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2, 2017

云南的状元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1524年,明代文学家杨慎得罪了皇帝,被发配到云南充军,戴着枷锁,被押解途经湖北江陵时,见到渔夫和柴夫二人在江边煮鱼喝酒,谈笑风生,有所感触,请军士找来纸笔,写下了这首咏史词——《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借叙述历史兴亡以抒发人生感慨。

除了三国时期的蜀汉丞相诸葛亮,另一位受云南人爱戴的,就是来自四川的杨慎。 杨慎出生书香门第,自幼聪明好学,七岁就把唐代绝句倒背如流,十一岁作诗,二十四岁高中状元。



杨慎为人正直,不畏权势,就连皇帝犯错,他也直接批评。明武宗朱厚照不理朝政,喜欢到处寻花问柳。1517年,杨慎呈上奏章,劝皇帝停止荒诞行为,朱厚照不理睬,依旧玩乐。目睹民不聊生,国事日非,杨慎气愤称病告假,辞官还乡。

1521年,朱厚照酒色过度而死,因没有儿子继位,改由堂弟朱厚熜当皇帝,杨慎被召返京师,任职翰林院。按照皇室规矩,朱厚熜的生父只是皇叔,所以他应该要尊奉朱厚照的生父,也即是自己的伯父——孝宗为“皇考”(先皇),享祀太庙。朱厚熜即位第六天,就下令要将自己死去的生父按皇帝的尊号和祀礼对待,在传统的礼法角度来看,这是万万不行的,由是掀起了一场激烈的“大礼议”争论。



200多名官员上了80余道奏疏,却被一意孤行的朱厚熜下令锦衣卫逮捕下狱。朝臣抗争,杨慎与上百名官员在殿外哭谏,嘉靖皇帝朱厚熜大怒,索性全部拿下关进大牢并施以杖刑。
被板子打屁股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些年纪大一点体质较差的,有十六人当场被打死。才30多岁的杨慎,第一次被打得死去活来,隔了十天再打,几乎没命,然后流放云南。



禀性刚毅的杨慎,博学多才,家境优越,从曾祖父起,一门世代当官,不幸遇上了偏执暴戾的朱厚熜,致一生仕途坎坷,颠沛流离。带着杖刑重伤上路,杨慎伏在马背上行走了近万里路方抵达云南永昌(保山)。

据说原本杨慎是要被充军到山西雁门的,当时京城流行一句民谣:“宁充口外三千里,莫充云南碧鸡关。” 朱厚熜对杨慎嫉恨非常,於是将他改配到地处中缅边境的云南永昌了。



杨慎在放逐滇南漫长的三十多年流放生活中,并未因环境恶劣而消极颓废,仍然奋发有为,不肯向恶势力屈服,关心人民疾苦。当他发现昆明一带豪绅以修治滇池海口为名,勾结地方官吏强占民田,化公为私,敛财肥己,坑害百姓时,杨慎写了《海门行》《后海门行》等诗,还写信给云南巡抚揭发真相,制止了劳民伤财有名无实的一项伪水利工程。

所幸获得地方官员的善待以及当地人的同情和帮助,杨慎在云南的流放生涯还算过得优哉游哉,逍遥自在。他寄情於山水,足迹遍及滇西滇南和滇中,结交了一群云南名士一起诗酒唱和;更有不少地方学子,慕杨状元的盛名随他从游问学。



杨慎也曾经短暂的回家探视生病的父亲,3年后亦回乡奔父丧,可那个始终对他愤恨的朱厚熜,在位期间六次大赦,都不肯把他赦免。杨慎流放云南之初,一直是盼望能够被赦,以为还会被朝廷再次起用的机会,可是日子一天天、一年年的过去,过了30年,双鬓已经斑白了,还是没能等到朝廷的宽恕。
杨慎遇着了生命中的煞星朱厚熜,明代皇帝大都短命,偏偏嘉靖帝却坐了王位45年之久,对杨氏父子的恨始终未消。



