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16

知唔知道自己今日食咗几克「顺丁烯二酸」啊?

Related image

「顺丁烯二酸」究竟是什么东东莞茜葱?
先说「顺丁烯二酸酐」(maleic anhydride),那是用途广泛被大量制造的工业化学物。「顺丁烯二酸酐」遇水就变成「顺丁烯二酸」,俗称马来酸(maleic acid);而「顺丁烯二酸」加热去水后,又可以变回「顺丁烯二酸酐」。

人工合成的「顺丁烯二酸」,为工业用化学原料,一般做为黏著剂、树脂原料、杀虫剂的稳定剂、润滑油的保存剂,用於油漆和织品中、染色助剂和油脂防腐剂。


Related image

而顺丁烯二酸酐(maleic anhydride) ,却被美国FDA及欧盟核准为食物添加物。据知,在食品和饮料行业,「顺丁烯二酸」已成为新的酸化剂(acidulant),用来加强特殊水果香气、改善食品和饮料的味道、口感。市面上售卖的某些糖浆、茶包、桔子汁(橙汁)、运动饮料等,都添加了少量的「顺丁烯二酸」。

「顺丁烯二酸」,也用在少量药物的制造,以增加药物的稳定性;同时也用在化妆品中的香气成分及酸碱调整。

天然的淀粉需要较高温度,较长时间的烹煮,煮后会产生很高的黏度,冷却时却很快变硬或沉淀。为了加强淀粉的应用性,淀粉被进行化学修饰,改变结构成为「化制淀粉」,或称为「修饰淀粉」。化制淀粉也分为「食品级」和「工业级」,化制淀粉让食品有Q弹的口感,所以无论是太白粉、地瓜粉、玉米粉、发糕粉等,都会添加「食品级化制淀粉」。


Related image

据台湾媒体报道,有个曾经留学日本的化学老师,将「顺丁烯二酸」当作是化制淀粉的秘方,以更低的成本取代「修饰面粉」,做出来的食物会更Q、更好吃。

继「塑化剂」风波后,2013年5月,台湾又爆发了「毒淀粉」事件,卫生局在接获检举食物含毒淀粉「顺丁烯二酸」后,展开彻查,结果许多台湾著名小吃如:粉圆、黑轮、板条、芋园、奶茶、鸡排、豆花、粉粿、关东煮、天妇罗等鱼肉制品,都含有超票的「顺丁烯二酸」。


Image result for 顺丁烯二酸的毒性

至於「顺丁烯二酸」的毒性,主要是对於肾臟的伤害,在动物实验中,狗每公斤体重喂食9毫克(9mg),只吃一次,就足以造成肾小管坏死。如大量喂食,会导致急性肾衰竭,得洗肾才能存活。在慢性毒害方面,大鼠长期摄取浓度0.5 %含「顺丁烯二酸」食物,或大鼠每天喂食「顺丁烯二酸」每公斤体重喂食20毫克(20mg),就会导致近端肾小管病变。大鼠每天喂食100毫克,2年还未发现伤害,但如果大鼠长期每天喂食每公斤体重150毫克,则造成死亡。

因此,食入顺丁烯二酸的量就是一个关键,讽刺的是,各国对於人类每天摄取「顺丁烯二酸」的耐受标准都不一样。欧盟为每公斤体重0.5毫克,以60公斤的成人计算,每日耐受量是30毫克;美国为每公斤体重0.1毫克。假设产品中含顺丁烯二酸浓度400mg/kg (ppm),每日食用75公克就已超标。所以,加工食品,还是少吃为妙。


Image result for 顺丁烯二酸的毒性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6

Lobbyist——K街的特殊行业

Image result for lobbyist

搞了18个月的选举战,川普赢了美国总统的位子。当地时间11月11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时事节目《60 分钟》的主持人Lesley Stahl 访问川普。
当被问到如何处里他的过渡团队里、那些令他又爱又恨的说客时,川普支吾以对。

Lesley Stahl : You said that lobbyists owned politicians because they give them money. (你说过,游说组织拥有政客,因为他们给了钱。)

 Donald Trump : Yeah.  (对)

Lesley Stahl : You admitted you used to do it yourself . You have a transition team ——(你承认自己也曾经那样做过,你的过渡团队——)

Donald Trump : And when you say lobbyists, lobbyists and special interests.(当你说lobbyists ,lobbyists以及特殊利益。)

 Lesley Stahl : And you want to get rid of all of that ? (你打算把这些都铲除掉?)

 Donald Trump : I don't like it , no. (我不喜欢这些。)

 Lesley Stahl : You don't like it, but your own transition team, it's filled with lobbyists. (你不喜欢,可是你的过渡团队内部就插入了许多说客。)

 Donald Trump : That's the only people you have down there. (能用的人就只有这些。)

 Lesley Stahl : You have lobbyists from Verizon, you have lobbyists from the oil gas industry, you have food lobby. (你的说客有来自Verizon的、油气产业的、食品行业的。)


 Donald Trump : Sure. Everybody's a lobbyist down there---(是的,几乎所有人都是说客---)

Lesley Stahk : Well, wait  (等一下)

 Donald Trump:That's what they are. They"re lobbyists or special interests——(这就是真实的他们,说客或特殊利益——)

Lesley Stahl : On your own transition team. (在你的过渡团队里)

 Donald Trump : ——we are trying to clean up Washington . Look ---(我们试图清理华盛顿,你看---)

Lesley Stahl : How can you claim ---(那你怎么能宣称---)

Donald Trump:Everything, everything down there---there are no people---there are all people that work--- that's the problem with the system, the system. Right now, we're going to clean it up. We're having restrictions on foreign money coming in, we're going to put on term limits, which a lot of people aren't happy about, but we're putting on term limits. We're doing a lot of things to clean up the system. But everybody that works for government, they then leave government and they become a lobbyist, essentially. I mean, the whole place is one big lobbyist. (我团队里的所有人---都有公职经历,这是体制问题,体制。现在,我们要清理这些,我们要限制政治与外国资金挂钩,我们还要引入任期制,这会让很多人不高兴,但我们会引用任期制。要清理体制,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我的团队里都是前政府官员,辞职后当了说客。说真的,整个团队就是一个巨大的游说组织。)

Lesley Stahl :  But you're, but you're basically saying you have to rely on them, even though you want to get rid of them? (所以你是说,你得依靠他们,但又很想除掉他们?)

