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1, 2017

古老的云南故事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几千年来,在以中原为主体的华夏文明中,它被认作是蛮夷之邦
。中国古代的法律制度,有一种刑罚叫做“流放”,那就是把犯人押送到边远荒凉的地方,让他们远离家乡和亲人,在恶劣艰苦的环境中生活劳动,而当时的统治者竟然自诩这是一种“仁慈”的刑罚。

《大清律例. 名例律上》有所谓“不忍刑杀,流之远方” ,在古代,流刑是仅次於死刑的重刑。历代统治者还煞费苦心,在中国广袤的国土上,西北绝域、西南烟瘴和东北苦寒之地,甚至一些鸟不生蛋的海岛,都被选作流放犯人的地点,「云南」,就是其中之一处。

不过,在这块偏远的莽荒中,也曾经崛起过古老而辉煌的文明。



据说大约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滇池沿岸出现了一个古老的王国,在《史记》中,司马迁称之为“滇”。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征服了西南夷,赐滇王金印,曾经延续了五百年历史的「古滇王国」从此归顺了大汉王朝。可是,就在司马迁将其载入典籍后不久,这个曾经创造了辉煌青铜文化的古滇王国,突然从历史中消失了,所有的臣民不知去向,它的神秘失踪,有如一个亘古的谜,永远也解不开。



大约2400年前,“哀牢夷” 族群在云南怒江、澜沧江流域地区崛起,创立了「哀牢国」以及独具特色的“哀牢文化”,其中包含耕织、服饰、饮食、婚姻俗葬、音乐、舞蹈等等。哀牢国历史悠久、疆域辽阔、文化发达、物产丰富、民族众多,为云南历史上著名文明古国之一。哀牢古国亦称“达光王国”,最初和汉朝接触时,达光王国的国王叫做“哀牢”,所以汉史就把达光王国称作“哀牢国”。



在中国历史上,从公元前221年的秦朝初期到东汉初期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曾经出现过一个名为「句町」的古国。句町是由9个原始部落、部族所组成的国家。公元前111年,句町归附了汉朝。到了西汉末年,句町国成为横跨桂林广西、云南东南部、贵州西南部、广州西部等范围的文明古国。



公元738年,蒙舍诏首领皮罗阁在中国西南部建立了「南诏国」,族人主要是乌蛮和白蛮。从748年开始,南诏国的势力不断向外扩张,云南全境、贵州、四川、西藏东南部、老挝北部以及缅甸北部地区,都在其统治下。直到902年,当过大官的郑买嗣起兵灭了南诏,自立为王,建立大长和国。



还有一个比较为人所知的「大理国」,那可能是因为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的“段王爷”和“一阳指”,其背景就是大理国。

自从南诏国被灭,接下来大长和国又被「大天兴」所取代,然后又是「大义宁」。公元937年,大义宁被段思平灭掉,建大理国,自南诏时传入云南的佛教,在大理受国人尊崇,所以亦被称为「妙香国」。

1253年,忽必烈率领10万大军南下过大渡河,西向金沙江,命令将士把杀死的牛羊塞其肛门, “元跨革囊” ,以渡江之用,直捣丽江,征服了大理国。1254年出逃的大理国王段兴智在善阐(昆明)被俘,大理国正式灭亡。



据报道:有位大理大学教授名张锡禄,读了《天龙八部》,觉得金庸写的大理国都没有历史根据,“就是乱写”。金庸把循规蹈矩、心地善良的段正淳(段和誉),写成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段誉;又把大理国第十八代国王段智兴写成根本不存在的所谓 “一灯大师”,让研究了20多年大理历史的张锡禄很不爽,於1997年写了封信给金庸,告诉他既然指名道姓写了大理历史,就应该要客观准确------信寄了出去,不过没有回音。


Tuesday, June 6, 2017

哈尼人的天梯



历史记载,公元8世纪,也是唐朝开元26年间(738年),哀牢夷人(傣泰民族的先民)皮罗阁,於中国西南边陲的高原地带建立了南诏国。当第5代南诏王阁罗凤派使者到长安拜见唐朝君王,王问:“君在何方?” 使者遥指南曰:“南边云下。”
由此,在朝廷心目中,“云南” 便成为中国西南边疆地域的代称,阁罗凤也顺带被封为云南王。



其实云南也简称为滇,因为在战国时期到汉代,以滇池(昆明湖)为中心一带的地区,是由称为滇国的部族政权所统治。
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从昆明建到中缅边境瑞丽市的Burma Road,就称做「滇缅公路」。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也是当时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运输通道。





向来,在俺的心目中,中国地陪都是训练有素,在晃来晃去的旅巴上,仍能面对客人把每一个参观的景点,加上历史故事,讲解得淋漓尽致。可偏偏今次咱们遇上了一个“密口榴莲”地陪 ,搞到乜都冇得听!

