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5, 2018

结论:没事别往洞穴走




清莱Tham Luang Nang Non Cave,结构复杂又神秘,“野猪”少年齐探洞,忘了雨季早降临。

寻幽完毕转身望,眼前全是水汪汪,教练学生觅出路,越走越深入穴腹。

搜救队伍齐出动,洞穴曲折又狭窄,暗无天日水混浊,救援工程难上难。

 困难恶劣环境下,众志成城不言弃,齐心协力潜水员,重重难关无畏惧。

洞穴救援潜水式,吊运扛送接力赛,深水高低湿滑径,终把困者全救出。

不幸牺牲救援者,令人唏嘘添无奈,少年球员被寄语,立善助人多贡献。

清迈“野猪”足球队,脱险获救任务成,惊心动魄过程现,凸显人性真善美。



泰国北部清莱府一座国家公园内的洞穴“睡美人洞”(Tham Luang)是泰国第四长的洞穴,总长度有1万零316米,洞穴内部还有分支隧道。英国BBC 称这个溶洞最有名的传说和云南西双版纳的景洪有关。

传说几百年前景洪有位皇室公主爱上一名身份低微的马夫,公主怀孕后两人私奔南下,逃到此处山中。 丈夫让公主休息,自己出外寻找食物,却碰上国王派出士兵追杀丧命。公主在山中等待数日,不见丈夫回来,确信丈夫遇害,悲痛欲绝,用发钗插额自尽。公主躺倒的身躯化作山峦,鲜血变成源自山中的河流,“睡美人洞”的名称由此而得。据说在1986年,曾经有一名外国游客在“睡美人洞”走失长达7天后获救。


Sunday, July 8, 2018

末代总督


在青岛,有两栋建筑物见证并记录了青岛被德国侵占沦为殖民地的历史,这两栋楼,就是总督府和迎宾馆。总督府位於市南区观海山南坡,是德国胶澳殖民地统治机构所在地,为总督所用,故名“总督府”。
而迎宾馆则位於信号山南麓,是当年德国胶澳总督及家人居住的地方,被称为“总督官邸”、“总督私邸”、“总督楼”。



1905年7月,经过3年多的筹划,信号山半坡上的总督官邸工程正式开工。此后的两年时间里,德国高级设计师以及时任总督府的建设局长亲任土木工程总监,共同打造一座具有威震八方、非凡气势,兼有皇宫般的庄严感的建筑物。



总督官邸工程於1907年7月完成,这是一座具有皇家风范的德国古堡式建筑,气势宏伟、造型典雅、装饰豪华、轮廓线条优美、色彩瑰丽。外部装饰有浮雕、雕塑,内部陈设装潢极其华丽。


迎宾馆楼分四层,共有大小房间 30个,除了居室以外,还有大小客厅、书房、大小宴会厅、室内花园等。厚达60多厘米的外墙以黄色为基调,局部用崂山特产的花冈岩料作装饰;加上米红色筒瓦、蓝色鱼鳞瓦、绿色牛舌瓦铺设的楼顶,使大楼更加精美别致。



如此这般“架势”的总督楼前后共住过4任总督,而在历史事件中较为突出的人物,则是青岛最后的德国总督Alfred Meyer-Waldeck。



Waldeck 是在1908年到青岛出任海军参谋长,然后在1911年8月就任第四任德国胶澳总督。Waldeck刚当上胶澳(青岛)总督一个半月,辛亥革命就爆发了,这场旨在推翻清朝专制帝制、建立共和政体的全国性革命风起云涌,清廷被推翻后,一个个高官逃难,作为德国殖民地的青岛瞬间成了大批逊清遗老的避难所。



不知道Waldeck 是迟钝还是另有用意,根据著名历史、建筑与考古学者巩升起的学术专著《与建筑对话》记载:1913年12月14日,青岛末代总督在总督官邸设宴款待了日本陆军中尉。
接下来1914年8月1日,又接待了另一个以考察之名来青岛的日本关东总督兼陆军大将。Waldeck 开始感受到不一样的氛围,可是依然相信日本人,对和平稳定抱存一线希望。8月23日,日本对德国宣战,日英联军7万以上的陆海军蜂拥而来。德皇威廉二世电告身兼青岛要塞司令的Waldeck :“务必保卫青岛要塞,战斗到最后一人。”



手上仅有5千多兵卒的Waldeck,以5千对7万的对比,在青岛海陆展开了异常激烈的战争,10月1日,德国人甚至孤注一掷,先后把两艘炮舰炸沉用来堵塞航道,却无济於事。11月7日早上6时许,Waldeck 命令炸毁大炮及所有防御设施,在观象山上挂起白旗向日军投降。隔天给德皇发电报:因各种不利条件,为青岛不毁於战火,为保护众多生灵,不得已开城投降-----



