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4, 2012

广饮广食

飞机在晚上9点20分降落澳门,从机场到关闸途中,有一位澳门地陪随同。那位充满了幽默细胞、自称为“一旧云”的大姐,在短短的行程中把澳门以及沿途所见约略的介绍了一下。没想到晚上过境的人也会那么多,还是排长龙,不过人潮的高峰时间已过。还记得去年5月到澳门,刚好是在下午过关,哇!放眼望去无论是出境厅、入境厅,密密麻麻、人头涌涌,真是挤得几乎连一根针也没多余的地方给插下去。
出境又入境,当我们摇摇晃晃坐上了旅巴,珠海的地陪贴心的给客人送上新鲜出炉的葡挞和老婆饼,在寒冷的圣诞夜,咬着热热香脆的葡挞和老婆饼,感觉那是前所未有吃过最美味的东西了!



第一个晚上是住在珠海一家刚开业不久的旅馆,房间设施令人满意,领队说这里的早餐也许会使我们失望。你看,有炒河粉、肠粉、又嫩又清甜的菜花、瘦肉粥、水煮蛋、玉米、叉烧包、豆浆,还有油条、咖啡、奶茶,不错嘛!既然接下来将会有一顿丰富的午餐,就先让清淡一点的早餐填填空胃也比较恰当。



走入餐厅,迎面是一只乖巧的狗狗,依偎着收银机旁的主人,同时帮忙招徕顾客。





午餐美名为珠海堂弄鲜鲍鱼翅宴,厨师就在餐厅里煎鲍鱼,随后服务员给每人送上一只小小的,加上精致摆设的鲍——鱼——。



                      一大锅鱼翅——汤——。



        新鲜的河虾,连薄薄炸脆的壳也可以一并吞下去。



        每只青口上面铺上蒜茸,吃起来特别入味。



哈!没想到这道荔枝鱼竟然做得不错,新鲜的鱼肉炸得适中,薄薄的酱汁调得不稠不稀;好像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机会再吃过煮得及格的荔枝鱼了。
其实这道菜在马来西亚俗叫酸甜鱼,如今的厨师通常把鱼肉沾上过多的粉来炸,鱼肉炸得硬梆梆缩到不成形,咬下去吃到的是炸硬的粉团而已;酱汁稠成一堆糊,最糟糕是加了醋进去,酸到牙齿也麻痹,好好的鱼都给糟塌完了。



饭后甜点是老婆饼,不过比较起来,圣诞夜吃的因为是刚刚出炉又热又松脆,这篮漏了气的老婆饼是怎么都比不上了。



晚餐是在番禺一家餐厅里吃,先来一锅虫草花炖鸡汤,广东人最喜欢煲汤炖汤,真是每餐无汤不欢。
虫草花是用谷类、豆类、蛋奶类等养分,以人工培植出来的一种真菌类,是一种橙黄色的草。虫草花性质平和,含丰富蛋白质、氨基酸等成分,有调节人体免疫功能的作用。当虫草花成为了药膳中的新宠,大受欢迎,在市场上售卖的价格并不便宜。犹记得2010年11月,广东韶关的亲戚,因为俺这个“大乡里”,就在餐厅里叫了一锅160元人民币的虫草花炖乌鸡汤给俺尝尝。虫草花在受众人力捧时,广州的清平中药批发市场,到处都是堆集如山的虫草花,好像除了虫草花,其他的中药都没人问津了。
曾几何时,虫草花已经由矜贵药材变成平民百姓的食品;几个月前,在怡保的中药店,5元马币就可以买到一两一大包的虫草花,而每次煲汤,只需用一小撮就足足有余了。



这碟叫做水晶鸡,和新马的海南鸡饭的白切鸡大同小异;不过这只是土鸡,肉味鲜甜、鸡皮滑溜、晶莹剔透。海南鸡饭的白切鸡只有滑,却没有肉香和肉味,有些甚至放太多酱油,弄得死咸。



黄鳝焖饭也是一绝,把整煲饭吃完,最后,连煲底的饭焦(锅巴)也给刮个干净,因为那实在是太美味了!


待续

12 comments:

  1. 今天开学第一天,又忙又乱!
    补习班出了点问题,忙着安排一切有关的事情,中午忘了吃饭,晚餐时累得吃不下,只喝了碗蘑菇汤。现在看到妳放上来的饮食,很想喝那很像有点清淡的鱼翅汤!

    ReplyDelete
  2. 可怜的文燕,千万别饿坏了肠胃,再喝杯热饮好好的休息,明早可得吃早餐,还要记得吃饭咯!长命工夫长命做嘛!

    ReplyDelete
  3. 真会享受啊!我还以为鱼翅已经被禁卖了呢。

    ReplyDelete
  4. 酸甜鱼看起来很好吃哦!
    不过有点小,够吃吗?

    ReplyDelete
  5. 玉燕,
    鱼翅没有禁卖,那是有钱人才吃得起的东西;那锅鱼翅汤,我都没看到半条鱼翅,大概是用那些碎削来煮,全都煮溶了!

    ReplyDelete
  6. londoncalling,
    因为有8道菜,每样吃一点,就很足够了!

    ReplyDelete
  7. 阿强,港九的粤菜都好正架!

    ReplyDelete
  8. londoncalling,
    10人ありますよ!

    ReplyDelete
  9. 海鲜餐不错哦,看了流口水。

    还有鲍鱼吃,值回票价了。

    ReplyDelete
  10. 山城客,
    鲍鱼整个放进口里,刚好塞住了牙缝,哈哈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