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黑天鹅

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对黑天鹅那么的神魂颠倒,当我在悉尼这个野生动物园亲眼目睹我心仪了多年的黒天鹅,竟然激动得想哭呢!
反观随团的其他英美欧洲日本人,竟然没一个对这些乌黑油亮的大鸟望上一眼。只有我这个黑天鹅超级粉丝独自驻足向牠们凝视,直到二女来催促,方依依不捨的离开。

黑天鹅仅产于西澳洲,是南半球仅有的三种天鹅中的一种,受人类所尊崇。
据土著人传说,西澳波布尔门布落有一分支的祖先,是由黑天鹅变来的。或许黑天鹅带着神秘感,体态优美的悠游在水中,我能不为牠倾心吗?更有的是,黑天鹅会带给我对一位朋友的怀念,把尘封许久的记忆翻箱倒柜的全抖出来了!

1697年,荷兰探险者 Vlaming 在澳洲惊异地发现了黑天鹅,在这之前,欧洲人都认为天鹅是只有白色的。
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末,在我脑海中的字典里,天鹅就是白色的嘛。直到 PK 从默尔本寄给我一张黑天鹅的风景片,我这个土包子方才恍然大悟,原来世界上竟然有黑天鹅的存在!

PK 是我的初中和高中的同学,纯纯的样貌,圆圆的脸蛋,眯眯的双眼,红润的皮肤,带点才气,写得一手好字好文章,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
在家里,PK 是老幺,父母以及多个哥哥姐姐宠着她。我和PK 住得近,因此,每天我们都一起走路上学和放学。

那个年代的女孩子可以自由到处走而不用担心有掳人劫杀的事件发生,很怀念那尚可算得上是纯朴民风的年代。
我和PK就每天有那么多讲不完的话,偶尔还一起去看电影,逛书店,玩猜字游戏----等等----等等 。

六年无忧无虑的日子很快就过完了,考了一张当年是英国的九号班剑桥文凭,然后大家各散西东。
有人特好成绩进了十号班,有人申请进小学师训学院。多数是赶紧找工作,因为要帮忙赚钱給父母亲,好让弟弟妹妹们可以继续升学。

更有的同学父母向他人借了盘川,然后给女儿只身飞去英国或者澳洲进护士训练学校。在那里,除了一切免费之外,女儿把学校給的零用钱汇回家里,可以帮助改善家人的生活。
如果什么都还未有着落时,大家就赶紧去上门教补习,或者到小城镇的学校去当临教。

当我们都在忙着找工作帮铺家用的时候,PK 带着家人和朋友的祝福,坐上飞机,飞去澳洲用两年的时间念十一号和十二号班,然后就可以进大学了!

最初的两三年,我们都有通信连系。我非常期待PK 的来信,每次她都洋洋洒洒把信纸写满,很有气派的笔划,生动有趣地描述很多有关她的生活情况,让我分享她愉悦的大学生活。

可是不久,P K 的来信渐渐疏少了,最后音讯全无。她的家人早已搬离原址,也连络不上。
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偶然遇见PK 的二哥,知道她在南马一带教书。

一天,PK 忽然和几位旧同学出现在我的眼前,带給我很大的惊喜。虽隔多年,同学们对PK 的喜爱丝毫未减,能够再见面,大家都很兴奋。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当同学们想再和她连络,PK 却避而不见。甚至她的教会牧师教友去探访她,众人在前门等着见她,PK 却从后门逃走了,留下满屋子尴尬和无奈给家人和教友们。

PK 明显是生活在不愉快的心境下,她逃避,也放弃自己。家人对她没办法,朋友根本没法见到她。

又过了几年,一位同学从PK 的家人口中,知道PK 已经逝世。这个伤感的消息,带給同学们很大的震惊。大家都十分怀念那个眯眯眼,带着纯纯的笑脸,有点才气的女孩。

有时我不禁在想,PK 的逝世,对她自己,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虽然PK 身处困境,她竟然选择逃避,而留给朋友一个还是完整的美好印象,PK 到底是用心良苦,还是太过单纯,无论如何,我觉得PK 实在太可怜,太令人痛惜了。
P K, 一位让我认识了黑天鹅的朋友,永远怀念你!