Donald Trump : I'm saying that they know the system right now, but we're going to phase that out. You have to phase it out. (我是说,他们对目前这个体制最熟悉,但未来我们要逐步把这个体制给淘汰掉。你必须得淘汰它。)

----------------------------------------------

Image result for k street

“Lobby” 即“走廊” 之意,美国内战时期,不同的利益集团,从各州各地往华盛顿聚拢,在议会或政府办公机构的走廊等待休息时出入议会大厅的议员,以图向他们申诉立法要求。在华盛顿,议员们也能在繁忙中抽出几分钟与来访者聊上几句。说客经常出现在有议员参加的午餐和招待会上,通过与政府官员的短暂会晤,来拉拢关系影响决策。“Lobby”——走廊这一政治游说地点,因此变成了独具美国特色的“游说政治” 的代名词,说客也被称作“lobbyist” 。

自从12月2日,川普和蔡英文通了10分钟的越洋电话,“ lobbyist ” 这个词突然在国际媒体间更加红火。而推手就是在华府律师事务所 Alston & Bird 担任说客,现年93岁的杜尔-Bob Dole 。据美国司法部文件透露,在过去6个月,杜尔积极安排川普幕僚和台湾官员会谈,川普团队决定让蔡英文先打电话。在5~10月间,杜尔的公司从台湾方面收取了14万美金的费用。

其实,说客系统就是西方政治体制的一部分。华盛顿特区的游说势力,简直到达手眼通天、网络庞大、根深蒂固的境地。人们常把lobbyist比作“ 影子政府”,他们所代表的力量,可以说是已经在美国形成了一个“ 无形的帝国”,直接对美国的宪政民主,形成强有力的冲击,甚至改变了美国政治的性质。特别是随着财富和权力往社会极少数利益集团集中,政权主要操纵在那些具有丰厚财力资源和政治资源,并具有通过舆论工具,动员民众能力的所谓“ 圈内集团” 手中,间接促成了可恶的钱权政治。

华盛顿国会附近的K街,聚集着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游说集团,K街,也成为美国游说产业的代名词。2006年,美国政坛爆出丑闻——“超级说客”Jack Abramoff 诈骗案,让美国民众哗然,也让人们对说客的游说伎俩有所认识。Abramoff 是K街影响力最大、收费最高的说客,有美国游说业“教父”之称,连塞班岛政府、经营赌场的印第安部落、俄罗斯大亨和菲律宾政客都是他的客户。塞班岛如今变成美国重要的军事基地。阿布拉莫夫当中间人,为他的客户与美国政府打交道,他和手下自由进出国会,同议员们关系密切。曾经呼风唤雨的顶级政治说客,最后因贿赂议员、欺诈和逃税3项罪名,被判入狱6年。




在狱中,阿布拉莫夫写了一部回忆录——《Capital Punishment》,在书中他也有提到“旋转门” (the revolving door)现象,那是美国游说政治中一个无法割除的痼疾,也是“ one of the greatest sources of corruption in government ”。许多政府官员离任后,进入游说公司当高薪职业说客,受客户委托,回来游说以前的官方同事,为客户图利。每一届的政府更迭,特别是涉及党派轮替改选后,前朝的臣子刚刚走出国会大门,转身就进入K街各游说机构的小门了。媒体戏称这现象为 :“政府办公大楼和游说公司之间,仅隔一扇旋转门” 。

事实上,游说文化已然盘根错节,深深嵌入了美国的政治肌体,即使国会参众两院在过去几十年来,不断推出各种针对院外活动的改革议案,即使奥巴马也试过去限制政治说客的影响力,也提过要把说客排除在政府机构顾问团外,结果是,K街仍然繁荣依旧。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和汉朗咏集》里的王昭君



香溪源是一条美丽的小溪,源自神农架山区,流经许多洞穴和石灰岩裂缝,过滤沉淀后,水色分外澄清。香溪又名昭君溪,传说王昭君曾在溪边洗脸,颈上的珍珠项链散落溪中,从此溪水一年四季清澈见底,芳香扑鼻,故名香溪。



大约在公元前52年,湖北兴山县(古时的南郡秭归)、香溪上游宝坪村一户平民人家,生了一个女儿名王嫱,字昭君。据东汉文学家和书法家蔡邕(yong)所撰的《琴操》——(古代汉族为解说琴曲标题的著作)记载,十七岁时的王昭君美貌动人,她的父亲觉得自己的女儿与普通人有别,拒绝了所有上门提亲的人,把女儿留待被选入宫里去侍奉汉元帝。



王昭君的故事,也因为《和汉朗咏集》而流传於日本。日语王昭君,读作ou-shiyou-kun ーおうしょうくん。昭君题材诗文、以及昭君故事在日本的流播发展,成为了中日比较文学、比较文化的研究课题。