第一天,圆脸小康在车上有提到一点点上世纪40年代、红军长征时渡过云南金沙江的历史故事。仿如一名没有温习功课又忘记做作业的小朋友,圆脸小康把老毛那首只有56个字的七言律诗「长征」背得掉七忘八,接着就说到云南的少数民族。

“如果你们想了解云南的少数民族,就一定要去看云南映象歌舞秀了!” 小康很努力的开始介绍。

当有一半的团友表示不想去看show,圆脸小康好像受了什么重大的刺激,突然噤声,然后一屁股坐在座位上,不发一言。




旅巴从东川往元阳方向走,窗外一幅又一幅迷人的景色,迅速往车厢后飞逝而过。途中偶见有大山、红色的河流,禁不住往前面喊:

“ 小康小康,为什么这里的河水是红色的呢?这里是啥地方啊?”

 圆脸地陪没半点反应,趋前一看,原来小康斜歪在座椅上正打着呼噜呢!



红河是中国云南省以及越南的一条跨境水系,由於流域多红色沙页岩地层,水呈红色,故称红河,在中国的上游河段则称为元江。根据史籍记载,在3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哈尼族先民“和夷”(古代羌人南迁的分支),在“黑水”(四川省大渡河、雅砻江、安宁流域)一带已经懂得开垦梯田,耕种水稻。

大约1200多年前自唐朝初期,哈尼族、彝族、傣族、壮族等定居在红河南岸哀牢山区,并且开垦大量梯田。他们在大山上挖筑了许许多多数之不尽条用来灌溉的水沟干渠,条条沟渠有如银色的腰带,将座座大山紧紧缠绕,大大小小沟箐中流下的山水,全截进沟内,轻易解决了水利问题。




云南多山,亦多梯田,哀牢山哈尼梯田被誉为“中国最美的雕刻”,为云南梯田的代表作。元阳地处亚热带和温带,是哀牢山夹缝中的一座县城。哈尼族多分居在1400米至2500米的上半山区,山高谷深,自然条件优厚。那里气候温和,日照雨量充沛,非常适宜水稻的生长。哈尼族随着山势地形变化,在山坡上延缓的地方就开垦大田,坡陡地小则开垦小田,甚至沟边坎下,一丁点土地也不会浪费,大大小小的梯田,一坡就有成千上万亩,层层叠叠的梯田,有如一道道从山巅垂挂下来的天梯,又仿如一幅幅横挂在群山间的宏大水彩画,造成异常壮丽的景观。




沿途只见许多梯田旁边立有墓碑,看来哈尼人把一生都投放在梯田里,死后也埋在梯田旁边的山坡上,就算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依然守望着梯田,守护着后辈们勤奋不懈地把哀牢山的千山万壑都开垦成片片田山。




由於河坝峡谷经年出现高温,使江河之水大量蒸发,巨量水蒸气随着热气团层层上升,在高山的阴湿高寒区受到冷气团的冷却和压迫,形成元阳上半山地区终年大雾笼罩,降雨极其丰富。所以,要欣赏元阳梯田,旅人必定要很有耐性的守候,要痴痴的等待,等浓雾被风吹散,等阳光透过云层, 方能从虚无缥渺的雾气下,一窥哈尼人世世代代在哀牢山所创造的梯田奇景。



20世纪80年代,经摄影家的介绍,红河哈尼梯田走出了哀牢山,名扬世界,举世触目,人们都被其壮美的自然景观所吸引。2013年,红河哈尼梯田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Saturday, May 27, 2017

上帝的调色板


曾几何时,摄影发烧友在中国西南部边疆地区的云南,发掘到了一处特美、特原生态的摄影天堂,它更被认为是上帝遗留在人间的一块调色板,这就是著名的「东川红土地」。带着有如去朝圣的心情,俺终於能和友人一齐踏上一趟「东川红土地之旅」。



