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2, 2015

拒绝TPP

Image result for tpp


经过了5年的谈判,2015年10月5日在美国亚特兰大,来自12个国家的代表终於达成协议,要在亚太区建立一个复盖全球经济40%,所谓的最大自由贸易区;这个就是近日在国际间最热门话题、可也是问题一箩箩、又神秘兮兮、让人们疑虑连连的「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

TPP由美国当龙头老大,其他11个谈判成员国包括:日本、加拿大、秘鲁、智利、墨西哥、澳洲、纽西兰、汶莱、越南、新加坡以及马来西亚。各国部长已经在会议上达成基本协定,只差还没正式签约。

TPP 谈判所涉及的议体非常复杂,谈判过程半点也不透明。有趣的是,没有任何一个参与TPP 制定的国家,曾经公布过TPP 的细则,而唯一可以让世人窥探到TPP 内容的文件,竟然是来自於WikiLeaks (维基解密)。

还有更加荒谬的是:美国与所有TPP成员国的谈判,都是在双边基础上进行,谈判内容互相保密,各国不知道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谈判内容。相关谈判文件则需等到协议生效后4年,才能对外公布。WHY?为啥要鬼鬼祟祟?究竟有啥见不得光的隐密?

在TPP谈判中,奥巴马政府就曾屡次对日本、越南等国,施加强大的政治压力,逼它们签下实则是“出让部分利益”的不平定条约。美国在谈判中以大欺小立场强硬,占尽小国的便宜,要其他国家作出更多让步,美国妥协的部分就很少。

为了实现亚太“ 再平衡”战略,美国用TPP 这个贸易工具,除了确保美国在全球经济和科技创新竞争中,永远保持绝对优势,同时可以把整个亚太地区,牢牢牵制在其掌控中。
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就曾经说过,TPP是美国亚太贸易的支柱,其重要性不亚於增添一艘航空母舰。美国国防部长,甚至变身当了TPP推销员。

“ ----It was one of the important parts of America's rebalance to Asia. In fact you might not expect to hear this from a secretary of defence, but in terms of the rebalance in its broader sense, TPP is as important to me as another aircraft carrier-------” by Ashton Carter.

虽然奥巴马大言不惭的说,TPP协定为美国的农业、畜牧业和制造业,提供了一个公平的环境。美国民众获得了他们应有的同等待遇。可是,美国当地工会组织、环保机构、消费者维权组织、医疗保健机构,多次组织民众前往亚特兰大市区TPP 谈判所在附近游行抗议,许多抗议者聚集在会议酒店门前,高喊“停止TPP”。

福特汽车已经首先跳出来,要美国国会拒绝TPP 贸易协议。反对者称,TPP是专门以维护某些大企业而设,平民老百姓根本不会得益。一旦TPP实施后,许多不利於人民的问题将会产生,如汇率操纵、环境和健康保护、食品安全、药品垄断、网络隐私权、政府的透明度等等,完全受TPP 所控制。
反对者更表示,从WikiLeaks泄漏出来的内容,TPP 在贸易方面仅约略带过,提到最多的反而是地缘政治的操纵,以及如何对参与国家的贸易投资进行企业统治。

Nobel Prize-winning economist Joseph Stiglitz says, it's being driven by the interests of corporations, and will do little for the well being of citizens. The fact that negotiations are being carried out in secret has only served to enflame such criticism. The little we know about the TPP has come from negotiation leaks; we won't even know what's in the final agreement until it's already been signed.

其实TPP不是单纯的调降关税,还包括令人闻之色变的「投资人与地主国之间争端解决机制」(Investor to State Dispute Settlement)简称ISDS。这个机制,被许多国家和公益团体视为 “让跨国财团利益,凌驾於国家主权,包括宪法与公共利益之上的恶法”。

当外国投资者与地主国发生争端时,争议都会由国际仲裁机构来裁判。根据加拿大、澳洲、南非等国的重要相关案例,这些仲裁机构,多为大型利益财团所控制,即便是已开发国家也沦为输家,得付给财团巨大的赔偿,更何况是弱势的发展中国家?

