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1, 2017

古老的云南故事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几千年来,在以中原为主体的华夏文明中,它被认作是蛮夷之邦
。中国古代的法律制度,有一种刑罚叫做“流放”,那就是把犯人押送到边远荒凉的地方,让他们远离家乡和亲人,在恶劣艰苦的环境中生活劳动,而当时的统治者竟然自诩这是一种“仁慈”的刑罚。

《大清律例. 名例律上》有所谓“不忍刑杀,流之远方” ,在古代,流刑是仅次於死刑的重刑。历代统治者还煞费苦心,在中国广袤的国土上,西北绝域、西南烟瘴和东北苦寒之地,甚至一些鸟不生蛋的海岛,都被选作流放犯人的地点,「云南」,就是其中之一处。

不过,在这块偏远的莽荒中,也曾经崛起过古老而辉煌的文明。



据说大约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滇池沿岸出现了一个古老的王国,在《史记》中,司马迁称之为“滇”。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征服了西南夷,赐滇王金印,曾经延续了五百年历史的「古滇王国」从此归顺了大汉王朝。可是,就在司马迁将其载入典籍后不久,这个曾经创造了辉煌青铜文化的古滇王国,突然从历史中消失了,所有的臣民不知去向,它的神秘失踪,有如一个亘古的谜,永远也解不开。



大约2400年前,“哀牢夷” 族群在云南怒江、澜沧江流域地区崛起,创立了「哀牢国」以及独具特色的“哀牢文化”,其中包含耕织、服饰、饮食、婚姻俗葬、音乐、舞蹈等等。哀牢国历史悠久、疆域辽阔、文化发达、物产丰富、民族众多,为云南历史上著名文明古国之一。哀牢古国亦称“达光王国”,最初和汉朝接触时,达光王国的国王叫做“哀牢”,所以汉史就把达光王国称作“哀牢国”。



在中国历史上,从公元前221年的秦朝初期到东汉初期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曾经出现过一个名为「句町」的古国。句町是由9个原始部落、部族所组成的国家。公元前111年,句町归附了汉朝。到了西汉末年,句町国成为横跨桂林广西、云南东南部、贵州西南部、广州西部等范围的文明古国。



公元738年,蒙舍诏首领皮罗阁在中国西南部建立了「南诏国」,族人主要是乌蛮和白蛮。从748年开始,南诏国的势力不断向外扩张,云南全境、贵州、四川、西藏东南部、老挝北部以及缅甸北部地区,都在其统治下。直到902年,当过大官的郑买嗣起兵灭了南诏,自立为王,建立大长和国。



还有一个比较为人所知的「大理国」,那可能是因为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的“段王爷”和“一阳指”,其背景就是大理国。

自从南诏国被灭,接下来大长和国又被「大天兴」所取代,然后又是「大义宁」。公元937年,大义宁被段思平灭掉,建大理国,自南诏时传入云南的佛教,在大理受国人尊崇,所以亦被称为「妙香国」。

1253年,忽必烈率领10万大军南下过大渡河,西向金沙江,命令将士把杀死的牛羊塞其肛门, “元跨革囊” ,以渡江之用,直捣丽江,征服了大理国。1254年出逃的大理国王段兴智在善阐(昆明)被俘,大理国正式灭亡。



据报道:有位大理大学教授名张锡禄,读了《天龙八部》,觉得金庸写的大理国都没有历史根据,“就是乱写”。金庸把循规蹈矩、心地善良的段正淳(段和誉),写成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段誉;又把大理国第十八代国王段智兴写成根本不存在的所谓 “一灯大师”,让研究了20多年大理历史的张锡禄很不爽,於1997年写了封信给金庸,告诉他既然指名道姓写了大理历史,就应该要客观准确------信寄了出去,不过没有回音。


Tuesday, June 6, 2017

哈尼人的天梯



历史记载,公元8世纪,也是唐朝开元26年间(738年),哀牢夷人(傣泰民族的先民)皮罗阁,於中国西南边陲的高原地带建立了南诏国。当第5代南诏王阁罗凤派使者到长安拜见唐朝君王,王问:“君在何方?” 使者遥指南曰:“南边云下。”
由此,在朝廷心目中,“云南” 便成为中国西南边疆地域的代称,阁罗凤也顺带被封为云南王。



