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5

饮饮食食过新年

以前过年是有很多习俗的,如今最被大家重视的,就是在过年时,从不同地方回来团聚的家人,能够围坐在一起,好好的吃上几顿饭。
首先来一道自家泡制「鱼生」,说是「鱼生」,其实是没有鱼的,材料只有白萝卜和红萝卜丝、柚子、苹果、芫茜、酸荞头、海蜇、自制鱼生酱、炸几块云吞皮当卜卜脆,还有放几粒红红的枸杞在上面,稍微点缀一下。



焖元蹄真的不会化很多工夫;先让肉贩帮忙把大骨去掉,把整只元蹄沸水冲洗干净,放入一个锅里,加入水和调味料、花椒八角山楂,把木耳和剩下半棵的白箩卜也加进去焖、煮、焖、煮,煮到只剩下少量的汁,元蹄也就变得软嫩酥烂了。



冬菇海参焖鸡腿,也是煮来毫不费事,把鸡腿和冬菇在锅里炒几下,加水焖煮焖煮,半途再放海参,一会儿就大功告成了。



过年当然要吃点腊味来应节,不过那些腊鸭腿、东莞腊肠、本地腊肠、润肠等,都先泡了个热水澡,然后切小片去蒸;多余的油全蒸出来了,干干爽爽的腊味,不太咸、不油腻,去除了过浓的味道,绝对好吃!






吃过了住家饭,转一下口味,隔天去吃西餐吧!一块牛扒、一碟意大利面,家人围桌分甘同味,有无比温馨的感觉。







吃过了柠檬鸡、生鱼羹、罗汉斋等等菜式,转眼又到了各奔西东的时刻。在启程的前夕,泡一壶温和甘醇的桔普茶,让大家清清肠胃,消积化滞。
桔普茶是把在新会出产的柑,掏空了果肉,放入普洱茶叶,然后烘干,置放越久越好,陈年桔普茶,放越久越香。

据说以前有名进士叫做罗天池,于1847年辞官回到新会的老家良溪村,还带回了许多普洱茶。有天罗天池患上感冒,妻子煮了陈皮水给他喝,他顺手把陈皮汤当作泡茶的水,倒入茶壶。喝了一口,觉得淡淡的陈年桔子皮味,和普洱茶混合起来,香气清幽,沁入心脾。化痰止咳的陈皮汤,加上普洱茶,效果更佳,罗天池觉得咽喉格外舒畅,痰也少了。自此,每喝普洱茶,他都会加上一些陈皮泡着喝。

有次亲戚送来新鲜的柑桔,罗天池灵机一动,把桔皮撕开,去掉果肉,填入普洱茶叶,再盖上割下的桔皮,拿去晒干。还找来稻草把柑桔茶一个个绑成串,挂在书房,又送一些给乡亲,教他们制作,柑桔普洱茶的制法,遂在新会一带逐渐流传开来了。


Address unknown (Suchwiin bulmyeong)

2001年,著名韩国导演金基德 Kim ki-duk,拍了一部电影叫做《收取人不明》——Suchwiin bulmyeong。背景叙述上世纪70年代,韩战刚刚结束,在一个美军基地附近的村镇里,当地居民的生活,被战后的虚无、迷茫和绝望所笼罩,出路难寻。《Address unknow》被公认是一部在韩国电影中占有很重要地位、也是目前为止,韩国第一部、也是唯一的一部,正面看待驻韩美军,对韩国人民造成影响的电影。在韩国人的眼里,当初美国好像带给了他们光明的希望,后来却又把光明和希望都夺走了,留下的是耻辱。金基德把这一切展示出来,让人们思考,同时也对韩国长期受殖民主子的影响,已经在民间产生的奴性思想,作了很大的讽刺。

历史记载,1910年8月,日本迫韩国签了所谓的《日韩合并条约》,从此朝鲜半岛沦为日本殖民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南京大屠杀,第一支日寇部队的40%都是韩国人。据当年南京一些幸存的收尸队工人回忆,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中,有一部分是日本从韩国征调的韩籍士兵,其残忍手段,比日寇有过之而无不及。战后,很多日本人的回忆录中,都提到韩国兵对日本的忠诚。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朝鲜半岛终於有机会脱离日本的殖民统治,获得民族解放,理应高兴得敲锣打鼓庆祝才是。可是,根据当时一名美军记者在日记中写道:“ 只见朝鲜半岛到处是一片哭泣、哀号,朝鲜人以各种方式自杀---------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来到了一个什么国家?在这里竟然看不见一丝被解放的高兴气息,却犹如置身在日本一样,情况有如世界末日--------”

1945年8月,美国提议以北纬38度线为界,美国和苏联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南部和北部,由此演变成后来,朝鲜半岛的分裂以及历经3年的韩战。战后,美军没有撤离韩国,而且是签定合约长期驻留。
韩国的海陆空美军基地共有108处,占地约6万多英亩,总兵力达2.8万人。据说,美军驻扎韩国,是为了保护韩国,帮助他们对抗朝鲜。按照《韩美共同防御条约》,韩国还须负担42%的美军军费。单是2014年,韩国承担的驻韩美军防卫费,就高达9200亿韩元。

越战时,朴正熙向美国请缨,先后派出韩兵30多万,赴越南参战,充当美国的雇佣兵,由此赚进了至少10亿美元。在越南土地上,韩兵奸淫杀戮,残杀了成千上万、手无寸铁的平民,凶残的程度,比美国兵更凶残。

