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7, 2018

马中博弈:白天迷路、老马识途,(文:黄泉安)

大马新政府内阁正式操作后的好看头,不是首相马哈迪、财长林冠英唱和揭穿前朝留下1兆国债,或纳吉“死鸡撑饭盖”式的午夜脸书回应,或是郭鹤年象征式回国出席资政理事会会议,令早前围攻郭老的巫统枭雄全部鸦雀无声的大快人心大场面。
我冷眼看江湖,发觉亮点是马哈迪可能会检讨中资包揽的550亿(国家资政理事会将之重估调高至670亿)东海岸铁道工程(ECRL),害中国单位急得团团转,中国驻马大使白天原先只能会见国家资政理事会的达因,过后借机参见郭鹤年得以见报,随后终于掌握契机拜见马哈迪,亲手奉上写着“老马识途”的扇子手信相赠。非常强烈的对照。

另一边厢,5月23日,国家资政理事会成员佐摩教授亲笔回应《金融时报》打脸中资,强调上述东海岸铁道计划不是经济性可行的工程,因为国际惯例证明,工程完工时都会出现成本超支。再者,东海岸铁道计划根本不算是中国带进大马的海外投资,而是一笔通过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预计成本85%的大型借贷,而且更以偏向优惠中国的条件计算。这项工程是纳吉前朝政府以非透明方式及没经竞争下就交予中国公司包办,此外也对中资颁赐豁免课税的特别优惠。
佐摩提到,虽然咨询专家劝勉这项工程须耗时18年才完工,但中方已在今年开始施工,目标要在7年内竣工。此外,施工未及4个月,中资已经释放贷款总额的25%。意即,中国贷款放钱放得很急,事必有因。佐摩文中也留下埋伏线,就是马来西亚政府此后将会更加精明处事。
5月28日版《The Edge 财经周刊》刊登首相专访,马哈迪重新提及东海岸铁道计划很奇特,根本不是中国对马投资,因为该笔工程85%成本借贷只会释放给中国境内的中资公司。根据一般国际惯例,由于工程是在马来西亚境内施工,类似的岸外贷款是会释放给中资在我国设立的子公司才对(详文请参阅该周刊第70至73页)。
东海岸铁道计划的承建公司是国营中资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融资正如佐摩教授所说,是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马哈迪觉得这项工程很奇特,是因为中资银行释放给CCCC的款项并没依据完工率下放,而是依据一份早已制定的时间表下放,而不管工程进度去到什么阶段。
马哈迪对周刊表示,他怀疑中国付款的某部分是用来抵偿一马公司(1MDB)的债务,也包括收购一些本地公司。由于货不对版,马哈迪才打算检讨该项工程,甚至和中方重新交涉工程贷款的条件。
《The Edge 财经周刊》消息透露,东海岸铁道工程成本估计只需400亿令吉,但2016年设计阶段时,前朝政府将之吹胀到600亿(后来又增至700亿令吉),多算的200亿令吉是打算用来支付一马公司的债务。至于相传中资打算收购的本地公司,是与刘特佐有连带关系的Putrajaya Perdana 有限公司及 Loh & Loh Corp 有限公司。
财经周刊根据所获文件指出,该项600亿合约款项将会依据3个部分去分配:一、中资CCCC的承建成本预计270亿令吉,加上利润27.29亿令吉,总计是297.2亿令吉,等于承建合约的49.5%。
二、依据套装献议,CCCC将会通过无关联的提名公司(Nominee Company)收购部分一马公司产业,包括位于槟城阿依淡估值13亿令吉的地皮(槟城人,注意啦!),另加收购Brazen Sky Ltd的100%股权,而据称这间公司拥属的Brazen Sky 基金单位估值9.4亿美金(37.6亿令吉),再加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的基金单位共值15.6亿美元(62.4亿令吉),意即1MDB能源控股有限公司(1MEL)的100%股权。
这一连串收购,将协助一马公司通过1MDB能源有限公司(1MEL)及1MDB冷岳能源有限公司(1MELL)发出共达35亿美元的债券,抵偿予有关提名公司。这样一来,东海岸铁道计划首7年(2016至2022)的12.8亿美元利息总额,就能透过这笔中国贷款抵消。延至2022年,上述提名公司将能赎回剩余的两桩债券的现金,以及套现中资银行贷款的余款。上述债券原本是2012及2014由1MDB发出来收购发电厂的资本,同时全程交由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做担保。结算起来,这笔总计47.8亿美元(191.2亿令吉)的收购计划,也等于东海岸铁道计划总贷款的三分一。
三、收购Loh & Loh Corp 及Putrajaya Perdana: 《The Edge 财经周刊》透露它所取得的文件显示,中资CCCC收购Loh & Loh 的90%股权,将耗资2.44亿美元,而收购Putrajaya Perdana 将耗资7100万美元。两项收购,总计3.15亿美元(12.6亿令吉)。
到底《The Edge》专访马哈迪附带的消息,来源可信吗?还有,中资进出口银行的贷款是否已依据马哈迪所提的放款时间表下放了,大家只能等待往后的揭秘。现在问题来了,知道马哈迪性子的人,一定料到他会在近日重提检讨东海岸铁道计划的议题,肯定会再践踏中国的神经线。
其实,我们也难怪马哈迪对这东海岸铁道计划死缠烂打,因为纳吉代为马来西亚人敲定整个计划,负责机构Malaysia Rail Link 有限公司(MRL)所承担的145亿令吉债务,是全由马来西亚联邦政府担保的。到时,如果马哈迪取消这项铁道工程,你能怪他吗?中国能怪他吗?真想不通,中国算盘处处打得精明,怎会掉入落难纳吉的那滩浑水?

