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6, 2016

「叫魂」的联想


Image result for 喊惊

记得小时候,住家对面就有一家戏院,几乎天天上演吴楚帆张活游白燕黄曼梨的家庭伦理大悲剧。当年俺们这些小瓜最开心的事,莫过於跟随大人进戏院看粤语残片,而过了几十年后,脑海中依然印象深刻的,竟然是马笑英和陶三姑所饰演的「东莞婆叫惊」。

据说以前在东莞珠江流域一带的乡民,均相信人、尤其是年幼的孩子之所以会生病,是因为体内的三魂七魄,受惊吓或其他原因所致,其中的一魂二魄离开了身体。「魂魄唔齐」的人,就自然会失神而病倒,只要把离失的魂魄叫唤回来,重归本体,病人很快就会康复。而东莞的拜神婆,就是担任「叫魂」的最佳人选,通常她们会准备一些三牲酒肉元宝香烛之类的祭品,拿一件病人平日穿的衣物,在燃烧的元宝香烛间摇晃,一面口中念念有词:“---------一魂归,二魂归,三魂七魄一齐归,某某某(病者的名),早日来归呀--------” 病恹恹的小孩,身上盖着带有余温的衣服,魂魄被东莞婆叫回来了,元神能够安定下来,也不会再继续哭闹,结果病也真的好起来了。


Image result for 台湾收惊

叫魂,广东一带称作喊惊-ham geng、叫惊,闵南语siu-kiann收惊;在今日的台湾,收惊风气盛行,是很常见的民间疗法。在一些神坛庙宇等,都有大规模施行收惊仪式,甚至有人晚上睡得不好,或是工作环境不大顺利,也会到庙里去拜拜收惊减压。




1990年,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部历史著作——《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The Sorcery Scare of 1768),作者是美国汉学家孔复礼-Philip Alden Kuhn。孔复礼,也称孔飞力,於1933年出生在英国伦敦,2016年2月逝世,最后任职哈佛大学历史系和东亚语言文化系讲座教授。

Soulstealers 的故事背景发生在1768年清朝乾隆三十三年,在大清帝国最富庶的江南流域,突然传说有种叫做「叫魂」的妖术,施妖术者可以通过剪人家的辫子、取其衣物、甚至拿了人家的姓名,施点法术,就可以把这些人的灵魂偷走,让施妖术者控制。「叫魂」的流言越传越剧烈,在民间造成了很大的恐慌,谣言以及对妖术的恐惧,有如瘟疫一般,从江南沿着运河以及长江一直往北方蔓延,迅速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在承德避暑的乾隆皇帝,对叫魂妖术事件大为震怒,不断发出谕旨要各省的官员竭立查办大肆搜捕,一定要打击叫魂恐惧背后的凶险阴谋。

各级官员急於表现自己对皇帝的忠诚,到处乱抓人,用酷刑逼迫平民招供,许多无辜者遭受陷害。最悲惨的就是当时处於社会底层的贱民、那些向来被压迫岐视的社会边缘人如和尚、道士、巫师、石匠、乞丐等,也成为了普通老百姓发泄攻击的对象。

从春天到秋天的大半年里,清帝国充斥着一股由妖术施法盗取魂魄的谣言所引发的群体性歇斯底里;到了秋天,最后由乾隆身边的军机大臣再度审查的结果,发现所有的叫魂案件都是冤案,也根本就没有阴谋造反的事。本来莫须有的案情,终於被乾隆重重举起后,又轻轻的放下。

从古至今,极权统治者都带着妒忌、疑惑的眼光看周围的人,任何芝麻绿豆的事件都怀疑那是具有谋反的企图。为了巩固政权,偶尔藉一些本来是无关重要的小事情,将其定位“政治罪”,接下来启动了“政治清剿”的非常机制,就连官府和普通老百姓,也趁机来清算宿怨兼谋取私利。一场叫魂妖术恐慌所造成的灾难,却让乾隆保护了皇权的威严,又成功隐匿了清朝政府的异族统治、对辫子所代表的权威和服从可靠性的焦虑。

至於近代东南亚番薯邦的乌洞领导者,前有拿鸡怖老窦,为了要夺权,於是策划一场5.13 屠杀事件,把第一任领导人‘炖冬菇’。第二个老嘛嘛更是厉害,先是把那几个坚持司法正义的大法官全部免职,绑架了司法,接下来祭出奇奇怪怪的许多法令,再来搞一场茅草行动,到处抓人,以所谓的内安法令把几百人关进拘留所。当年的一场大逮捕,让社会上许多不同的声音立时噤声,也让老嘛嘛的政权稳如泰山。在位22年的老嘛嘛自己兼任财政部长,由此开了先河,接下来上位的可是沾沾自喜,白花花的银子全摆在自己脚下,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好了!老嘛嘛栽培了一大群乌洞贪腐滥权的官员,纵容贪污腐败的结果,由最初老嘛嘛的corruption ,演变到今日拿鸡怖的kleptocracy,老嘛嘛实在‘居功’不少啊!



