们,大多数就轻易的掉入了麻蛤滴耳所精心策划的陷阱里;大家开始互相猜忌、嫉妒、各不信任。

麻蛤滴耳粉饰了公司的业绩,一方面让企业老板以为它管理得力,私底下与乌洞同僚把企业的大量资金,运用五鬼大法,偷偷搬到乌洞在海外子公司的账户去了。要不是有个倒霉的稽查师,在香江被谋杀灭口,番薯企业的老板们,对麻蛤滴耳和同党偷企业资金的事,就会懵查查和乌泻泻了。

麻蛤滴耳强把企业的行政、保安以及其他部门的主管全部撤换,安置了听话的仆从,连番薯企业的财库和保安系统,也全归他掌控。
至於本来是要监督乌洞公司的其他经理公司,麻蛤滴耳也逐一收买,以杜绝有不同的声音出现。对於那些不肯妥协的经理公司,麻蛤滴耳就经常出动保安去对付他们,限制他们的自由活动。

绝对专断与权力高度集中的管理方式,麻蛤滴耳把番薯企业和乌洞公司,全控制在其个人意志之下。长期处在霸权镇压威胁的环境中,加上被乌洞公司不断的洗脑,渐渐大多数的番薯企业老板们,都染上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把麻蛤滴耳当成了董事长大老板,还要向乌洞公司感恩以让自己有饱饭吃。

麻蛤滴耳在番薯企业中,开创了总经理拥有绝对不受制衡的权力,於是乎贪污滥权腐败等病毒,在乌洞公司里迅速漫延开来。麻蛤滴耳做了20多年的总经理,番薯企业早已被搞得污烟瘴气,等到拿鸡怖当上了总经理,自然继承了麻蛤滴耳所留下的体制,继续蚕食鲸吞番薯企业的资源和利益。

此时,大多数的番薯老板们,已逐渐摆脱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从麻木中苏醒过来,认为必要把番薯企业好好的整顿一番。虽然拿鸡怖和同党施展了无数恐吓手段,番薯老板们以无畏无惧,正义凛然的精神,进行了一场34小时、场面伟大、震慑人心、平静安详的研讨会,共同分析如果才能够杜绝恶法贪污滥权,拯救濒临倒闭的番薯大企业。





4 comments:

  1. 酱多人去杀鸡,阿鸡哥还讲人不过多?!
    快点下台啦!

    ReplyDelete
    Replies
    1. 高空飘下几粒黄汽球,垃圾鸡和河马吓得濑尿。

      Delete
  2. 阿鸡哥真的酱忙么?
    忙到都没有时间出席那个什么国际反贪污大会?
    人家外国人都在偷笑咯。
    Malu不malu?

    ReplyDelete
    Replies
    1. Deputy public prosecutor, seconded to MACC (反贪会), has been missing for over 30 hours,只找到烧过了的车, 大家都希望 he hasn't been C4 liao!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