然而,杨慎流放的数十年,其实也是他一生中成果最为丰富的时期,从1537至1554年,根据友人所撰年谱记载,杨慎的著作已多达117种。

杨慎说:“慎苟非生执政之家,安得遍发皇史宬诸秘阁之藏;既得之,苟非生有嗜书癖,亦安从笥吾腹;既兼有是,苟非投诸穷裔荒徼,亦不暇也。”

意思是:我如果不是生在官宦世家,怎能看到皇城中那么多珍贵书籍;看到这些书后,如果我不是个嗜书的人,怎能让学问都跑到我肚子里;能看到珍本,并把书消化透,如果不是被拘役在此荒凉之地,可能也没时间写出这么多作品。

1559年杨慎病逝,终年72岁,云南巡抚下令,让他归葬四川,陪伴在父亲杨廷和墓侧,杨慎终於永远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Sunday, July 23, 2017

云南的茶祖


在云南的历史上,曾经有两个从四川来的外地人,让云南人很佩服,第一位就是三国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孔明)。

公元223年,刘备病逝,地方豪强趁机造反,诸葛亮先是修书派遣使者规劝,不果,终於公元225年3月,决定亲自率军出兵南方平定叛乱。

当时云南山区最威水的蛮王孟获,听说诸葛亮亲自出马,他舞动着手上的两把大刀哈哈大笑兼带着鄙视的口吻说:“人人都说诸葛亮很厉害会打仗,我才不相信!”

没想到头一仗,孟获就在一个山谷里被诸葛亮逮住了。诸葛亮打算通过生擒孟获迫使他归顺,从而达到收服南中民心的目的,於是把孟获带到营阵观赏,问他觉得蜀军如何?孟获回说:“ 向者不知虚实,故败。今蒙赐观看营陈,若祗如此,即定易胜耳。”(之前不知道你军方虚实才落败,如今看了营阵,不过如此而已,湿湿碎,我赢梗了!)

既然孟获不服气,诸葛亮先把他放了。第二仗孟获又被打败,还是不服气,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若再被擒才服。诸葛亮听后爽朗大笑说,那你准备好了再来吧,便放他回去。



第三回孟获使了个「诈降计」,假装向诸葛亮投降,却被诸葛亮识破,逃到泸水的孟获被士兵截获,押见诸葛亮,孟获大喊不服,那是因为自己的弟弟孟优饮酒误事, 诸葛亮也不多说,就放走孟获。

诸葛亮手下大将很不甘心,都说:“我们从四川老远来到炎热的云南山区,就是要捉拿这个蛮王,丞相怎么老是放他走呢?”

诸葛亮对部下解释说:“ 大家不用急,听我说。虽然抓到了孟获好几次,但他心里不服,一有机会还是要造反。如果把孟获杀了,众多信服追随他的人就会群起反抗,所以我们一定要让孟获口服心服,其他人也服气了,云南才能真正安定。”



孟获发了狠,借了十万牌刀獠丁军去挑战蜀兵。獠丁兵赤身裸体、披头散发、涂着鬼脸,孟获穿上犀皮甲、骑上大红牛,率领十万蛮兵,呐喊着往蜀军营寨冲。诸葛亮下令关寨门不战,任由他们在外面叫骂了三天,忽然下令拔营后退。孟获以为诸葛亮害怕了,紧追猛赶到一片茂密的大树林,却见诸葛亮坐在一辆车上,冲过去便要捉拿,「咯踏」一声,孟获连人带牛和手下的好几个洞主,全跌进陷坑里。孟获气得大喊:“ 要是你敢放我回去,我一定还要报仇!”