Friday, May 25, 2018

法不及权贵



“举贤不出士族,用法不及权贵,是以才不济务,奸无所惩。”

这几句出自宋朝司马光所著《资治通鉴。晋元帝太兴元年》,晋朝世族大地主阶级掌握国家政权,门阀制度森严,国家法律不敢触及贵族,奸邪之辈也不能得到惩办。表现出了晋朝世族政权的腐朽,用於批判世族权贵把持特权,无法无天的社会现象。

中国历史上的东晋王朝(317年-420年),是由南北世族地主支持建立起来的,政治上和经济上都代表着世族地主的利益。

东晋的第一任宰相「王导」为政务求清朴,他所确立的统治政策是“镇之以静,群情自安”。 公元318年3月,司马祥刚登上皇帝的宝座,就下过一道诏书,要求各级官吏“同心戮力,深思所以宽众息役,惠益百姓”。意即要减轻对民众的赋税剥削和摇役负担,更多的是冠冕堂皇的言词,而政策的另一方面,其实是更为重要的一部分,是要让南北世家大族,在互相牵制下安稳的发展他们的势力,政府不会对他们抑制和干涉。

王导在司马容称晋王时,官拜右将军、杨州刺史。他派属官到杨州各郡去考察治绩,属官回来向王导汇报太守治绩的得失时,只有属官名叫顾和的静静不出一声。王导问他有知道什么吗?顾和回答:“ 你作为国家的首辅,宁可使吞舟大鱼也能漏网,何必计较地方官的好坏,以视察为政”。 王导称其答得对。

在王导辅政的晚年,对政事更是不予过问、干涉,下面送上来审批的簿籍、文书,有时根本没看就批准了。宽纵豪强,是由东晋政权的阶级性质决定,东晋政权亦是西晋政权的延续,它继承了西晋政权的全部腐朽性,即使在东晋开国之初,也没有显出多大的新气象 。

司马睿(rui) 还在做镇东将军时,有一个从河南豫州南下避难的低级士人陈领,被推荐当司马睿的军事参谋。陈领写信给王导说:“西晋王朝之所以倾覆,正是因为用人不当,看门第不看真才,重虚名不重实用,因此政事日坏,终於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如今应该改弦更张,赏罚分明,拔拙贤才,共图中兴大业了”。王导当佢发噏风,根本不听其劝告。

司马睿当了皇帝后,陈领看到新朝廷一些官员,只顾贪图安逸,不管职事,对晋元帝说:“现在官员都继承西晋时的积弊,前车已经倾覆,后车仍不知戒鉴。”

晋元帝也不听其劝告,陈领出身低微,又屡发正论,东晋朝士多厌恶他,最后被贬逐到外地去当一名郡太守。陈领的劝告和被逐,说明东晋与西晋同样是一个腐朽的士族政权。

----------------------------------------------------------------------

2009年7月15日,当时身为马来西亚新闻记者以及雪兰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助理之赵明福,被反贪会(MACC)以证人身份带回协助调查。赵明福作为证人的案件是有关欧阳捍华付了2千4百马币来购买在国庆日庆典的国旗,但是并没有收货。第二天下午,赵明福的尸体在反贪会办公楼隔邻的5楼屋顶被发现了。

