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5, 2021

COVID COVID

 


COVID COVID ,玩腻了吗?兜兜转转,已近两载。疫情失控,孬官之责;感染剧增,孬政之过。

COVID COVID ,你歇歇吧!人民累了,筋疲力竭。民生疾苦,孬官之责;百业萧条,孬政之错。

COVID COVID,你回去吧!从何而来,回归而处。孬政施虐,恶政更甚;盲目封锁,孬官藉口。

白旗求援,饥民闹荒;黑色抗议,施政不公。医疗崩溃,孬官之责;病患失救,孬政之过。

无以生计,人民悲苦;孬官休闲,出游列国。毫无廉耻,心如蛇蝎;民不聊生,孬政之故。

豺狼当道,黑暗年代;道路难行,悲愤满腔。COVID COVID,借汝之力;孬官消失,还民安逸。


Monday, June 14, 2021

疫情下“端午节“ 所感

 


 端午节,又称端阳节、龙舟节、天中节等,源於自然天象崇拜,实为上古时代祭龙演变而来。古时民间通常以“仲夏端午”来描述农历五月初五这个特定的节日。“端”即初的意思,每月头逢五的日子即“端五”。古代以十二地支配称十二个月,正月建寅(意思是夏历(阴历)正月,出自《淮南子. 天文训》),二月为卯,以此类推,至五月为午。“午” 和“五” 相通,“端五”逐渐就变成“端午”了。

早自远古时代,经夏商周三个朝代,发展至秦汉,到了唐宋时期的端午节,已是各地风俗互相融合的结果,含有不同地区的特色。

於北方来说,五月是恶月,端午是驱邪避恶之日。因为夏天太炎热,蛇虫鼠蚁齐出肆虐,当时人民医疗条件有限,稍有受伤发炎,或饮食不当就容易生病导致生命有危险。所以五月五日最适宜“蓄采众药以蠲juan除毒气” ,恰逢五月也是药草效力最强的季节,所以五月初五就有了禳rang病躯邪,采药用药沐浴兰汤的必然习俗。

至於南方的越民族,五月初五端午节的特色就是龙图腾祭祀和龙舟竞渡。

 在阴阳学说理论中,夏至这天阴阳发生激烈变化,把属阴的菰叶包上属阳的黍米象征着阴阳二气相互包裹没有分散,吃了它有调剂阴阳的作用。有学者考证,两大习俗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实现合流,角黍(亦即后来演变成的粽子)被纳入端午节必吃的名单中。早在人们食粽纪念屈原之前,古人就已经在夏至端午一面吃着粽子养生,一面祈祷神灵的庇佑。

近年来中国内地微信朋友圈在端午节时传开一则消息: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只能互送安康。据某“专家”说,端午节是个祭祀节日,这天有春秋末期吴国大夫伍子胥被吴王夫差尸投钱塘江,曹娥救父投曹娥江,战国时期楚国大夫屈原自沉於汨罗江,以身殉国。五月初五是毒日,是个悲壮的日子,所以有如清明节,端午节也不能互祝快乐。经热传后,甚至传到马来西亚,许多网友纷纷仿效大陆,也认为端午节的祝福语不能用“快乐”这两个字。

可有学者作家等发微博反驳,如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曾发文称:端午和清明不一样,端午虽然纪念屈原,但也有祛病祝吉祥、让大家快乐的意义。祝“端午节快乐”才是传统。张颐武更举例,很多古人诗文都讲到欢喜快乐过端午。如北宋诗人晏殊的端午词. 内廷:

一一雕盘分楚粽,重重团扇画秦娥。宫闱百福逢嘉序,万户千门喜气多。

又如唐玄宗《端午三殿宴群臣》诗的序中说道:在端午节“叹节气之循环,美君臣之相乐”。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民俗学家杨利慧亦表示,端午节的设立和传统农业民族注重时令节气相关,喝雄黄酒挂篙草艾叶熏苍术白芷等驱虫祛病,其初衷即欢乐喜庆祛毒平安,并非像清明节一样的祭祀性节日。

敦煌研究院官方微信亦披露涉及古代敦煌端午节的民俗壁画及古文献,包括团粽相迎、献物致礼、赐扇、配挂咒符和香包丝带、登鸣沙山等民俗,不仅活动丰富,其中伴有文人雅趣,浪漫兼优雅。

