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5, 2012

到东欧、访胡斯


踱步来到布拉格旧城广场上,双目开始四处搜寻,啊哈!终于看到了,就是这座捷克民族英雄Jan Hus(胡斯)的雕像纪念碑。胡斯是一位哲学家、宗教家,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说是宗教改革的先行者。




1369年,出生在波斯米亚南部、一个小镇Husinec的捷克农人家庭的胡斯,早年来到布拉格,在教堂和唱诗班工作以维持生计。1396年,胡斯在布拉格大学修完了硕士学位,1400年成为一名神父。1402年,在波斯米亚布拉格大学当校长,除了在大学教书,也在附近的伯利恒教堂(Bethlehem chapel)讲道。胡斯为人正直,尤其强调教士的生活应该非常严谨和圣洁,他深受英国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的著作影响。

威克里夫是中世纪末期的改教先驱,曾经公开批评教宗和圣职人员,政教不分、生活行为靡烂腐败,教宗所立的规条也不符合圣经的教导。当时,圣经只能由神职人员阅读,一般信徒就只能完全听信神父对经典和教义的解释。威克里夫和几位朋友,联手把拉丁文圣经翻译成英文,使普罗大众也能够读懂圣经,不会再被盲目的误导以及受教会的控制。

12到13世纪时,德国人觊觎捷克丰富的土地资源和矿藏,开始往那儿大量移民。最初移入的教士和僧侣,很快就掌握了捷克教会寺院的所有要职,也占据了捷克近一半的土地。为了要巩固教会的势力,大批德国骑士被招引入境,更成为了捷克农民的大地主。处身社会低下层的农民和平民,前被捷克封建地主压榨,后又被移民入侵的教会和贵族集团霸占奴役,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当时的罗马天主教皇,把教廷收入的主要来源指向捷克,通过教会在民间大肆搜刮,征收苛税。在很早以前,波斯米亚己经酝酿着一股强烈的反罗马教会意识。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由于教会上层全是德国人,又是最大的封建主剥削者,从14世纪后期开始,捷克人民愤然掀起一场浩大的反教会运动,他们的领导者就是胡斯。

胡斯首先把圣经译成捷克文,在反教会运动中,出现了捷克教士以捷克语讲道、揭露教会贪财滥权的罪行、批评德国贵族、抨击教士的奢侈堕落、批评教皇派人到捷克兜售赎罪卷、主张改革教会、否认教皇拥有最高权力、甚至主张把教会财产收归国有。

教皇代表的天主教会有赎人罪孽的资源,有让人死后升入天堂的钥匙,有权宣布参加十字军东征的人、到罗马朝圣的人、均能得到救赎。后来的教皇索性宣布,不能前往罗马朝圣的人,可以支付相应的费用来获得救赎,并发行代表已经朝圣的文书,这种文书就被称为“赎罪卷”。

胡斯的言行激怒了德国教士和罗马教廷,1414年,在被召往参加君士坦丁堡(Constance)举行的宗教会议时,教宗约翰二十三世(Antipope John XXlll)逮捕了胡斯,以异端罪名把他关进监狱。当时的皇帝Sigismund,虽然早前承诺保证胡斯的安全,最后也无济于事。8个月后,身体虚弱的胡斯,被绑在火刑柱上,活活的烧死了。

胡斯的被害,加速把波斯米亚人民推离教宗的教义,也促使罗马教廷宣布讨伐他们。教宗马丁四世(Pope Martin lV)发出诏书(Papal bull),对胡斯和威克利夫所有改革派的支持者,一律格杀勿论!

1419年,罗马教廷的“十字军”再度兴起,与胡斯信徒展开了大约15年的胡斯战争(Hussite Wars)。胡斯战争是欧洲历史上时间最长、影响深远的一次农民战争。战争初期到中期,在Jan Zizka的卓越领导、以及波斯米亚当地先进的兵器工业支援下,胡斯信徒多次击败了十字军。后来Jan Zizka 病逝,胡斯党人分成两个党派:Utraquists和Taborites。经济和政治上较为稳固的Utraquists开始和封建天主教阵营勾结,于1434年的Battle of Grotniki,打败了贫民革命军Taborites,胡斯战争方始结束。

19世纪德国著名思想家Friedrich Engels认为,胡斯革命运动、就是等于捷克民族为了反对德国贵族、和德意志皇帝最高权力,而进行的带有宗教色彩的农民战争。胡斯和Taborites信徒的思想,传播到捷克邻近各国以及整个欧洲,促进了往后更多的宗教改革和农民战争。15到16世纪,著名的德国修士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就继续着胡斯的脚步,他的宗教改革成果,改变了中世纪天主教教会在欧洲的霸权地位。

在19世纪,胡斯成为反抗哈布斯堡王朝-The House of Habsburg统治的标志。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胡斯雕像完成;数十年后,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在苏联统治下,人们静默坐在胡斯雕像下,成为抗议共产党统治的一种表达方式。胡斯逝世的7月6日被称为胡斯日,也是捷克的公共假期。现在的捷克人,大部分自认为没有宗教信仰,而胡斯,却永远是他们的国家英雄。


8 comments:

  1. Replies
    1. 胡须佬话好挂住阿强,点解去Hungary happy,都唔去布拉格广场窝?

      Delete
  2. 伟大的国家英雄!
    何时我国也能出现一个像酱睿智的,把某教也反一反?

    ReplyDelete
    Replies
    1. 某教徒被洗脑洗得疯疯颠颠,丢一粒沙子进这些群体中,某教徒就可以把大半个地球掀翻了!

      Delete
  3. ninie,li jin jia song啊!
    东欧ho ti tol mo? gui lui? gui gan?

    ReplyDelete
    Replies
    1. 阿仙蒂,你去过意大利就知道了,到欧洲,就是看教堂,到处是街头咖啡座,ang mo 最享受就是坐在街边叹咖啡。原来本地的旅行社,甚至日本团,都做的同一模式,把游客丢到那些广场去,任你们自己走个一整天,亚洲阿炳阿莲最开心,可以去名牌店排队抢购名牌。
      luck qiang gui ko,ki liao ji jia lie bai,mm shi an nei song lah!

      Delete
  4. 我回来咯~
    过来看一看我去Austria拍的照片。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