日本古代的诗歌创作,有汉诗也有和歌,那是由中国诗人的汉籍诗歌传入日本后,再用汉字模仿写作而产生的。日本汉诗自7世纪中叶的近江时代兴起,到明治维新时代就结束了。
《和汉朗咏集》所收入的咏昭君诗,共计10节。在「王昭君」一辑里收录了白居易、纪长谷雄、大江朝纲、藤原实方等诗人咏昭君的诗作。



第一节是白居易的《王昭君》:“ 愁苦辛勤憔悴尽,如今却似画图中。”

第二节为汉学者、歌人、中纳言(ちゅうなごんーchi-you-u-nagon=太政宫中设置的令外官)、文章博士纪长谷雄的《王昭君》:“身化早为胡朽骨,家留空作汉荒门。”

第三至第六节是民部大辅(民政部次官)、文章博士、书法家大江朝纲(886-957)的七律
《王昭君》:

 翠黛红颜锦绣妆,泣寻沙塞出家乡。
             
 边风吹断秋心绪,陇水流添夜泪行。

 胡角一声霜后梦,汉宫万里月前肠。

 昭君若赠黄金赂,定是终身奉帝王。



当初汉元帝选了超多的美女进宫,人数多到皇帝都不能亲自挑选嫔妃,只有派画师去画选秀人的画像,给皇帝过目以画选人。那些家中有点财力的,都以金钱贿赂画师,让他把自己画得美一点,给皇帝看中的机会就会比较大。

王昭君对自己的容貌太有自信了,也根本不屑去贿赂那些画师,收不到钱的画师,在王昭君画像上点了一颗大粒墨,从此王昭君的美貌与才智,就被埋没在那三千后宫之中。

大江朝纲在诗中,叙述王昭君化好了妆,眉色苍翠,脸上薄施胭脂,显露出这美人的清丽脱俗。华贵的衣衫衬托出她的尊贵,可是她却泪眼模糊望着远方的沙漠,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到什么地方。边塞的冷风如刀,仿佛能割断秋天善有的愁绪。越往西行,那日夜流淌的河水,好像都不能体会到自己的悲伤,唯有在夜静中独自饮泣。忽然传来一声号角,从梦中惊醒,原来天还未亮,许是巡逻官兵在互相传递消息。想起自己离开家乡有万里之遥,恐怕从此都将会像这样痛苦得肝肠寸断。

诗人在最后一句猜测道:如果当初王昭君也像其他女子一般,以金钱贿赂画师,那么以其品貌才艺,一定是留在皇帝的身边了。而实际上,作者可能以这种疑问,来烘托出王昭君个人品格的特质,如果她与其他人一样,那只能说她是皇帝身边的美丽妃子,根本就不会再有以后王昭君那可歌可泣的历史功绩了。


Tuesday, November 15, 2016

孤寂的三闾大夫


话说芈氏族群於商代往南迁徙到楚地,周成王时期,楚人首领熊绎受封,就在楚地开始建国。楚国,即周朝时期汉族所建立的诸侯国,国君为芈姓熊氏。

据说,汉代以前,古人的姓与氏是分开的,男子不称姓,称氏,女子则称姓。姓大氏小,氏是从姓分化出来的。在古代,一个有着共同血缘关系的宗族,有一个总名,那就是姓。随着这个宗族不断分裂出多个分支,各分支就有各自的别名,那就是氏。
在周代,姓与氏截然不同,男子称氏,可以表明自己的族属,让人知道从属於那一宗族和那个分支;女子称姓,是为了严守同姓不婚的原则。




大约在公元前7世纪,楚武王芈熊通,赐封自己的儿子「瑕」到「屈邑」这个地方去做首领,当地人就称这个瑕王子做「屈瑕」。自此,屈瑕的子孙也就以封地为氏,遂称屈氏。

来到公元前340年,在楚国丹阳(湖北宜昌市秭归县)三闾乡乐平里,就在正月初七那天,一个小男孩诞生在一户芈姓人家,名叫伯庸的男主人,给小孩取名平、字原。屈原从小就喜欢阅读,勤奋好学,年少时接受良好的教育,博览群书,胸怀大志。

虽说屈原的祖先是楚国屈瑕王子的后代,也算是楚国贵族的后裔,可是到了屈原的父亲这一代,已是家道中落。尽管如此,从小生活在平民百姓中的屈原,对弱势群众具有强烈的同情心,懂得体恤和帮助他人。



公元前475年~221年之间,为东周后期,朝廷衰弱,各诸侯国整天互相打来打去争做霸主,这就是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期。

公元前321年,秦国派兵攻打楚境,屈原把家乡乐平里的年轻人召集起来,向敌人奋力抗击。屈原开始展现他非凡的才华,一方面巧用各种战术,机智果敢击退了敌人,另一方面对青年们进行思想教育。

公元前320年,屈原被楚怀王召到京城当官,在鄂渚(鄂州=武汉市武昌)做县丞(副县长)。隔年,升官当楚怀王的左徒。左徒是楚国特有的官名,那究竟屈原要干些啥任务呢?左徒的职位看来也挺重要,在朝廷里,就和国君商议国事,参与法律的制定,一切政策文告,皆出於其手;出外则要接遇宾客,应对其他诸侯,主持外交事务。往后,「左徒」也成为了屈原的别称。屈原也在这一年的深秋,首次出使齐国。

公元前317年到315年,屈原忙於变法改革,主张章明法度,举贤任能。屈原为了实现振兴楚国的大业,对内积极辅佐怀王变法图强,对外坚决主张联齐抗秦,使楚国一度出现了国富兵强、威震诸侯的局面。



改革,必然要触及某方既得利益,也必然会遭到方方面面的反对;历史上任何一次变法维新,都不仅仅是一种治国方略的重新选择,同时也是一种利益关系的重新调整,这也是改革必会遭到阻力的原因。

那些利用职权而长期吞噬着国家利益,贪刮着民脂民膏的蕃薯乌洞政府官员和朋党,又岂能容许蕃薯人民天天喊着要“烈火莫息”,要铲除贪污,要重整社会,竭力要把一个被乌洞朋党害到污烟瘴气的蕃薯邦,从破产的边缘挽回呢?所以,历年来,乌洞政府不断对蕃薯民恐吓、施催眠咒语:“不要变,要稳定!”