大部分民俗学家皆认为,是先有节日,之后才有传说付着在节日上,以赋予节日其他意义。庆祝端午节也可以让后人顺便纪念伍子胥、曹娥和屈原这些2千多年以前的历史人物。端午节设立初衷就是一个欢乐的节日,咱们从小就没有听说过端午节不能说快乐的说法。中国许多传统的民俗大节多数都与祭祀有关,如春节、中秋节、冬至等等欢乐节日,古代端午节时热闹的龙舟表演,欢乐的美食宴会,都是庆贺佳节的体现。在史籍上古人不会说: “端午节安康”,安康一词一般用於祝福老年人的惯用语,在节日对不论男女老幼均祝安康,是不是很怪?显得不伦不类。

中山大学非遗研究中心宋俊华教授介绍,端午节的起源是一个节令,纪念屈原等传说是后来才和这个传统结合起来的,追根溯源,端午节是人们为了祈求幸福生活而产生的节日,在端午节说“快乐”是对的。

广府文俗专家饶原生说,端午节在广府文化中自古以来就是喜庆的,就连端午节用的纸都是红色的。在广府文化中,端午节纪念屈原的成分不多,在广东,端午节敬神的对象是水中的龙,大家过端午节都是开开心心的,赛龙舟,吃龙船饭。

在这个瘟疫时期被关在家里瞎忙的日子里,在这个更需要寻找正能量以平衡苦闷的日子中,让咱们大声互祝“端午节快乐”!!! 


Thursday, June 3, 2021

点解Boleh 会变咗“ 破裂 ” 嘎?



 回顾1993年东运会 (SEA Games) 在新加坡举办,当年的Olympic Council of  Malaysia (马奥理事会,简称OCM )打算弄点啥的给选手们打打气。於是当时的OCM 总裁 Hamzah Abu Samah 去找上雀巢 (Nestle)来出点子。经过团队们揸乾脑汁想出的一堆口号中,Hamzah 和 那时的雀巢体育营销经理 Dina Rizal 终於选出答案,从此,“ Malaysia Boleh ” 这口号就诞生了。每当运动员在赛场上听到 Malaysia Boleh, 有如打了强心针,运动细胞功能即时发挥得淋漓尽致,也的确为国争光赢回了不少奖牌。

 接下来此口号被老马用来刺激他的2020 宏愿(Wawasan 2020)。早在1991年,老马公布了2020 宏愿:马来西亚要成为真正的发达国家。时至2021年,结果2020 宏愿却是一点都不 boleh,原因何在?

让我们先重看老马在1991年所提出的第六个大马计划和政治方针:

首先,建立由一个马来西亚民族构成的统一的马来西亚国家。

第二,建立一个心理上解放、富於安全感和发达的马来西亚社会。

第三,培育和发展成熟的民主社会。

第四,建设讲求道德伦理的社会。

第五,打造成熟、自由而宽容的社会。

第六,构建追求科学与进步的社会。

第七,建立全面关爱的社会。

第八,这个社会要确保在经济上秉持正义,国家的财富得到公平和公正分配。

第九,建设一个繁荣的社会,经济上充分竞争、活力十足,强大而富於弹性。

Challenge 1:  Establishing a united Malaysian nation made up of one Bangsa Malaysia. 

Challenge 2 : Creating a psychologically liberated, secure and developed Malaysian society.

 Challenge 3 : Fostering and developing a mature democratic society. 

Challenge 4 :  Establishing a fully moral and ethical society.

 Challenge 5: Establishing a matured liberal and tolerant society. 

Challenge 6: Establishing a scientific and progressive society.

 Challenge 7: Establishing a fully caring society. 

Challenge 8: Ensuring an economically just society, in which there is a fair and equitable distribution of the wealth of the nation.

 Challenge 9: Establishing a prosperous society with an economy that is fully competitive, dynamic, robust and resilient.

 可惜,这啥宏愿只是拿来忽悠老百姓而已。打着新经济政策的口号说要把财富公平公正分配给人民,老马搞的却是扶植一堆朋党成为Boomiputra (土著暴发户),私有化了各经济领域,任何有利润丰厚的必被地方政府和有关机构拿来犒赏朋党承包商的厚礼。这些什么事都不用做,专靠政治关系谋得合约和执照以从中牟利者,先吸掉大部分的利润,再把合同转手给小朋党,经过层层剥削,为了减低成本,小承包商聘雇低薪非技术外劳来从事那些3D (Dangerous, Dirty and Demeaning)工作。而每一名外劳来马工作,都有朋党从中抽成受惠。结果导致国家逐渐变成不重视技能、未能研发新科技,对创新根本没兴趣。试问如何构建追求科学与进步的社会?

为了将有利可图的国营公司机构转变成私营的垄断企业,污桶政府(国阵)大事宣扬私营化的好处。讽刺的是,私营化反而成了缺乏可信度与透明度的问题。社会经济的正义何在啊??? 

