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8, 2015

停不了的战争

A 2002 picture of Khaled al-Asaad in front of a rare sarcophagus from Palmyra depicting two priests dating from the first century.

(叙利亚考古学家 Dr Khaled al-Assad)


2002年在埃及举行的一场各国外长会议中,当时的阿拉伯联盟秘书长Amr Moussa 向小布什提出警告,美国执意进军伊拉克,无疑要把中东拖入地狱的深渊里,而伊拉克和叙利亚,将会首当其冲,被战火所吞噬。

话说公元7世纪,伊斯兰政教合一的领导人穆罕默德去世,后人因为教义解释的不同,分成了「什叶派」和「逊尼派」。从此,这两个伊斯兰教派在阿拉伯半岛不断的相互杀戮,展开了长达千年的恩怨仇恨。

随着西方势力进入中东以及北非国家,逊尼派国家开始趋向於世俗化,以威权专制统治集团的阶级化,来取代宗教阶级制度,如沙地阿拉伯和利比亚。

叙利亚的穆斯林有74%为逊尼派,什叶派占13%,而政府则是由仅占6%的阿拉维派教徒(什叶派支派)的阿萨德家族来统治。
严重的贪腐、朋党和失业问题,导致叙利亚人民(大部分长期受压迫的逊尼派)对政府越加失望和不满。2011年3月,有年轻人在学校墙上写革命语句遭虐打并逮捕,接下来警察向暴乱的群众开枪,民众的抗议情绪,越发不可收拾。加上获得西方国家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支助,境内大大小小的反抗军,一呼百应,相继揭竿而起。

逊尼派的圣战基地(al-Qaeda)自愿军和什叶派的真主党武装分子也跟着加入混战,原本只是一场扳倒阿萨德家族的内战,竟然越打越乱,逐渐演变成在叙利亚的领土上,却由外人在打着莫名其妙的战争。

伊朗认为,透过叙利亚,它可以进入黎巴嫩帮忙真主党去攻击以色列,而阿萨德政权,也获得黎巴嫩什叶派真主党的支持。
至於反政府阵营的逊尼派,就有土耳其、沙地阿拉伯、卡达和其他波斯湾阿拉伯等国家,甚至美国、英国和法国,都成了赞助者。

至於西亚最古老民族之一的库尔德人(Kurds),聚居地库尔德斯坦(Kurdistan)横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伊拉克,少数分布在黎巴嫩、阿塞拜疆(Azerbaijan)、亚美尼亚、俄罗斯山区、以色列等地。库尔德人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是建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他们与所在国政府长期的斗争,不断的发生冲突。大多数库尔德人是逊尼派穆斯林。

伊斯兰国(ISIL)可以说是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特殊产物,奉行极端恐怖主义,宣称对於全球穆斯林世界拥有统治地位。ISIL拥有大量美军和其他国家军队的武器;2003年,美国扳倒了萨达姆政权后,众多失业的军人均加入了ISIL。此外,还有许多来自海外的武装人员加入。无可否认,美国干预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政局,直接促使伊斯兰国的迅速壮大。

2014年初,ISIL完成攻占伊拉克中北部,直往叙利亚挺进,还快速成为叙利亚境内反抗军最大势力,当初由美国资助叙利亚反抗军各阵营的军火,也大量流向了伊斯兰国。
原本是伊拉克当地恐怖组织al-Qaeda分支的伊斯兰国,现在已经成了控制叙利亚北部、东部,以及伊拉克的一股强大势力。

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至今丧生人数已高达20多万,叙利亚有超过400万人逃出家园,随着战争持续激烈化,难民的数字也会不断一直在增加。那些没能力逃出国的,只能在境内不断迁徙,据估计,在叙利亚约有760万人到处逃窜求生。
根据联合国的报告,4年的战事已经让叙利亚经济损失高达2千多亿美元,5个叙利亚人就有4个是穷人,当中30%的人是处在极度贫困的情况下;国家的医疗、教育和社会福利制度,已经是崩坏无存。