屈原成为了楚国兼管内政外交的重要官员,自身性格耿直,他的改革精神和措施,受到楚国腐朽贵族集团的反对。尤以上官大夫靳尚对屈原非常妒忌,以公子兰为首,还有怀王宠妃郑袖,这些权贵只顾着维护本身的贵族特权,无视国家的长远利益。这批人常在怀王身边,左右怀王的言行,说屈原夺断专权,不把怀王放在眼里。挑拨的多了,愚昧的怀王听信了谗言,渐渐“怒而疏屈平”。

屈原被免除了左徒的职位,转任三闾大夫,掌管王族昭、屈、景三姓事务,负责宗庙祭祀和贵族子弟的教育。



战国时代的大环境下,衍生了许多所谓的策士,这些人在各个诸侯国之间游走,劝说君主采纳自己的政治主张,同时可以谋求高官职位。当时有个魏国人叫做张仪,曾和苏秦一起拜鬼谷子为师,学习游说之术。后来张仪到秦国被秦惠王收为客卿(在本国当高级官员的外国人)。

中国传统上有三教九流之说,九流中有一派叫做“纵横家”。纵横即合纵连横,苏秦搞的是合纵策略,张仪则是玩连横的把戏。被后人称为著名的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的张仪,此人诡计多端,朝秦幕楚,事无定主,反复无常,加上那张超级厉害的大嘴吧,可以同时把几个诸侯国的国君,玩弄在股掌之间。太史公司马迁给苏秦和张仪的评价为:“ 此两人真倾危之士!”



公元313年,屈原第一次被流放汉北地区。
强大的秦国,时常攻击六国,名士公孙衍和屈原共同努力,促成楚、齐、燕、赵、韩、魏六国君王结成联盟。张仪认为六国之间,齐楚两国最有力量,只要离间这两国,联盟就会完蛋了。
於是张仪先去楚国,重金收买靳尚、公子兰、郑袖等人充当内奸,利用人性的贪念,诱骗楚怀王和齐国断绝了关系,废除盟约。怀王也笨得实在厉害,还把楚国的相印交给张仪,馈赠大量财富,派使者去接受张仪谎言中的六百里土地。怀王受骗恼羞成怒,两度向秦出兵,结果秦、齐两国共同攻打楚国,夺取了丹阳、汉中的土地,楚军大败,楚国又再割让两座城池给秦国才停息了战争。屈原被召回来奉命出使齐国,重修齐楚旧好。

公元前299年,楚怀王不听屈原的劝阻,应秦昭王之邀在武关相会。结果被秦军扣留劫往咸阳,客死异乡。公元前296年,怀王死於秦国,屈原被免去三闾大夫的职位,放逐江南。从公元前294年到279年,屈原第二次被流放到南方的荒僻地区,时间长达18年,期间,屈原写下了大量文学作品。

公元前278年,秦国再次攻楚,占领郢(ying)都,楚襄王逃难至河南淮阳。消息传来,屈原重返郢都的希望彻底破灭,作诗篇《怀沙》,在极度悲愤和完全绝望的心情下,於农历五月五日投汨罗江自尽,终年62岁。

屈原在政治上被迫害、被流放到荒蛮之地,就算在困恶的环境下,依然执着於自己的理想,坚贞不屈,所写的作品,具表现出个人品格高洁,不与世俗同流合污。

《渔夫》,即表明了屈原不与世沉浮的决心: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渔夫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
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夫劝屈原:“圣人不会死板的对待事物,能随着世道一起变化。世上的人都肮脏,何不搅浑泥水扬起浊波?大家都迷醉了,何不既吃酒糟,又大喝其酒?为何想得过深又自命清高,让自己落个被放逐的下场呢?”

屈原说:“我听闻,刚洗过头一定要弹弹帽子;刚洗过澡一定要抖抖衣服。怎能让清白的身体去接触世俗尘埃的污染呢?我宁愿跳到湘江里,葬身江鱼腹中。怎能让晶莹剔透的纯洁,蒙上世俗的尘埃呢?”

渔夫莞尔而笑,鼓枻(yi)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遂去,不复与言。


Thursday, November 3, 2016

在Minneapolis 听Sheila. E


(最左边前方的建筑-Minneapolis Orchestra Hall)


从Minneapolis 住宿的酒店窗口望出去,女儿指着斜对面一栋建筑物说:“那就是Orchestra Hall,今晚,Sheila E. 要在这里演唱Prince 的作品呐!”

