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1, 2011

鬼魅魍魉

今年的5月和6月间,在德国发生的毒黄瓜事件,死于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感染的人数有十几人之多,后来又发现是由豆芽(Alfalfa)惹的祸,而这些蔬菜都来自有机农场。

自从美国遭受了9.11恐怖袭击,接着给炭疽病毒搞得民心惶惶,往后如果发生任何细菌病毒传染,都怀疑是恐怖分子所为。由是欧美即时陷入一片恐怖分子细菌袭击疑云,而民间独立人士,则一致认为,细菌袭击的最大嫌疑犯,应该是美国的孟山度公司(Monsanto Company)。孟山度是一家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它的旗舰产品Roundup,是全球知名的草甘膦除草剂。它还是转基因(GE)种子的领先生产商,占据了多种农作物种子的市场份额。Organic Consumers Association 的成员,向来对孟山度公司非常反感。孟山度是以生产人造甜味剂、石油化工品和生物武器、破坏环境的农药、提炼原子弹的铀化学污染等产业发大财。越战时,美军把越南游击队藏身的茂密深林,烧成光秃秃的山坡,就是用孟山度生产的“橙剂” 生物武器。

说到生物武器(Biological Warfare),自然就会想到二战其间,日军组建了专门的细菌部队,也就是恶名昭彰的731部队。1937~1945年间,日军以一个伪装成水净化部队,实际上是秘密军事医疗部队,把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的基地,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附近的平房区。在这个大型的细菌工厂里,731部队把活生生的人用来做人体试验,这些人被叫做“原木” ,表示他们并没有被当做人来对待。
据历史学家和部队老兵描述,731部队曾对战俘注射伤寒、霍乱、赤痢、炭疽、结核、梅毒等生物菌,以及瓦斯、芥子气等毒气;施行活体解剖,在耐性测试中,把战俘活活冻死。研究者认为,至少有超过万名以上的中国人、朝鲜人、联军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被害。日本投降前夕,在撤退前,把工厂炸毁,以图消灭罪证,大批带菌动物逃出,给当地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长久以来,日本政府从未正式承认这段可怕的历史。

最最令世人不齿的就是,美国为了得到生化武器活体研究资料,竟然包庇731部队的头号战犯石井四郎以及他的队员,豁免他们在东京审判中获判任何战争罪。当时的美国总统是杜鲁门,驻日盟军最高司令就是具有狼一般性格的麦克阿瑟将军。许多731部队成员不仅没有获罪,后来更成了日本上层社会人物。美国保护这一批残杀了千万无辜者的军医,731部队的许多人,在战后都到了高层,当教授、校长、开医药公司,还有些人建立了日本第一个商用血库——绿十字。这间声名狼藉的公司,把HIV病毒血液当做普通血液贩卖,使200名日本人因输血而死亡。

2006年,一位88岁的日本老妇人石井丰,向媒体透露,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的一个星期,身为军医学校护士的她,被上头命令和同事把大量的尸体和人骨,用手推车运到一处大院里掩埋。老妇人说,二战时,她经常会看到医生用人体标本做实验。她还记得当时医院共有三个停尸间,里面用福尔马林浸泡着大量尸体、人骨和器官。当局指示她们必需在美军抵达东京前,完成全部工作,还恐吓她们如果有谁走漏风声,就会有麻烦。
多年后,一个当年同事告诉石井丰,医学院在掩埋尸骨的地方,为高职位的医生和医院官员建造了一栋宿舍楼,目的就是掩盖那个集体坟墓的事实。消息传开,震动了日本社会,日本政府承诺调查,挖掘医院遗址。
美联社说,5年前日本政府就决定开挖医学院遗址,但一直拖延。厚生劳动省官员川河内彦说,挖掘工程花费1亿日元,目的是要知道遗址地下埋了什么,就算挖出一些东西,也不一定和731部队有关。

在首都东京西部一块被文明社区围绕的土地,政府化了4年的时间把居民迁出,在2011年2月21日,终于开始挖掘。一些日本历史学研究人员认为,挖掘地点曾经是日军731部队一处研究总部,遗骨的发现,应该和731部队有关联。






2011年10月15日,日本非政府民间社团——“731部队细菌战资料中心” 的研究者-奈须重雄,在东京举行的“ 细菌战受害者证言听证会” 上,披露了一项新的重大发现,经世界各大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在日本的国立国会图书馆,位于京都的关西分馆里,藏有50万部博士论文,奈须重雄前后化了大约7年的时间,终於在三个月前给他发现了一篇论文。那是在1943年12月,由一名日军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的少佐,叫做金子顺所写,题目是《PX(感染鼠疫的跳蚤)之效果略算法》。内容提到了日军在太平洋以及东南亚地区,投放鼠疫菌的设想,并根据731部队在中国实施6次细菌战数据,估算出实战效果。(P代表鼠疫,X代表印度克蚤,是传播人间鼠疫的主要媒介。)
论文详细的记录了1940年至1942年,在中国吉林省、黑龙江、浙江、宁波、湖南、江西等地实施了6次的PX量和感染者的表格。

已经60岁的奈须重雄,从1980年代开始日本和平运动,发起并担任细菌战诉讼支援会负责人,为世界上可数的细菌战研究者之一。松井英介,也是历时10年的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诉讼案的后援团成员。至于一濑敬一郎,则是最早到中国调查细菌受害者的律师,也是细菌受害者诉讼日本律师团的事务局长。原朝日电视台制片人,细菌战问题著名研究专家近藤昭,表示已经制作了11部有关731部队的记录片,他们都一致认为,要抓紧调查取证日军细菌战历史真相,特别要尽快抢录高龄受害者的口述历史,目的是要督促日本政府向受害者谢罪,诚实面对历史事实,彻底解决细菌战遗留问题。




4 comments:

  1. 魑魅魍魉,鬼子屈膝!恶毒的日本人,至今还没有认真悔过,我相信他们以后将会遭到报复性的毁灭。
    日军在太平洋以及东南亚地区,投放鼠疫菌的设想幸好只是论文,要是实现了,这里又不知有多少人要成为亡魂,到时候,鬼子假惺惺派人来协助医疗,暗中检查这种辉煌的实验成果,这里的人民恐怕还要懵懵懂懂的对他们这群禽兽感激涕零呐!
    日本人也是地球上的渣滓,应该说是连做渣滓也不够格。

    ReplyDelete
  2. 山城客,
    那篇论文是根据已经发生了的恐怖恶行所写。

    二战时的中国人,被恶魔残杀折磨污辱,就因为美国人的包庇,66年后的今日,恶魔还能够死不承认所犯罪行。如今只有一小撮稍微还有点良知的日本人,在10年又10年的筹措和诉讼中,以微薄的声音和他们的政府周旋,只是希望他们的政府公开认错而已。

    二战后,那个死鬼蒋介石竟然发表广播,遣返在华日俘日侨、保留天皇制、不参加占领日本本土、放弃战争陪偿,表面是说以德保怨,其实就是因为他要对付共产党。你说酱的死王八该不该揍,就因他自己的私欲好恶,让千千万万枉死的中国人,在60多年以后,仍不得沉冤得雪,也让那些倭民继续把中国人踩在脚底下。

    ReplyDelete
  3. 痛心。。。

    同样是人类,何必如此?

    ReplyDelete
  4. 阿仙蒂,
    那些都不是lang 来的,是妖魔鬼怪!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