老马在位22年,不单只弄了很多未经思考即贸然推动的失败下场私营化工程,同时渊生纵容出严重的贪污文化。当年国人最熟悉的两个英文字就是:CRONYISM(朋党主义)和 CORRUPTION (贪污腐败)。

从国营企业私营化的历史反映出,人民没有获得半点好处,反而是因为政府要付出昂贵代价搭救陷困大财团,拯救他的朋党,造成国人以及子子孙孙几代入去承担庞大的债务。

1997年9月华尔街和Soros策划了亚洲金融风暴, 马币币值狂贬股价大跌,企业蒙受严重亏损,老马拒绝向IMF 贷款,宣布成立一个马币600亿的基金,钱从那里来?原来是挖老百姓的血汗钱——公积金EPF去搭救某些特定的朋党资本家。老马时代的政府把一切基本设施服务如:电供、水供、卫生设备、保健及通讯设备全交到私人界企业手上,完全没有顾及到低收入和弱势群体的需求。 

除了马航、英达丽水、轻快铁、槟城造船工业、时光网络、船务控股公司、Proton 等等等等,老马搞的最最离谱、可说是世上最不公平的合约,就是南北大道合约。1998年,污桶政府将南北大道的工程合约,发给马友乃德有限公司(UEM),这间负债累累的空壳上市公司为污桶的信托公司Hatibuti 私人有限公司持有。当年有4家公司参与投票,UEM 标价最高、建设资格最低,却轻易获得大道经营权。污桶政府还为UEM 提供了投标价的一半有16亿马币贷款,30年合约,每年调高大道收费等等诸多好康的保护条文,全部细节,只有老马以及朋党大财团才清楚。大选期间为了选票,大道收费暂不起价,政府就得陪钱给南北大道公司,亦即把纳税人的钱挖去给私营化大财团。

南北大道成了负债数十亿的马友乃德集团的借贷者,南北大道收入丰厚,为了保住马友乃德财团,竞然累积庞大的债务。

2005 年3月24日,三美维鲁宣布内阁已批准南北大道一项配套交易:南北大道负责两段大道的扩建工程,另加搬迁收费站的工程及取消Senai 收费站。政府回报南北大道则是注销借给它的一笔总额9亿6200 万马币的债务,同时把价值马币5000万芙蓉-波德申高速公路的收费权交给南北大道公司,并且将南北大道的收费期限,从原本8年延长到50年。“ Malaysia Boleh ”早已变成老百姓讽刺污桶政府的口号。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当时财政部长安华主张向IMF 贷款,制定紧缩政策,削减政府开支18% ,部长减薪和展延大型计划。对那些面临破产的私营化大财团公司,安华提倡采取自由市场的办法来解决危机,包括外商投资和贸易自由化。

试问老马及其朋党的利益又岂能容许安华趁此机会大刀活斧来削弱呢?於是,安华被老马炒鱿鱼并控以贪污渎职罪和鸡奸罪而入狱。然后SODOMY 这个英文字从此天天映入国人的眼中、钻入老百姓的耳中, 沾污了人民的脑袋,厌烦得令人作呕。

老马从1986年开始兼任内政部长,把安华革职后,连财政部长也一手抓,真是只有番薯邦只有老马才能肆无忌惮才敢做到如此,是不是很boleh 呢?当初说到要建设讲求道德伦理的社会,结果全都是背道而驰。

2003年伯拉任相,他积极肃贪,成立皇家警察委员会推动改革,自行立法加强原有的三权分立框架以避免首相本身可干预司法等等。虽然老马表面上退休,可是他的黑手依然控制着污桶政府。 当伯拉不愿意被老马操控,老马就三不五时抨击他,加上污桶党内亦对他施压逼他退位。2009年伯拉卸任首相职位,由老马点中的拿鸡接任。

老马始创首相兼任财长,到了拿鸡当政,自然欢天喜地延续这种威胁到国家和人民福利的污桶传统恶俗;白花花的银子摆在眼前任其管控,实在boleh 得很啊!

拿鸡於2008年9月16日推介“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呼吁内阁、政府机构、公务员强调促进种族和谐,国家团结及高效治理。最可笑还有所谓的八大价值观:卓越文化、毅力、谦卑、认同、忠诚、贤能治理、教育以及诚信。主张人民为先,绩效为主。

偏偏老马培养出来的污桶朋党精英政客真是非常boleh,一代比一代更加贪婪、更加狠辣、更加无耻、更加腐败、更加堕落。拿鸡於2009年成立国有投资公司,作为 “ 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 的顾问主席,而一马公司运作6年后,就出现了420亿马币的债款。