看,其实音乐厅是不需要富丽堂煌的外表,普通5. 6层楼高的店铺,就可以打造成音乐厅,最重要的当然是里面的设施有没有达到标准。



坦白说,如果不是在今年4月读到有关Prince去世的消息,俺也从来不会去注意有关什么王子的新闻。在俺的印象中,Prince 就好像Michael Jackson 那类名闻全球的歌手,只不过他的新闻没有被媒体炒得太热而已。




Prince Rogers Nelson, 著名的美国黑人歌手,於1958年出生在Minneapolis 。Prince 多才多艺,身兼作曲家、音乐家、音乐制作人、演员、导演。他喜欢音乐创新,具有很广的音域,尤以华丽的服装和眩目的舞台表演,特别让观众注目。王子几乎精通所有乐器,无论是吉他、鼓、贝斯、钢琴、口琴、Saxophone等等等等,十八般武艺,样样皆行。
Prince 还是一名多产的艺术家,发表了上千首歌,所有作品的词曲创作、制作、以及大部分的乐器演奏,都由自己的音乐工作室包办。他也栽培了不少艺人,Sheila. E 就是其中之一。



生於1957年的Sheila Escovedo,也是美国歌手、鼓手、敲击乐师。当晚表演开始,Sheila E 带领着8名年轻男鼓手,敲击着“ Sign o' the Times ” 的旋律,从剧院的后面,经过观众席,一直走到台上。

深秋的傍晚,Minneapolis 的气温特低,坐在剧院顶层的观众席上,由於时差的关系,很多时,灵魂不知不觉会飘到梦幻中去,也多亏Sheila 的鼓声适时把俺唤醒。

节目中,Sheila 搬出了她80多岁的老爹——著名敲击乐师——Pete Escovedo 上台表演,还有两名非常年轻的音乐家——13岁的Emma Taggart 和她弟弟——10岁的Jacob ,两人在三角钢琴( grand piano)上弹奏 “Venus de Milo ” ,那是Prince於1986年自导自演的电影音乐剧“ Under the Cherry Moon ” 的原声音乐(soundtrack)。

Sheila 在Prince 去世后,写了一首ballad -“Girl Meets Boy ”,在演唱到后半段时,歌手的悲痛情绪几乎失控,她的乐队得不断在旋律中绕来绕去,好让Sheila 能够继续把这首新歌唱完。


Was Prince Murdered By Execs In The Illuminati Record Industry?

有如Micheal Jackson ,Prince 的骤逝也让许多人怀疑,因为王子竭力散播“爱与和平” 的讯息,还上电视台公开讲chemtrails(化学云)的问题,告诉大家那些黑暗势力如何弱化人类的健康和意识,把人类变成盲从的羊群,备受愚弄摆布和控制。
王子这些举动,违反了主子Illuminati Record Industry 的旨意,当Prince 最后争取到希望能够自己永远掌控自己的命运时,Illuminati 就会把它们眼中的这些叛徒给消灭掉了!

1996年的Grammys,王子刻意在自己的脸颊写上了SLAVE,意在揭露,许多闪耀在镁光灯下、被影迷粉丝追捧的艺人,原来都是长期被Illuminati 所操控、活得没有尊严的一群奴隶。Prince 也曾经说过:“ If you don't own your masters, your masters own you.”


Sunday, October 16, 2016

踏足屈原的故乡——宜昌


地陪小李问咱们,可知道楚国有那一个皇帝吗?

因为屈原的关系,最有印象的当然就是楚怀王了。楚怀王姓芈(mi),熊氏,名槐,他的父亲是楚威王,儿子是昏庸无能和无所作为的楚襄王。[楚国辞赋家宋玉写的《神女赋》,里面所描述的“襄王有意,神女无心”的男主角,就是这个楚襄王了。]

楚怀王继位后,打算重用屈原等大臣,针对弊政进行一系列的革新,可惜引来楚国贵族的反对,导致变法失败。后来他还懵闭闭,上了秦国宰相张仪的当,毁掉齐楚联盟,使楚国从鼎盛走向衰亡。

公元前299年,秦国攻占了楚国八座城池,楚怀王不听昭睢(sui)和屈原的劝告,被秦昭襄王(战国时期秦国国君)骗去秦国,结果客死咸阳。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领兵南下,攻破楚国国都,屈原在同年五月五日,写了绝笔作《怀沙》后,抱石投汨罗江自尽。



公元前340年,屈原出生在宜昌市、秭归县的一个四面青山绿水回环的村庄-平里。宜昌历史悠久,文化丰厚,为楚文化和巴文化的重要发展地理位置,屈原和王昭君皆出生在宜昌。

古时的宜昌著称“三国故地”,经过两千多年以后,现代的宜昌,为建在三斗坪的三峡大坝而盛名,被称作“三峡明珠”。

三峡大坝可以说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水利发电工程,巴西和巴拉圭交界的Itaipu Dam  於2013年发电创纪录为98.63TWh,2014年三峡大坝发电98.8TWh。2015年Itaipu Dam 恢复了全球年生产量的领先地位,产量89.5 TWh(万亿千瓦),三峡大坝产量87TWh。



三峡大坝是一个综合性水利工程,提供了防洪、航运、发电、调水四大好处。由於长江洪水灾害严重,三峡工程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防洪。另一个好处就是航运,在长江上,每当逆水行船或遇上险滩恶水时,全靠纤夫合力拉纤。以往,如果要从武汉运送几十吨货物经宜昌去重庆,得用上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运过去,三峡大坝启用后,只要一个晚上就到达目的地了。



当然,有利也必有弊,三峡工程带来的负面影响,首要就是130万移民的处理。三峡移民一部分移走了,但有更多人不肯离乡背井,都搬到山顶上去。本来山就陡,地质灾害、移民指望脱贫,这些都成了问题。因为移民在山顶上都种不成功什么农作物,然后他们就在山上养鸡,做成鸡肉干卖给游三峡的旅客。