近日,建在北极Svalbard Islands 的种子地窖,首次被要求打开,取出先前存放在那里以备一时之需的种子。因为叙利亚最大的城市Aleppo 在战争中遭受严重破坏,连种子库都被烧掉了。 国际干旱地区农业研究中心(ICARDA)研究人员,日前已向挪威「斯瓦尔巴种子库」申请提取早前存放的种子。
原本设在Aleppo 的  ICARDA(Internationl Center for Agriculture Research in the Dry Areas),当地的种子库存有小麦、大麦等许多适合干旱地区生长的植物种子,战争逼得ICARDA搬去黎巴嫩首都贝鲁特,那里的种子库只能勉强维持冷藏功能,没办法继续培育并提供种子。所以,中东研究人员得向所谓的「末日粮仓」要种子,以缓解叙利亚生态严重破坏问题。

挪威政府在距离北极点1000公里的斯瓦尔巴群岛,开鑿种子地窖,於2008年开始启用。目前约有1亿粒世界各地的农作物种子,被保存在零下18摄氏度的地窖中。据说这里存放的小麦、大麦和豌豆等种子,可持续保存长达1000年,而生存能力最强的高粱种子,大约能存放1.95万年。


“On Freedom's tree there rained a withering blight,
Glory to proud Palmyra sighed adieu,
And o'er her shrines Destruction's angel flew.”

 ( Nicholas Michell, 1807-1880)

在叙利亚沙漠上,位於大马士革的东北方,那里有一片绿洲——Palmyra(巴尔米拉),是古代最重要的文化中心,有沙漠珍珠之称。巴尔米拉是古时穿越丝绸之路商队的重要中转站,在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三世纪的罗马帝国时期,最为兴盛,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叙利亚内战爆发前,Palmyra是一个主要的旅游胜地。

2015年5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L),向拥有2000年历史的叙利亚古城巴尔米拉发动大规模攻势。基於巴米尔拉是人类文明发源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担心古城受破坏,造成重大人文损失,要求武装分子尽快停火和撤离。
疯狂的ISIL在巴尔米古城的巴尔夏明神庙(Baalshamin),埋下大量炸药,爆炸导致神庙被严重破坏,外围的圆柱也倒塌。

Baalshimin 最早建於公元17年,在公元130年罗马时期扩建,被认为是古城内最重要的遗址之一。位於古城博物馆外那头3米多高、有二千年历史的石狮子,也难逃厄运;武装分子还把古城的圆形剧场变成刑场、博物馆变成监狱。

就连一生致力研究巴尔米拉古城的著名叙利亚考古学家,82岁的Dr Khaled al-Assad,也被伊斯兰国斩首杀死了。年初,在伊拉克有二千年历史的古城哈特拉(al-Hadr)、有三千多年历史的亚述古城尼姆鲁德(Nimrud),都被妖魔ISIL给摧毁了,还大肆破坏摩苏尔(Mosul)的博物馆。伊斯兰国不仅杀人如麻,更以最残暴的方法,有系统的摧毁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文物古迹,历史文化损失难以估计。

美国在中东伊斯兰世界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引出了一众妖魔鬼怪,搞得天翻地覆,生灵涂炭,真系作孽咯!



Monday, September 21, 2015

马兄与拿弟

话说二战时期,日寇从中国和东南亚各国抢夺了大量财物,日寇的主子裕仁,成立了一个由皇族成员负责的“山百合”会,把从中国掠夺的大批黄金、珠宝、文物、图书字画、铜镍币等,运到朝鲜后,再装船运回日本,归作皇室财产。

当年负责侵攻东南亚的日寇将领,就是那个生性残酷、杀人如麻的大魔头山下奉文。据估计,日寇在东南亚地区抢刮了近千亿美元的财物,还有许多无法估价的钻石、翡翠、玉器、宝石、佛像、字画、古书、古玩等奇珍异宝。裕仁的亲弟,甚至当起了东南亚地区的“山百合”主管,总部设在新加坡。那些抢回来的金银财宝,数目巨大,运了很多次都运没完。

