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16

知唔知道自己今日食咗几克「顺丁烯二酸」啊?

Related image

「顺丁烯二酸」究竟是什么东东莞茜葱?
先说「顺丁烯二酸酐」(maleic anhydride),那是用途广泛被大量制造的工业化学物。「顺丁烯二酸酐」遇水就变成「顺丁烯二酸」,俗称马来酸(maleic acid);而「顺丁烯二酸」加热去水后,又可以变回「顺丁烯二酸酐」。

人工合成的「顺丁烯二酸」,为工业用化学原料,一般做为黏著剂、树脂原料、杀虫剂的稳定剂、润滑油的保存剂,用於油漆和织品中、染色助剂和油脂防腐剂。


Related image

而顺丁烯二酸酐(maleic anhydride) ,却被美国FDA及欧盟核准为食物添加物。据知,在食品和饮料行业,「顺丁烯二酸」已成为新的酸化剂(acidulant),用来加强特殊水果香气、改善食品和饮料的味道、口感。市面上售卖的某些糖浆、茶包、桔子汁(橙汁)、运动饮料等,都添加了少量的「顺丁烯二酸」。

「顺丁烯二酸」,也用在少量药物的制造,以增加药物的稳定性;同时也用在化妆品中的香气成分及酸碱调整。

天然的淀粉需要较高温度,较长时间的烹煮,煮后会产生很高的黏度,冷却时却很快变硬或沉淀。为了加强淀粉的应用性,淀粉被进行化学修饰,改变结构成为「化制淀粉」,或称为「修饰淀粉」。化制淀粉也分为「食品级」和「工业级」,化制淀粉让食品有Q弹的口感,所以无论是太白粉、地瓜粉、玉米粉、发糕粉等,都会添加「食品级化制淀粉」。


Related image

据台湾媒体报道,有个曾经留学日本的化学老师,将「顺丁烯二酸」当作是化制淀粉的秘方,以更低的成本取代「修饰面粉」,做出来的食物会更Q、更好吃。

继「塑化剂」风波后,2013年5月,台湾又爆发了「毒淀粉」事件,卫生局在接获检举食物含毒淀粉「顺丁烯二酸」后,展开彻查,结果许多台湾著名小吃如:粉圆、黑轮、板条、芋园、奶茶、鸡排、豆花、粉粿、关东煮、天妇罗等鱼肉制品,都含有超票的「顺丁烯二酸」。


Image result for 顺丁烯二酸的毒性

至於「顺丁烯二酸」的毒性,主要是对於肾臟的伤害,在动物实验中,狗每公斤体重喂食9毫克(9mg),只吃一次,就足以造成肾小管坏死。如大量喂食,会导致急性肾衰竭,得洗肾才能存活。在慢性毒害方面,大鼠长期摄取浓度0.5 %含「顺丁烯二酸」食物,或大鼠每天喂食「顺丁烯二酸」每公斤体重喂食20毫克(20mg),就会导致近端肾小管病变。大鼠每天喂食100毫克,2年还未发现伤害,但如果大鼠长期每天喂食每公斤体重150毫克,则造成死亡。

因此,食入顺丁烯二酸的量就是一个关键,讽刺的是,各国对於人类每天摄取「顺丁烯二酸」的耐受标准都不一样。欧盟为每公斤体重0.5毫克,以60公斤的成人计算,每日耐受量是30毫克;美国为每公斤体重0.1毫克。假设产品中含顺丁烯二酸浓度400mg/kg (ppm),每日食用75公克就已超标。所以,加工食品,还是少吃为妙。


Image result for 顺丁烯二酸的毒性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6

Lobbyist——K街的特殊行业

Image result for lobbyist

搞了18个月的选举战,川普赢了美国总统的位子。当地时间11月11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时事节目《60 分钟》的主持人Lesley Stahl 访问川普。
当被问到如何处里他的过渡团队里、那些令他又爱又恨的说客时,川普支吾以对。

Lesley Stahl : You said that lobbyists owned politicians because they give them money. (你说过,游说组织拥有政客,因为他们给了钱。)

 Donald Trump : Yeah.  (对)

Lesley Stahl : You admitted you used to do it yourself . You have a transition team ——(你承认自己也曾经那样做过,你的过渡团队——)

Donald Trump : And when you say lobbyists, lobbyists and special interests.(当你说lobbyists ,lobbyists以及特殊利益。)

 Lesley Stahl : And you want to get rid of all of that ? (你打算把这些都铲除掉?)