诸葛亮大笑说:“既然如此,我再放你一回,这是第四次了。”

孟获躲入更南边山上秃龙洞,引诱诸葛亮上山去抓他。上山的路会经过几口有毒的泉水,只要喝上一口,即中毒甚至死亡。当地土人因为诸葛亮多次宽大的放回孟获和蛮兵,心存感激,指引诸葛亮的军队掘出冰凉清纯的泉水给大家解渴。

站在山上的孟获和其他洞主,看到诸葛亮的士兵挑水煮饭,给人马饮用,非但不死,反而精神百倍。蛮兵吓慌了,都以为有天神来帮助诸葛亮。银冶洞洞主杨锋感恩日前诸葛亮不杀其族人,索性在秃龙洞捉了孟获送给诸葛亮。孟获还是不服,要再决战於银坑洞,诸葛亮第五次放了他。



孟获在银坑洞召集了上千蛮兵,还找了西南方会使魔法的木鹿大王来助阵。木鹿骑着大白象,口念咒语,手摇铃铛,霎时一阵大风刮得沙石满天,还引出满山遍野的毒蛇猛兽,向蜀军营地迈进。

诸葛亮轻摇手上的羽毛扇子,吩咐士兵拉出十辆红车,打开车门,里面是一头头木制巨兽,身上钉满了亮晃晃的铁爪钢铃,披着五彩刺眼的毛皮,肚子里塞满烟火弹药。脚下踩着轮子。诸葛亮下令点燃火炮,把木头巨兽推出去,木鹿大王的野兽被口喷烟火、张牙舞爪的木兽吓得掉头跑,把随后的蛮兵全踩倒了。银坑洞被占,隔天,孟获在大舅子的陪同下,往诸葛亮寨中假意投降,诸葛亮洞悉其诈,令军士把他们全拿下,并搜出各人身上兵器。孟获还是不服,说假如能擒他七次,他才真服,诸葛亮第六次把他放走。



孟获连打六仗,老巢都没了,只剩下几百个小喽罗。走头无路之下,唯有去东南方求兀突骨,带领一队乌戈国藤甲军与诸葛亮决战。藤甲兵身上都穿了一付用藤编成的盔甲,能使射来的弓箭折断,砍过来的刀也弯曲,人掉到水里也不会沉下去。眼看诸葛亮的士兵对付不了藤甲军,孟获大乐,诸葛亮退兵,孟获不知是真是假,小心跟在后头。

走着走着,前面蜀军突然乱成一团,慌乱中丢下许多粮车和黑色的车辆,孟获令凶狠的藤甲兵趁机追杀上去。这时,从山上滚下许多大石头,堵住前后退路,接着千百支火把落下,原先里面装满了火药的黑车轰轰炸开,无惧刀箭和水的藤甲兵,被油车火药烧死无数,孟获刚想逃,才回身就被诸葛亮的大将一枪拐下马来。



孟获第七次给活活捉住,被带到大帐中,手脚也没绑,更没人看管,桌上摆着酒菜,诸葛亮却不见踪影。等了半天,才有个大将进来没好气的说:“你快点用餐吧!我们丞相说,他这回不送你了,你吃饱了就自己回去吧!”

孟获一脸尴尬,伸出双手说:“快绑了我带我去见你们丞相,天下只有他能把我七擒七纵,我再不认输,也知道羞耻!我服了,再也不起兵反抗了!”

孟获回去后,还说服各部落投降,自此,南中地区重新归蜀汉控制,夷人渐渐臣服於朝廷。
诸葛亮南征,重用地方势力,保障他们的利益,一反两汉以来委官统治,遣兵屯守的政策。对南中既不须留兵,也不用运粮,既笼络了地方首领为他效力,而南人上贡的金、银、丹、漆、耕牛、战马等, 令蜀汉军费有所供给,国家富裕,为诸葛亮可以专事北伐中原,后方南中境内保持安定。



在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县基诺山一带,居住着一个人口不足3万人的少数民族——基诺族。基诺族信仰原始宗教,相信万物有灵,崇拜自然和祖先,对三国时期蜀汉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更是非常敬崇。