1 MDB 丑闻是历史上最大的金融诈骗案之一,名闻世界。形容一马公司诈骗案的英文字,比当年老马的CORRUPTION和 CRONYISM 更为耸动,更加恐怖,那就是KLEPTOCRACY -盗贼统治了。

2018年5月9日,番薯邦子民终於勇敢的把贪污腐败的污桶政府换掉,这是经过了好几届的选举方才达到马来西亚政治上的一个转捩点。可惜希盟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就是把极度racist 心胸狭窄狂妄自大非常狡猾的老马邀入希盟让他当首相。老马这边厢当希盟首相,却频频扯希盟后腿,专干些倒米勾当,希盟要实现大选宣言遭遇重重困难。妒忌心重的老马死也不甘心让安华接棒,就算把希盟弄垮,把国家搞砸也在所不惜。那边厢代表土团的老马暗地里和污桶包头党私通,招揽希盟判徒爱滋吻,一齐组合单一种族马来人大联盟政府。

2020年2月土团脱离希盟,老马辞去首相职位,很多政客青蛙跳来跳去,然后土团的丁丁告诉元首说他已经有足够议席成立新政府。 2020年3月初,趁着新冠病毒来袭,兵慌马乱之际,人民眼巴巴目睹土团丁丁宣誓成为后门真腐首相。

上世纪80年代,老马先来一记绑架司法,架空大法官的权力,罢免6位大法官,自此司法惨遭阉割,再来让首相署职权日益膨胀。老马弄了各种法令用来嵌制老百姓,首相权力过大,首相和他的朋党就可以任所欲为了。

2018年希盟政府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刘伟强致力於改革马来西亚政治体制以符合民主原则,其中包括限制首相任期、规定所有部长公布资产及设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制定《资讯自由法》以及修定《吹哨者法令》等等。

丁丁后门真腐乌合之众,有如一群水鬼升城隍,满朝骑哩怪,只会争权夺利,没有半个专才,只有一堆废柴。经过将近一年半的各种行动管制令,从最初的MCO、CMCO、RMCO,然后EMCO,FMCO ;不管什么CO,由於执法不当,双重标准,傲慢自大的孬官频频犯规表现的全是坏榜样,人民对后门真腐不信任,导致疫情日趋严峻,甚至超越印度,成为新增确诊病例比例最高的东南亚国家。疫情持续恶化,5月24 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在官网将马来西亚列入疫情最严重的第4级警戒国家。

去年丁丁后门真腐根本就没正式开过国会,当时就被老百姓揶揄为不敢开国会的政府。利用新冠疫情为藉口,接下来丁丁颁布紧急状态,国会停摆。

在新冠病毒施虐下,接种疫苗是唯一的办法,偏偏人命关天的疫苗,还是得经过朋党官联公司发马才能进口。就算有人要捐赠疫苗直接向海外生产商订购亦被否决,原因差价竟然是天文数字,而温水部长则极力否认丁丁后门真腐垄断疫苗之事。於是国人又要认识一个与后门真腐划上等号的英文字,那就是KAKISTOCRACY(恶人政治、坏人政府)。

问苍天,这个“破裂”的番薯邦,几时才变回真正的Boleh 啊?


Friday, April 23, 2021

苏东坡被贬海南岛


苏东坡本名苏轼(1037年-1101年),博学才高,为北宋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在文、诗、词三方面皆达到极高的造诣。甚至在医药、烹饪、水利方面, 苏东坡亦具很深的研究与供献。

苏轼在21岁时和当年19岁的弟弟苏辙同考中进士,为主考官文坛领袖欧阳修所赏识,25岁步入官场。苏轼共经历了5 代皇帝,分别是宋仁宗、宋英宗、宋神宗、宋哲宗、宋徽宗。

除了赵祯和赵佶,看来北宋的好几个皇帝都很短命:宋仁宗赵祯(1010年-1063年),宋英宗赵曙(1032年-1067年),宋神宗赵顼(xu)(1048年-1085年), 宋哲宗赵煦(1077年-1100年),宋徽宗赵佶(1082年-1135年)。

宋神宗时期,大臣王安石提倡、并由皇帝赵顼推行新政「熙宁变法」,也就是「王安石变法」,旨在改革消除北宋建国以来的许多积弊,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国库的收入。但是变法在推行过程中,由於部分举措不合时宜,执行中运作出问题,反而造成平民百姓利益受损,加上新法对大地主阶级的根本利益有所影响,所以遭到保守派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的激烈反对。

苏轼认为政府做的一切都应以民为本才是,他虽赞同政治应该改革,但反对操之过急。王安石自视过高,不愿接纳他人意见,最大问题就是用人不当,偏偏他的支持者和助手可以归类为阿谀谄媚的小人。结果造成变法是一场地主阶级内部针对北宋统治危机的制度改良,没有顾及和解决社会的根本问题。