其实云南也简称为滇,因为在战国时期到汉代,以滇池(昆明湖)为中心一带的地区,是由称为滇国的部族政权所统治。
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从昆明建到中缅边境瑞丽市的Burma Road,就称做「滇缅公路」。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也是当时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运输通道。





向来,在俺的心目中,中国地陪都是训练有素,在晃来晃去的旅巴上,仍能面对客人把每一个参观的景点,加上历史故事,讲解得淋漓尽致。可偏偏今次咱们遇上了一个“密口榴莲”地陪 ,搞到乜都冇得听!

第一天,圆脸小康在车上有提到一点点上世纪40年代、红军长征时渡过云南金沙江的历史故事。仿如一名没有温习功课又忘记做作业的小朋友,圆脸小康把老毛那首只有56个字的七言律诗「长征」背得掉七忘八,接着就说到云南的少数民族。

“如果你们想了解云南的少数民族,就一定要去看云南映象歌舞秀了!” 小康很努力的开始介绍。

当有一半的团友表示不想去看show,圆脸小康好像受了什么重大的刺激,突然噤声,然后一屁股坐在座位上,不发一言。




旅巴从东川往元阳方向走,窗外一幅又一幅迷人的景色,迅速往车厢后飞逝而过。途中偶见有大山、红色的河流,禁不住往前面喊:

“ 小康小康,为什么这里的河水是红色的呢?这里是啥地方啊?”

 圆脸地陪没半点反应,趋前一看,原来小康斜歪在座椅上正打着呼噜呢!



红河是中国云南省以及越南的一条跨境水系,由於流域多红色沙页岩地层,水呈红色,故称红河,在中国的上游河段则称为元江。根据史籍记载,在3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哈尼族先民“和夷”(古代羌人南迁的分支),在“黑水”(四川省大渡河、雅砻江、安宁流域)一带已经懂得开垦梯田,耕种水稻。

大约1200多年前自唐朝初期,哈尼族、彝族、傣族、壮族等定居在红河南岸哀牢山区,并且开垦大量梯田。他们在大山上挖筑了许许多多数之不尽条用来灌溉的水沟干渠,条条沟渠有如银色的腰带,将座座大山紧紧缠绕,大大小小沟箐中流下的山水,全截进沟内,轻易解决了水利问题。




云南多山,亦多梯田,哀牢山哈尼梯田被誉为“中国最美的雕刻”,为云南梯田的代表作。元阳地处亚热带和温带,是哀牢山夹缝中的一座县城。哈尼族多分居在1400米至2500米的上半山区,山高谷深,自然条件优厚。那里气候温和,日照雨量充沛,非常适宜水稻的生长。哈尼族随着山势地形变化,在山坡上延缓的地方就开垦大田,坡陡地小则开垦小田,甚至沟边坎下,一丁点土地也不会浪费,大大小小的梯田,一坡就有成千上万亩,层层叠叠的梯田,有如一道道从山巅垂挂下来的天梯,又仿如一幅幅横挂在群山间的宏大水彩画,造成异常壮丽的景观。




沿途只见许多梯田旁边立有墓碑,看来哈尼人把一生都投放在梯田里,死后也埋在梯田旁边的山坡上,就算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依然守望着梯田,守护着后辈们勤奋不懈地把哀牢山的千山万壑都开垦成片片田山。




由於河坝峡谷经年出现高温,使江河之水大量蒸发,巨量水蒸气随着热气团层层上升,在高山的阴湿高寒区受到冷气团的冷却和压迫,形成元阳上半山地区终年大雾笼罩,降雨极其丰富。所以,要欣赏元阳梯田,旅人必定要很有耐性的守候,要痴痴的等待,等浓雾被风吹散,等阳光透过云层, 方能从虚无缥渺的雾气下,一窥哈尼人世世代代在哀牢山所创造的梯田奇景。



20世纪80年代,经摄影家的介绍,红河哈尼梯田走出了哀牢山,名扬世界,举世触目,人们都被其壮美的自然景观所吸引。2013年,红河哈尼梯田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