战争结束,11月10日,Waldeck 与日军攻城司令进行谈判。他感谢日军对德军投降后的优待,称赞日军在作战中表现英勇以及德军的防御工事的坚固,不过对日本夺取青岛表示愤慨,却对此次战斗中给日军造成重大损失表示极大惋惜。这一天,Waldeck 亲手将青岛交给日本。



1914年11月14日,作为日本战俘的Waldeck 被带离青岛。巧合的是,17年前也就是1897年11月14日,德国以巨野教案为藉口,出兵在青岛登陆。Waldeck 离开他生活了三年的城市,在日本被关押了5年,於1919年回到德国后写成《青岛的武装和包围》一书。


Friday, June 29, 2018

晨运遇雨



清晨彳亍公园里,空气湿润草儿绿,

晨练人儿陆续来,跑跑跳跳体操忙。

骤然雨水从天降,丝丝缕缕哗啦啦,

避雨亭里叹无奈,祈望雨神早躲开。

雨中撑伞晨运人,美景入画诗意浓,

未雨稠缪有准备,羡煞旁人空自叹。

袅娜身姿细雨长,娓娓道来故事多,

雨过天晴终来到,涤荡晶莹烙满天。

缕缕阳光添暖意,片片嫩叶如宝石 ,

道道亮光争耀眼,生机盎然天地间。


Monday, June 18, 2018

端午节有感



五月初五端午节,幽幽粽香氤氲转,咸肉碱水花样多,惹得馋客直吞涎。

敲锣击鼓赛龙舟,起龙下海夺锦标,五湖四海共参与,慷慨激昂同欢乐。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昏庸腐朽楚国恨,岂能容君独清廉?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宁为玉碎不瓦全,汨罗江里屈子魂。


Sunday, May 27, 2018

马中博弈:白天迷路、老马识途,(文:黄泉安)

大马新政府内阁正式操作后的好看头,不是首相马哈迪、财长林冠英唱和揭穿前朝留下1兆国债,或纳吉“死鸡撑饭盖”式的午夜脸书回应,或是郭鹤年象征式回国出席资政理事会会议,令早前围攻郭老的巫统枭雄全部鸦雀无声的大快人心大场面。
我冷眼看江湖,发觉亮点是马哈迪可能会检讨中资包揽的550亿(国家资政理事会将之重估调高至670亿)东海岸铁道工程(ECRL),害中国单位急得团团转,中国驻马大使白天原先只能会见国家资政理事会的达因,过后借机参见郭鹤年得以见报,随后终于掌握契机拜见马哈迪,亲手奉上写着“老马识途”的扇子手信相赠。非常强烈的对照。