1942年,日寇在太平洋被美国海军连续重击,裕仁命令“山百合”把集中在菲律宾的财宝,就地埋藏起来,等以后再输送回日本。从1943年下半年开始,日寇把抢夺的财宝,分批运往菲律宾碧瑶山区的热带雨林里,藏在隧道和山洞中,有的被埋入马尼拉附近的深坑里,更有些被藏进珊瑚礁里面。

1944年5月,在菲律宾吕宋岛深山里的一个“8号坑道”,山下奉文和“山百合” 成员,邀请所有参与埋宝藏的工程师,举行盛大的告别仪式。午夜时分,趁其他人都喝得醉熏熏时,山下奉文和皇族成员溜出坑道,下令用大量炸药堵住坑道出口,一声巨响后,工程师和金银珠宝,就全被埋葬在8号坑道里了。

1945年到1948年之间,当年的美国战略情报局,就从菲律宾找到了价值几百亿美元的黄金运回美国,然后分别存入42个国家的176家银行。当然一部分的黄金,还是会落入某些在瑞士银行的私人账户里。譬如麦克阿瑟将军(Douglas MacArthur) 儿子的账户,就拥有黄金近百吨,第31届的美国总统胡佛(Herbert Hoover),也有7.5吨黄金。

战后,美国情报机关对那些前往菲律宾‘旅游’的日本人,异常关注。山百合皇室成员陆续到菲律宾查探藏宝地点,美国间谍就在后面跟踪。结果,CIA派人又挖走了几十亿美元的黄金、钻石和白金。

当然,专制贪婪腐败的马可斯,也曾派人进行大规模挖宝藏活动。光从牠在外国秘密出售的大批黄金,价值就上百亿美元。霎时,菲律宾的深山丛林里,到处都是寻宝的人。

1970年,有个叫做罗哈斯的菲律宾人,在吕宋岛北部山中,发现了一尊重约一吨的纯金佛像。拧开佛像头部,佛身里藏有大量稀世珍宝。马可斯知道了,立刻派军队去罗哈斯家,除了金佛像,还有罗哈斯辛苦发掘所得的其他如翡翠、钻石、蓝宝石、琥珀、金条等等,全部装上大卡车给拉走了。

罗哈斯让马尼拉各大媒体都登载了这个事件后,碧瑶法庭审理这宗抢宝事件,正直的主审法官,命令军方交出金佛像。迫於压力,马可斯的亲戚找来一名雕刻家,把他带到一处地下室,要他在两个星期内,按照着金佛像雕出一尊一模一样的铜佛像。佛像雕好了,可是雕刻家永远就没再走出地下室了。

主审法官受到了警告,畏惧下也只能收下铜佛像。1971年5月,菲律宾参议院一个委员会,重新调查金佛像事件,藉此打击贪腐的马可斯。同年8月,米兰达广场要举行一场集会,躲起来的罗哈斯,也准备出来演讲,在电视直播中,向全国人民揭露金佛像抢劫案的真相。

集会当天,米兰达广场人山人海,罗哈斯上台正要开讲,一颗强力的炸弹爆炸了,同时有十几枚手榴弹被扔进会场。当场炸死了9人,重伤的有96人,包括在场的8名参议院议员。据美国常驻菲律宾的议员透露,宫中保安人员告诉他,马可斯声明绝不放过任何机会处死罗哈斯、还有他的亲属,以及那些跟金佛像抢劫案有关联的人。很快的,证人一个个消失了,也包括那位决心要调查此事的法官,当然还有寻宝人罗哈斯。

1986年,Kissinger要马可斯把黄金卖给2千家欧洲和美国银行,不肯妥协的马可斯,政权很快就被推翻了。最后,面对国内外众多的贪污犯罪指控,马可斯的黄金,被搬上“艾森豪威尔号” 航空母舰运到美国,换取了免被审判。


镜头一转,来到2006年10月某日,在番薯邦雪州一个偏远的森林里面,有人发现了一些尸体碎块。警方抵达案发现场,在一片黄泥地上,收集到很多碎骨碎肉。后来证实,有个来自成吉思汗故乡的女子,在这地势崎岖地形隐秘的森林里,被凶徒绑上只有军方才能取得的强力炸药,炸得粉身碎骨。