20年前,三峡工程设计规划的时候,并没有把生态功能考虑进去,后来才慢慢认识到生态功能的重要性,但已经直接影响了许多珍稀的鱼类,因为每当水库进水时,鱼卵就会落到库底死掉。



为了建造三峡船闸,建设者削平了18座山头,在坝区左岸山岗中,劈开一条通道。如果船从下游驶来,需过大坝上行,先将五闸室水位降到与下游水位一致。打开下闸门,船舶进入闸室,关闭下闸门,输水系统充水抬高闸室水位,船舶跟着水位上升,当水位与闸门外面的湖水齐平时,闸门被打开,船即进入高峡平湖。咱们乘的船是从上游往下游走,过程正好相反。





还有一段小插曲:当咱们说出了「楚怀王」这三个字,地陪小李捂着胸口说:刚才她很怕很怕,就怕咱们也好像她接待过的香港澳门台湾客人,都不约而同告诉她,「楚霸王」是楚国的其中一个皇帝!!!





Monday, October 3, 2016

探访三国的舞台 (2)荆州——群雄眼中的肥肉


「荆州」可以吸引人的地方,应该还是这里可以让人想起三国的历史故事,以及凭空对那些叱咤风云的三国英雄人物来一小段的追忆。

「刘备借荆州,有借冇还」,是一句读起来很有趣、用了典故的广州话歇后语。当人家借了东西没有归还时,这句歇后语很多时也会被用上。

话说东汉末年,朝廷政治腐败,加上农业生产出现严重的土地兼并现象,导致地方豪强势力的崛起。当时东汉共分为十三个州,群雄争相割据,为了夺占更多的土地,各方的土豪军阀不断打仗,平民百姓的苦难开始没完没了(liao)。

当年地处长江中游的荆州,资源丰富、人口众多、经济文化比较发达,处在位置十分重要。它东邻江东(江汉平原),西靠益州(四川一带),南临长江,北依汉沔[mian](汉水);自古有巴蜀门户之称,为南北水陆交通要道。



公元192年,刘表官拜荆州牧(刺史——全权州长官),掌握荆州的军政大权。公元200年,「官渡之战」(东汉末年三大战役之一)后,刘备受到曹操攻击,不得已唯有投奔刘表,被派去驻守樊城(湖北襄阳区)。

最初刘表把荆州治理得也很不错,此人懂得恩威并著,招诱有方,境内的贼党豪强,都愿意为其效用。荆州从此万里肃清,群民悦服,从外地来投靠的学者也有上千人之多,使得刘表能据地数千里,带甲十余万,称雄荆江(长江、汉水之间)。

公元207年,挟持皇帝征讨四方的曹操统一了北方后,开始南征,荆州就是他要进攻的第一个目标。208年7月,曹操挥军南下。
欠缺大志的刘表,过於保守,偏偏为人生性多疑忌,后来更因宠溺第二老婆蔡氏,令其弟蔡瑁得权。公元208年8月,刘表病殁,蔡瑁等人废了刘表的长子刘琦,拥立刘表次子刘琮为继承人。
刘琮却是个草包,慑於曹操的声威,身边的谋臣大部分都主张投降,於是背着刘备,暗地派人向曹操请降。朦查查待在樊城驻守的刘备,发觉刘琮投降后,曹操大军已将杀到,来不及抵抗,赶忙率军逃离襄阳直奔江陵(荆州),希望抢先占有荆州以对抗曹操。经历了「长坂坡之战」,结果是刘备大败,荆州城落入曹操的掌控中。



公元208年12月,孙权、刘备联军在赤壁一带大破曹操大军,「赤壁之战」后,曹操退回中原,却仍控制荆州北部最大的南阳郡和襄阳郡。刘备乘势占领了荆州江南四郡,自己在油江口的「公安」屯兵。公元209年,刘备向孙权借得荆州江北二郡(南郡、江夏郡)。周瑜死后,东吴的鲁肃基於战略考虑,劝说孙权将东吴占据的部分荆州“借”给刘备,好让刘备军力更加充实,与东吴一起抵御曹操,同时让刘备充当前哨,顶住曹操的大军。

为了东御孙权,西保荆州城,刘备仍屯驻公安,诸葛亮和关羽驻守江陵,张飞屯秭归。公元215年,孙权得知刘备已占有益州(成都),派使臣向刘备讨还南郡,刘备拒还。孙权派吕蒙攻下长沙、零陵和桂阳三郡。这时曹操已经占领了汉中(后来成为诸葛亮北伐的军事要地),刘备担心丢失益州,派使者向孙权求和,同意平分荆州。於是吴、蜀两家重新划分荆州,江夏、长沙、桂阳属孙权,南郡、零陵、武陵则属刘备。

所谓的「刘备借荆州」,其实就是刘备向孙权借了荆州的南郡,并非借去整个荆州,后来被迫还掉了一郡,又得让出多一个郡,却仍然不肯把南郡还给孙权。公元219年,汉中被刘备占据,刘备自立「汉中王」。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6

探访三国的舞台 (1)荆州




友人问:“你去那里旅行?”
 “湖北。”
“湖北?湖北在那里?”
“中国的中部,长江中游,洞庭湖的北面,那就是湖北。”

