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9

人间仙境-Milford Sound

米尔福德峡湾,位於纽西兰南岛的西南部,Fiordland National Park 和the Te Wahipouramu World Heritage site 的一处冰河地形。是世界遗产的其中之一。

200万年前,几千米厚的巨大冰川移走后,留下幽深的峡谷,被海水灌入以后形成目前的峡湾-fjoid。Milford Sound从Tasman Sea 延伸入内湾有16公里长,两旁是陡峭的巉岩,有的甚至超过1千2百公尺高,插入海底深达290公尺。

湾内的最高峰,也是世界临海最高的山峰之一,Mitre Peak-麦特尔峰,是Milford Sound 的著名地标。



到了Milford Sound,处身在这世界自然奇观里面,不由为之而惊叹,那的确是上帝鬼斧神工的杰作。


几乎对所有的大自然,毛利的传说永远是美丽哀怨也带着神秘感。
他们认为峡湾是一个叫做TuTe Raki Whanoa 的神灵,用魔术符咒创造出来的作品。


毛利人称米尔福德峡湾做Piopiotahi。


Piopio是唯有生长在纽西兰的一种雀鸟,纽西兰鸫鹟,the South Island Piopio,也叫NewZealand Thrush,属於Turnagra capensis,已经在1963年灭绝。
毛利对人类的永恒信念-当毛利人将要逝世,Piopiotahi-a single Piopio一只鸫鹟,就会飞来此地哀悼。

无论是笼罩在朦朦的烟雨中,亦或是深蓝澄静的海水闪耀在明媚的阳光下,Milford Sound永远居有无限的魅力,吸引众多的凡夫俗子,不辞劳苦,千里跋涉,为的是要一窥峡湾的千姿百态。






每天上千旅客从世界各地来到Milford Sound,估计每年也上55万左右。

旅客分水陆空三路,大多是从Queenstown坐5个小时车程来到Milford Sound。也有步行54公里的Milford Track,就算給河边的Sand-Fly叮了好几个大包,游客仍然乐此而不疲。

这里还是纽西兰和世界上其中之一,雨量最多的地方。全年大约有182天,雨量达到6813毫米。

大量的雨水形成几十条大大小小的瀑布,垂挂在悬崖上,有的高至几千米。在高耸的悬崖上,细小的瀑布总是在落入湾底前,早已在风中飘散。
峡湾里著名的Browne Falls 和Sutherland Falls,是排名在世界上最高的瀑布排行榜里面。

Mirror Lake, The Chasm

一大早从Te anau出发,因为在中午12点以前,必定要到达Milford Sound。
这段路我认为是南岛最美最美的风景地带,有林间瀑布,白雪山峰,蓊郁雨林,险峻深谷。

121公里的路程,是世界上景色最棒的高山道路之一,也是较为艰险的一段山路。上图是ElingtonValley的上游,左面是the Earl Mountains,右面则是the Livingstone Mountains。


Milford Road途中,我们来到镜湖。 Mirror Lake也叫Lake Matheson,宽大的湖面,湖水澄清平滑如镜子,湖中的倒影,就是峰顶盖着皚皚白雪的南阿尔卑斯山脉,令人叹为观止。这里环绕的山主要是Mt. Cook和Mt.Tasman,湖是在1万四千年前由冰川所形成。


纽西兰南岛在the Fox Glacier 附近的Mirror Lake-镜湖


                                                       The Darran Mountains


                                                           The Elington River


Homer Tunnel入口位於雄伟陡峭的山壁间,周围为复盖白雪的山头,并有许多溶雪所形成的小型瀑布。左图是Homer Tunnel附近的山壁,壁上满布纵横的水迹。



The Chasm,沿着木桥走20分钟,可以绕一圈走过the Cleddau River。


Cheddau River流到这里,河水忽然全灌入一个大大的无底深渊。每一个游客来到此处,都被这些大自然奇景所吸引。隆隆的大水,所经之处,雕塑了许多圆滑的石头,坑坑洞洞。The Chasm-深渊,就像一个巨型不见底的大盘,不管Cleddau River在此处如何争扎,奔腾,跳跃,河水依然被吸进黑洞里去。






夜探第阿纳螢火虫洞

离开Dunedin,车子往西南方慢慢驶去。经过Gore-
一个自治镇。这里盛产Brown Trout 红鳟鱼,Mataura River 把山上溶化的冰雪,带入Lake Wakatipu,经过Gore,再经Mataura Town,然后流入南太平洋。


这次我们的目的地是到Te Anau去夜探第阿纳螢火虫洞。放下行李,立刻奔往纽西兰南岛最大的湖-Lake Te Anau的湖畔。

从东面Eglinton River 的河水流入Lake Te Anau,然后流出经the Waiau River,往南向Lake Manapouri 注入。湖的面积广阔非常,蔚蓝的湖水,远方绵延的峰顶,覆盖着初秋过早降下的白雪,美得动人心魄。

吃过晚饭,绕着湖边走过几条街道,来到登船的码头。船在湖上行驶了大约30分钟,往Lake Te Anau 的西面靠岸。如果是在白天,我们就可以在船上清晰的观赏这里的湖光山色。可惜当时天色已暗,夜空的月光,倒影湖面,船在移动间,把湖水划出一道一道的银光,也煞是好看。
第阿纳萤火虫洞处在Murchison Mountains下面。纽西兰独有的稀有鸟类-Takahe-南秧鸡,又名泰卡鸡就生存在山中。1898年被认为已经灭绝,1948年又再次被发现。
根据毛利的传说,古时,洞的名称是:Te Ana-hinatore ( the Phosphorescent Caves),不过1780年间,住在此处的毛利族又叫它:
Te-Ana-au (The cave of swirling water)。这里的石灰岩洞被大水冲刷,形成许多钟乳石。洞中的山涧激流,瀑布,漩涡,冲力猛烈,隆隆作响,震聂人心。
这些山洞曾经在人间,销声匿迹了一个时期。直至1948年,才被探险家Lawson Burrows 重新再发现。