Posted by Picasa

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08

失去了胃的人

朋友阿高打电话来,语声充满了惊惶,有气无力的诉说医生建议他接受把胃切除的手术。今年阿高入院两次,每次都是因为胃出血不止,搞到要进医院急救,输血打点滴,然后又出院等候检查的结果。他说那些日子,每天在祈祷,在等待着命运的裁判。如今报告终於出来了,胃里有一个肿瘤,而且情况不是很乐观,癌细胞已经在那里活跃起来了!

可是当医生宣布阿高的胃必需要切除的当儿,家人恐慌得人仰马翻。没有了胃,人还活得了吗?就算还有生命,那和半个死人没多大分别。有人建议他看中医,服草药,还有个住在邻国的兄弟要阿高立刻飞去他那边的医院接受治疗。阿高说他现在虚弱得寸步难行,要他舟车劳顿,根本是个大问题,所以打电话给我,也想听听老朋友的建议。

哗!我听了阿高的病情也立时心情郁闷,六神无主,怎么还能给建议?忽然记起有一位近亲在三年前割除了整个胃,她现在还能自己一个人加拿大和马来西亚两国飞,把这近亲的情况告诉阿高,至少让他知道没有胃的人,还是可以生活如常人。

SK在三年前从多伦多回马参加亲友的婚礼,一天早晨她去公园做完运动,脸青唇白差点晕倒,亲友赶紧把她送往政府医院做检查。那时SK的血小板偏低,白血球偏高,做了其他器官检查都没问题,可是一照胃镜,怪怪不得了,一颗肿瘤隐藏在胃的一端角落里。接着又是抽血,拿细胞化验,等报告,二话不说,SK立刻接受了肿瘤割除手术。

肿瘤化验的结果是有癌细胞的,休息了两个月,SK 又再准备去接受切除胃的手术。当时她身边的亲友都疑虑得很,还频频劝她慎重考虑,可是SK 对诊治她的那位政府专科医生非常有信心,很爽快的进院把病胃割除,医生用一个大约三千马币的夹子把SK 的食道和小肠连接起来,SK就可以进食了。当然最初她只能吃流质食物。又修养了两个多月,SK 的签证已经不能再继续延长了,惟有回多伦多。两次的手术让SK 原本肥胖的体重足足瘦了一大半,她还自嘲说这趟真的是减肥成功了!看着她瘦弱无力,举步困难的动作,又使我们担心她的康复情况。

不久SK越洋告诉我们她的朋友赢了一个旅游大奖,她要和朋友去希腊和地中海旅行呢!大家听了傻眼,同时也安心下来了,SK能到处飞来飞去,证明她康复得很快。隔了半年,她还去中国旅游一个月!去年SK 回马国,只见她昔日肥胖的身形又重入眼帘。SK 有超积极的勇气和抗病意志力,又很幸运的遇上了一位良医,所以她能够经过两次大手术而复元迅速。
希望阿高看了SK 的例子,也要有信心和积极的勇气去面对一切治疗,我也要为阿高打气,希望他能病除和早日康复。


Sunday, September 21, 2008

国宝和中国儿童

最近,中国又爆发了另一项食品污染的大事件,二十几家婴儿配方奶粉生产企业所出产的奶粉,被检验出加进三聚氰胺,导致不知有多少中国婴儿和小孩患上肾衰歇,泌尿系统结石。

最新数据显示,患病婴幼儿有六千两百四十四名,四人死亡,一百五十八人有严重肾衰歇。这 些日子,从电视新闻可以看到,惶恐的中国妈妈们,争相抱着孩子往医院诊所排队接收B 超检查,他们都是那么的无助,无奈以及愤怒。埋没良心的奸商,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没完没了的把有毒受污染的商品食品推出市场。而管控检查单位疏忽不够严谨,往往在造成了祸害以后才开始行动,老百姓实在太无辜,太可怜了!毒奶粉所引起的祸害,震惊全球,因为除了毒奶粉,有关的奶制品也种类繁多,有很多都外销到邻近国家,如今人人谈奶色变,中国食品,怕怕!