苏轼既反对王安石过於急进的改革措施,也不同意旧党司马光等尽废新法。苏轼在新旧两党之间均受排斥,以致仕途坎坷。

1071年苏轼主动申请离开京城去杭州任职,往后8年间,他先后在密州、徐州、湖州任地方官,居官清正,一心为国为民的苏轼,所到之处,皆获得当地老百姓敬佩和爱戴。

1079年,刚调任到湖州的苏轼给神宗赵顼写了一封《湖州谢表》,谢表是旧时臣子感谢皇帝的奏章。新党中的小人以文章中的某些词句污蔑苏轼对皇帝不忠、包藏祸心、莽撞无礼、愚弄朝廷、妄自尊大,更从苏轼大量诗作中挑出他们认为隐含讥讽朝廷之意的句子。一场文字狱让苏轼被御史台的吏卒逮捕解往京师,连带其他反对变法的朝臣亦受牵连。 这就是北宋著名的 “乌台诗案”。

乌台指的是御史台,汉代时御史台外柏树上有很多乌鸦,所以人称御史台为乌台,也戏指御史们(古代监察官员)都是乌鸦嘴。

新党中的小人如李定等人非要置苏轼於死地不可,幸亏宋太祖赵匡胤时定下不杀士大夫的国策,朝野同时展开救援活动。不但与苏轼政见相同的许多元老纷纷上书,连变法派的一些有识之士也劝谏皇帝免除苏轼死罪。当时退休金陵的王安石也上书曰:“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

最后苏轼被从轻发落,在入狱一百零三日后,贬往黄州(湖北省东部)当一名无实权并受当地官员监视的小官。心情郁闷的苏轼曾多次游览黄州城外的赤壁山,写下了《赤壁赋》、 《后赤壁赋》、《念奴娇. 赤壁怀古》等名作。由於薪资微薄,苏轼带着家人往城东一块坡地开荒种些粮食蔬菜以维持生活。在种地的日子里,苏轼给自己起了一个称号,叫做 “东坡居士”。 

1085年年幼的宋哲宗赵煦即位,由祖母太皇太后高氏临朝听政。司马光重新入朝,轮到王安石的新党被打压,苏东坡被召还朝任官升至翰林学士。目睹旧党执政后的腐败现象,苏东坡向朝廷提出谏议,对旧党进行抨击。这次苏东坡是既不能容於新党,也不能见谅於旧党,遭新旧两党排挤,惟有再度自求外调。



1089年苏东坡第二次到杭州做官,恰逢大旱饥馑瘟疫一齐发生,苏轼用心逐一把问题解决。看到长久不治的西湖,湖泥淤塞,葑草芜蔓,感慨上书朝廷,动用了20多万民工,开除葑田,恢复旧观。更把挖出的淤泥筑成一条纵贯西湖的长堤,后人名之为“苏公堤”。

苏轼在杭州生活自由自在倒也蛮开心,自比唐代的白居易。白居易为人忠厚,性格刚直,乐善好施,真诚待人,写诗作文主旨分明,为苏轼所敬重,视其为心中的楷模。据说“东坡”这一笔名亦源自於白居易诗歌中的意象,如:白居易的《东坡种花二首》。

(1)持钱买花树,城东坡上栽。但购有花者,不限桃杏梅。

          百果参杂种,千枝次第开。~~~~~~~~~~~~~~~

(2)巴俗不爱花,竟春无人来。唯此醉太守,尽日不能回。

          春坡春向暮,树木尽何如? ~~~~~~~~~~~~~~~  

 苏轼  也写过一首《东坡》 :雨洗东坡月色清,市人行尽野人行,

                                                    莫嫌荦确坡头路,自爱铿然曳杖声。


1091年苏轼被召回朝,因政见不合,外放颖州(安徽省)。1093年高太后去世,哲宗亲政,轮到新党再度执政,苏轼被贬至惠州(广东惠阳)。年近6旬的苏轼,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千里迢迢赴贬所,受到了岭南老百姓的热情欢迎。苏轼成了大众景仰和爱戴的名人,这不仅是因为他的文艺成就,还有他的民本情怀,从青年到老年,足迹所至,皆尽心竭力为民众办事,

苏轼才华横溢,所到之处必题写诗词,短短两年多时间里,写下了580多篇诗词、散文和序跋等。其中最出名的要数《食荔枝》,诗曰: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就在苏轼准备以惠州为终老之地时,命运再次给他开起了玩笑。1097年,苏轼写了一首诗又被说是讽刺朝廷,结果被发配到海南岛儋州。

