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8, 2015

停不了的战争

A 2002 picture of Khaled al-Asaad in front of a rare sarcophagus from Palmyra depicting two priests dating from the first century.

(叙利亚考古学家 Dr Khaled al-Assad)


2002年在埃及举行的一场各国外长会议中,当时的阿拉伯联盟秘书长Amr Moussa 向小布什提出警告,美国执意进军伊拉克,无疑要把中东拖入地狱的深渊里,而伊拉克和叙利亚,将会首当其冲,被战火所吞噬。

话说公元7世纪,伊斯兰政教合一的领导人穆罕默德去世,后人因为教义解释的不同,分成了「什叶派」和「逊尼派」。从此,这两个伊斯兰教派在阿拉伯半岛不断的相互杀戮,展开了长达千年的恩怨仇恨。

随着西方势力进入中东以及北非国家,逊尼派国家开始趋向於世俗化,以威权专制统治集团的阶级化,来取代宗教阶级制度,如沙地阿拉伯和利比亚。

叙利亚的穆斯林有74%为逊尼派,什叶派占13%,而政府则是由仅占6%的阿拉维派教徒(什叶派支派)的阿萨德家族来统治。
严重的贪腐、朋党和失业问题,导致叙利亚人民(大部分长期受压迫的逊尼派)对政府越加失望和不满。2011年3月,有年轻人在学校墙上写革命语句遭虐打并逮捕,接下来警察向暴乱的群众开枪,民众的抗议情绪,越发不可收拾。加上获得西方国家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支助,境内大大小小的反抗军,一呼百应,相继揭竿而起。

逊尼派的圣战基地(al-Qaeda)自愿军和什叶派的真主党武装分子也跟着加入混战,原本只是一场扳倒阿萨德家族的内战,竟然越打越乱,逐渐演变成在叙利亚的领土上,却由外人在打着莫名其妙的战争。

伊朗认为,透过叙利亚,它可以进入黎巴嫩帮忙真主党去攻击以色列,而阿萨德政权,也获得黎巴嫩什叶派真主党的支持。
至於反政府阵营的逊尼派,就有土耳其、沙地阿拉伯、卡达和其他波斯湾阿拉伯等国家,甚至美国、英国和法国,都成了赞助者。

至於西亚最古老民族之一的库尔德人(Kurds),聚居地库尔德斯坦(Kurdistan)横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伊拉克,少数分布在黎巴嫩、阿塞拜疆(Azerbaijan)、亚美尼亚、俄罗斯山区、以色列等地。库尔德人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是建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他们与所在国政府长期的斗争,不断的发生冲突。大多数库尔德人是逊尼派穆斯林。

伊斯兰国(ISIL)可以说是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特殊产物,奉行极端恐怖主义,宣称对於全球穆斯林世界拥有统治地位。ISIL拥有大量美军和其他国家军队的武器;2003年,美国扳倒了萨达姆政权后,众多失业的军人均加入了ISIL。此外,还有许多来自海外的武装人员加入。无可否认,美国干预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政局,直接促使伊斯兰国的迅速壮大。

2014年初,ISIL完成攻占伊拉克中北部,直往叙利亚挺进,还快速成为叙利亚境内反抗军最大势力,当初由美国资助叙利亚反抗军各阵营的军火,也大量流向了伊斯兰国。
原本是伊拉克当地恐怖组织al-Qaeda分支的伊斯兰国,现在已经成了控制叙利亚北部、东部,以及伊拉克的一股强大势力。

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至今丧生人数已高达20多万,叙利亚有超过400万人逃出家园,随着战争持续激烈化,难民的数字也会不断一直在增加。那些没能力逃出国的,只能在境内不断迁徙,据估计,在叙利亚约有760万人到处逃窜求生。
根据联合国的报告,4年的战事已经让叙利亚经济损失高达2千多亿美元,5个叙利亚人就有4个是穷人,当中30%的人是处在极度贫困的情况下;国家的医疗、教育和社会福利制度,已经是崩坏无存。

