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0, 2016

邦咯岛掠影(2)



隔天清晨6点多,独自往海边走一趟。只见偌大的沙滩上,四处静悄悄空无一人,看来这个甘榜的居民很好命,不用早起去捕鱼,可以睡到自然醒!





为了继续保持这份宁静,不想急着把「好命的人」从梦中吵醒,就连海浪也放缓了脚步,小心翼翼地徐徐往岸边移动,温柔轻撫着仍在沉睡中的沙滩。




早起的犀鸟(hornbill)飞来说声“早安”,顺道把隐藏在羽翼间的丝丝欢乐,尽情往空中挥洒。



据统计全世界的犀鸟共有大约54种,属於热带森林鸟类,主要分布在非洲及亚洲南部,其中泰国具有13个品种,而砂劳越则拥有8个种类。
体重2至3公斤,身长有3至4 尺的马来犀鸟(the rhinoceros hornbill),分布在婆罗洲、苏门答腊、爪哇、马来半岛、新加坡以及泰国南部。

犀鸟在生态中扮演某种重要的角色,如散布牠们所吃的果实中的种子,和控制某些寄生的物种。曾经,科学家利用犀鸟当作生态的指标,去了解森林的状态是否良好,森林资源是否能够出产足够的食物并能维持大树的生长。



犀鸟有双大眼睛和粗长的睫毛,又大又长的嘴就占了身长的三分之一,加上头顶突起的头盔(casque),看起来真是很漂亮。犀鸟是非常珍贵的鸟类,牠们喜欢栖息在雨林的最高处,寿命可以活到35岁以上。

犀鸟深受砂劳越人的喜爱和崇拜,为当地人心目中的神鸟,地位非常尊贵,砂劳越(Sarawak)的州徽也是一只犀鸟形象,砂劳越的别称叫做“犀鸟之乡”。

由於许多热带雨林已被砍伐,栖息地和树巢严重缺乏的情况下,犀鸟的数量大为减少,加上还被人类狩猎盗猎,导致犀鸟面临灭绝的危机,「世界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已将其列为受保护的稀有物种。





下午5点多,海上活动开始了,热闹的沙滩,连海浪也被感染得激动起来,浪花随着弄潮的人不停的前后汹涌舞动。太阳的余辉依然灼痛了皮肤,两只猫咪赶忙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面讨论着目前番薯邦最受「欢迎」的物种是:鸡?河马?犀鸟?猫?








Monday, May 9, 2016

邦咯岛掠影 (1)



七早八早来到红土坎,随行的印度朋友直奔嘛嘛餐厅,在人生路不熟的情况之下,别无选择,俺唯有勉强的去选一样可以充饥的食物。印度朋友喝拉茶,吃印度包配咖哩汁,俺吃那个孟加拉伙计说不辣的 biryani rice,把配饭的咖哩汁也给了印度朋友,他们吃咖哩好像喝汤一样,嗖嗖三两下,然后把剩下的一小块印度包往碟子上一抹,就把干干净净的碟子推回俺面前。





终於等到众友齐集码头,准备乘坐渡轮前往邦咯岛(Pangkor Island)。中午时分,烈日当空,热得头昏眼花汗流浃背,坐在黄色渡轮的船舱里,就好像在蒸浴房里焗sauna。





在船舱里焗了大约有40分钟左右,邦咯岛已近在眼前。提起邦咯岛,自然就会想到中学时的一位来自邦咯岛的王同学。毕业后当上灵魂工程师的王同学,於某年的「冬至」,和家人在邦咯岛上一家餐厅用餐,当步落楼梯时,那道木楼梯突然崩塌,王同学整个人给摔了下去,就这么的一摔,把一位年轻人美好的人生给砸个粉碎,把王同学宝贵的生命也夺走了!
这残酷的消息确实令同学们震惊痛心万分,从此以后,在咱们的圈子里,邦咯岛和王同学的意外,成了永远绑在一起的话题。




印度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在邦咯岛的马来甘榜开了这家旅舍,印度老板说他崇尚大自然,建筑大部分都用天然的木板材料,大家也相当欣赏。只不过,后来发现,冲凉房里的木板因潮湿所致,到处爬着斑斑黑藓,连一朵朵的菇菌也冒出头来探望四周的环境,潮湿的木板还发出刺鼻兼刺激眼睛的强烈怪味。印度朋友说,为了老板本身的利益着想,一定要让他知道去改进才行。




在这个邦咯岛上的马来区,几乎每一寸的土地都建了旅舍,显得有点杂乱无章。海滩两旁布满了马来摊档,像一道长长的屏障,把沙滩和海阻隔在视线之外。俺只好沿着梯级爬下沙滩,下午2点多,海滩仍是一片寂静,匆匆拍了几张照片赶快逃回旅舍。印度朋友见俺汗如雨下,问说:“做么你好像刚从海里捞上来酱子的?”




普者黑(2)

划过了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接下来去参观溶洞。这里四周皆山连水、水绕山,有山必有洞、有洞则必有水。众人走到火把洞前,咦!怎么闸门关上了? 时已傍晚5点多,参观时间已过,地陪找来看守人把锁打开,通融一下让远方来的客人入洞。 火把洞内石笋如林,钟乳石琳琅满目,在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