一千年前的海南岛是瘴气弥漫、毒蛇出没、鸟不生蛋的蛮荒之地。当地居民多是仍然过着原始生活的黎族人。在宋朝,放逐海南岛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地处边陲、闭塞落后、相去京城几千里外的海南岛,为唐宋以来死囚流放之所。

苏轼心里也慌了,觉得这次凶多吉少,在给友人黄敏中的信写道:

“某垂老投荒,无复生还之望,春与长子迈诀,已处置后事矣。今到海南,首当作棺,次便作墓,乃留手疏与诸子,死即葬于海外,生不契棺,死不扶柩,此亦东坡之家风也。”

 62岁的苏轼交待完后事,和小儿子苏过乘一叶孤舟漂往天之崖、海之角的海南岛。据说当初两父子是过着“ 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暑无寒泉-----” 的悲苦生活。只能在荒地里挖野菜,吃芋头,很快就瘦骨伶仃,还自嘲身轻如此,以后可以骑在鸟背上飞回家了。

海南岛昌化军使张中欣赏苏轼为一代文豪,借官舍给父子俩住,还送酒送肉。后来湖南提举董必察访广西至雷州时,听说苏轼住在昌化官舍,即遣使渡海把苏轼父子逐出官舍,连带张中亦遭革职查办。

附近百姓见苏轼两人蹲在桄椰林里淋雨,好生可怜,马上帮着盖了茅草屋,即苏轼之 “ 桄榔庵”,又给苏轼送来食物和粗布供其饱肚御寒。得到海南岛黎民的帮助,苏轼又感觉自己能够活过来了。

在儋州,苏轼带领乡民挖水井、重视农耕、改进工具垦地、发展水稻生产、办学堂推行文化教育,培养出一批饱学之士,对改进黎民的生活素质,作了很大的努力。

拮据艰辛的贬谪生活的确让苏轼愁闷不已,幸亏与他形影不离的《陶渊明集》让他得到情绪的舒缓。在海南期间,苏轼写了一百多首 “和陶诗”。和陶诗可以作为苏轼穿越700年前与东晋田园诗人陶渊明的心灵沟通,带给他几许慰藉,成为他对待困境的解脱途径。

苏轼在海南岛虽然背负着政治挫折和生活上的宭迫,但他的创作热情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是更加旺盛。经历了大风大浪后,心绪变得成熟稳重,对一切是非荣辱,始终保持豁达的胸怀。此时的苏轼, 深深感受领悟到了陶渊明的质朴与平淡,由是额外产生了不少自己独特的见解。虽名叫“和陶”,却别於陶诗,苏轼的和陶诗乃“借陶而入,由己而出 ”。

《和陶还旧居》就是苏轼被贬到海南岛写的第一首诗:

痿人常念起,夫我岂忘归。 不敢梦故山,恐兴坟墓悲。

生世本暂寓,此身念念非。鹅城亦何有,偶拾鹤毳(cui) 遗。

穷鱼守故沼,聚沫犹相依。大儿当门户,时节供丁推。

梦与邻翁言,悯默怜我衰。往来付造物,未用相招麾。


《还旧居》则是晋宋之际诗人陶渊明写的一首五言诗,诗中描述旧居房屋的变迁、人事的推移呈现的一幅萧瑟衰败景象,藉以抒发作者因环境体衰而产生的岁月易逝、人生无常的悲慨之情。

畴昔家上京,六载去还归。今日始复来,恻怆多所悲。

 仟陌不移旧,邑屋或时非。履历周故居,邻老罕复遗。

步步寻往迹,有处特依依。流幻百年中,寒暑日相推。

常恐大化尽, 气力不及衰。拨置且莫念,一觞聊可挥。


后世有学者们认为,苏轼虽然和陶渊明皆身处乱世,相比之下,苏轼一生经历大起大落,晚年还被流放到蛮荒之地,在极度恶劣环境下,苏轼依然能努力让自己保持乐观豁达之心,随遇而安,放下世俗的包袱,珍惜现有的人生。在人生境界方面,苏轼的感悟看来要比陶渊明更超然旷观了。

1100年,宋徽宗赵佶即位, 朝廷颁行大赦,苏轼复职,北归途中,病逝於常州,享年65岁。  


Saturday, April 3, 2021

又是清明节

 


去年今日,行管令下,人人被禁扫墓。

 寂静坟场,祖先和亲人亦无奈。

多少伤心焦虑,空回首,内心煎熬。

清明节,细雨纷飞,静立坟前,追思祖辈,方晓自己从何而来,也将往那儿去。 

今年清明节,行管令下诸多限制。背着重罚款恐吓下,子孙依然扫墓去。

“风雨利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 

虽然禁止跨州,身在他乡他国的子孙,惟有隔空遥祭先人。

清明祭拜祖先,表现着一种血脉的传承和责任。

清洁廉明的教诲,清明,是感恩,也是一种精神。 


Thursday, March 11, 2021

荒谬

 



