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1, 2009

Adios!The beautiful South Island


                                                        Cromwell-The Fruits Capital



                                                               Lake Tekapo

                                                                     Lake Pukaki


Cromwell是奥塔哥中部的一个小镇,这一带有着纽西兰最冷又最干躁的气候。夏季的白天晴空万里,太阳公公会待到晚上十点过后才去休息。

冬季的早晨多是雾茫茫,白天无风无云,晚上就会冷得结冰。春天把土壤暖和了,果树也全开花结果。到了秋天,所有的果园呈现一片红,黄和金的颜色,煞是好看。

纽西兰的农夫也种了很多高高的松柏作为防风林,老的树也可以砍下来做家俱。Lake Pukaki和LakeTekapo是南岛三大湖的其中之二,另外一个是Lake Ohau。

湖都由冰川所形成,也因为冰川土质溶在水中,湖水呈现出美丽的蓝绿颜色。任何一个季节,湖的四周,山光水色,分别以不同的面貌吸引住每个过客。

这里我们以最近距离遥望南岛的最高峰-Mount Cook。
在Lake Tekapo 和Lake Pukaki 湖边排徊了一阵子,然后在导游声声的催促下,以万分不舍的心情离去。
在往Christchurch 回程路上,两旁的白雪山峦,迷人的湖泊,一望无际的草原,牛羊,马和鹿,羊驼,逐渐消逝在车窗后。

再见了,美丽的南岛,阿尔卑斯山,希望有重来相会的日子;而明天,我们将往北岛继续下一段的旅程了。

Posted by Picasa

Friday, June 12, 2009

Flowers in bloom in DR Park







四年来,首次见到这棵树开花开得这般灿烂。黄色的花卉一串串挂满在枝丫上,蜜蜂和蝴蝶忙得不可开交。奇怪的是却没有多少人注意它,欣赏它,连每天经过树下的人也从不抬头望它一眼。这两天,花瓣落满地,再过几天,花儿盛开的情况就会消失,美丽灿烂的画面,唯有从照片中去回忆了。




Friday, June 5, 2009

きれいですね!



从Christchurch开始往南,再往西北,这几天一路的行程,发觉南岛好像人烟稀少。
除了在城镇有人迹之外,大道上几乎大部分路程只有我们单独一辆车子在行走。只见两旁的草原和山坡上遍布牛和羊,一个人影也见不着。
来到Queenstown-皇后镇,位於纽西兰南岛奥塔哥地区的西南部,整个城市环绕建造于Lake Wakatipu的入海口,是全纽西兰乃至世界闻名的旅游渡假胜地。
在这里,首次给我们看到人迹旺盛的情况。上图是有百年历史的燃煤蒸汽船-TTS Earnslaw,供游客在湖上观光游览。


Arrowtown-箭镇,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淘金热的小镇。
高峰期居民达到7千多人,上世纪60年代却低至200人以下,2006年的人口统计则维持在2千以上。



19世纪,很多中国人被卖猪仔来到这里当苦工,上图的Arrow River是洗金沙所在。如今在山崖下还保留着两三间当年中国苦工居住的铁皮屋,周遭环境恶劣,严寒的天气,或是在烈日下暴晒,客死异乡的亡魂不知其数。






Kawarau Bungy Bridge,离河面有43米高,是世界上第一次进行笨猪跳的所在。早上9时左右,冒着寒风的袭击,我和友人站在桥的对面,很有耐心的等待。只见工作人员在准备设施,9点40分,一个年青人站在平台上,嗖一下就往河面飞身而下。
身上绑着的绳索把人拉起半空,还荡秋千似的摇来摇去,然后才再下垂到停在河面的皮筏上。
如果在夏天,工作人员就会让jumper荡到河里把身体弄湿,那也是他们最喜欢的。

等着看第二名勇儿准备进行笨猪跳,觉得肩膀下有什么东西钻来钻去,转头一看,原来是个日本妇女拿着相机,腼腆对着我笑。
侧身让她一个位子拍照,然后我们不约而同一起说:”きれいですね!”真的,Kawarau River两岸绮丽非常的景色,能不叫人神往。






廁所门外这个牌子好特别。



Posted by Pic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