另一边厢,5月23日,国家资政理事会成员佐摩教授亲笔回应《金融时报》打脸中资,强调上述东海岸铁道计划不是经济性可行的工程,因为国际惯例证明,工程完工时都会出现成本超支。再者,东海岸铁道计划根本不算是中国带进大马的海外投资,而是一笔通过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预计成本85%的大型借贷,而且更以偏向优惠中国的条件计算。这项工程是纳吉前朝政府以非透明方式及没经竞争下就交予中国公司包办,此外也对中资颁赐豁免课税的特别优惠。
佐摩提到,虽然咨询专家劝勉这项工程须耗时18年才完工,但中方已在今年开始施工,目标要在7年内竣工。此外,施工未及4个月,中资已经释放贷款总额的25%。意即,中国贷款放钱放得很急,事必有因。佐摩文中也留下埋伏线,就是马来西亚政府此后将会更加精明处事。
5月28日版《The Edge 财经周刊》刊登首相专访,马哈迪重新提及东海岸铁道计划很奇特,根本不是中国对马投资,因为该笔工程85%成本借贷只会释放给中国境内的中资公司。根据一般国际惯例,由于工程是在马来西亚境内施工,类似的岸外贷款是会释放给中资在我国设立的子公司才对(详文请参阅该周刊第70至73页)。
东海岸铁道计划的承建公司是国营中资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融资正如佐摩教授所说,是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马哈迪觉得这项工程很奇特,是因为中资银行释放给CCCC的款项并没依据完工率下放,而是依据一份早已制定的时间表下放,而不管工程进度去到什么阶段。
马哈迪对周刊表示,他怀疑中国付款的某部分是用来抵偿一马公司(1MDB)的债务,也包括收购一些本地公司。由于货不对版,马哈迪才打算检讨该项工程,甚至和中方重新交涉工程贷款的条件。
《The Edge 财经周刊》消息透露,东海岸铁道工程成本估计只需400亿令吉,但2016年设计阶段时,前朝政府将之吹胀到600亿(后来又增至700亿令吉),多算的200亿令吉是打算用来支付一马公司的债务。至于相传中资打算收购的本地公司,是与刘特佐有连带关系的Putrajaya Perdana 有限公司及 Loh & Loh Corp 有限公司。
财经周刊根据所获文件指出,该项600亿合约款项将会依据3个部分去分配:一、中资CCCC的承建成本预计270亿令吉,加上利润27.29亿令吉,总计是297.2亿令吉,等于承建合约的49.5%。
二、依据套装献议,CCCC将会通过无关联的提名公司(Nominee Company)收购部分一马公司产业,包括位于槟城阿依淡估值13亿令吉的地皮(槟城人,注意啦!),另加收购Brazen Sky Ltd的100%股权,而据称这间公司拥属的Brazen Sky 基金单位估值9.4亿美金(37.6亿令吉),再加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的基金单位共值15.6亿美元(62.4亿令吉),意即1MDB能源控股有限公司(1MEL)的100%股权。
这一连串收购,将协助一马公司通过1MDB能源有限公司(1MEL)及1MDB冷岳能源有限公司(1MELL)发出共达35亿美元的债券,抵偿予有关提名公司。这样一来,东海岸铁道计划首7年(2016至2022)的12.8亿美元利息总额,就能透过这笔中国贷款抵消。延至2022年,上述提名公司将能赎回剩余的两桩债券的现金,以及套现中资银行贷款的余款。上述债券原本是2012及2014由1MDB发出来收购发电厂的资本,同时全程交由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做担保。结算起来,这笔总计47.8亿美元(191.2亿令吉)的收购计划,也等于东海岸铁道计划总贷款的三分一。
三、收购Loh & Loh Corp 及Putrajaya Perdana: 《The Edge 财经周刊》透露它所取得的文件显示,中资CCCC收购Loh & Loh 的90%股权,将耗资2.44亿美元,而收购Putrajaya Perdana 将耗资7100万美元。两项收购,总计3.15亿美元(12.6亿令吉)。
到底《The Edge》专访马哈迪附带的消息,来源可信吗?还有,中资进出口银行的贷款是否已依据马哈迪所提的放款时间表下放了,大家只能等待往后的揭秘。现在问题来了,知道马哈迪性子的人,一定料到他会在近日重提检讨东海岸铁道计划的议题,肯定会再践踏中国的神经线。
其实,我们也难怪马哈迪对这东海岸铁道计划死缠烂打,因为纳吉代为马来西亚人敲定整个计划,负责机构Malaysia Rail Link 有限公司(MRL)所承担的145亿令吉债务,是全由马来西亚联邦政府担保的。到时,如果马哈迪取消这项铁道工程,你能怪他吗?中国能怪他吗?真想不通,中国算盘处处打得精明,怎会掉入落难纳吉的那滩浑水?

Friday, May 25, 2018

法不及权贵



“举贤不出士族,用法不及权贵,是以才不济务,奸无所惩。”

这几句出自宋朝司马光所著《资治通鉴。晋元帝太兴元年》,晋朝世族大地主阶级掌握国家政权,门阀制度森严,国家法律不敢触及贵族,奸邪之辈也不能得到惩办。表现出了晋朝世族政权的腐朽,用於批判世族权贵把持特权,无法无天的社会现象。

中国历史上的东晋王朝(317年-420年),是由南北世族地主支持建立起来的,政治上和经济上都代表着世族地主的利益。

东晋的第一任宰相「王导」为政务求清朴,他所确立的统治政策是“镇之以静,群情自安”。 公元318年3月,司马祥刚登上皇帝的宝座,就下过一道诏书,要求各级官吏“同心戮力,深思所以宽众息役,惠益百姓”。意即要减轻对民众的赋税剥削和摇役负担,更多的是冠冕堂皇的言词,而政策的另一方面,其实是更为重要的一部分,是要让南北世家大族,在互相牵制下安稳的发展他们的势力,政府不会对他们抑制和干涉。

王导在司马容称晋王时,官拜右将军、杨州刺史。他派属官到杨州各郡去考察治绩,属官回来向王导汇报太守治绩的得失时,只有属官名叫顾和的静静不出一声。王导问他有知道什么吗?顾和回答:“ 你作为国家的首辅,宁可使吞舟大鱼也能漏网,何必计较地方官的好坏,以视察为政”。 王导称其答得对。