在记者会中反贪会宣称用了9个小时来审讯赵明福,在7月16日凌晨3时45分结束,是死者自己要求留在反贪局办公室过夜。但反贪会没有解释如果赵明福被释放后,为啥赵明福的私人物件包括手提电话还在扣押中?一些赵明福同样被调查的同事声称,他们被调查时,反贪会不准他们见律师、不准喝水、吃东西等。

赵明福的一位同事陈文华过后上庭控告反贪会非法禁锢,在《陈文华和反贪会主席的诉状》(Tan Boon Wah v Datuk Seri Ahmad Said Hamdan, Ketua Suruhanjaya, Suruhanjaya Pencegahan Rasuah Malaysia and Others) 中,大马高庭认为陈文华在正常工作时间后被审讯,是属於非法禁锢,因此宣判MACC 必须赔偿陈文华。陈文华的律师卡巴星表示,赵明福的家人也可以以此宣判为据点,控告反贪会。已经过了9年,赵明福案件至今还未沉冤得雪。

2018年5月22日,反贪会主席Shukri 证实,反贪会只是传召纳吉去录口供帮助调查1MDB 之26亿汇入了他的私人户口的事件,现阶段不会拘捕纳吉。5月21日星期二早上9点多,纳吉在代表律师和保镖的陪同下抵达反贪会逗留了4个半小时给口供。隔了一天,5月24日反贪会第二次再请纳吉去给口供。反贪会在严酷审讯赵明福以及温柔对待前首相纳吉所持的「巫统式双重标准」,间接允许纳吉可以继续傲慢、无视法纪,没有廉耻,完全没有为自己的恶行抱有一丝的歉意。

经历了千辛万苦方把巫统盗贼政府赶走,本来希望国家到处是一片清新, 可是马来西亚子民可以嗅到,反贪局仍然是浓罩着一股「巫统式的腐尸味」!



Tuesday, May 22, 2018

粤语版打油诗两首



(1)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人民终於成功把穷凶极恶的盗贼国阵(巫统)政府拉下台。

诗云:老马良知重拾现,临门一脚助变天。

            安华重获自由身,纳鸡河马遭天谴。



(2)
海外选民被逼自己掏腰包买机票,还要像Amazing Race 那样托人接力越洋跨海以最紧迫的时间及时把选票带到各州、各城市、各乡镇的个别投票站的投票箱里。

诗曰:万水千山递选票,重重阻碍多困扰。

            难得人民共齐心,打破难关无惧了。





Sunday, May 13, 2018

墨指



2018年5月9日星期三,马来西亚人民均起个大早。清晨7点半左右,只见投票地点学校的栅门外,早已经排了长长的人龙,虽然投票是在早上8点才开始。身负重任的选民即兴奋又紧张,几十年来忍辱委屈生活在被政治恶法压制的环境中,加上巫统政府的极端贪污腐败,导致国家经济大倒退,马来西亚的老百姓们终於等到一个有机会换政府的大日子了。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落在2018年5月9日星期三,全国将近1450万合格选民,从各处的投票站出来时,每人的食指都沾上了墨汁, 偶遇熟人,大家举起墨指相视而笑,心照不宣。

独立后的马来西亚承继了英国的选举制度,但因选委会无法独立操作,以致选举弊病丛生。执政党用幽灵选民、换票、灌票、停电、关灯、恐吓等等肮脏手段,以期达到能够连任政府的目的。

2005年7月,净选盟 BERSIH (马来语-Gabungan Pilihanraya Bersih dan Adil ) (英语- Coalition for Clean and Fair Elections) 成立了,那是由在野党以及公民社会组织(NGO)所组成的联盟,旨在推动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和程序改革,以促进自由和公平的选举。

2008年大选时,选举委员会 SPR (Suruhanjaya Pilihan Raya Malaysia) 同意使用不褪色墨汁,据报道,SPR当时用了200万马币从印度购入4万7千瓶不褪色墨汁。不过在投票前3天,SPR主席、总检察长及警察总长联合召开记者会,以「警方接获情报有人偷偷进口不褪色墨汁」作为藉口,宣布取消使用不褪色墨汁。民间在猜测,那200万到底去了那里?