根据基诺族的民间传说,他们的祖先是三国时期蜀汉军队的一支小部队。当年诸葛亮率军「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与雍闿(kai) 、孟获的叛军激战。有一天,因长途行军连日作战,部队在一片树林中休息。由於太过疲累,一些军士竟然没有听到出发的号令,等他们醒来时,大部队早已出发。於是他们急忙追赶,来到一条挡住了去路的大河,诸葛亮的大部队就在河的对岸。因为军纪严明,诸葛亮决定不派船接迟到的部队过河,只留下一点茶种、棉籽和粮食,让他们就地安居。

士兵们为表达对自己行为的后悔,他们按照诸葛亮帽子的样式,在当地建起了房屋,称之为「孔明帽」;后来基诺人在自己衣背中刺绣上诸葛亮的八卦印,以示崇敬和怀念,称之为「孔明印」。这些留居当地的蜀汉军人,就是基诺族的祖先。

据相关史料记载,诸葛亮南征「七擒孟获」那段时期,足迹遍布四川、贵州、云南大部分地区,更远至缅甸东北部。除了镇压叛乱,同时也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云南其他的少数民族地区,至今还流传着不少关於诸葛亮的传说。如佤族的祖先盖房子、编箩筐,相传就是诸葛亮教的,连稻种都是给之於诸葛亮。



在云南,诸葛亮被视为茶祖。据说诸葛亮率军南征云南地区,大山中的瘴气,让将士们中毒染病。一日,诸葛亮在梦中遇见白发长者,教他以茶祛病的方法,果然茶到病除,士气大振。有感於白发老人托梦之恩,也为了造福当地百姓,征战结束后,诸葛亮在云南山中播下大量茶籽,种茶成林,还把烹茶技艺传授给当地人。在云南古茶区,就有“孔明山”、“孔明茶”,每年农历7月23日孔明诞辰,当地人都要举办“茶祖会”来纪念诸葛亮。



Thursday, July 6, 2017

“不要放辣椒”


印象中,四川菜的特征,除了辣、麻、油大,许多还是冷冰冰油腻腻的凉菜。四川人连炒包菜都要撒一把花椒下去,还记得当年那股恐怖的花椒味,让俺在将要离开成都的那顿午饭中,仅以白粥裹腹!

今次的东川行,发现南面一带的云南少数民族真是超爱吃辣,几乎每样菜都是以辣为主。在旅店的餐厅里吃饭,只见一锅红红油油的辣椒汤里面泡着咱们心目中最美味的kampung鸡,捞块肉上来,摔掉红油,放入口里,就是辣得不行,对俺来说,真是暴殄天物咯!

接下来一锅云南美食酸辣鱼汤被捧上桌,只见鱼也是躺在油亮的红水中,还有荀片炒猪肉、豆腐、青菜等等,没一样是不放辣椒的。本来是很好吃的一碟菠菜,岂知又加进了辣椒,这里的不知啥辣椒,比咱们 kampung 的小辣椒可辣上好几倍,辣得喉干舌烫,咳得眼泪鼻涕直喷。学乖了, 接下来的每一餐都得额外交待,“不要放辣椒”,如此方能吃上几顿好饭。




说起来,能让咱们吃饭吃得最开心、最心满意足的,莫过於在途中的农家小饭馆里用餐,因为在这里,咱们可以和掌厨的商量煮那一些不必放辣椒的餸菜。

“大姐,这个土鸡如果要煮汤你们通常怎么做?”

(放养的土鸡肉比较结实,俺认为用来煮汤是最恰当的,有鲜甜的肉吃,还可以喝到美味的鸡汤。)

“加几片当归,放几粒红枣煮鸡汤如何?”

“可以可以!”

(窗外,只见妹妹蹲着在拔鸡毛了!)



“排骨你们怎么做?”

“白萝卜煮排骨汤怎样?”

 “可以可以!”