 Donald Trump : I don't like it , no. (我不喜欢这些。)

 Lesley Stahl : You don't like it, but your own transition team, it's filled with lobbyists. (你不喜欢,可是你的过渡团队内部就插入了许多说客。)

 Donald Trump : That's the only people you have down there. (能用的人就只有这些。)

 Lesley Stahl : You have lobbyists from Verizon, you have lobbyists from the oil gas industry, you have food lobby. (你的说客有来自Verizon的、油气产业的、食品行业的。)


 Donald Trump : Sure. Everybody's a lobbyist down there---(是的,几乎所有人都是说客---)

Lesley Stahk : Well, wait  (等一下)

 Donald Trump:That's what they are. They"re lobbyists or special interests——(这就是真实的他们,说客或特殊利益——)

Lesley Stahl : On your own transition team. (在你的过渡团队里)

 Donald Trump : ——we are trying to clean up Washington . Look ---(我们试图清理华盛顿,你看---)

Lesley Stahl : How can you claim ---(那你怎么能宣称---)

Donald Trump:Everything, everything down there---there are no people---there are all people that work--- that's the problem with the system, the system. Right now, we're going to clean it up. We're having restrictions on foreign money coming in, we're going to put on term limits, which a lot of people aren't happy about, but we're putting on term limits. We're doing a lot of things to clean up the system. But everybody that works for government, they then leave government and they become a lobbyist, essentially. I mean, the whole place is one big lobbyist. (我团队里的所有人---都有公职经历,这是体制问题,体制。现在,我们要清理这些,我们要限制政治与外国资金挂钩,我们还要引入任期制,这会让很多人不高兴,但我们会引用任期制。要清理体制,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我的团队里都是前政府官员,辞职后当了说客。说真的,整个团队就是一个巨大的游说组织。)

Lesley Stahl :  But you're, but you're basically saying you have to rely on them, even though you want to get rid of them? (所以你是说,你得依靠他们,但又很想除掉他们?)

Donald Trump : I'm saying that they know the system right now, but we're going to phase that out. You have to phase it out. (我是说,他们对目前这个体制最熟悉,但未来我们要逐步把这个体制给淘汰掉。你必须得淘汰它。)

----------------------------------------------

Image result for k street

“Lobby” 即“走廊” 之意,美国内战时期,不同的利益集团,从各州各地往华盛顿聚拢,在议会或政府办公机构的走廊等待休息时出入议会大厅的议员,以图向他们申诉立法要求。在华盛顿,议员们也能在繁忙中抽出几分钟与来访者聊上几句。说客经常出现在有议员参加的午餐和招待会上,通过与政府官员的短暂会晤,来拉拢关系影响决策。“Lobby”——走廊这一政治游说地点,因此变成了独具美国特色的“游说政治” 的代名词,说客也被称作“lobbyist” 。

自从12月2日,川普和蔡英文通了10分钟的越洋电话,“ lobbyist ” 这个词突然在国际媒体间更加红火。而推手就是在华府律师事务所 Alston & Bird 担任说客,现年93岁的杜尔-Bob Dole 。据美国司法部文件透露,在过去6个月,杜尔积极安排川普幕僚和台湾官员会谈,川普团队决定让蔡英文先打电话。在5~10月间,杜尔的公司从台湾方面收取了14万美金的费用。

其实,说客系统就是西方政治体制的一部分。华盛顿特区的游说势力,简直到达手眼通天、网络庞大、根深蒂固的境地。人们常把lobbyist比作“ 影子政府”,他们所代表的力量,可以说是已经在美国形成了一个“ 无形的帝国”,直接对美国的宪政民主,形成强有力的冲击,甚至改变了美国政治的性质。特别是随着财富和权力往社会极少数利益集团集中,政权主要操纵在那些具有丰厚财力资源和政治资源,并具有通过舆论工具,动员民众能力的所谓“ 圈内集团” 手中,间接促成了可恶的钱权政治。

华盛顿国会附近的K街,聚集着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游说集团,K街,也成为美国游说产业的代名词。2006年,美国政坛爆出丑闻——“超级说客”Jack Abramoff 诈骗案,让美国民众哗然,也让人们对说客的游说伎俩有所认识。Abramoff 是K街影响力最大、收费最高的说客,有美国游说业“教父”之称,连塞班岛政府、经营赌场的印第安部落、俄罗斯大亨和菲律宾政客都是他的客户。塞班岛如今变成美国重要的军事基地。阿布拉莫夫当中间人,为他的客户与美国政府打交道,他和手下自由进出国会,同议员们关系密切。曾经呼风唤雨的顶级政治说客,最后因贿赂议员、欺诈和逃税3项罪名,被判入狱6年。




在狱中,阿布拉莫夫写了一部回忆录——《Capital Punishment》,在书中他也有提到“旋转门” (the revolving door)现象,那是美国游说政治中一个无法割除的痼疾,也是“ one of the greatest sources of corruption in government ”。许多政府官员离任后,进入游说公司当高薪职业说客,受客户委托,回来游说以前的官方同事,为客户图利。每一届的政府更迭,特别是涉及党派轮替改选后,前朝的臣子刚刚走出国会大门,转身就进入K街各游说机构的小门了。媒体戏称这现象为 :“政府办公大楼和游说公司之间,仅隔一扇旋转门” 。

事实上,游说文化已然盘根错节,深深嵌入了美国的政治肌体,即使国会参众两院在过去几十年来,不断推出各种针对院外活动的改革议案,即使奥巴马也试过去限制政治说客的影响力,也提过要把说客排除在政府机构顾问团外,结果是,K街仍然繁荣依旧。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