Saturday, August 13, 2016

美丽的良方




“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出自於《战国策》第十八卷的《赵国策. 赵策一》。
《战国策》是战国时期的史料汇编,由西汉时的文献学家刘向,根据宫廷所藏零散史料写本整理而成。
春秋时著名的四大刺客,其中一个叫豫让的,他本来是晋国卿士智伯瑶的家臣,后来智伯瑶被赵襄子所杀,豫让有感智伯瑶知遇之恩,决心为他复仇。豫让多次行刺赵襄子不果,有次遁逃到山中自叹:“ 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吾其报智氏雠矣。”
意即:志士为了解自己的人而牺牲,女子为喜欢自己的人而打扮,所以我一定要替智伯报仇。

古代的女人大多是三步不出闺门,女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就是只为了在家里给丈夫一人欣赏而已。如今的“女为悦己者容”,就有了多层的解释:女人为了'喜欢自己的人'而打扮;女人也可以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 而妆扮;女人更可以是为了取悦自己,而把自己打扮得好像一只彩雀那般的漂亮。更有的是,在那些影展、酒会场合中,女人刻意把自己打扮得漂亮和突出,希望艳压群芳,把其他女人都比下去,这就是所谓的‘女为异己者容’了。

要扮漂亮,当然化妆是首选。据说战国时的妇女,把柳枝烧焦涂在眉毛上,那是当时的画眉材料;妆粉则是把米粉研碎弄成糊状敷在脸上,使皮肤保持光滑,这和现今还有许多老奶奶用的水粉(bedak sejuk)有点相似。

日本和韩国化妆盛行,不少日韩女生,从上小学就开始学习化妆技术。日韩女人认为,早上没化妆,就像没洗脸一样,不能出门。韩国女人要把垃圾袋提出家门前,非得化了妆才敢踏出屋外。






因为每个人都想拥有一副完美的面孔,除了化妆,所谓医学整容也逐渐风靡起来,而韩国人是最热衷於整容的。坊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日本女人靠化妆,韩国女人靠整形。迷倒众生的日本电眼美女,卸妆后的真实面貌,可以把人吓得心臟病大发!






有人说,走在韩国街头,如果碰到面容姣好的女子,很可能这些都是“人工美女”。整形外科在韩国有着巨大的市场,不分男女,整形就像是全民运动,许多大学生毕业后第一份礼物,就是父母出钱给孩子去修脸。韩国人爱美爱整容,尤其是女性,如果可以把自己的容貌变漂亮,她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也无惧于在脸上动很多次的刀子。在韩国,整形美容是家常便饭的寻常小事,尤其在娱乐圈,韩国艺人争奇斗艳,明星整容简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影迷们也希望通过整容,达到和自己崇拜的偶像有着接近相同的面貌。而整形风背后,理所当然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相似脸” ,甚至男女演员都会撞脸,让观众搞不清楚,到底边个系边个黎架?

很多时候,外表的美丑并不代表一切,亮丽的外表可能给人留下深刻的第一印象,但是如果一个人只有美貌却脑袋装草,和别人交往一段时间,她的缺点就好像已经腐坏了的鸡蛋,臭气从外壳的一丝裂缝陆续渗出,越闻越臭,令人闪避不及。一个外表美的人,如果她心灵不美,必会遭受到人们的厌恶,美的东西失去了它最真的本色,美的价值也就荡然无存。
不管你去做了多少次的微整形,什么脉冲光、打肉毒杆菌素、注射玻尿酸、电波拉皮、甚至加上紧肤美白光,但岁月的流逝,终究会让女人的容貌失色。


Image result for inner beauty quotes


唯独能永久不变、能让自己觉得欣慰,能让别人欣赏的「美」,是inner beauty (内在美)。正确的人生观、高尚的品德和情操,加上学识和修养,这些都是构成内在美的养分。外在美是美的躯壳,内在美是美的灵魂。所谓相由心生,人的思想感情心灵情志,自然而然会表现在仪容外表上。一个内心善良、关怀助人、尊重他人、真诚待人的女人,外表给人的感觉是阳光和温暖,那是真实的「美」。所以,最终令一个女人闪耀的,不是她外表的容貌,而是发自内心的「美」。


普者黑(2)

划过了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接下来去参观溶洞。这里四周皆山连水、水绕山,有山必有洞、有洞则必有水。众人走到火把洞前,咦!怎么闸门关上了? 时已傍晚5点多,参观时间已过,地陪找来看守人把锁打开,通融一下让远方来的客人入洞。 火把洞内石笋如林,钟乳石琳琅满目,在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