他们的白萝卜就种在屋后的空地上,硬梆梆的排骨,也唯有煮汤才能吃啊!用汽压锅压一压,很快的,红枣当归鸡汤,白萝卜排骨汤上桌了。当然还有青葱炒蛋、大豆芽煮肉碎、豆味香浓的豆腐、没有放辣椒白白清甜的鱼汤和鱼等等。新鲜的食材,简单的烹煮,都是原汁原味,配以本土优质的米所煮出来的饭,咱们可以把两锅汤和肉,以及其他菜肴,全部吃个盘底朝天,滴汤不剩。

在这些地方,可别奢望店家能把排骨来个或焖或炸或炖,他们连蒸水蛋是啥东东也不知道,而是鸡蛋只能配后院的青葱来炒。这里的农民依然保存着一贯的单纯和简朴,有次俺教一个厨娘倒点酱油加点水到锅里煮热,淋在那些看来已经摆了好些时候的卤鸡上面,讲了好几遍,那个大姐对着我一直笑却不断摇头,就是不明白也搞不懂俺的意思,最后我也唯有投降放弃,乖乖回桌去啃那碟放凉了的卤鸡。




昆明市近郊有个水资源丰富的农业大县,叫做「宜良」,地理环境和自然气候非常优异,有“滇中粮仓”、“鱼米之乡”、“花乡水城” 以及“烤鸭之乡”的别称。



原来宜良烤鸭是云南省经典且具有地方风味的传统名肴,以芦苇杆塞进鸭屁股,用干松网结成团来烤的鸭子,肥瘦适中,皮酥脆,肉香嫩,光亮油润,色泽红艳。

据说宜良烤鸭起源於明朝,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洪武年间,明朝开国将领傅友德被朱元璋封为征南首领,率30万步骑出征云南贵州,还带上私家厨师“李烧鸭”李海山。后来云南统一,受封为颖国公的傅友德,遭疑忌心偏重的朱元璋无罪赐死,傅家后人全部发配辽东和云南。厨子“李烧鸭” 吓个半死,连自己南京老家也没敢回去,隐姓埋名在宜良狗街、宜良蓬莱乡的李毛营开“滇宜烧鸭店”。如今的“李烧鸭” 已是第28代传人。



来到昆明,当然要赏一赏著名滇菜之一的汽锅鸡,那是把鸡块放入中间有嘴的陶器小小汽锅隔水蒸,蒸气通过中心的嘴进入汽锅把鸡蒸熟,就有如炖鸡汁一般。如今商业化的汽锅鸡,容器比俺家的饭碗要小一点,有一支盛汤的小茶匙,一茶匙一茶匙慢慢喝,就可以分开好几次把 mini 汽锅里的汤喝光。




云南著名地方小吃过桥米线,为当地人最爱的食物。他们会把买回来新鲜的米线在滚水中烫熟盛入碗,加进各色调料和辣酱,再舀入汤料即可。在云南的每天早餐,俺也吃不加调料和辣酱的米线,可以作为没有酿料粉吃暂时解馋的代替品。





在过桥米线专营餐馆,吃法就复杂一点,服务员为每个客人把一整“套”的米线搬到桌上。配料分成好多小碟,有切成薄片的火腿、鸡肉,各色蔬菜、菊花瓣、鹌鹑蛋等等等等。一碗烫熟的米线,还有一个巨碗里面是热热的汤,把一碟碟的配料全倒入巨碗中,再用筷子挑入米线,完成“过桥”的动作,虽然没加任何油盐酱醋,倒是汤底也挺鲜甜美味。





Wednesday, June 21, 2017

古老的云南故事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几千年来,在以中原为主体的华夏文明中,它被认作是蛮夷之邦
。中国古代的法律制度,有一种刑罚叫做“流放”,那就是把犯人押送到边远荒凉的地方,让他们远离家乡和亲人,在恶劣艰苦的环境中生活劳动,而当时的统治者竟然自诩这是一种“仁慈”的刑罚。

