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9, 2017

匆匆一瞥武汉市



众团员去剧院看show,地陪小李说:“那是目前全中国最大型最具水准的秀,不看就太可惜了!”。

俺是来湖北游山玩水的嘛!要看这类型的show,家里的电视节目、上网,可早已看够了,俺还是去看看武汉的市容吧!

另有两、三人对看show也没兴趣,其中一人还跑去剧院售票处绕了一圈,回来告诉我们:“ 原来每张票价是260人民币,小李竟然要收500人民币一张呐!”

可能因为这个不是购物团,所以地陪还是逮个机会,把蕃薯邦来的客人当菜头般砍一砍。





据说,由武昌、汉口和汉阳三个镇所组成的武汉市,被公认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武汉市的历史是很悠久的,从那些出土的石器和头骨化石,证实了远至一万年前,汉阳地区就已经有原始人活动了。






春秋战国时期,郑国著名思想家和文学家「列御寇」写《列子. 汤问》其中的第十二部分,记载同是楚国人的伯牙与钟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典故,就发生在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知音湖地区,如今仍保存着古代的古琴台、钟子期墓等建筑遗迹,所以这里也有「知音故里」的别称。
古琴台俺就没机会看到,却在商场里看见许多小小未来音乐家,在表演击鼓弹琴唱歌,好不热闹。



春秋晚期,孔子带领弟子周游列国,希望那个国家的当权者懂得欣赏以及支持他的儒家学说,可惜没一个能重用他。公元前489年,63岁的孔子在陈蔡绝粮被困了7天之后,率众去楚国负函途中,迎面被一条河挡住去路,找来找去也找不到渡口过河。
不远处田野里有两位老人在锄地,此二人正是当时隐居在这里的长沮和桀溺。孔子派大弟子「子路」去探问渡口的位置,隐士见子路走过来,看到不远处坐在车上的孔子,长沮一面锄地,问子路:

“坐在车上的人是谁?”

子路说:“他是我的老师孔丘。”

“是鲁国的孔丘吗?”

“是的。”

“他不是生而知之吗?他应该知道渡口在那里呀!还来问我们这些种地的人干嘛?”

子路不得要领,转身问桀溺,桀溺停下锄头,问:“你是谁?”

 “我是仲由。”

“是鲁国孔丘的弟子吗?”

“是的。”

“当今天下大乱,坏人坏事犹如洪水一样泛滥,谁能改变这样的世道呢?与其跟随孔丘躲着坏人到处漂泊,还不如跟着我们这些避开乱世的人当隐士吧!”桀溺说完就不理子路,忙着往种子上盖土。



子路没有打听到渡口,只好把长沮和桀溺的话转告老师。孔子听后,心理难受,一阵酸楚悲凉夹杂着一股落寞由然而起。过了好一会儿,孔子向弟子们说:

“人是不能同飞鸟走兽为伍的,鸟是飞的,在天空中可以自由飞翔;兽是山林中的,可以无忧无虑的行走。我们既然无法跟鸟兽待在一起,若不跟天下人待在一起,又和谁相处呢?如果天下太平,符合正道,我们也不必如此辛苦,力图改变这个乱世了!”

后来在一位农夫的指点下,孔子与众弟子在太阳快要落山时,方找到渡口过了河,顺利到达负函。因子路问津的典故,后来就有了子路河,还有子路镇、子路村,甚至子路街的命名。

春秋战国至西汉时期,武汉新洲地区文化昌盛,成为儒家重地之一。西汉时期(公元前164至122年)有庶民在邾县(新洲区)孔子山掘出一块石碑,上刻“孔子使子路问津处”八个秦隶大字。



走走停停,转眼集合的时间又到了。哎呀!俺不是迷路了吧?幸亏依着记忆中的好些地标,转转折折,又回到了楚河汉街一带。



遇见屈子在皱眉摇头叹息,不禁问道:“何事又让屈子忧心兮?”

屈子说:“现在的年轻人真不懂事,怎能对那些垃圾食物趋之若鹜兮?”

忧国忧民的屈子仰天吟曰:“曾伤爱哀,永叹喟(kui)兮。世溷(hun)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





4 comments:

  1. 我好像有去过,又好像没有去过。
    是不是很靠近宜昌的呢?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应该有去过,去三峡的都一定会到武汉走走。武汉大学很出名的,白人黑人外国学生都有ね!

      Delete
  2. 最近亚航好像有出销飞武汉,很想去,不过没有空挡,看看你的照片先,哈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