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5

人、不如狗

二战末期,日寇训练了一批狂热的军国主义年轻人,成立一支「神风敢死队」(kamikaze);一个飞行员,驾驶一架只有单程燃料兼装满炸药的飞机,瞄准了美国的航空母舰就直冲目标,实行自杀攻击,小刀锯大树,以最少资源获取最高破坏力。

这种在军国主义影响下的精神病、把自己的死亡当作牺牲的自杀式袭击、以达到杀害和打击敌方信念的恐怖手段,往后全被伊斯兰宗教极端主义的恐怖分子承传下来了。

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长年的冲突之下,美国援助下的以色列,拥有许多高科技武器,相比有着健全军事体系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则是处於极度弱势的地位。尤以哈马斯恐怖组织,不断使用人体制作自杀式爆炸去对抗以色列。而恐怖组织的任何举动,都能成为以色列报复的把柄,一起自杀性爆炸,就足以引来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狂攻滥炸、摧毁民房,同时也炸死许多无辜的老百姓。





回顾上世纪80年代,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和沙特把亿万的资金,通过巴基斯坦资助培训“圣战”人员返回阿富汗,参加反抗苏联的斗争。
当年巴基斯坦第6任总统Muhammad Zia-ul-Haq,将其中大部分的钱给了宗教信仰最极端的阿富汗游击队领导人。1989年苏联撤离阿富汗,巴基斯坦军方和情报部门,继续支持伊斯兰极端分子,让他们在印属克什米尔地区搞斗争。

1994年,Benazir Bhutto的政府,也决定给与宗教狂热著称的前对抗苏联分子支持,称他们为塔利班,意即伊斯兰教的学生。在美国和巴基斯坦的支助下,塔利班於1996年控制了阿富汗首都 Kabul。
巴基斯坦原以为通过帮助阿富汗实现和平,就可以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展到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亚地区,岂知却搞出一大群妖魔鬼怪祸害人间。

据统计,单在2010年,就有1224名巴基斯坦国民在自杀性恐怖袭击事件中死亡,其中遇难平民为1041人,塔利班选择的人肉炸弹,大部分是年龄在12岁到17岁的孩子,连8岁儿童也不放过。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地区,塔利班给穷苦人家的孩子提供免费食宿,甚至给这些家庭一些津贴,而大多数的孩子,都是克什米尔和阿富汗战争的下一代或遗孤,战斗,就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也是他们唯一认识的一件事。
在宗教学校里,孩子们不许读报、看电视、听收音机等等,就只能读《可兰经》。塔利班以教授可兰经帮他们洗脑,教他们使用手枪、冲锋枪、火箭炮、手榴弹和各种炸弹,告诉他们用这些武器来对付异教徒,最后,教他们如何进行自杀性袭击。被洗脑…

转载:Ignorance and Indoctrination of Westerners Kills Millions

Andre Vltchek is a philosopher, novelist, filmmaker and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He covered wars and conflicts in dozens of countries. His latest books are: “Exposing Lies Of The Empire” and  Fighting Against Western Imperialism Discussion with Noam Chomsky:On Western TerrorismPoint of No Return is his critically acclaimed political novel. Oceania - a book on Western imperialism in the South Pacific. His provocative book about Indonesia: “Indonesia – The Archipelago of Fear”. Andre is making films for teleSUR and Press TV. After living for many years in Latin America and Oceania, Vltchek presently resides and works in East Asia and the Middle East. He can be reached through his websiteor his Twitter.



Our Planet Earth is heading straight towards the most dangerous collision i

金马仑的故事(3)

1933年,霹雳州Gopeng 有家法国人经营的锡矿公司-Societe Francaise des Mines d'Etain de Takka, 在金马仑碧兰璋(Brinchang)Kamunting Road 的一个山丘上,建了一栋英国式别墅,叫做French Tekka bungalow。英殖民政府和马来亚共产党对抗时期(1948-1960),别墅易名为 Moonlight bungalow。




1967年3月26日,一名惯常到金马仑度假并下榻在 Moonlight bungalow 的“红毛人”,下午时分,独自在别墅附近的森林散步,从此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失踪的可是一个大有来头的“红毛人”,他就是上世纪50、60年代著名的泰国丝绸大王——James Harrison Wilson Thompson。

Jim Thompson是美国人,1906年出生,最初是一名建筑师,曾任职美国CIA前身(OSS)情报机关。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派到泰国,战后,金汤森负责在泰国的美国中央情报局事务 (OSS 在1947年正式成为了CIA-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并成功在当地展开他的泰丝事业版图。

泰国丝绸大王在金马仑闹失踪,这宗新闻让当年寂寂无名的金马仑高原,霎时在国际间声名大噪。其实,在金马仑别墅附近的森林里,有许多羊肠小径可以直接通往镇上去。据金汤森的好友透露,金汤森最喜欢在附近的森林里寻觅新的幽径。在金马仑,通常人们迷失在森林里也是很平常的事,只要叫Orang Asli 往林里找一找,很快就可以把人给找出来的。

寻找金汤森的队伍,包括对森林瞭如指掌的原住民、警察森林搜救队、英军的廓尔喀部队(army ghurkas ),连美军的直升机,也从泰国美军基地,飞往金马仑参加搜救行动。

平时,如果看到有直升机,金马仑居民就知道,那一定是有什么大人物要到金马仑了。金汤森失踪事件发生后,不仅直升机每天来来回回起起落落,就连军人和警察,也在丹那拉达(Tanah Rata )扎营,总动员扩大搜救范围。(Moonlight bungalow 地处於碧兰璋和丹那拉达之间)