《大清律例. 名例律上》有所谓“不忍刑杀,流之远方” ,在古代,流刑是仅次於死刑的重刑。历代统治者还煞费苦心,在中国广袤的国土上,西北绝域、西南烟瘴和东北苦寒之地,甚至一些鸟不生蛋的海岛,都被选作流放犯人的地点,「云南」,就是其中之一处。

不过,在这块偏远的莽荒中,也曾经崛起过古老而辉煌的文明。



据说大约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滇池沿岸出现了一个古老的王国,在《史记》中,司马迁称之为“滇”。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征服了西南夷,赐滇王金印,曾经延续了五百年历史的「古滇王国」从此归顺了大汉王朝。可是,就在司马迁将其载入典籍后不久,这个曾经创造了辉煌青铜文化的古滇王国,突然从历史中消失了,所有的臣民不知去向,它的神秘失踪,有如一个亘古的谜,永远也解不开。



大约2400年前,“哀牢夷” 族群在云南怒江、澜沧江流域地区崛起,创立了「哀牢国」以及独具特色的“哀牢文化”,其中包含耕织、服饰、饮食、婚姻俗葬、音乐、舞蹈等等。哀牢国历史悠久、疆域辽阔、文化发达、物产丰富、民族众多,为云南历史上著名文明古国之一。哀牢古国亦称“达光王国”,最初和汉朝接触时,达光王国的国王叫做“哀牢”,所以汉史就把达光王国称作“哀牢国”。



在中国历史上,从公元前221年的秦朝初期到东汉初期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曾经出现过一个名为「句町」的古国。句町是由9个原始部落、部族所组成的国家。公元前111年,句町归附了汉朝。到了西汉末年,句町国成为横跨桂林广西、云南东南部、贵州西南部、广州西部等范围的文明古国。



公元738年,蒙舍诏首领皮罗阁在中国西南部建立了「南诏国」,族人主要是乌蛮和白蛮。从748年开始,南诏国的势力不断向外扩张,云南全境、贵州、四川、西藏东南部、老挝北部以及缅甸北部地区,都在其统治下。直到902年,当过大官的郑买嗣起兵灭了南诏,自立为王,建立大长和国。



还有一个比较为人所知的「大理国」,那可能是因为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的“段王爷”和“一阳指”,其背景就是大理国。

自从南诏国被灭,接下来大长和国又被「大天兴」所取代,然后又是「大义宁」。公元937年,大义宁被段思平灭掉,建大理国,自南诏时传入云南的佛教,在大理受国人尊崇,所以亦被称为「妙香国」。

1253年,忽必烈率领10万大军南下过大渡河,西向金沙江,命令将士把杀死的牛羊塞其肛门, “元跨革囊” ,以渡江之用,直捣丽江,征服了大理国。1254年出逃的大理国王段兴智在善阐(昆明)被俘,大理国正式灭亡。



据报道:有位大理大学教授名张锡禄,读了《天龙八部》,觉得金庸写的大理国都没有历史根据,“就是乱写”。金庸把循规蹈矩、心地善良的段正淳(段和誉),写成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段誉;又把大理国第十八代国王段智兴写成根本不存在的所谓 “一灯大师”,让研究了20多年大理历史的张锡禄很不爽,於1997年写了封信给金庸,告诉他既然指名道姓写了大理历史,就应该要客观准确------信寄了出去,不过没有回音。


Tuesday, June 6, 2017

哈尼人的天梯



历史记载,公元8世纪,也是唐朝开元26年间(738年),哀牢夷人(傣泰民族的先民)皮罗阁,於中国西南边陲的高原地带建立了南诏国。当第5代南诏王阁罗凤派使者到长安拜见唐朝君王,王问:“君在何方?” 使者遥指南曰:“南边云下。”
由此,在朝廷心目中,“云南” 便成为中国西南边疆地域的代称,阁罗凤也顺带被封为云南王。



其实云南也简称为滇,因为在战国时期到汉代,以滇池(昆明湖)为中心一带的地区,是由称为滇国的部族政权所统治。
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从昆明建到中缅边境瑞丽市的Burma Road,就称做「滇缅公路」。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也是当时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运输通道。





向来,在俺的心目中,中国地陪都是训练有素,在晃来晃去的旅巴上,仍能面对客人把每一个参观的景点,加上历史故事,讲解得淋漓尽致。可偏偏今次咱们遇上了一个“密口榴莲”地陪 ,搞到乜都冇得听!