距离昆明市区250公里最北端的东川区西南面40多公里的新田乡、有一处叫“花石头”的地方,这里方圆近百里的区域,是云南红土高原上最集中、最典型、最具特色的红土地。



东川境内为世界深大断裂带,地质侵蚀强烈,形成典型的深切割高山峡谷地貌。土壤由下而上分布着所谓的燥红土、红壤、黄红壤、棕壤、亚高山草甸土等5大类型,其中以红壤分布最广。



由於东川红土地土壤里含有丰富的铁和铝,在温暖湿润环境中经过氧化慢慢沉积下来,形成炫目的色彩。每年的1、2月,田里的小麦长高了;5、6月时,油菜花开了,麦子也成熟了;来到9月至12月,正是油菜、土豆、荞麦陆续收割的季节。这些色彩特别丰富的不同季节,也正是摄影者日夜守候着去扑抓镜头下呈现出千姿百态、奇异瑰丽的东川景象。



置身海拔2000米以上的高原,放眼望去,大大小小的山头呈现出一片片暗红、紫红、砖红等各种不同的红色。绽放的油菜花和洋芋花(马玲薯),金色麦浪在山风的拂拭下左右翻滚,眼下是一层绿、一层白、一层红、一层金,层层叠叠絢丽斑斓的色彩,衬着蓝天白云,加上变幻不断的光束,构成了红土地壮观的景色。

据说有专家把东川红土地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红土地作一比较,结论是:东川红土地最有气势,景象也更为壮美。



5月中旬,从闷热的昆明来到寒冷的东川红土地,只是一个晚上,俺的鼻子也冷得出血了,手指头皮肤干裂斑驳,还有点隐隐作痛。早上6点半左右,顶着凛冽的寒风,往「打马坎」去拍日出。岂知当天清晨风起云涌,太阳被厚厚的云层挡压住,始终露不了脸。



特有耐性的摄影者们,在东川红土地上,几乎都会带着一颗虔诚的心,感受着大自然赐予的任何一幅景色,细细的欣赏、默默的思考。



原来红土地是一种低产贫瘠土壤,红壤土质粘重、酸性强,有机质少。由於亚热带季风气候,夏季时通常高温多雨,暴雨冲刷地表土壤,带走有机质。加上东川人多地少,过度开发,滥伐森林,水土流失严重,许多地区严重退化,形成了“红色荒漠化”。



经过东川农民祖祖辈辈辛勤的开垦,这些「艺术创造者」已经把贫瘠的红土地打造成为一幅幅色彩缤纷兼令人惊艳连连的杰作,让造访者尽情享受一幕又一幕的「视觉盛宴」。




在返回下榻的农舍途中,白茫茫的浓雾围上来和咱们拥抱道别,久久不舍离去,可让游人对这片红土地留下了更多美好的思念与回忆。


Tuesday, April 25, 2017

Minneapolis



1680年之前,位於密西西比河两岸的Minneapolis,在这里过生活的仅有印第安人其中的一族Dakota Sioux 。法国探险家於1680年来到了Minneapolis,从此Dakota Sioux 就再也不能好好的过他们平静的生活了。



1819年,美国陆军把防御城堡Fort Snelling 建在Minneapolis,政府更强向Dakota 的支族Mdewakantonwan 征购土地,以让由东部来的欧洲移民定居。1852年,这个城市的第一任校长Charles Hoag-一名来自新英格兰的古典学者,把Dakota 语中表示水的词 「mni」,和希腊语表示城市的「polis」组合成「 Minneapolis」 这个市名。Minneapolis 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水城」,到处皆是湖泊、湿地、溪流和瀑布,著名的圣安东尼瀑布,为密西西比河上游唯一的大型天然瀑布。



Minneapolis 居民的祖先来自五大洲,新英格兰、纽约、北欧南欧,还有来自俄国和东欧的犹太人。20世纪开始,亚洲移民、墨西哥、拉丁美洲裔和非洲难民相继涌往他们心目中的天堂。




根据分析报告,历年来Minneapolis的生活水准一直不断在上升,这个城市居民的收入水平是美国中西部最高的;不过,黑人和西班牙裔,还有三分之一的亚洲裔人口则是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难怪,当咱们在市区乘搭免费公共巴士时,除了俺们这几名「歪果人」,车上的其他乘客都是黑妹和黑仔。