可是,金汤森有如和大家在玩捉迷藏似的,找了3天也没丝毫结果。到了第4天,许多当地居民提早下班帮忙去找金汤森,因为如果有谁能够成功找到金汤森,或者提供有关线索,就能获取由金汤森的…

金马仑的故事(2)

从新邦波赖到金马仑,首先会经过 Kampung Raja,然后就是游客的聚焦点——碧兰璋的Kea Farm,全程应该是不会超过2个小时。Kea Farm目前是金马仑最高海拔的一个村落,大约是1610米。在周末和假日期间,这里总是人潮汹涌,车龙排到几公里远,大部分都是从Gua Musang ( Kelantan-吉兰丹)和 Bentong ( Pahang-彭亨)过来的马来游客,众人都挤往那些pasar malam 和 pasar pagi。
本来已经是相当狭窄的道路,如今许多建筑物和摊档都建到马路边了,而游客又随意把车辆停在马路两旁。每逢有车子进出,其他车辆全部停下动弹不得,造成严重的交通阻塞。

在大路上塞车塞了整整1个小时,好不容易才转到菜市场后面的民宿。民宿主人在这块小小的土地上建了几个小房间出租给游客,平时在空地上种菜,连屋前的小小空间也租给人家泊车,看来这个uncle 挺有生意头脑。








隔天清晨早起,在附近逛逛,只见这里到处是乱七八糟、杂乱无章的建筑和耕地。历年来,大型土地、斜坡开发以兴建旅游公寓、商店、菜园、花园、高尔夫球场以及高官富人的豪宅等,已造成金马仑环境的破坏与污染。土地失控开发和滥用的结果,导致金马仑每逢暴雨,必定山洪爆发和水灾土崩事件的发生。





离咱们下榻的民宿不远,就有因山壁土崩被压坏了的房子。毫无节制的房屋发展与菜园开发,严重缺乏规划排水系统和基建,金马仑高原上的河流,几乎都被农业废料、垃圾、淤泥等堵塞,如果连续几天下大雨,河流的水位就会上升,土地跟着崩塌,淤泥流入河中,接着带给当地人民的是灾难、生命丧亡以及财物损失。




在金马仑,非法开垦活动猖獗的程度,简直令人咋舌。乌洞公司旗下的地方和州政府,根本就没有积极去执行应尽的任务。据说从2008年开始,政府就没有发放过任何新的TOL准证,然而却会有不少人利用旧的临时TOL去开发原始森林。有更厉害的,持着买通了某某单位,有人甚至可以明目张胆去砍伐燃烧道路旁的森林树木。还有更加离谱的是,据R.E.A.C.H. ( Regional Environmental Awareness Cameron Highlands)披露,以每亩地计算,本地人得付某某单位一个特定价格,而对於那些身为外国人的外劳,某某单位却仅收一半的价钱。乌洞公司旗下的贪官污吏,不择手段,不顾后果,只为了获得更多的「孔方兄」,竟然连番薯…

金马仑的故事(1)

话说在1885年,英殖民政府委托一个名叫William Cameron的英国测量师绘制马来亚地图, 有次来到彭亨州和霹雳州边境地区测量的英国佬,误打误撞之下,在彭亨州的西北部,发现了一大片有着平缓山坡的高原土地。这里的温度常年介於摄氏15度C到25度C之间,风凉水冷,大白天在太阳底下也不会流汗,舒服得不得了!既然是Cameron 发现的高原土地,所以就顺带命名为金马仑高原了。



到了1925年,当时的英殖民高级专员George Maxwell 去了一趟金马仑高原视察后,就决定把这座超过海拔1500米、被浓密森林层层叠叠覆盖着的美丽高原发展为避暑胜地。更成立了所谓的农业试验所,以确定金鸡纳树(Cinchona or quina)、茶、咖啡、水果和蔬菜等等农作物,是否适合在此环境种植。

从1928年开始,用了将近3年的时间,一条耗资3百万的公路终於完工,从Tapah (打巴) 绕着山腰往上直达 Tanah Rata (丹那拉达)。施工期间,据说有375名造路工人,曾经染上疟疾(malaria) 发高烧进医院。(由金鸡纳树皮提炼的圭宁-Quinine,俗称金鸡纳霜,就是最有效的抗疟药。)
1931年上山的公路通车后,英国人纷纷到金马仑建别墅,有的还定居并开发茶庄园。不久,连高尔夫球场、英军军营、牧马场、寄宿学校等等都相继出现在金马仑高原了。



记得孩提时,家里的大人常对咱们这群小毛头说:“ 你们要勤力读书,长大后赚了钱,就可以去金马仑吃风,住红毛酒店;如果懒惰不读书的话,以后就只好去金马仑种菜种番薯咯!”

金马仑气候凉爽、风景优美,只不过,从打巴到丹那拉达那条山路的许多弯弯曲曲,对好些人来说,是一项不简单的考验。当车子不停的左拐拐、右拐拐,才往左边转了一个弯,坐在汽车后座的乘客,刚刚勉强把从胃里往喉咙冒上来的那股酸气给压了下去,车子又开始往右拐了。驾驶者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每次拐弯前必须鸣笛,因为山壁挡住了视线,根本看不到前方来的车辆。一时间,bin bin bong bong 的车笛声响,在山谷间来回飘荡。

尽管晕车又吐得天昏地暗,听到大人要去金马仑,贪玩的小孩还是要当跟屁虫,宁愿挤在车厢后座,每人双手捧着一个塑料袋。
到了半山,迎面凉风习习,沿途有光着身子的 Orang Asli (原住民),向过往的车子挥手打照呼;摇下车窗,孩子们兴奋的挥手回应:“ Hello !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