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4, 2016

涅涅茨人和驯鹿




在北极圈的更北部,有一大片苔原冻土( tundra),从西伯利亚北部延伸到喀拉海(Kara Sea),东至鄂毕湾(the Gulf of Ob),西边直达拜达拉茨湾(the Baydaratskaya Bay),这片世上仅存的最大荒原之一,就叫做亚马尔半岛(the Yamal Peninsula),Yamal,在涅涅茨人的语言里,意即“世界的尽头”。




涅涅茨人(Nenets) 是俄罗斯原住民族群之一,也是北极冻土带驯鹿牧民,人口大约有4万多,主要居住在俄罗斯西北部西伯利亚的亚马尔半岛。自古以来,Nenets 都以养鹿、捕鱼和狩猎为生,一年有260天是生活在冰天雪地中。土生土长的Nenets,通常会在每年的11月,分别赶着成千上万的驯鹿,穿越冰冻的Ob River,来在Nadym River 周围的南部森林里扎营。到了夏天,涅涅茨人和驯鹿,一路穿过沼泽区和灌木丛往北迁徙,如此来回的驯鹿极地大迁徙场面,已经上演了有好几百年的历史。




Nenets 是唯一自远古以来就居住在Ob River中上游的民族,能够在严苛的气候下生活,当然他们得感谢那些体形如马一般大的鹿。对於在冻原上生活的涅涅茨人来说,驯鹿除了是他们的交通工具,也是食物和药物,装饰品和保护者。据说他们的婴儿一出生,即刻会被裹上一块鹿皮,去世后,尸体也是以鹿皮包着。




 因为长期游牧,在缺乏新鲜蔬菜的情况下,涅涅茨人会在宰杀鹿时,生吃鹿肉,喝新鲜的鹿血以补充所需维生素。在西伯利亚严寒的天气下,Nenets 的衣服鞋子都是由他们赖以为生的驯鹿的毛皮所制成。涅涅茨人无论男女老幼,穿的是鹿皮大衣,带着毛帽,裤子鞋子里面,均缝满了浓密的鹿毛。




根据著名巴西文献摄影师-Sebastiao Salgado 的叙述,涅涅茨人会每隔5天杀一头鹿,当即喝下温暖的鹿血,扒下鹿皮,把鹿肉作为接下来5天的食物。肉质自然纯净的鹿肉,为涅涅茨人所最爱,他们认为生肉和鲜血,配以食盐,简直就是美味的极品。除了驯鹿肉,Nenets也会从半岛上众多的湖里捕得鳟鱼, 然后割下鱼身上的一片片肉,吃起「沙西米」(sashimi)来了。




驯鹿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动物,牠们能够找到埋在70厘米雪层下的植物,在猎人迷路时还能够帮忙找到正确的方向。一般来说,驯鹿每天前进15公里,但是如果在极度贫瘠的区域,驯鹿感知到雪层下没有草,为了要赶快找到有食物的地方,牠们就会加速前进达50公里。Nenets 每年进行游牧之旅的长度,为世界之最,具体的长度,就得以驯鹿最佳食物补给点的位置来推算。




由於Nenets 成年人需要带着驯鹿群四处迁徙,因此他们的孩子都得在寄宿学校度过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当这些儿童完成了学业,能熟练使用涅涅茨语和俄语,他们就必须作出选择,重返他们的游牧传统,或是融入俄罗斯的主流社会。目前还有三分之一的涅涅茨人,选择保留传统的游牧习俗。



npSkp

仅靠迁徙驯鹿而生存的涅涅茨人,虽然也度过了将近千年之久,随着亚马尔古老的永久冻土地带开始融化,Nenets在西伯利亚北部最偏远地区的生存,受到了气候变化的严重威胁。冬天的大迁徙已从11月推延到12月下旬,要等到冰层厚到可以在上面行走,才能开始大迁徙。雪比以前融化得更早更快,没有足够的牧场,饥饿的驯鹿会很累,在春天就更难拉动雪橇了。过去,冬天的气温会降到零下50摄氏度,如今只有零下30摄氏度而已。

除了气温变化对驯鹿的不利,全球化让Nenets 的文化和生存环境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因为整个Yamal Peninsula 的冻土下、涅涅茨人和驯鹿常年的迁徙路线之下,就埋藏着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资源。能源开发计划,必然对当地的自然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驯鹿群的栖居也难遭幸免。俄罗斯政府正积极推动亚马尔地区的基础建设,牧民担心这些设备会对土地、牧草造成污染和改变,驯鹿的行动和健康一旦受到影响,每年两次的南北迁徙,很可能被改变,甚至被终止,壮观的驯鹿极地大迁徙场面,不久的未来,很可能变成绝响了。






4 comments:

  1. 原来在遥远的世界另一端,还有人过着这样纯朴的生活,像我们活在科技围绕的环境,反而羡慕起来! ^_^

    ReplyDelete
  2. 真是要感谢RT这部纪录片, 让我们这些住在热带的山芭佬,有机会看到地球尽头的驯鹿和牧民的片段。

    ReplyDelete
  3. 生喝鹿血啊?有点怕怕哦~
    怕等下oh lao sai!

    ReplyDelete
    Replies
    1. 以前清朝那些皇帝就是常常喝鹿血进补滴,难怪那些Nenets 不怕冷,可以生活在冰天雪地里啦!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