成吉思汗的同乡女子突然在番薯邦玩失踪,女子表妹急得报警,也向她国家驻曼谷的大使馆求助。后来,一个国防分析家被控唆使谋杀罪,两个警察部队精英,也是番薯企业副总经理拿鸡怖的保镖,被控谋杀罪。结果是,国防分析家无需自辩,获判无罪,两个拿鸡怖保镖先是被判死刑,最后也是上诉成功,无罪释放。

2009年3月某日,法国《自由报》-La Liberation ,刊登了两大版有关此则谋杀炸尸案的大新闻。作者为驻泰国法籍记者Arnaud Dubus,经过多次在番薯邦和成吉思汗故乡之间,来回往返调查所知:原来被害女子是於2004年,在香港认识了所谓的国防分析家,还当了牠的贴身翻译员。为了讨得主子欢心,国防分析家把恋人被害女子介绍给拿鸡怖,(拿鸡怖却敢敢发誓不认识死者 )。2005年3月间,国防分析家和被害女子开心畅游欧洲大陆,并以拿鸡怖的兵器交易波碌架(broker) 身份,去和法兰西潜艇建筑局谈些早前签了合约的细节。

当成吉思汗同乡女子知悉国防分析家的公司,已经收取了法兰西造舰公司所付给的一笔1.14亿欧元佣金后,也要求分得50万美金。屡遭拒绝下,成吉思汗同乡女子索性上门追讨佣金了。然后,剧情就发展成:在月黑风高之夜,凶徒在国防分析家门前掳了女子上车,载到荒山野岭枪毙兼用强烈炸药毁尸灭迹,连受害人的出入境记录,也完全被删除得一乾二净。

其实,就因为马蛤滴耳在任期内绑架操纵司法、极权专横,只懂得维护乌洞公司的利益、包庇乌洞党员,就算犯罪,只要付合马蛤滴耳和乌洞公司利益,最后都会变成无罪释放,谁也不必去坐牢。历年来,乌洞纵容罪恶、贪污、腐败、搞种族两极化以巩固本身的领导地位,许多乌洞成员已经逐渐变得越发胆大妄为,更加贪污腐败、更加极端、更加堕落!

虽然,成吉思汗同乡女子炸尸案的疑云,与拿鸡怖形影相随,2009年,马蛤滴耳还是把拿鸡怖拉上了总经理的位子。2015年,外国媒体爆料,拿鸡怖搞的一个大番薯发展有限公司,已经亏损了好几百亿番薯币;其私人户口,却进账了来路不明的7亿美元。

7月初,“沙捞月”报告透露,目前逃到国外居住的银行家儿子揭露,他的父亲在2013年遭人买凶枪杀,原因是准备揭发一件大规模的贪腐活动。当连续大笔的一个番薯公司款项,转入了银行家创办的银行、拿鸡怖的私人账户时,确让银行家非常困扰。据说银行家曾去报警,不久就被杀了。

9月4日,一位番薯邦副检查师失踪,隔天,烧毁的车子被发现丢在一个油棕园里,车身号码引擎号码也被磨掉。警方很快就捉了几个嫌疑犯,嫌犯把警察带到一河流处,捞起一个灌满水泥的油桶,副检查师的尸体就在里面。

副检查师曾被调到反贪污委员会担任主控官,后来又调回总检察署,大家都认为,他的死应该是和他调查的案件有关。当番薯刑事调查总监宣布,谋杀案已经成功侦破,副检查师被杀害的案件,绝对和银行家被枪杀案没关系,和一个大番薯发展公司更是没有关系,大家可别乱猜乱乱猜。即刻,几乎所有疑惑的眼光,都不由自主全注集在拿弟的身上。




Monday, September 14, 2015

9.16

回顾1961年5月27日,马来亚首相东姑鸭都拉曼,在新加坡向外国通讯记者俱乐部发表演讲时,首次透露有意扩大马来亚的版图。7月时,由沙巴、砂拉越、马来亚以及新加坡共23人,成立了一个「马来西亚团结咨询委员会」,汶莱则派出5名观察员。经过多次会议后,委员会在1962年提出备忘录,宣称支持马来西亚的成立。