第一天,圆脸小康在车上有提到一点点上世纪40年代、红军长征时渡过云南金沙江的历史故事。仿如一名没有温习功课又忘记做作业的小朋友,圆脸小康把老毛那首只有56个字的七言律诗「长征」背得掉七忘八,接着就说到云南的少数民族。

“如果你们想了解云南的少数民族,就一定要去看云南映象歌舞秀了!” 小康很努力的开始介绍。

当有一半的团友表示不想去看show,圆脸小康好像受了什么重大的刺激,突然噤声,然后一屁股坐在座位上,不发一言。




旅巴从东川往元阳方向走,窗外一幅又一幅迷人的景色,迅速往车厢后飞逝而过。途中偶见有大山、红色的河流,禁不住往前面喊:

“ 小康小康,为什么这里的河水是红色的呢?这里是啥地方啊?”

 圆脸地陪没半点反应,趋前一看,原来小康斜歪在座椅上正打着呼噜呢!



红河是中国云南省以及越南的一条跨境水系,由於流域多红色沙页岩地层,水呈红色,故称红河,在中国的上游河段则称为元江。根据史籍记载,在3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哈尼族先民“和夷”(古代羌人南迁的分支),在“黑水”(四川省大渡河、雅砻江、安宁流域)一带已经懂得开垦梯田,耕种水稻。

大约1200多年前自唐朝初期,哈尼族、彝族、傣族、壮族等定居在红河南岸哀牢山区,并且开垦大量梯田。他们在大山上挖筑了许许多多数之不尽条用来灌溉的水沟干渠,条条沟渠有如银色的腰带,将座座大山紧紧缠绕,大大小小沟箐中流下的山水,全截进沟内,轻易解决了水利问题。




云南多山,亦多梯田,哀牢山哈尼梯田被誉为“中国最美的雕刻”,为云南梯田的代表作。元阳地处亚热带和温带,是哀牢山夹缝中的一座县城。哈尼族多分居在1400米至2500米的上半山区,山高谷深,自然条件优厚。那里气候温和,日照雨量充沛,非常适宜水稻的生长。哈尼族随着山势地形变化,在山坡上延缓的地方就开垦大田,坡陡地小则开垦小田,甚至沟边坎下,一丁点土地也不会浪费,大大小小的梯田,一坡就有成千上万亩,层层叠叠的梯田,有如一道道从山巅垂挂下来的天梯,又仿如一幅幅横挂在群山间的宏大水彩画,造成异常壮丽的景观。




沿途只见许多梯田旁边立有墓碑,看来哈尼人把一生都投放在梯田里,死后也埋在梯田旁边的山坡上,就算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依然守望着梯田,守护着后辈们勤奋不懈地把哀牢山的千山万壑都开垦成片片田山。




由於河坝峡谷经年出现高温,使江河之水大量蒸发,巨量水蒸气随着热气团层层上升,在高山的阴湿高寒区受到冷气团的冷却和压迫,形成元阳上半山地区终年大雾笼罩,降雨极其丰富。所以,要欣赏元阳梯田,旅人必定要很有耐性的守候,要痴痴的等待,等浓雾被风吹散,等阳光透过云层, 方能从虚无缥渺的雾气下,一窥哈尼人世世代代在哀牢山所创造的梯田奇景。



20世纪80年代,经摄影家的介绍,红河哈尼梯田走出了哀牢山,名扬世界,举世触目,人们都被其壮美的自然景观所吸引。2013年,红河哈尼梯田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