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0, 2016

这些匙羹真好味





数年前去台湾旅游,到外面用餐,发现那里几乎有80%以上的店家,提供给客人的皆是“即用即弃餐具”。勿管台湾小吃被形容得有多么美味,当俺看着那些盛在尼龙发泡胶碗碟中的卤肉饭、蚵仔面线、牛肉面、关东煮等等,还有各式各样的奶饮茶饮,想到难免已经有少许塑料溶入了食物和饮料中,禁不住起了鸡皮疙瘩,面对各式各样美食,竟然有食不下咽的感觉。
除了当地人,台湾观光业发达,想到一天下来,光是“ 一次性使用免洗餐具” 所制造的垃圾,很可能要堆满几个足球场,而对我们的地球来说,实在是太太太不友善了!!!


Bakey's edible cutlery

Narayana Peesapathy 是一名地下水研究者,他也是Bakeys 食品公司的创办人,企业的宗旨,就是 “ 着重於环境和社会的改善”。
话说有一回,Peesapathy 买了一包印度蒸米浆糕 (idli )配搭印度酸辣酱(sambar) 当午餐,摸到附送的塑料匙羹油腻油腻的,那本来是即用即弃的匙羹,一定是被用过了又循环再落到自己手中。含致癌化学物的塑料餐具,既不卫生,更对环境造成灾难性的污染,Peesapathy 立定主意,要打造出一项健康的替代品。

在印度,大多数公共餐馆也都在使用含致癌化学物的塑料餐具,这些餐具还是“不可以生物降解塑胶材料”(non-biodegradable)。(据说,一个可以生物降解的塑料杯子,也得经过50年以上,方能化解在土壤中。)而每年,近乎有1千几百亿件塑料餐具被丢弃,为了要缓和这种恶劣的情况,Peesapathy 创立了Bakeys 食品公司,并用小米(millets)、大米(rice)和小麦(wheat)来制造出许多可以食用的餐具,如:匙羹、叉和筷子。

2011年,Bakeys 食品公司成立於印度中部一个名叫Hyderabad 的大城市里,先后已出售超过1百50万件可食用餐具。




比利时有一对年轻夫妇 Mr & Mrs Thibaut Gilquin,在一次宴会后,看着那些堆集如山待洗的碗盘,先生对太太说:“ 不如我们把这些碗碟吃掉吧!” 一句开玩笑的话,却让两人兴起了研发可食用餐具的念头。经过多次尝试后,他们把面粉、水和油组合,成功制造出材质坚固、可以盛装各种食物和酱料的可食用餐具,连同食物一并吃下,也容易消化,既能节省清洗碗盘的时间,也可以减少清洁剂造成环境污染的问题。这种餐具可经生物分解,也可放入烤箱使用。
Thibaut 夫妇成立了一家小公司研发相关产品,除了可食用的食物容器,他们还计划开发其他可食用的物品,发展新策略,希望进一步吸引顾客,并将产品推广到法国、西班牙和瑞士等国家。









现今社会,即弃产品比比皆是,塑胶餐具、木筷子、胶袋等等。据统计,快餐店如KFC 、麦当劳最糟糕,每个顾客吃一个快餐,就会用上9件至12件即弃用品。
目前,市面上的一次性快餐盒,大多是由石油中提炼的聚苯乙烯(Polystyrene)原料,加上发泡剂而成。而由polystyrene 制造的餐盒,在普通环境下,它的降解期长达200年左右。假如混在垃圾中焚烧,就会产生10多种有毒气体,直接造成大气污染。因为要使快餐盒成型,所以在生产过程中必须加入各类添加剂,如果把混在垃圾中的餐盒一起掩埋,时间一长,其中部分有毒添加剂便会逐渐释放出来,对土壤以及水源造成破坏。

聚苯乙烯是一种致癌的环境激素物质,这类餐具在高温下,会产生二恶英(Dioxin),也是“最凶狠” 的致癌物质。由此可见,一次性塑料餐具无论对环境、对人体健康都有极大的危害。
为了爱地球、爱自己、爱家人、即日开始,请尽量减少使用塑料袋,请拒绝使用即用即弃餐具吧!