近日,建在北极Svalbard Islands 的种子地窖,首次被要求打开,取出先前存放在那里以备一时之需的种子。因为叙利亚最大的城市Aleppo 在战争中遭受严重破坏,连种子库都被烧掉了。 国际干旱地区农业研究中心(ICARDA)研究人员,日前已向挪威「斯瓦尔巴种子库」申请提取早前存放的种子。
原本设在Aleppo 的  ICARDA(Internationl Center for Agriculture Research in the Dry Areas),当地的种子库存有小麦、大麦等许多适合干旱地区生长的植物种子,战争逼得ICARDA搬去黎巴嫩首都贝鲁特,那里的种子库只能勉强维持冷藏功能,没办法继续培育并提供种子。所以,中东研究人员得向所谓的「末日粮仓」要种子,以缓解叙利亚生态严重破坏问题。

挪威政府在距离北极点1000公里的斯瓦尔巴群岛,开鑿种子地窖,於2008年开始启用。目前约有1亿粒世界各地的农作物种子,被保存在零下18摄氏度的地窖中。据说这里存放的小麦、大麦和豌豆等种子,可持续保存长达1000年,而生存能力最强的高粱种子,大约能存放1.95万年。


“On Freedom's tree there rained a withering blight,
Glory to proud Palmyra sighed adieu,
And o'er her shrines Destruction's angel flew.”

 ( Nicholas Michell, 1807-1880)

在叙利亚沙漠上,位於大马士革的东北方,那里有一片绿洲——Palmyra(巴尔米拉),是古代最重要的文化中心,有沙漠珍珠之称。巴尔米拉是古时穿越丝绸之路商队的重要中转站,在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三世纪的罗马帝国时期,最为兴盛,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叙利亚内战爆发前,Palmyra是一个主要的旅游胜地。

2015年5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L),向拥有2000年历史的叙利亚古城巴尔米拉发动大规模攻势。基於巴米尔拉是人类文明发源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担心古城受破坏,造成重大人文损失,要求武装分子尽快停火和撤离。
疯狂的ISIL在巴尔米古城的巴尔夏明神庙(Baalshamin),埋下大量炸药,爆炸导致神庙被严重破坏,外围的圆柱也倒塌。

Baalshimin 最早建於公元17年,在公元130年罗马时期扩建,被认为是古城内最重要的遗址之一。位於古城博物馆外那头3米多高、有二千年历史的石狮子,也难逃厄运;武装分子还把古城的圆形剧场变成刑场、博物馆变成监狱。

就连一生致力研究巴尔米拉古城的著名叙利亚考古学家,82岁的Dr Khaled al-Assad,也被伊斯兰国斩首杀死了。年初,在伊拉克有二千年历史的古城哈特拉(al-Hadr)、有三千多年历史的亚述古城尼姆鲁德(Nimrud),都被妖魔ISIL给摧毁了,还大肆破坏摩苏尔(Mosul)的博物馆。伊斯兰国不仅杀人如麻,更以最残暴的方法,有系统的摧毁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文物古迹,历史文化损失难以估计。

美国在中东伊斯兰世界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引出了一众妖魔鬼怪,搞得天翻地覆,生灵涂炭,真系作孽咯!



6 comments:

  1. 中東真是很亂呀! 分弟鐘世界大戰由此起

    ReplyDelete
    Replies
    1. 美国同以色列,分分钟都想搞起世界大战。

      Delete
  2. 哎呀,这个IS真的快点把他打败就好!
    不然欧洲都是难民营咯。

    ReplyDelete
    Replies
    1. 美国很狡猾,在中东搞了一堆屎,却让欧洲来收拾。那个跟在Bush屁股后面的Tony Blair,也被人们大骂:
      Arrest Tony Blair for War Crimes and Genocide, Britain is A Signatory of the ICC

      Delete
    2. 我看让德国带头去打最好咯。
      打赢了,整个叙利亚就让给德国。
      他们也可以把难民送回国。

      Delete
    3. 俄罗斯出兵咯!The Syrian government formally invited the Russians on Friday to send in troops to save their tottering dictator from the murderous Islamic State militants.

      Delete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