Te Anau Gloworm Caves有像迷宫般的许多通道,这些是Aurora Caves下层的一小部分。洞穴形成了有1万2千年之久,而石灰岩却已有3千5百万年的历史。Te Anau Gloworm Caves,因为不断被带有酸性水质的河流(theTunnel Burn)冲刷,所以洞穴的面积会继续增加。
入口处,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得弯腰低头慢慢走进去,小心额头敲到岩顶。每个人保持安静,不发一点声音,紧紧靠着前面的队友,生怕独自迷失在黑暗的洞穴中。忽然来到一处大约…

留恋丹尼丁

来到Dunedin,就必定要望一望纽西兰最古老的大学-The University of Otago-奥塔哥大学。毛利族称它为:Te Whare Wananga Otago。
140 年前,1869年,Thomas Burns以及其他委员创办了这所大学,1871年开课,可惜Thomas Burns没等到这一天的来临就逝世了。
大学的motto是拉丁文:Sapere aude,亦即:Dare to be Wise。大学的毕业歌曲是:Gaudeamus igitur,iuvenes dum sumus-----" Let us rejoice, while we are young"。


最初,大学是设在Princess Street纽西兰著名建筑师William Mason设计的the Post Office,或者应该叫做 Dunedin Stock Exchange Building。
1878和79年才迁移到目前这座由英国建筑师设计的the Clock Tower Complex。1912和1922年间,建筑师Edmurd Ansombe 加入扩建大学。带有哥德复兴式的建筑风格,使到奥塔哥大学被列入一级的历史建筑物。
2007年,University of Otago被评为纽西兰最好的大学。它也是纽西兰第一所医学院和唯一的牙医学校,南岛的医学研究中心。也是第一个将试管婴儿附诸实际的医学中心。



Dunedin Railway Station,这座由建筑师George Troup 设计Baroque style巴洛克式的建筑物,在南岛非常有名。它还被称为 a jewel in the country's architectural crown。
1904年建造,1906年开始运作。早期是非常繁忙的一座火车站,现在已经改为Otago Excursion Train Trust's Taieri Gorge Railway tourist train,只用在旅游方面。





Larnach Castle,这是纽西兰唯一的古堡。当年William Larnach 从澳洲来到丹尼丁,选了在Otago Peninsula山脊上,这块绵延辽阔的地带来建造他的豪华城堡。城堡最高处的瞭望塔上,可以看到壮丽的丹尼丁海湾全景。

1871年开始城堡的结构建…

丹尼丁

Dunedin,毛利人叫它Otepoti。纽西兰人的读音是“等呐等”。丹尼丁是南岛第二大城市,人口大约有十二万三千。因早期移民关系,在这里,可以见到英国维多利亚和爱德华式典雅建筑物。丹尼丁还被称为南半球的爱丁堡,因极具有苏格兰的传统色彩。亦可见纽西兰和英国的渊远流长。

上图是全世界最陡的一条街-Balwin Street。我们在阳光普照下慢慢走上去,如果走完全程,可以在下图的白色小屋内,花两元纽币,向店主买一张证书。

街道确实陡得历害,见一辆车,发足马力,引擎大吼之下,勉强衝上坡。我正打算走Z字形继续攀上去,又听见很吵的马达声从路的下方传来。一辆白色的车子,衝到一半,停下,倒滑下坡。一个老外下车对我傻笑,扛下车上的东西,抱在手里,用腿去爬坡好了。
其实住在Balwin Street 的居民有个好处,每天攀爬这条街,就是很棒的一项运动了。


被街道两旁非常别致的小房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朋友都爬到顶端去了,我仍在中端拍照。突然一阵骤雨,乖乖,环顾四周,没个避雨之处。只好躲在一丛矮树旁,等雨点稍疏,赶紧下坡。走没两步,密密的雨点又洒下。刚好走到小白屋,不管三七二十一,跑进门口避雨了。原来店主就住在隔壁另一间小房子,这么清幽的环境,简朴无华的生活,住在这里的人,也健康长寿得多。

丹尼丁的天气可以是一天四季,阴晴不定,等我们跑回旅游车上时,都已经成了半个落汤鸡。

车子在Otago Peninsula美丽的海岸线慢慢行驶,我们的目的地是世界稀有的黄眼企鹅野生动物区。

管理员给我们穿上厚厚的雨衣,可以挡风御寒,同时可以掩饰我们。看黄眼企鹅,得守很多规矩。最重要是不能喧哗,不可以曝露我们的存在,不能惊动任何野生动物。

跟着管理员在斜坡爬上爬下,脚下是黏滑的新鲜羊粪。从搭建的隧道里,板隙间往外寻找企鹅的踪影。


黄眼企鹅出海觅食回来,摇摇摆摆,搁在沙滩上休息。



肥胖的海豹,吹着海风,在作日光浴。



终於给我们看见这两个宝贝,真有不负此行。我们陶醉在黄眼企鹅的一举一动中,导游在身旁催促。
出了观尝隧道,发觉天色已暗,气温下降。爬上斜坡时,要大口喘气。难怪比我们年长的73岁老伯,气喘得爬不上石级,情急之下,家人把他给背着走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