2013年5月5日第13届选举时,选委会化了710万马币购买了据说是不褪色的墨汁,但选民回家只用洗手液随便洗一洗,墨汁完全消失,人人骂声四起,选委会从购买墨汁中,应该又不知被谁A了多少钱!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人民在第14届大选成功换掉了用恶法嵌制了人民60年的国阵政府,亦即一党独大的巫统政府。许多年轻人纷纷在社群媒体上秀出「黑手指」,还有店家推出凭「黑手指」享有优惠,如免费食物、免费住宿等,鼓励民众踊跃投票。

今次选委会订购了总值480万马币的10万瓶不褪色墨汁(选举墨汁),至少能耐3至4天。俺当天回家即用洗手液洗刷,竟然好像越洗越黑,网络上也突然传了很多洗脱不褪色墨汁的方法,却是越洗皮就繃得越紧。当大家都在寻求研究如何把黑黑的手指洗干净时,也有网友打算弄个指套,保护手指上的墨汁别太快脱掉。他们皆以那只「黑手指」为荣,还说:“It's proud to show the finger that  moved mountain”。



Monday, May 7, 2018

青岛掠影



青岛的太阳在清晨5点不到就把大地都照亮了,窗外是冬眠后刚苏醒的「法国梧桐」,冒出了一串串有如悬铃般的小小果实。学名为(Platanus x acerifolia )的「二球悬铃木」,是由原产於欧亚大陆的法桐,和原产於北美洲的美桐杂交培育而成。最初,这类杂种梧桐的树种被引进上海的法租界栽种以作为行道树,自此在中国就被俗称为法国梧桐了。



春风吹上了行人的脸,同时也把法国梧桐枝丫上那些裂开的小铃铛里面的小毛毛,吹得漫天飞舞,还顺便往行人的眼睛、鼻腔和喉咙里钻。



公元前221年,秦国灭齐统一了中国,那时的青岛地区分属胶东郡和琅琊郡,秦始皇曾经3次巡幸,并修建琅琊台(位於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琅琊镇),派遣徐福东渡朝鲜和日本去寻找长生不老的仙丹。据称当时徐福带领3千童男童女,出发的地点就是山东沿海地方。



1865年,清廷在青岛地区设立了9个东海关卡,监管进出港船舶和贸易税收等,青岛口街市连带逐日繁荣起来。
1891年,清政府决定在胶澳青岛口一带设防,1982年,四营官兵被派驻扎青岛,为了方便部队军需物资的运输,就建了两座码头,其中一座就是「栈桥」。青岛栈桥是当时惟一的一条海上“军火供给线”,谁控制了栈桥,也就等於是控制了胶洲湾(古称胶澳,即山东省青岛市境内的半封闭海湾)。



鸦片战争以后,英、法、美、德、日等国家相继入侵中国,腐败的清政府被洋枪火炮迫使签定了一个又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除了军事政治侵略和经济掠夺,大批的洋人传教士及其教徒横行乡里,敲诈勒索,作恶多端,清朝官吏却畏之如虎,是非不分,袒护奸恶。老百姓忍辱吞声,痛恨积怨,终於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巨野教案」(1897年11月1日夜,十几个拿着匕首刀子的人闯进巨野县一个村里的教堂,杀了两名德国传教士)。



巨野教案发生后,德国上下认为占领胶州湾的时机已经到来,纷纷要求德皇“久据此海口”。於是德军以演习为名,从栈桥所在的胶州湾登陆,武力占领了青岛,然后威逼清政府与德国签订了《胶澳租借条约》。



1914年夏天,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忙於应付欧洲战场,无暇东顾,联军乘势於11月7日出兵攻占胶州湾租借地,日本侵占青岛,取代德国对青岛进行军事殖民统治。

1919年1月,《巴黎和会》(Paris Peace Conference ) 承认日本在胶州湾地区的权益,引发「五四运动」,学生提出“誓死力争,还我青岛”的口号。

虽然青岛在1922年12月被国家收回,交给北洋军阀统治,可在1938年1月,又再次被日本侵占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小刘告诉咱们,目前中国最富的省份第1 名是广东,第2是江苏,第3名是山东,浙江第4名。广东的经济发展较早,起步在改革开放初期,所以它的经济最发达最强。而山东虽然经济起步较晚,但是后劲很足,有实力,山东的经济被一批大型企业撑起,加上优良的农业基础,使得山东的经济更稳固。