从历史的追溯,今天的东马以及西马的合并,看起来可不像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种族和文化,而是因为大家都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其实马来西亚这个政治概念,最早是英国提出的。1887年,北婆罗洲公司董事Lord Brassey 建议,把马来半岛、新加坡、北婆罗洲和砂拉越联合在一起,以方便英国去管制这些殖民地的行政和经济。
二战后,英国为了保住自己在东南亚的经济利益以及军事权力,努力设法把新马和北婆三邦联合起来。

1963年7月29日,东姑终於同意与印尼总统苏卡诺、菲律宾总统马加巴卡,举行极锋会议。8月份,联合国代表团取得民意调查,反对最大声的,是来自於砂拉越的人联党;於是,英国对人联党员进行了大逮捕。

原本打算在8月31日宣布马来西亚的成立,可当时调查工作还没完成,印尼和菲律宾又抗议,马来亚和英国决定在9月16日宣布成立马来西亚联邦。9月14日,联合国调查报告书宣称:「毫无疑问的,大多数人民希望加入马来西亚联邦」,在众多的争议下,马来西亚总算是成立了。不过,也招来了长达3年的马印对抗运动,印尼高调要「粉碎马来西亚」。1965年8月,新加坡被逼退出马来西亚联邦。

9月16日是砂拉越和沙巴脱离英国殖民统治取得独立的日子,对东马人来说,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日子。长期以来,中央政府都把这个日子忽略了,直到2009年,拿鸡怖方宣布,从2010年开始,把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也列为公共假期。

拿鸡怖也曾经公开发言:“如果独立日(8月31日)是纪念马来亚脱离英国殖民统治,马来西亚日应该庆祝我国多元种族在文化、社会等领域,取得成功和团结。马来西亚日当天的庆祝活动,主要体现及加强,一个马来西亚理念,通过体育、社会文化、艺术等活动,促进各族团结和谅解。”

可惜,表面上说的是一套,实际情况做的刚好是相反的一套。50多年以来,乌洞政客永远肆无忌惮的操弄种族课题,以卑劣无耻的下流手段,黑白颠倒、偏极挑衅煽动的言论来蒙混牠们的族人,以期达到巩固本身的政权地位。

2015年的9月16日,本来应该是国人和谐共同庆祝的马来西亚日,却被一群打着捍卫马来人尊严口号的红衫军彻底破坏了。早前,乌洞区部主席的红衫军领袖,召集大批飚车党在吉隆坡市内招摇造势,恶形恶相,态度嚣张。

9月16日,红衫军势必要在吉隆坡市中心办大集会,乌洞执行秘书表明,乌洞不会阻止任何党员参加;拿鸡怖也声明,人民有绝对的自由。
9.16红衫军大集会还未举行,已经引起风雨满城,原因是较早前的刘蝶广场围殴事件、Times Square发生一群偷眼镜贼而把店长的头当足球猛踢事件、还有要华人浴血的海报等,在在都显示出,搅事的凶徒,都是极度残酷。乌洞政府间接纵容暴力,已经让国内弥漫着一股诡异不安的气氛。

除了乌洞区部主席领导的红衫军,还有马来武术总会的黑衫军,也要在9.16那天举行集会,耀武扬威,因为牠们对参加净选盟4的那几万名出席者感觉非常不爽。

后天就是9月16日,在今年这个特别的马来西亚日,大多数热爱国家、卫护和谐社会的各族人民,都会休假待在家里。偏逢妖魔齐齐出洞之日,还是生人勿近为妙啊!



