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4, 2012

诞生在蛋民船上的音乐家




话说广州有个富豪云集的住宅区,叫做二沙岛,这是珠江中的一个沙洲,屹立在珠江边,环境舒适优美,莹莹水光,环岛而过。不远处,映入眼帘的,还有那座被广州人昵称为“小蛮腰”的广州塔。晚上的广州塔,好像一条变色龙,一直在转换着不同的灯色,散发出“小蛮腰”的诱人媚力。




来到二沙岛,可以吸引俺的注意力当然不是那些豪宅,而是那所星海音乐厅。当然音乐厅也非俺可以去的地方,那是富人才能消费得起的场所。俺只能站在远处,凭吊一下竖立在音乐厅外的冼星海雕像而已。





提起冼星海,就不齐然想到了《黄河颂》。《黄河颂》是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交响乐《黄河大合唱》中的一首独唱曲。1938年11月,武汉沦陷后,著名诗人光未然,带着抗敌演剧队撤退,途经黄河,引发了创作灵感。翌年一月抵达延安,写成了黄河诗章,在农历大除夕朗诵演出。诗人希望能藉助那奔放、豪迈、锵锵有力的诗句和强烈的情感,激发起人民的爱国和民族意识,誓死保卫家园。

当时任职于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的冼星海,被黄河诗章深深的感动,为它谱曲,完成了共有八个乐章的《黄河大合唱》(Yellow River Cantata)。《黄河大合唱》一出现,迅速在中国大地上传唱,成为抗战救亡的精神号角,强大的力量推动了团结抗日的发展。
60年代后期,由殷承宗、储望华、刘庄等钢琴家作曲家,把《黄河大合唱》改编成一部含有四个乐章的钢琴协奏曲(Yellow River Piano Concerto)。




好像很多音乐家都来自于音乐世家,偏偏冼星海却是一个“蛋家仔”,诞生在澳门一艘蛋民船上,还是一个遗腹子。当渔夫的父亲在他出生前,就不幸命丧大海,冼星海在船上住到6岁时祖父去世后,辗转随母亲去了新加坡,进了一所学校念小学。

在新加坡的养正学校里,冼星海的音乐天份受到老师赏识,被选入学校军乐队,开始有机会接触乐器和获得音乐训练。后来,该校校长因受聘于广州华侨学校,于是把冼星海和其他学生也一并带返广州升学。13岁的冼星海,在岭南大学附中的义学学习小提琴,正式开始了专业的音乐课程。

1928年在上海国立音专进修小提琴和钢琴时,冼星海发表了著名的音乐短论《普遍的音乐》。1929年得奖学金到巴黎深造,遇到当年也在巴黎学音乐的马思聪,通过他的推荐,冼星海从师于巴黎国立歌剧院的小提琴独奏家Paul Oberdoerffer。

1934年,冼星海是第一位考进了The Paris Conservatory的中国学生,修读高级作曲班,导师分别是著名的作曲家Vincent D'Inly以及  Paul Abraham Dukas。留法期间,创作了《风》、《游子吟》、《d小调小提琴奏鸣曲》(Violin Sonata in D Minor)等十多首作品。

从1935年到1938年,冼星海回到自己的国家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创作了大量热血沸腾的声乐作品,展开一连串的救亡歌咏运动,为影片《壮志凌云》、《青年进行曲》、话剧《复活》、《大雷雨》等谱写音乐。

1940年,冼星海去苏联撰写大型作品如《延安》和《八路军》。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扰乱了他的工作,冼星海打算取道新疆回国,却被当地反共的军阀盛世才挡在路上。滞留在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期间,冼星海又创作了交响乐《民族的解放》(Liberation of the Nation)、《神圣的战争》(Sacred War),组曲-suites 《Red All Over the River 》、以及管弦乐《中国狂想曲 》(Chinese Rhapsody)。连年的兵火战乱、颠沛流离、生活困苦,恶劣的生活环境加上营养不良,音乐家患上了肺结核。战争结束后,冼星海回到莫斯科就医,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之下,虽被送往克里姆林宫医院救治,却在1945年10月30日病逝,年仅40岁。

其实冼星海的创作生涯只有十多年,作品计有2首交响乐、小提琴协奏曲、4个大型合唱作品、管弦乐组曲4部、狂想曲1部,多首小提琴钢琴等乐器独奏、重奏曲,近300首歌曲和歌剧,其中数量最多,影响最广的是多种多样的群众歌曲。而《黄河大合唱》,则是冼星海最具代表性、最为人熟悉的作品。他是继小提家聂耳之后,第二位被国人称为“人民的音乐家”。

抗战时,因为营养不良、短医缺药的情况下导致早逝的群众音乐家,半个世纪后,他的雕像孤寂的竖立在一等富豪的住宅区,看起来,感觉真是有点滑稽!





9 comments:

  1. 哇,很壮观的演奏!
    可以和朝鲜的集体舞蹈表演比个上下咯。

    ReplyDelete
  2. 蛋家是独特的族群,以前终身以海船为家,有说他们是少数民族,又说他们是汉人,似乎有很神秘的色彩。
    天妒英才,天才总是命短,才40岁就走了,要不然还会有更多的演奏好曲被他创作出来。

    ReplyDelete
  3. 喜欢第二张相片。
    钢琴曾经是我的大儿子的最爱。可惜却在十六、七岁时(钢琴第七级时)遭遇到没有足够爱心的老师并受到无理的羞辱,年轻气壮不肯受屈的他愤怒的放弃了钢琴。对他也许不是遗憾,因为他转而玩其他的乐器,我却觉得很可惜!曾经很享受他年幼时弹琴给我听,上台演奏,比赛。。。不过都没关系啦,曾经拥有就很好了。

    ReplyDelete
  4. 阿强,
    黄河大合唱,同埋首钢琴曲,真系好高水准架!

    ReplyDelete
  5. london,
    感動できましたね!

    ReplyDelete
  6. 山城客,
    很久以前,俺在香港新界就见过那些传统的蛋家婆,她们都穿黑色唐装衫裤,头戴蓑笠,边缘还有黑布围着。最初还以为那些蛋家佬蛋家婆都是客家人,因为有听到他们讲客家话。事实又mm hair aun yong oh, magai ngin du you air。
    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些住在船上的民族,通常都遭到世俗眼光的歧视。

    冼星海虽然短命,但他可以利用那么短的时间创作了不少的音乐作品,尤其是酱有份量的“黄河”这部作品,以致流传千古。他短暂的生命却每分每秒都发出光辉,活得好有意义喔!

    反观那些祸国殃民的死老鬼,要人民天天咀咒牠们,咒完牠们祖宗18代,死老鬼才甘愿下地狱吧?

    ReplyDelete
  7. 文燕,
    倒不如你自己去学弹钢琴吧!可以愉情,是很好的消遣呐!

    ReplyDelete
  8. 呵呵。。。我年纪太大了,反应不快,学不来了。我会基本的电子琴,当年因为手指的力度不够而无法学钢琴,现在更不用想了。
    这个年纪这个阶段,欣赏别人的音乐比较适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