2016年8月22日,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历时两年完成的《2016中国人类发展报告》在北京发布。报告指出,以“人类发展指数” 为依据,中国已成为“高水平发展国家”, 是30多年来人类发展领域中进步最快的国家之一。



人家为何会进步得这么快?光是看小刘他们这些年轻人对自己国家充满了信心,个人努力坚持不懈的学习精神,力求成功的决心,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推动力,各省市都在互相竞争,努力把自己家乡的经济提升,同时也大大改善了各地人民的生活素质。当然人家背后,还有一个具备智慧、魄力和远见的政府在为小刘和他的同胞们服务啊!

至於番薯邦的子民,那些脑袋闭塞了60年的番薯民,希望他们已经开悟,齐心把一个极端贪婪腐败、道德沦丧的孬种政府彻底换掉,让这个曾经一度被列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番薯邦,能够迅速踏上经济复建的道路上。


Friday, May 4, 2018

梁文道:豬也活得很穩定

大概沒有人會不喜歡穩定的生活,穩定的秩序,所以每一個威權政府都特別喜歡強調穩定的重要,尤其是在它感到自己的勢力已經不太穩定、搖搖欲墜的時候。年紀夠大、記性又夠好的話,當會記得幾乎亞洲每一個威權政府都曾在它們即將垮台的前夕發出過類似的恐嚇:「我們要是下台,大家穩定的日子就會結束,國家就會充滿了衝突和暴力」。真巧,這正是馬來西亞執政聯盟「國陣」的領袖納吉在這幾天反覆陳說的論調。
活在威權之下,日子當然穩定,只不過那是一種不公不義的日子。所以問題並不在於大家要不要穩定,而在人民究竟想要那一種穩定的生活,那一套穩定的秩序。豬圈的生活也很穩定,而且還極有秩序,每一頭豬生下來之後就被固定在同一個位置,日日定時飽餐,到了一定歲數一定重量之後就被送去屠宰,其規律絲毫不爽。難道這就是種有益豬群的好生活好秩序嗎?
的確,重建後威權的社會往往要比推倒威權還難。那是因為舊秩序儘管不堪,但到底也是套秩序。大家習慣了它的遊戲規則,固有的利益聯盟也不是說倒就倒,扭曲的社會肌理如藤蔓般雜生交纏,長年不癒的創口化膿腐敗;這一切全都不是一時片刻就能治理得好的。有時候,甚至連「轉型的陣痛」這句老話都嫌太過輕淡,因為那種痛通常不是陣痛,往往漫長難受得叫人灰心,甚至後悔。
故此,激情之外,還需要堅定的信念、冷靜的頭腦,與寬容的胸懷;因為威權崩解之後,面前還有修遠的道路。直到今天,台灣還有不少人覺得自己當年太過天真,以為民主化之後,萬難迎刃而解。直至今日,南非的治安問題仍然困擾民生,種族貧富間的不平更是有待消弭。可是你去隨便找個台灣人或者南非人問問,有誰願意回到國民黨一黨獨裁,或者種族隔離政策依然健在的日子。在不公義的穩定,與不太穩定但卻有尊嚴有希望的生活之間;在一套人家加諸己身的秩序,與一套自己有份創建有份負責的秩序之間;這個抉擇的答案豈不清楚判然?
摘自:蘋果日報(香港)

Wednesday, April 25, 2018

四月喜逢碧桃花



撒金碧桃

helloninie's blog

今次山东的导游小刘,是一名历史系大学毕业生,记忆力特好,把山东的历史资料读得滚瓜烂熟,随手拈来,就是一段又一段精彩无比的历史故事。

4月,该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微风中,一串串娇艳欲滴的花朵随枝轻轻摇曳,不停的向俺们骚首弄姿。长年住近赤道线的远方客人难免为之惊艳赞叹,一面拍照一面问小刘:“ 这是什么花?那株又是什么花?”

小刘不慌不忙的把手机屏幕对准那些花朵,由他下载了的app 来找出花的名称。

还记得好几年前在4月下旬去了一趟韩国,看到一株盛开着粉红色花朵的树,问当地韩籍华裔导游叫宋玉的那些是樱花吗? 那个五十多岁的ajuma 说:“ 千万别问我那些是什么花,我只懂得交际花!”