湖北能够吸引游客的地方,大部分应该是由於它深厚的历史文化;据说,中华民族的始祖炎帝的故里,就是在湖北。更有的是,春秋战国时期楚国都城的楚皇城,即位於湖北省襄樊(襄阳)的宜城县附近,这里东临汉水,西傍蛮河,南扼荆州,北溯襄阳,在长达800多年的历史中,打造了楚文化,亦是往后汉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奇怪为何湖北的车牌号码前面,都有个“鄂”字?地陪小李说,“鄂”就是湖北的简称。
鄂州的历史真的十分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帝尧时期,那时名为“樊国”;夏王朝称作“鄂都”;殷商时又叫“鄂国”;春秋战国时楚鄂王封地,楚王熊渠分封其子熊红到鄂州为鄂王,修筑鄂王城;三国时期,鄂县属吴,公元221年,孙权改鄂县为武昌,在此建都当皇帝。



位於湖北省荆州市城北大约5公里处的楚故都纪南城的东南偶,有座凤凰山,是一处南北走向的平缓岗地。历史记载,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攻陷楚国都城纪南城后,此地沦为废墟,变成秦汉时期的一处贵族墓地。经考古学家钻探,发现秦和西汉时期的古墓多达180多座,而其中的一座就是168号西汉墓。




墓内是一具保存完好的男尸,与湖南长沙马王堆西汉女尸同一类型。(俺从不会对古尸古墓拍照,觉得这是对逝者的尊重。)根据墓中出土的竹牍记载,死者生前爵位为五大夫,下葬时间是西汉文帝十三年(公元前167年),2142年后才被发掘。出土的还有笔、墨、天平横杆以及漆器、铜器、陶器、竹器、丝麻织物、木俑等五百余件珍贵文物。上图为出土的奴婢俑,包括了骑马俑以及马俑。看来当时的奴婢也有分等级,地位越卑下就排得越后面去。






据说东周时期,(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256年,也就是东周的前半期——春秋时代,以及东周的后半期——战国时代)楚地的丝织和刺绣技术发展得很快,品种繁多,制造精细,花型秀丽多变,色彩鲜艳。




看了上面这几种pattern,真不得不承认楚汉时期的丝绣技术,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这些丝织品更充分反映了楚地高度发达的养蚕织丝的技术。




Friday, August 26, 2016

「叫魂」的联想


Image result for 喊惊

记得小时候,住家对面就有一家戏院,几乎天天上演吴楚帆张活游白燕黄曼梨的家庭伦理大悲剧。当年俺们这些小瓜最开心的事,莫过於跟随大人进戏院看粤语残片,而过了几十年后,脑海中依然印象深刻的,竟然是马笑英和陶三姑所饰演的「东莞婆叫惊」。

据说以前在东莞珠江流域一带的乡民,均相信人、尤其是年幼的孩子之所以会生病,是因为体内的三魂七魄,受惊吓或其他原因所致,其中的一魂二魄离开了身体。「魂魄唔齐」的人,就自然会失神而病倒,只要把离失的魂魄叫唤回来,重归本体,病人很快就会康复。而东莞的拜神婆,就是担任「叫魂」的最佳人选,通常她们会准备一些三牲酒肉元宝香烛之类的祭品,拿一件病人平日穿的衣物,在燃烧的元宝香烛间摇晃,一面口中念念有词:“---------一魂归,二魂归,三魂七魄一齐归,某某某(病者的名),早日来归呀--------” 病恹恹的小孩,身上盖着带有余温的衣服,魂魄被东莞婆叫回来了,元神能够安定下来,也不会再继续哭闹,结果病也真的好起来了。


Image result for 台湾收惊

叫魂,广东一带称作喊惊-ham geng、叫惊,闵南语siu-kiann收惊;在今日的台湾,收惊风气盛行,是很常见的民间疗法。在一些神坛庙宇等,都有大规模施行收惊仪式,甚至有人晚上睡得不好,或是工作环境不大顺利,也会到庙里去拜拜收惊减压。




1990年,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部历史著作——《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The Sorcery Scare of 1768),作者是美国汉学家孔复礼-Philip Alden Kuhn。孔复礼,也称孔飞力,於1933年出生在英国伦敦,2016年2月逝世,最后任职哈佛大学历史系和东亚语言文化系讲座教授。

Soulstealers 的故事背景发生在1768年清朝乾隆三十三年,在大清帝国最富庶的江南流域,突然传说有种叫做「叫魂」的妖术,施妖术者可以通过剪人家的辫子、取其衣物、甚至拿了人家的姓名,施点法术,就可以把这些人的灵魂偷走,让施妖术者控制。「叫魂」的流言越传越剧烈,在民间造成了很大的恐慌,谣言以及对妖术的恐惧,有如瘟疫一般,从江南沿着运河以及长江一直往北方蔓延,迅速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在承德避暑的乾隆皇帝,对叫魂妖术事件大为震怒,不断发出谕旨要各省的官员竭立查办大肆搜捕,一定要打击叫魂恐惧背后的凶险阴谋。

各级官员急於表现自己对皇帝的忠诚,到处乱抓人,用酷刑逼迫平民招供,许多无辜者遭受陷害。最悲惨的就是当时处於社会底层的贱民、那些向来被压迫岐视的社会边缘人如和尚、道士、巫师、石匠、乞丐等,也成为了普通老百姓发泄攻击的对象。

从春天到秋天的大半年里,清帝国充斥着一股由妖术施法盗取魂魄的谣言所引发的群体性歇斯底里;到了秋天,最后由乾隆身边的军机大臣再度审查的结果,发现所有的叫魂案件都是冤案,也根本就没有阴谋造反的事。本来莫须有的案情,终於被乾隆重重举起后,又轻轻的放下。

