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0, 2010

漫步台北



出了捷运西门站,走着走着,在万华区的成都路上,紧邻西门町徒步区,一间小型警察局(在台湾叫派出所)后方,见到这座八角形,红砖的旧式建筑物。原来两层高的红砖洋楼,建于1908年,最独特之处,就是其外观为每正立面8米,所以在日治时期,这栋楼叫做八角堂。



战后,接收八角堂的沪商业者因建筑的红砖外观,改名为‘红楼剧场’。1963年,红楼剧场改放电影,因此又被称为‘红楼戏院’或简称‘红楼’。1997年,台湾内政部将红楼列入第三级古迹,定名为西门红楼。


在车站,商店,很多公共场所,都有这样的箱子摆放一偶。问个究竟,原来每张购物收据(台湾称发票),都有幸运号码可供抽奖。台湾经济下滑,慈善捐款也相对减少,于是人人把发票和中奖的机会捐给慈善机构,也算是聊胜于无吧!



洗街,洗垃圾箱。番薯官不知去台湾考察了N次,化了纳税人多少血汗钱,这么简单的东西就是学没到?


纳税人的钱,用在该用的地方。坐轮椅的市民,也能够享受到有计划的良好公共设施。



到诚品书店逛一逛,这里也算是高级消费地方之一。


还是看看普通老百姓早餐吃些什么吧!这个叫做蛋饼,很多人排队买的早餐。


30至40元新台币的早餐,奶茶或豆浆,外加蛋饼加肉,好大好大的一份哦!


馒头也不错。



还是要尝尝水煎饱?


台湾的槟榔摊,全都装饰着明亮的霓虹灯,主要的顾客为卡车司机,他们在长途开车时嚼食槟榔来帮助提神。(打从很久以前,山地人的主要提神剂就是槟榔,见到送货的卡车司机疲累,于是把槟榔介绍给他们吃。)

我问导游怎么不见有所谓的槟榔西施,导游忙回答说:“她们没有做什么的,主要是卖槟榔而已。不过现在生意不如前,很多人请不起美眉,只有自家人出来卖了。”
我都没问槟榔西施是干嘛的,导游的回答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哦!

在台湾,槟榔消费产值非常高,贩卖槟榔的小摊,充斥大街小巷,因为竞争激烈,终于衍生出以女性特征来吸引消费者的‘槟榔西施’文化,卖槟榔的美眉也开始穿得越来越少。
2002年,台湾各地方政府开始禁止穿着过于暴露的槟榔西施,并以行政命令或法律加以规范。最先是台北市,然后桃园县。至今,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市区内,槟榔西施的踪迹,只有零星的分布在郊区或交流道附近,也不再穿得清凉露体了。





在桃源机场出境走廊间,壁上贴满了这种温馨警告牌。大陆游客看了不知有何反应?有何感想?

Posted by Picasa

11 comments:

  1. 以前的西门町是我常去逛游的地方,脚毛掉不少在那儿,那里是电影院的集中点,以前一张戏票是台币280元,挺贵。
    不过,我最常去的地方还是重庆南路的书店街,两排大街都是卖书的,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堂,我可以在那里待个一天不走。
    食物喜欢那里的烤鳗鱼、茶叶蛋、蚵仔面线。
    台湾在70~80年代的生活水平不及我国,可是后来人家发奋向上,所以很快就超越了我国。1992年我在台湾时,就可以看出来我国发展与他们的差距,他们的生活环境较之我国,好太多了。
    台湾人口与我国不相上下,也是两千多万,但是,却住在一个只有沙巴州那样大的岛屿上,就好像全马的人民都住在沙巴一样,拥挤的情况可想而知。

    ReplyDelete
  2. 啊!一张戏票280台币?台湾人的每月入息一定是很高咯!现在动物园入门票才60台币,30人以上还有打折30%,那真是很便宜。捷运车票也不贵,总之老百姓都能享受到,付出纳税金后得回合理的成果。
    在公车或捷运里,年轻人都会自发自动让位给年长的,这一点就令人激尝;韩国的年轻人也是一样。

    ReplyDelete
  3. 我那时候底薪是两万元多(新台币),计埋加班费差不多五万元,我们那时是博命加班呀,有时候连假也不放,一天只睡四个半小时,真的是淘金不要命。
    不过,真正在那里生活的台北人对我说,他们没有六万元一个月的话,很难支撑生活(1992年时)。
    一次在书店听到两个店员在隔壁书架边交谈,一个对另一个说,她感冒了,很辛苦。另一个说,你请假在家休息吧。那个生病的说,请假?一天被扣60多元,还有全勤奖也泡汤了,不行啦。
    于是我默算了一下,知道她月薪有两万元左右。而我们的书店员月薪才得600元马币!真的差好远。
    不过,台湾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贵的,有些相同的东西,这里的价格还比台湾贵!以前在台湾买了个照相机,回来看到这里卖的,一模一样,要贵多整百元。。。。

    ReplyDelete
  4. ninie看得实在仔细,令我汗滴。呵呵。
    你的心思细腻。谢谢分享。

    看了山城客的解说,让我更加了解宝岛和大马的情况,原来人家可以迎头赶上,我们却还在谈论拐杖的问题。。。2020很快就到了,“boleh”的程度如何呢?嗟乎!

    ReplyDelete
  5. 阿仙蒂,现在担心的是,如果人民还容忍烂政府继续败家,2019年蕃薯破产,aun nei jiu gan kou liao loh!!!

    ReplyDelete
  6. 哈哈,我没去过台北不过对台北好像很熟哦!!
    你今天介绍台北好去处,我在一个叫lotta日本人的部落格里天天都有看到呢。
    你也去那里和我一起向她学习日文吧?

    ReplyDelete
  7. londoncalling,我的日文很水皮,真得要去日本人的blog看看,不过他们用很多カタカナ,看得我一头雾水,看你写的就好多了。

    ReplyDelete
  8. 以前在台北,最常吃的是蛋饼豆浆,冬天吃热豆浆更棒。没记错的话,两样都是十元。
    那可是二十年前了。以前看电影,比我们这里贵很多,现在好像我们比人家贵了吧。

    动物园才60元,也比这里便宜好多。到台湾旅游,应该可以玩得很尽兴吧!

    ReplyDelete
  9. lewoo,
    20年后,台北的蛋饼才卖15元,如果加肉什么的,20到25元。相比之下,我们这里的通货膨涨简直离晒大谱。
    台湾是吃喝玩乐和血拼的地方,不过我觉得现在夜市的东西也比以往逊色。台湾人喜欢创新,把奇奇怪怪的食物混在一起,或包成一大块。很多食物都拿来炸,不吃煎炸的东西,就好像没什么选择了。
    如果要看大山大水,要拍好照片,还是中国最正。

    ReplyDelete
  10. 其实,最好能习惯看懂カタカナ。
    因为,平时我们很少写カタカナ,如果少看的话,再遇见カタカナ时,你会觉得很难记起来。

    最重要是把シ、ツ、ソ、ン分清楚。

    ReplyDelete
  11. 呵呵,可能有俄罗斯人的基因吧?!

    ReplyDelete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