加拿大政府,就曾经因为推动健康和环境保护相关法律,阻挡了跨国财团的财路,遭到若干大型企业先后控告。冗长的司法程序,延宕了公众利益政策的推动,甚至让当局唯恐挨告,日后避免通关类似的法律。

巴拉圭政府下令扩大香烟警语,就被美国烟草公司Philip Morris 透过ISDS机制而挨告。澳洲也曾因制定烟草商品税课征、限制烟草行销费用、加强禁烟等规定,反被 Philip Morris 指控侵犯了商标权,并被要求陪偿高达几百万澳币。

为了纠正过去种族隔离政策的错误,南非政府修法,让有色人种也能参加丰厚利润的矿业开发。却被长期控制南非资源的欧洲利益团体杯葛,透过ISDS 告上国际仲裁法庭。当南非政府打算依据宪法来落实诸如废除种族隔离政策等改革时,反被ISDS恶法所牵制。
明显的是,ISDS让各协议国暴露在投资者的诉讼风险中,让资本家利益高於国家利益。
所以,一旦签下了TPP的小国家,就自然会被TPP协议里面的ISDS所钳制,分分钟在等着被阴险的跨国财团来挤压咯!


通常,美国对药品专利权的保护期大约为10年,但在TPP谈判中,美国的大型制药公司,要求把药品专利权的保护期延长到20年以上。如此一来,发展中国家的药价就会直线上升,美国的Big Pharma 好像:Johnson & Johnson,、Pfizer、Merk、Eli Lilly、 Abbott、 Bristol Myers Squibb等,就能够继续肆无忌惮的赚取更巨大的利益,控制了许多挽救生命的药物,让数百万计负担不起药价的病患在痛苦中死去。

“The big losers in the TPP are patients and treatment provider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 said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Medecins Sans Frontieres (MSF) , calling TPP “ the worst trade agreement for access to medicine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which will be forced to change their laws to incorporate abusive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s for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


话说番薯邦,日前,其中一个在拿鸡怖办公室当擦鞋童的麻花党员灰加降对记者说,如果番薯邦不争取TPP,好处就会被他人全捞光了。灰加降也没忘记拚命赞扬叫做墓尸大法的做生意部长,原因是拿鸡怖在推特上公布,它已经把TPP 这游戏交给墓尸大法去玩了。灰加降说墓尸大法非常勤力又用功,对TPP内容瞭如指掌。麻花党会长尿重濑也帮忙往乌洞主子脚上添抹鞋油,宣布麻花党全力支持TPP。


6 comments:

  1. 我们的后代就要受苦了,这个不是"前人种树,后人纳凉",而是"前人糊涂,后人受罪"^_^

    ReplyDelete
  2. 又来这一套?什么好处都进他的pocket咯!
    人民都知道的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人民要醒目啊!绝不能再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一定要把错的都纠正过来!

      Delete
  3. 还有啊!大盗公司又涨价了!
    有没有搞错?!
    人民还了有20多年的过路费,怎么还没还完?

    ReplyDelete
    Replies
    1. 当初是那个王八蛋私下签的约啊?全部黑箱作业,看来全世界只有番薯邦才会有这么荒唐的事。光是南北大道的合约,就从1994年收费收到2038年,每一条high way都是40多年的合约,还可以天天起价,乌洞真腐还得用人民的钱去补贴这群乌洞朋党,开口闭口就是赔几十亿,那个死老马罪该万死啊!

      Delete

云南的回回

多年前到云南旅游,所见过的少数民族除了彝族、摩梭族、纳西族、傈傈族、普米族、藏族,却未见有半个回族露面。今次在建水和昆明,几乎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包着头巾摆摊做生意的回族大妈群,更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回回姑娘不经意的把欢笑声向周边的行人抛洒。 中国的少数民族,计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