中国国宝-熊猫有没有受到毒牛奶的威胁呢?那也是大家跟着所担心的一个问题。说明是国宝了,那当然珍贵得很,熊猫是受保护的稀有动物,熊猫也可以说是中国的外交大使。就好像在日本,很多大人小孩,对熊猫如醉如痴,一只小熊猫诞生了,家长带小孩往动物园排队等候看这个熊猫小明星,还有熊猫妈妈也自然变成大明星,大家都为小熊猫的诞生而欢欣。如果有一只小熊猫夭折了,又或者有那一只大熊猫病逝,可让很多熊猫粉丝伤心痛哭。所以呢,成都熊猫基地专家强调,熊猫所享用的都是进口奶粉,大家不用担心!

我脑子里忽然多了一个问题,朋友,请问如果給你一个选择,你要选择做熊猫,还是做一个中国的未来主人翁呢?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伤感的中秋节

9月13日早晨遇见一位友人,惊闻他的妻子在4月间离世。也没什么严重病症,据医生诊断是胆管发炎,忽然就走了,留下张惶失措的丈夫。60多岁的夫妻,唯一的孩子早逝,剩下两人相依为命,谁知道如今妻子竟然骤逝,命运弄人。想到这位朋友所遭受的打击和伤痛,我的心顿时扭成了一团,不堪唏嘘。

在赴首都途中阅报,三位维持正义的人士被内安法令扣留了,我的心情跌到谷底,对一切感觉非常失望。政局混乱,经济恶劣,治安败坏,贪污恶行的政客继续张牙舞爪,人民的苦难要延续到什么时候?
2008 年的中秋节,我以郁闷的心情来度过!!!
Posted by Picasa

Friday, September 5, 2008

岁月催人老

今天一大早,出门去晨运的当儿,车子停在路口等待转弯,一个冒失的行人差点自己撞到我们的车子前面。他缩了脚,拐个弯继续前行,转过头瞄了一下我们的车。那种自负的眼神,还有那张有点熟识的脸孔,原来是一位朋友的丈夫。不过这个人一向态度骄傲,实在没几个人愿意跟他交谈。也因为他的不友善态度,令他的妻子也没机会和别人沟通。只见他现在满头白发,样子苍老了许多,望着他的背影,不禁让我的思路一下子回到60 年代和70 年代。
那个年代,大多数在银行任职的都是二毛子-就是那些只受英文教育的华人。他们看不起别人,通常觉得自己是高人一等。那个年代,除了医生和律师,教书的,打银行工的,都可谓天之骄子。可是在某一间银行,就有一位女士,对顾客态度诚恳,不管是大顾客小顾客,她都一视同人。我的母亲目不识丁,到银行办那鸡碎般多的存款提款就得打手指模,而这位女士从来没有看不起没受过教育的老太太,总是热心帮忙,渐渐也成了朋友。女士的丈夫也在另外一间银行任职,其实那时的银行不多,也几乎都是洋老板。这位先生和他的妻子是两个极端,一位是温文有礼,另一个却非常傲慢。尤其当他升任了分行经理,真是不得了,简直头脑发热,目空一切。
我们和女士只有在她工作的地方可以交谈,后来却有一个长时期没见她上班,只以为她提早退休。几年过去了,偶然遇到女士,她的女儿载她上街购物,她告诉了我们这几年她的遭遇。原来女士在外国念书的儿子得了癌症,做妈妈的辞职到外国照顾儿子。陪他做手术,做电疗,病情稍为稳定,还带他回国。然后又再出国继续接受医治,可惜的是,儿子还是年纪轻轻的,就被癌症夺去生命。最令人心酸的一段就是当她说道,她依照儿子的遗言,把他的骨灰带去金门桥,撒向大海,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可是她还是坚持完成了儿子的愿望。
又过了好几年,遇到女士唯一的女儿,才知道女士自从儿子逝世后,得了忧郁症。女儿一直陪着妈妈,年轻的她,脸上也带着丝丝的忧伤。女儿继承了母亲的温文有礼,虽然家境富有,在菜市里买菜,对鸡贩鱼贩也态度谦虚和诚恳。
希望我们这位朋友能早日打开心结,和家人快乐的生活下去!
Posted by Pic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