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

被宙斯惩罚推石上山,

石头到山顶后又滑下山脚,

西西弗斯重复推石,

永无休止。

三千多万个灵魂,

懦弱地被一群怪脚(ka) 统治,

无数怨言和不满,

却无所作为,

怨天尤人。

官僚贪污泛滥成灾害,

道德廉耻遗失在历史洪流中,

司法正义遭扼杀夭折,

人性被扭曲,

埋葬真理。

巨贪者依然有粉丝追捧,

吹哨者被警告吃官司。

只许买贵不得物购便宜,

贪婪者肆无忌惮,

洋洋得意。

卡缪主张要在荒诞中奋起反抗,

在绝望中坚持真理和正义,

三千多万个灵魂的觉醒,

把西西弗斯的诅咒,

彻底粉碎。


Monday, March 1, 2021

病毒、疫苗

 


新冠病毒施虐,全球兵慌马乱。

绝望中疫苗来时,溺水窒息前,抓一片浮木。

 疫苗因病毒制?病毒因疫苗生?

两者争论说究竟,只闻有人笑,谁是大赢家? 


Monday, February 15, 2021

Zhang Weiwei,你搞错了,那个骗学历的家伙不是希盟的财长呀!


 现任中国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Zhang Weiwei ,为中国高端智库理事会理事,上海春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曾被《光明日报》评为2016年中国智库十大人物。

 Zhang Weiwei 是大家都非常尊敬的学者,所以Zhang Weiwei 的言论都几乎全被奉为圣典。可是谈到马来西亚的问题,咱们这些目睹国家从独立一直走到今天的番薯民应该是感触最深的。



在video 中,Zhang Weiwei说2018年马来西亚人民终於换掉了执政60多年的污桶政府,上台的官员都没当过官的经验,连财政部长都是骗学历的! Hello,在此澄清一下, 这家伙叫做马祖基- Marzuki bin Haji Yahya,是木油丁后门政府的所谓马来西亚外交部副部长。

真实的情况是:希盟政府时期的许多年轻有为的部长都是很能幹很会做事的。

其实马来西亚华人不可以说是支持香港的国安法,就好像中国一直以来绝不会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很多人根本就不懂何谓国安法,只是看到突然香港被一大帮年轻人天天到处破坏公共设施,连警察也对付不了这些暴徒,实在莫明其妙。香港已经hand over to China 20多年,香港和台湾都是中国的领土,为何这些人还要搞港独台独? it's just ridiculous and not logical at all,在马来西人看来,这简直是无比荒谬之事!!!

马来西亚人都是热爱和平,绝不认同以暴力来解决问题。 

至於说到污桶纳吉真腐当年与中国签下的东铁合约,纳吉利用一马公司贪腐把国库都几乎掏空了。2018年5月9日,好不容易马来西亚人民终於勇敢的把贪污腐败不堪的污桶政权撤换。这是经过了好几届的选举方才达到马来西亚政治上的一个转捩点。

希盟的财政部长在任时就是一直左省右省想方设法向外国追讨纳吉脏款为其遗下的烂摊子还债。为了不要因为毁约而需给中国陪偿巨款,希盟财长林冠英就东铁项目成本从原来的660亿马币,和中方协商减少至350亿马币。可惜自大狂妄、妒忌心重的马哈迪出卖了希盟,被后门真腐横里夺权,换上满朝的骑哩怪官员,对后门真腐来说,如果对其朋党没有利益的,管你什么合约?一切免谈!

每一个国家的国情都不相同,就如中国最恨美国几十年来硬要把西方民主模式强往他们身上推。其实马来西亚并非一个真正民主国家,是伪民主而已。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民族的国家,普通老百姓之间都是和睦相处的。

自建国60多年以来,皆由污桶政府统治。 80年代由抱着种族极端主义的马哈迪出任首相,他第一件事做的就是绑架司法,架空了大法官的权力,甚至罢免6位坚持司法正义的大法官。从此马来西亚惨遭阉割的司法变得更加肢离破碎。然后马哈迪就鼓吹种族两极化,“ racial polarization ” 以往从未在这个国家公开出现过的这两个字,就由他开始提出,天天如魔咒般往他族人脑子下降。