Monday, September 7, 2015

战争贩子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胡志明宣布越南独立,法国还想再控制昔日的殖民地越南、老挝和柬埔寨,於是重新侵略这些印度支那国家。

1953年朝鲜停战,美国就把注意力转移到越南;1954年,中、美、英、法和印度支那三国,达成《日内瓦协议》,内容重点是,法国撤出越南,并承认越南、柬埔寨、老挝为独立国家。
法国撤出印支三国后,美国趁虚而入,漠视胡志明政府,反而在南方扶植了曾经投靠日寇和法国的傀儡政府,故意挑拨起越南的内战,并向南越提供军事援助,派遣顾问,在南越建立起拥有30万人的军队。

长达12年的南北越战争,美国向越南投下了800万吨炸药,造成160多万人死亡,以及整个印度支那1000多万难民流离失所。

一场越战,彪榜了美国的新殖民主义政策,那就是推行它们的“特种战争”。首先在经济上,利用傀儡政府去剥削人民,提供武器和金钱,派遣所谓的顾问,指挥傀儡政府的军队,去屠杀和镇压革命的人民,然后,美国打着“世界警察”的旗帜,派自己的军队参战,以达到殖民掠夺的目的。

从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世人可以清楚的看到,美国把灾难和冲突,留给每一个战场。美国实行的是利益导向的外交决策,而战争,就是一条可以实现美国利益成本最低的捷径。

根据美国德克萨斯大学、乔治布什政府与公共服务学院教授Christopher Layne所写的《The peace of Illusions: American Grand Strategy from 1940 to the Present》,指出美国在过去60多年中,整体上推行的是一种超地区霸权,或全球霸权战略。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美国大战略的扩张特征,至今也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霸权所倚重的一个根本手段,当然就是军事行动。

Layne 更提到,其实美国外交政策的本质,是早已经“fixed,determined and pre-progammed ”。

所以勿论美国人民投票给那一个党,也不管是那一个人当上了美国总统,总统的外交政策,还是会被锁定在整个决策系统中,而决策者就是所谓的美国精英集团,以及背后的影子政府。美国为了建立本地区以外的霸权,就是要不停的参与战争。
美国的精英集团可以轻易控制媒体及舆论导向,煽动民众支持他们并不了解的战争。就好像9.11事件,即刻可以让全国人民疯狂支持政府出兵攻打阿富汗。(不过,现在许多美国人已经不相信9.11事件是一项恐怖袭击,认为这是政府自编自导自演的大骗局、大阴谋,目的就是要侵占中东国家,以期实现它的大中东计划。)

海湾战争后,美国政府对伊拉克实施经济制裁,又将伊拉克领空划分禁航区,长期轰炸伊拉克,造成无数人民伤亡。小布什更指伊拉克是「邪恶轴心国」(Axis of Evil),就算联合国还未同意,美国还是以「伊拉克拥有杀伤性武器」的幌子,联合英国以及澳洲和波兰,二话不说,就去攻打伊拉克,誓必铲除由美国扶持的萨达姆政权。

接下来,美国带领它的北约盟友,把中东战场继续移到了利比亚,介入利比亚内战,终结了强人卡扎菲政权。
一直以来,美国要发动一场战争,必带上它的盟友一起参战,这就是所谓的盟国一致原则。1991年打海湾战争,美国带了40多个国家,打阿富汗最厉害,有160个国家加入。

1999年,有19个北约成员国,跟随美国加入一场藉由科素沃民族矛盾直接引发的科索沃战争。其中13国直接上战场,其他6国则担任提供后勤工作支援前线。从1999年3月24日至6月10日,78天之内,北约国家在科索沃境内投弹13000吨,使用了大量杀伤性能极强的新式武器,连续轰炸造成1800多名平民丧生,6000多人受伤,百万人沦为难民。

美国本来打算又用化武藉口来打叙利亚,被俄罗斯强硬拦阻了。美国一直寻找机会,借助ISIS,终於找到了一个以反恐为藉口让它去打叙利亚。美国拼命空袭叙利亚国内的所谓ISIS恐怖分子,造成大量平民伤亡。而美国政府,却曾经提供武器装备给ISIS,派教官去训练ISIS武装分子。

按照美国的大中东计划,第一是解决掉伊拉克,接下来是伊朗,跟着就可以把沙特阿拉伯搞定,整个中东就可以完全归属在美国旗下了。岂知中东有个令美国非常头痛的死硬派——伊朗,就是对美国绝不屈服,美国也还没办法在伊朗国内搞分裂,逮不到藉口出兵。美国民主党的希拉里也抓狂说,如牠当上总统,必定攻打伊朗。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