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15

转载:菁英为何堕落得有恃无恐?(作者:王国璋 )

阿末扎希当上副首相后,最近脑中老浮现1998年他被马哈迪狠狠羞辱时的一幕。扎希时为巫青团长、安华麾下大将、政治新星。安华遭马哈迪革职前后,扎希开始大肆抨击巫统当权派的朋党恩庇及裙带歪风,岂料马哈迪迅予反击,将他挂名董事的十数间官联企业名单公诸于世,证明他也是朋党金钱游戏圈内的“岳不群”。扎希一脸尴尬,逐渐沉默,安华下狱后更低调靠拢当权派,从此大悟,当“真小人”去。今天的副首相高位,正是他不再假仁假义换来的功勋。
纳吉的连串丑闻案牵动巫统党内新一波权斗,其本质及凶险已另文论及,不赘,但更耸动直观的是巫统权贵们不惧清议、公然颠倒是非的坦荡嘴脸。撇开老一辈的依斯迈沙比利(Ismail Sabri Yaakob)之流不论,原国会公账会主席诺嘉兹兰(Nur Jazlan Mohamed)、房地部长阿都拉曼达兰(Abdul Rahman Dahlan)、青年与体育部长凯里(Khairy Jamaluddin)等青壮辈菁英,政治生命还很长,缘何也堕落得如此有恃无恐?
所谓“菁英”,一纸名校的漂亮学历外,往往也辩才无碍、脑筋快,精于权钱算计。这年头,当然没人会期待巫统菁英们清廉自持,因为能够在党内权钱恩庇运作下上位的豪强,包括当前正义凛然的慕尤丁、马哈迪和暧暧昧昧的东姑拉沙里,套句俗话可谓“好人有限”。譬如慕尤丁,早年在柔佛州务大臣任内到底有多清廉,柔州百姓心里有数。不过青壮一辈如果尚未上位、还要往上爬,形象毕竟是其政治资产。眼下才俊们都选择与扎希看齐,宁舍形象转当真小人,也就意味着权衡局势后,众皆认定纳吉还有胜算、巫统政权不倒,所以才不急着跳船,护主捞好处。

不过纳吉不倒和巫统政权不倒这两个前提,未必兼得。最佳状况,当然是老板熬过劫难,又保住巫统政权。棘手状况,则是老板不倒,却因此拖累巫统政权,垮了,自己也前途未卜。最糟下场,莫如老板和巫统政权都倒,自己的政治生命要归零重来。马哈迪现在嚷嚷的国会信任投票,就是要弃纳吉保巫统──罢了纳吉,天下还应该是巫统的,否则不干。慕尤丁的潜论述,亦复如此。
纳吉会不会倒?只要够狠,就能不倒。原因无他,党外党内,制衡失效。国家体制内对丑闻案的调查,逐一停摆,说明纳吉∕巫统对国家体制的掌控,至今未失。既有的监督制衡机制,尤其是最核心的司法独立,早在马哈迪22年首相任内就已崩坏弱化,虚有其表,纳吉单凭人事调动就可破解。以反贪会为例,反贪会至今没独立的人事权,其人员招揽和职务安排,形式上还是要由民事服务局经手,行政上更直属首相署。结构如此,“特别祈祷会”也难保其节操。
至于党内,巫统主席一职,也是在马哈迪任内经历几回合的惨烈党争后,愈趋专权。身兼首相的党魁,手上可分派的党职、官职和资源实在太多。反观党争史上另立山头者,下场一贯凄惨,东姑拉沙里和安华皆可为殷鉴。诺嘉兹兰之流既是聪明人,自然不屑和已经没什么政经资源的九旬老人马哈迪唱和。
不过巫统政权是否无虞?又得以延寿多久?这点党内的青壮一辈就不得不作政治判断。

马来西亚多年来常被学者视为“半民主”(semi-democracy)政体。这种介乎专制及典型自由民主政体之间的半桶水民主,属难以清晰归类的混杂型政体一种,学界试图加以界定的名目繁多,electoral democracy、electoral one-party state等都是。
枝节不论,马来西亚的所谓半民主性质,主要体现在选举终究是政权的正当性源头,而不像专制政府般只诉诸直接的压制手段。当权者一方面希望以选举赢取执政的正当性,另方面又想长保权力,于是操控选举,并对其程序诸多摆弄设限。而选举之外,当权者更会持续透过压抑公民社会、监控媒体和滋扰反对党等手段来巩固政权。
混杂型政体到底稳不稳定,不无争论,不过学者多倾向认为它本质上并不稳定,主因则是民主和专制政体,其实各有其运作逻辑,混在一起必生矛盾。民主制度运作下,民间享有言论、集会、新闻等自由,多党政治则让政权合法更替、朝野彼此监督制衡,遂能有效稳定地处理社会矛盾。专制政府则镇压异议,剥夺民间的自由权利,不容选举的权力竞逐,也自有其稳定之道。然而半民主政体,既容许局部的自由权利与选举竞逐,就难免要一再面对民间优化民主、改良选制、杜绝贪渎等诉求,张力难免。

当然,选民绝非一个整体,不会一致行动。巫统菁英之所以堕落得有恃无恐,不能否认巫统作为马来主权捍卫者的形象,至今根深柢固,并未急遽褪色,乡区尤然。如果说选举终究是巫统政权的正当性源头,其源头不外乡区马来选民和城镇的马来中产阶级。前者易骗,后者容易收买,巫统菁英遂多选择相信巫统政权不倒。
纳吉一伙今天已公然将其系列丑闻都无厘头地和巫统、马来人的生死存亡绑在一块:邪恶势力正不择手段要摧毁马来人和伊斯兰,好在中东的穆斯林富兄弟帮了一把。纳吉如果不支倒下,巫统就完蛋;巫统完蛋,国内的马来人和伊斯兰也统统完蛋。好笑?且慢。下届选举开票,就可以验证乡区马来人吃不吃这一套。他们很可能还是把它当饭吃了。
但有野心的巫统青壮辈菁英,恐怕要开始琢磨巫统在城市地区的权力基础。经济不振、公领域的资源渐少,马来中产阶级已无法轻易靠公家职位、政府合约及其他的经济实惠收买。马来知识青年也开始躁动,而这批人十数年后,也将成为城市中产阶级一员。本周末的净选盟4.0大集会,基本上就是城市人对堕落权力菁英的抗议。人数多寡固然关键,巫统更在乎的,恐怕是城市马来人来了多少?
马来西亚半桶水民主的转型进程,晚近十年已有不少先兆,问题已非巫统政权会不会倒,而是什么时候倒?真正机灵的巫统青壮一辈,如果想得远,就该回头挽救自己的正直形象,毕竟那才是未来不论在朝在野都用得上的政治资本。凯里是这群真小人中的佼佼者,哪一天他若见风转舵,开始对老板似挺不挺暧暧昧昧,纳吉危矣。净选盟4.0大集会或许就有这个催化作用。

(王国璋,槟州北海人,现任职于香港中文大学未来城市研究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