接下来名为帮助土著,实是成立强大的朋党集团,蚕食国家的经济财富。比如:打着推展新经济政策的幌子,马哈迪强势介入商界版图,控制所有华商企业,以从中剥削。政府成立了所谓的《国家稻米局》,取消了华商原本拥有的白米入口准证,立法管制白米的流通,垄断了国内的白米供应市场。所有米商,只能向国家稻米局购买白米,当然价格也由其来制定。至於国内的白米产量,稻农也必须把所有收成卖给国家稻米局。

原本是国家设立的公司,后来却被私营化,落入朋党手中。垄断全国白米买卖的私营化稻米局,竟然还可以享有政府15%碎米的廉价白米津贴。诸如此类,多不胜数。

马哈迪延用着殖民时期英国人的统治模式,把人民分而治之,故意制造许多不公平,玩弄种族宗教议题,刻意挑起种族互相猜忌互相仇恨。马哈迪有如中国古代的暴君,心胸狭窄,容不得他人。在其任内连续砍掉3名副首相,更把安华弄进监狱。煽动法令和内安法令就是马哈迪用来对付政敌以及在野党的杀手锏。马哈迪首创一人兼任首相、教育部长和财政部长3个最重要的职位,简直是只手遮天。可以说马哈迪破坏了国家民主制度,使司法崩坏,导致国家停滞不前。

直到换了希盟政府,但大马的行政措施依然问题严重,首相权力过大,三权无法互相制衡,还是被心怀不轨的老马搞砸了。最大问题出在体制,只有改变了体制,让司法独立不受干涉,才能解决种种问题。

希盟政府的首相署负责掌管法律事务部长刘伟强,在世时就做了很多推动修法的工作,其中就包括限制首相任期。无论如何,政局的变化也促使马来西亚逐渐走向新方向。2018年的5.09是一个起点,把历来一党独大的污桶贪腐霸权统治击垮;未来除了多党制,可能将会有更多独立人士加入成立组合政府以达到互相监督互相制衡。惟有打破僵化的旧框架,马来西亚才能走出一条活路。


Thursday, February 11, 2021

疫情下的除夕夜



月穷岁尽,除旧迎新,合家团聚。

跨州跨县皆被禁,归不得,去不许。

故乡老人门前倚,思远方亲人,

窗外鸟声啁啾中,团圆饭、亦成空。


Saturday, January 30, 2021

新冠疫情周年 “祭”



 扰扰攘攘一年余,确诊病患俱日增,天地纵横遍驰骋,‘新冠’猛如虎添翼。

‘新冠 ’不论富或贫,群众聚集最称心, 人数越多浓度高,‘新冠’活跃加倍忙。

人间贫富悬殊峻,权贵隔离海滩浴,平民隔离中心关,身心煎熬倍摧残。

后门真腐争权忙,窝囊官员脑装泥,朝中一群骑哩怪,温水圣水doraemon 。

行管令完MCO,学子全年上网课,枯燥疲乏缺自由,不安倍感压力增。

有钱才能MCO,没钱一日亦难挨,经济重创失业增,十几万人掉饭碗。

紧急状态不戒严, COVID 被推当祸因,国会停摆无运作,民主法律宪法隐。

平民百姓禁跨州,跨县亦定违禁令,孬官全国趴趴走,凌驾法律无操守。

疫情偏逢水患袭,屋漏偏逢连夜雨,民间互助协灾黎,官窝豪宅乐消遥。

番薯百姓真温驯,网上骂骂SI BODOH,隔靴搔痒无感觉,官僚嬉戏当笑话。 

 


Wednesday, January 13, 2021

2021, 路在何方?


 国家大复兴,试平章、这场公事,怎生分付?

犹记去年行管令,百姓众志成城。今把作握蛇骑虎。

疫情严峻雪上霜,江山颓败社稷倾危。仰望天,空悲切。

国家经济大复兴。问百姓、民间专才,有何良策?

人类与病毒之战,百姓守望相助。算事业须由人做。

全民战役须团结,新常态、自律成习惯。

孬真腐,STAY AT HOME!


Thursday, December 31, 2020

再见2020



 病毒绑架2020 , 世界乱了序。政客夺权忙,愚弄百姓,毒过新冠。

经济严重萎缩,失业率飙升。 染疫者剧增,恐惧紧伴。

再见2020, 最后的一天,不堪回首。问苍天无语,明年会好吗?

抬起头,收拾心情,往前看,曙光在远方。呼众生,团结一致,打破黑暗。



Friday, December 25, 2020

圣诞“难过”




新冠病毒,疫情一波连一波。当全世界都停下脚步,一切都在变化。

改变生活上习惯,心态上亦做调整。生活虽不好,也不太糟,平和面对。

今年,圣诞节日,空前“难过”。圣诞老人村,异常寂静,光景不复当年。

病毒异变,疫情失控,佳节庆祝成空。圣诞节,家人团聚,也都成了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