在王导辅政的晚年,对政事更是不予过问、干涉,下面送上来审批的簿籍、文书,有时根本没看就批准了。宽纵豪强,是由东晋政权的阶级性质决定,东晋政权亦是西晋政权的延续,它继承了西晋政权的全部腐朽性,即使在东晋开国之初,也没有显出多大的新气象 。

司马睿(rui) 还在做镇东将军时,有一个从河南豫州南下避难的低级士人陈领,被推荐当司马睿的军事参谋。陈领写信给王导说:“西晋王朝之所以倾覆,正是因为用人不当,看门第不看真才,重虚名不重实用,因此政事日坏,终於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如今应该改弦更张,赏罚分明,拔拙贤才,共图中兴大业了”。王导当佢发噏风,根本不听其劝告。

司马睿当了皇帝后,陈领看到新朝廷一些官员,只顾贪图安逸,不管职事,对晋元帝说:“现在官员都继承西晋时的积弊,前车已经倾覆,后车仍不知戒鉴。”

晋元帝也不听其劝告,陈领出身低微,又屡发正论,东晋朝士多厌恶他,最后被贬逐到外地去当一名郡太守。陈领的劝告和被逐,说明东晋与西晋同样是一个腐朽的士族政权。

----------------------------------------------------------------------

2009年7月15日,当时身为马来西亚新闻记者以及雪兰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助理之赵明福,被反贪会(MACC)以证人身份带回协助调查。赵明福作为证人的案件是有关欧阳捍华付了2千4百马币来购买在国庆日庆典的国旗,但是并没有收货。第二天下午,赵明福的尸体在反贪会办公楼隔邻的5楼屋顶被发现了。

在记者会中反贪会宣称用了9个小时来审讯赵明福,在7月16日凌晨3时45分结束,是死者自己要求留在反贪局办公室过夜。但反贪会没有解释如果赵明福被释放后,为啥赵明福的私人物件包括手提电话还在扣押中?一些赵明福同样被调查的同事声称,他们被调查时,反贪会不准他们见律师、不准喝水、吃东西等。

赵明福的一位同事陈文华过后上庭控告反贪会非法禁锢,在《陈文华和反贪会主席的诉状》(Tan Boon Wah v Datuk Seri Ahmad Said Hamdan, Ketua Suruhanjaya, Suruhanjaya Pencegahan Rasuah Malaysia and Others) 中,大马高庭认为陈文华在正常工作时间后被审讯,是属於非法禁锢,因此宣判MACC 必须赔偿陈文华。陈文华的律师卡巴星表示,赵明福的家人也可以以此宣判为据点,控告反贪会。已经过了9年,赵明福案件至今还未沉冤得雪。

2018年5月22日,反贪会主席Shukri 证实,反贪会只是传召纳吉去录口供帮助调查1MDB 之26亿汇入了他的私人户口的事件,现阶段不会拘捕纳吉。5月21日星期二早上9点多,纳吉在代表律师和保镖的陪同下抵达反贪会逗留了4个半小时给口供。隔了一天,5月24日反贪会第二次再请纳吉去给口供。反贪会在严酷审讯赵明福以及温柔对待前首相纳吉所持的「巫统式双重标准」,间接允许纳吉可以继续傲慢、无视法纪,没有廉耻,完全没有为自己的恶行抱有一丝的歉意。

经历了千辛万苦方把巫统盗贼政府赶走,本来希望国家到处是一片清新, 可是马来西亚子民可以嗅到,反贪局仍然是浓罩着一股「巫统式的腐尸味」!



Tuesday, May 22, 2018

粤语版打油诗两首



(1)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人民终於成功把穷凶极恶的盗贼国阵(巫统)政府拉下台。

诗云:老马良知重拾现,临门一脚助变天。

            安华重获自由身,纳鸡河马遭天谴。



(2)
海外选民被逼自己掏腰包买机票,还要像Amazing Race 那样托人接力越洋跨海以最紧迫的时间及时把选票带到各州、各城市、各乡镇的个别投票站的投票箱里。

诗曰:万水千山递选票,重重阻碍多困扰。

            难得人民共齐心,打破难关无惧了。





结论:没事别往洞穴走

清莱Tham Luang Nang Non Cave,结构复杂又神秘,“野猪”少年齐探洞,忘了雨季早降临。 寻幽完毕转身望,眼前全是水汪汪,教练学生觅出路,越走越深入穴腹。 搜救队伍齐出动,洞穴曲折又狭窄,暗无天日水混浊,救援工程难上难。  困难恶劣环境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