从古至今,极权统治者都带着妒忌、疑惑的眼光看周围的人,任何芝麻绿豆的事件都怀疑那是具有谋反的企图。为了巩固政权,偶尔藉一些本来是无关重要的小事情,将其定位“政治罪”,接下来启动了“政治清剿”的非常机制,就连官府和普通老百姓,也趁机来清算宿怨兼谋取私利。一场叫魂妖术恐慌所造成的灾难,却让乾隆保护了皇权的威严,又成功隐匿了清朝政府的异族统治、对辫子所代表的权威和服从可靠性的焦虑。

至於近代东南亚番薯邦的乌洞领导者,前有拿鸡怖老窦,为了要夺权,於是策划一场5.13 屠杀事件,把第一任领导人‘炖冬菇’。第二个老嘛嘛更是厉害,先是把那几个坚持司法正义的大法官全部免职,绑架了司法,接下来祭出奇奇怪怪的许多法令,再来搞一场茅草行动,到处抓人,以所谓的内安法令把几百人关进拘留所。当年的一场大逮捕,让社会上许多不同的声音立时噤声,也让老嘛嘛的政权稳如泰山。在位22年的老嘛嘛自己兼任财政部长,由此开了先河,接下来上位的可是沾沾自喜,白花花的银子全摆在自己脚下,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好了!老嘛嘛栽培了一大群乌洞贪腐滥权的官员,纵容贪污腐败的结果,由最初老嘛嘛的corruption ,演变到今日拿鸡怖的kleptocracy,老嘛嘛实在‘居功’不少啊!



Saturday, August 13, 2016

美丽的良方




“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出自於《战国策》第十八卷的《赵国策. 赵策一》。
《战国策》是战国时期的史料汇编,由西汉时的文献学家刘向,根据宫廷所藏零散史料写本整理而成。
春秋时著名的四大刺客,其中一个叫豫让的,他本来是晋国卿士智伯瑶的家臣,后来智伯瑶被赵襄子所杀,豫让有感智伯瑶知遇之恩,决心为他复仇。豫让多次行刺赵襄子不果,有次遁逃到山中自叹:“ 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吾其报智氏雠矣。”
意即:志士为了解自己的人而牺牲,女子为喜欢自己的人而打扮,所以我一定要替智伯报仇。

古代的女人大多是三步不出闺门,女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就是只为了在家里给丈夫一人欣赏而已。如今的“女为悦己者容”,就有了多层的解释:女人为了'喜欢自己的人'而打扮;女人也可以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 而妆扮;女人更可以是为了取悦自己,而把自己打扮得好像一只彩雀那般的漂亮。更有的是,在那些影展、酒会场合中,女人刻意把自己打扮得漂亮和突出,希望艳压群芳,把其他女人都比下去,这就是所谓的‘女为异己者容’了。

要扮漂亮,当然化妆是首选。据说战国时的妇女,把柳枝烧焦涂在眉毛上,那是当时的画眉材料;妆粉则是把米粉研碎弄成糊状敷在脸上,使皮肤保持光滑,这和现今还有许多老奶奶用的水粉(bedak sejuk)有点相似。

日本和韩国化妆盛行,不少日韩女生,从上小学就开始学习化妆技术。日韩女人认为,早上没化妆,就像没洗脸一样,不能出门。韩国女人要把垃圾袋提出家门前,非得化了妆才敢踏出屋外。






因为每个人都想拥有一副完美的面孔,除了化妆,所谓医学整容也逐渐风靡起来,而韩国人是最热衷於整容的。坊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日本女人靠化妆,韩国女人靠整形。迷倒众生的日本电眼美女,卸妆后的真实面貌,可以把人吓得心臟病大发!






有人说,走在韩国街头,如果碰到面容姣好的女子,很可能这些都是“人工美女”。整形外科在韩国有着巨大的市场,不分男女,整形就像是全民运动,许多大学生毕业后第一份礼物,就是父母出钱给孩子去修脸。韩国人爱美爱整容,尤其是女性,如果可以把自己的容貌变漂亮,她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也无惧于在脸上动很多次的刀子。在韩国,整形美容是家常便饭的寻常小事,尤其在娱乐圈,韩国艺人争奇斗艳,明星整容简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影迷们也希望通过整容,达到和自己崇拜的偶像有着接近相同的面貌。而整形风背后,理所当然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相似脸” ,甚至男女演员都会撞脸,让观众搞不清楚,到底边个系边个黎架?

很多时候,外表的美丑并不代表一切,亮丽的外表可能给人留下深刻的第一印象,但是如果一个人只有美貌却脑袋装草,和别人交往一段时间,她的缺点就好像已经腐坏了的鸡蛋,臭气从外壳的一丝裂缝陆续渗出,越闻越臭,令人闪避不及。一个外表美的人,如果她心灵不美,必会遭受到人们的厌恶,美的东西失去了它最真的本色,美的价值也就荡然无存。
不管你去做了多少次的微整形,什么脉冲光、打肉毒杆菌素、注射玻尿酸、电波拉皮、甚至加上紧肤美白光,但岁月的流逝,终究会让女人的容貌失色。


Image result for inner beauty quotes


唯独能永久不变、能让自己觉得欣慰,能让别人欣赏的「美」,是inner beauty (内在美)。正确的人生观、高尚的品德和情操,加上学识和修养,这些都是构成内在美的养分。外在美是美的躯壳,内在美是美的灵魂。所谓相由心生,人的思想感情心灵情志,自然而然会表现在仪容外表上。一个内心善良、关怀助人、尊重他人、真诚待人的女人,外表给人的感觉是阳光和温暖,那是真实的「美」。所以,最终令一个女人闪耀的,不是她外表的容貌,而是发自内心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