星期天上午,街上行人出奇的稀少,走了好几条街,仅见两个溜狗的白人经过。一群穿着裤裆掉在膝盖处,裤腰掉到屁股一半的黑仔在街上喧哗打闹。不远处,一个挺胸突肚的黑娘子,挪着八字脚步推着婴儿车后面跟着3名小孩踏上行人道过马路,就像鸭乸领着几只跟在屁股后面的鸭仔,画面煞是有趣。据知Minneapolis 的新移民传统一直被延续至今,近期的大部分均来自非洲国家尤以索马里难民居多。




想去远一点的地方,当然是要乘搭轻轨列车了。LRT开到体育场站,车门一打开,男女老少全部「红毛」一涌而上,挤满了每一节车厢。看来从体育场出来的运动会参与者,好像清一色都是「白皮」呐!




Minneapolis 还是著名的文化城,吸引了众多有丰富创意灵感的艺术家和观众们到此地进行戏剧、视觉艺术、写作以及音乐等活动。去年4月逝世的爵士音乐家和歌手Prince (王子),就是出生在Minneapolis。王子更在Chanhassen打造了一所占地65,000平方尺的庄园-Prince's Paisley Park 。至於 Prince的众多音乐作品,也是在Paisley Park 的音乐工作室里完成。




Minneapolis 的慈善活动做得十分出色,光是圣保罗地区就有40%以上的成年人坚持腾出时间去做慈善志愿工作。
不过,截至2006年,美国的城市中,Minneapolis 的同志以及双性恋者比例之高,竟然排名第四。2012年,美国LGBT 杂志「The Advocate 」,把Minneapolis 列为全美排名第7个最gay 的城市。LGBT 是英文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简称。

在2012年上任的警察总长Janee Harteau,为Minneapolis 第一位女性和第一位公开的同志警察总长。
2013年,美国最大的LGBT民事权利倡导团体和政治游说组织-Human Rights Campaign (人权战线),在全美25个gay城中选出Minneapolis得分最高,以表扬它对LGBT gay民的支持与尊重。




Tuesday, April 4, 2017

Chanhassen



假如不是要去参加 Eckankar Worldwide Seminar,俺也不晓得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竟然会有一个如此宁静纯朴美丽得令人惊叹的小市镇,那也是ECK Temple 的所在地—— Chanhassen 。



从仁川机场直飞Detroit转机,这座素来治安声名狼藉、在全美最危险城市排行榜占第二,又是美国史上第一座申请破产的最大城市「底特律」,给人的印象本来就不佳。在入境处,那些荷枪实弹又神经兮兮,有些扯高气扬、还恶形恶相的海关官员,把入境的旅客都视作随时会突然发难展开袭击的恐怖份子。难怪,底特律机场就是一股戾气冲天!




位於密西西比河两岸的Minneapolis ,是明尼苏达州最大的城市,而Chanhassen 就处在它的西南边。面积大约22.88平方英里的Chanhassen,人口仅有20多万。在镇上逛了好几条街,鬼影也没遇上半个,许久许久才偶尔会有一辆车子经过。



Sioux (苏族)是北美印第安人中的一个民族,苏族即指任何语言属於印第安语群苏语组的人。苏族人分居Eastern 和Western Dakota (达科他州)以及明尼苏达河流域。Chanhassen 就是Dakota 语,意即sugar-maple-tree (糖枫)。学名Acer saccharum Marshall的糖枫树,为一种北美洲硬木森林原产的树种。“Chan” 就是树,“haza” 即含树汁的树。

2009年,澳洲《财经杂志》(Money Magazine) 把 Chanhassen 这个小市镇列为美国第二个最佳居住之处。






看来,Chanhassen的居住环境的确是非常整洁舒适,就连买菜的地方,也让俺们这些蕃薯邦子民羡慕得要死。有机蔬菜水果在这里很普遍,就连薯片零食,也全是有机的呐!

根据2010年的统计,Chanhassen 居民白人占了90多巴仙,亚裔大约3.9巴仙,印第安原住民仅剩0.1巴仙,连非裔都比不上。大部分都是穆斯林的非裔,也占了1.1巴仙左右。在俺们下榻的旅馆当清洁女工的,就是包头穿深棕色长袍的非裔穆斯林。





彳亍(chi chu)在Temple of  ECK Contemplation trils ,也是TripAvisor 所推荐在Chanhassen 不可错失的其中一个项目。

The Temple of ECK 建立在174 英亩的草原和林地上,有超过两英里的小径。如果你不了解Eckankar,这里是最适合寻找答案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