二战结束后,美国就开始在军事上,牢牢控制住韩国,变…

弯腰90度

「鞠躬」,应该可以说是起源於中国。大约公元前的17世纪,在中国的第二个朝代商朝时,当时就有一种祭天仪式,叫做「鞠祭」。人们把祭品如牛、羊等弯成鞠形,认为这样才能表达对上天的恭敬和虔诚。后人逐渐把这种习俗引用到现实生活中,「鞠躬」已成为了是向地位崇高者和长辈们表示尊敬、谢意、致歉等方面的礼节。

由於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鞠躬这一传统习俗,在炎黄子孙的社会里已经不再普及,反而是在韩剧中,一天到晚就看到韩国人在鞠躬、鞠躬,还要是弯腰90度的那种。
韩国人见面时就是鞠躬;凡是后辈、下属,若迎面遇到长辈或上司等,必须立即上前鞠躬、问安,接着得站在一旁让长辈上司们先行。

每每上演那些有钱有势的家族,譬如大企业的董事长之类;早上男主人出门上班时,他的老婆、媳妇、女儿、孙子、孙女,以及管家和佣人,一堆人排在门口向男主人鞠躬送行。董事长上车前,司机和秘书又分别向他再鞠躬。镜头一转,公司的各级主管在大门外分列两旁,恭候董事长的座驾光临。当董事长的一条腿刚伸出车门外,全部下属齐齐向董事长来个深深的90度鞠躬,直至董事长的背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方才可以把腰和颈子扳直上来。

傍晚,当董事长的车子还未驶入大宅的范围内,管家已逐个房间去报告男主人将要到家的消息,一群妇孺又连滚带爬的整装恭候在门外,向一家之主问候兼鞠躬。

据说,当初入侵地球的邪恶外星人Archons,刻意在地球人类的DNA 上做了改变,看来有可能把「奴性」也加了进去。因为自古以来,人们的潜意识中,那些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势、有钱财的人,总是高高在上,宛若神灵。在位高权重的大人物面前,一般人总会不自觉的降低自己的身高,脊椎的骨头会突然软了几节;接受鞠躬的人,也会习惯性摆出傲慢的姿势,俯视向他弯腰低头的人。

古代中国以及许多亚洲国家最主要的礼节之一,就是跪拜。王公大臣要跪拜皇帝;下官要跪拜王公大臣;百姓得向官员跪拜。在家里,晚辈跪拜长辈;子孙跪拜祖宗;学生跪拜老师;奴仆跪拜主人;活人跪拜死人------------(有可能当初古人还没有椅子这种家具,全都是席地而坐的原故。敬礼时,不须站起来,跪坐低头弯腰即可。)

在西方国家,女性在皇室人员面前,要行屈膝礼;男性要脱帽鞠躬行礼。通过这些礼节,会使自己显得卑微渺小,让对方显得高大威武,更具有支配性。「鞠躬」,当然也是自降身份的一种礼节了。

虽然韩国的面积只有中国辽宁省的三分之二,可是韩…

Ave Maria

有童鞋自远方回来,故约了一群老童鞋聚餐, 其中有好几位还是俺当年初一(Remove class)的同班同学。言谈间,大家还记得咱们的班主任,是一位身材矮小、天天都穿着旗袍来上课的 Miss Lau。

也不懂为何咱们这一班,几乎所有的科目,全由Miss Lau 一人担当,连马来文这一科也是咱们的班主任教;仅有一科中文,是另一位老师Miss Lee 上的课。噢!差点忘了,还有一位教Scripture的 Sister Thomas,她也有和Miss Lau 一般圆圆的脸,不过她穿的不是旗袍,而是白色的修女袍。

每天早上从七点半开始,直到下午一点半,咱们都是看着Miss Lau 圆圆的脸孔,和她那一身或蓝、或灰、或绿,以及带卷边的素色旗袍。还有左手的黑色皮带手錶,加上她右手腕的浅绿色玉镯子,脚上永远是一寸半跟的圆头黑色高跟鞋。看着看着,眼皮会禁不住越来越沉重,幸亏中文老师Miss Lee 适时出现,她身上的花花裙子有如提神醒脑剂,把俺们从迷糊中即时唤醒过来。

第一学期开学不久,从澳洲来了一位重量级身形的大妈叫做 Mrs Krusinger,咱们「有幸」被她选去当英语教学活动教材。三不五时,学生会在 Mrs Krusinger 的指导下,在一些陌生人面前表演。

“ I'm walking to the window。”  (大声念出来的同时,双脚也往窗口移动。)

“I'm running to the door。”  (当然就要作状跑去门口。)

也不晓得这些是不是Mrs Krusinger 编的教材?当年咱们这些丫头,只觉得这么生动的学习方式,真是新奇又好玩!

咱们还挺喜欢学澳洲大妈的口音 “高ing” (going)、“ todie ”(today) 。

“Are you 高ing to school to die (today)?”

“ Yes,I'm 高ing to school to die (day)。”

就在嘻嘻哈哈的日子中,如是渡过了一年的欢乐时光。

有一天,Mrs Krusinger 把同学们召集在学校礼堂里,说是要教咱们唱歌。澳洲大妈弹着钢琴,开始唱:

Ave Maria
Gratia plena
Doninus tecum
 Benedicta tu in mulieribus
 Et benedictus fructus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