Saturday, March 5, 2016

卫生棉先生







1921年,美国的Kimberly-Clark,也就是Kotex的总公司,生产了世界上的第一片抛弃式卫生棉。至於另一间公司Johnson & Johnson ,也在1927年推出了另一个卫生棉品牌——Modess。到了1970年代,随着“自粘式背胶卫生棉” 的诞生,卫生棉的演进有了重大的突破。

1989至1990年开始,陆续出现了有所谓的“好自在蝶翼” 、柔顺超薄型、超软型、加厚型、日用式、夜用式--------林林种种,多到让消费者们眼花潦乱。




2015年3月底,番薯国乌洞政府告诉番薯民不用担心,在4月开始实施消费税后,卫生棉的价格将会下降。因为市面上的卫生巾原本涵盖了10%的销售税,而消费税只是征收6%而已。到了消费税落实后,卫生棉价格根本没有下降,反而是持续的涨价。




在拥有12.1亿人口的印度,卫生棉的使用者却仅有2%的女性,因为市场上出售的卫生巾价格,远远超出许多家庭的承受能力。女生步入青春期后,很少能买得起卫生棉,唯有以其他布料来作为替代品,同时也增加了感染和患病的几率。




当时年纪只有29岁的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看见新婚妻子躲躲藏藏的拿着一块肮脏的破布,才发现她竟然是一直在用那么不卫生的方法,来处里每个月的经期。老婆告诉他,如果家里有几个姐妹用卫生棉,那么她们就不够钱再去买牛奶了。

 Muruga觉得自己应该送给妻子一份礼物,於是他去买一盒卫生棉,那几片看起来成本仅值几分钱、用棉花制成的白色东西,在商店里竟然要以几美金出售?Muruga 想了想,决定要研发出价格合理的卫生棉,让老婆和家里的姐妹们,以及全国其他的妇女们,在「大姨妈」驾临的日子里,能够以乾净的卫生棉来处里。

Muruga做好了第一片卫生棉给妻子试用,效果是糟透了,老婆说她宁愿去用回那些旧破布。然后Muruga继续改良制造卫生棉,还带了一堆去给念医科的女同学们试用。可是,女同学们觉得害羞死了,要告诉一个男人他做的卫生巾好不好用,这么尴尬的东西,叫她们如何启齿呢?最后,连老婆和甚至Muruga的姐妹全部拒绝合作,没办法之下,Muruga只好自己去试用卫生棉了。
他把动物的血装在瓶子里绑在腰间,透过一条管子连到垫上卫生棉的内裤,走路或骑踏车时,稍为压一下,血就渗出来,搞到又腥又臭,狼狈不堪。尽管失败又失败,还被邻里视为“变态佬”,Muruga 依然坚持的做,也终於发现到,需要用一种由松木中萃取出来的特殊纤维质,才把卫生棉制造成功。但妻子对他不谅解,离他而去,Muruga 还收到了离婚通知书。
接下来,Muruga 又化了4年的时间,打造一台简单的机器,让任何乡区的妇女,都可以在家里制造卫生棉。





Muruga 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在有生之年,让印度的妇女都能够使用卫生棉,也希望帮助更多乡下妇女改善生活,让她们过得更有尊严。他发明了运用低成本生产卫生棉的机器,却不以营利为主要目的,而是以社会企业的方式进行,从而改变了许多印度女性面对月经的态度。

Muruga 说:他 把人分成3类:没有受教育的、受一点点教育的、受太多教育的。而Muruga 自己,就是一名仅受一点点教育的中辍生。他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发明了什么,就立刻去申请专利,也不要像一般人在赚了几十亿的财富后,才去做慈善(what sort of charity?)。只受过一点点教育的Muruga,绝不像那些跨国集团,一味追求沾满血腥的金钱,他只把机器卖给印度的妇女自助团体。7年里,他持续对抗跨国大规模企业,安装了600多台机器,也创造超过100万的乡村就业机会。Muruga 没有觉得特别骄傲,他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看到问题,然后变成去解决问题的人。 至於离家5年的老婆,最后也回去和Muruga 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