其实除了熟读自己国家的历史和地理外,导游也应该要认识他们国家的树名花名才是,几乎每到一个国家,许多游客对当地的花草树木皆生有很大的兴趣。至少当地导游可以把树名和花名告之游客, 以满足客人的求知欲。

只是一会儿工夫,答案出来了;“碧桃花”。

 原来碧桃又名千叶桃花,是桃树的一个变种,花开后却不结桃子,花多重瓣,花色艳丽无比,是观赏桃花中的极品。常见的品种有红花绿叶碧桃、红花红叶碧桃、小花白碧桃、大花白碧桃、垂枝碧桃、五色碧桃等多个品种。碧桃花以红色居多,红色又可分为桃嫣红、粉红、银红、殷红、紫红、橙红、朱红等。

而五色碧桃,又叫做白红双色洒金碧桃或撒金碧桃。据说红白两色同株的碧桃,不是依靠嫁接而成,而是洒金碧桃本身就具有的特质,能在一棵树上开出两种花色。碧桃原产於中国,说起来应该已有3千年以上的栽培历史。

先秦时期《诗经》中的「桃夭」,就说明当时已经有人栽种桃树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此为一首祝贺新娘出嫁的诗;诗人以桃花的鲜艳美丽,赞美新娘美好的品德为新家庭带来欢乐和谐的新气象。

中国的碧桃主产区集中在浙江、江苏、河南、山东、安徽等地。汉代时传到波斯、印度,过后传至欧洲,最后又传到日本。





关於碧桃,可有个和桃花源有关的传说。据说桃花源的洞门原本是敞开的,不过有个叫做郭公的中丞相想要独占桃花源,神仙知道后非常生气,用一块巨石把洞口封住,从此啥也不能进入桃花源。后来有个叫做陈碧的穷家小孩,决心要把洞门凿开,陈碧先后和毛驴、老虎以及一个老人学艺,以为学成后就有能力凿开洞门让大家重入桃花源。

可是绯红色的桃花经过了十次的花开花落,洞门依然没凿开。工作到筋疲力尽时,陈碧的手流出一滴滴鲜红的血,陈碧把手甩了甩,鲜血沾上了桃树枝,变成一个个小小的花苞。花苞慢慢展开,一层一层的花瓣,十分美丽。陈碧流干了最后一滴血,就变成桃树林里最大的一棵桃树,也就是美丽的碧桃花。

北宋词人秦观,虽满腹才华,却不为世用,仕途抑塞,历尽坎坷。《虞美人. 碧桃天上栽和露》是秦观写的一首托物咏怀,自伤身世的小词: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乱山深处水萦(ying)回,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不道春难管。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据说曾经有个大官设宴,秦观也被请了去,在达官显贵群中,秦观卓然不群,别有一种绝世风姿。大官的一个宠姬碧桃频频向秦观劝酒,秦观毫不推辞,一饮而尽。碧桃的倾慕之情有所流露,当秦观也为她斟酒时,大官慌忙阻止道:“碧桃不饮酒的。” 没想到碧桃接过酒杯说:“今天我就为秦学士拼了这一醉!” 举杯一饮而尽。秦观领其深情,却不能有所表示,只能当场写下这首《虞美人》。大官恼怒万分,以后再也不准碧桃出来见客了。

花朵美丽的碧桃,品种众多,开花时各有特色,观赏期均较长,可以长达15天。
有所谓‘用得唔好嘥’,据说碧桃中富含多种植物蛋白和氨基酸,比较容易被皮肤吸收,可以有效改善皮肤干燥粗糙、皱纹等症状,甚至可以增强皮肤自身的抵抗能力,起到防治皮肤病和各种皮肤炎症的作用。
哗!真喺咁犀利咩?还是听下张小英旧曲新唱以前张露的「门边一树碧桃花」吧!





马中博弈:白天迷路、老马识途,(文:黄泉安)

大马新政府内阁正式操作后的好看头,不是首相马哈迪、财长林冠英唱和揭穿前朝留下1兆国债,或纳吉“死鸡撑饭盖”式的午夜脸书回应,或是郭鹤年象征式回国出席资政理事会会议,令早前围攻郭老的巫统枭雄全部鸦雀无声的大快人心大场面。 我冷眼看江湖,发觉亮点是马哈迪可能会检讨中资包揽的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