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 2012

稀土的魔咒

稀土元素是从18世纪末叶开始陆续发现,一般是以氧化物状态分离出来。目前,澳洲、中国是全球最重要的稀土资源国,而生产高科技产品的日本,则是全球最大的稀土进口国。
由于特殊的原子结构,稀土家族能与其他元素结合,改变物质的特性,无论是航天、航空、高科技工业、化学、电子产品等等等等,稀土的影子几乎无所不在。稀土亦是作为许多重大武器系统的关键材料,一直以来,美国就从中国大量进口稀土,最重要是作为战略的储备。

因为稀土在提炼过程中,会导之严重的辐射污染,日本政府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下令关闭所有国内稀土提炼厂,于是日本企业就在海外寻找建立生产据点。

1979年11月,亚洲稀土私人有限公司(The Asian Rare Earth Sdn Bhd, 简称ARE)成立在怡保红坭山新村。日本三菱化学(Mitsubishi Chemical Industries Ltd)占股35%、马矿业(Beh Minerals) 也占35%股份,接下来是回教朝圣基金局(Lembaga Urusan dan Tabung Haji ) 拥股20%、剩下来的10% 股则属于一群土著商家。

ARE这所化学提炼厂,从石矿废料渣质独居石(Amang,英文是Monazite)中提炼取钇(Yttrium)。钇就是一种稀土原料,用途广泛,为科技产品、金属和化学工业的必需原料。但在加工提炼钇的过程中,会散发出辐射性的尘埃和气体,并遗留下辐射性废料。这些含有高辐射的钍、铀、铅废料和尘埃,通过食物、水和空气被人体吸收,严重影响人类的免疫系统,更会致癌。

独居石一向被公认为会制造严重污染的原料之一,许多国家早已经禁止使用,它遗留下来的钍原素,放射性比铀238低,原因是半衰期(half life)最高的其中一种物质,钍的半衰期长达140亿年,也就是说,独居石对环境污染的灾害可以祸延上亿年之久。钍放射a粒子,尤以粉状的金属和氧化物能够进入肺,钍可导致肺、胰腺、血液癌症的风险增加。

ARE 征询科学工艺环境部门(Tun Ismail Reseach Centre—Puspati),有关如何处置提炼稀土所产生的含辐射废料,政府认为那些废料应该储存起来,说不定将来或许可以当作是一种核能源来利用。
(或许日本三菱化学以及其他股东真是暗爽,这个啥政府真易搞定,所以根本无需做什么防止辐射污染的措施,任由高辐射废料和气体,把空气水源污染,也让工人在完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赤手作业。)

1982年6月,政府选中了霹雳州的巴力(Parit)6公里远的一块9英亩土地,准备用来存放ARE的辐射废料。在遭受到当地居民、政党、社团组织的强烈反对后,政府转而找另外一个地方来藏毒。
同年7月,位于红坭山新村7.2公里拿乞大街(Jalan Lahat)的亚洲稀土厂开始投入生产。红坭山村民开始投诉闻到异味,大人小孩常常生病,感到不舒服。最初村民根本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直到认识了“辐射” 这两个字,村民方才如梦初醒,意识到身处险境,时时刻刻已经暴露在癌症的魔爪之下。

1983年11月,在离开怡保16公里的甲板(Papan),当地居民发现政府允许ARE 在他们的小镇附近建造埋毒槽。
1984年5月,6千7百名甲板以及临近市镇的居民,签署了一份抗议书,寄给首相、霹州大臣、卫生部长以及科学工艺环境部部长。尽管人民一而再,再而三的抗议绝食,甚至在霹州总警长的警告下仍然冒着被逮捕的风险,也不放弃保卫环境和家园的抗议行动。

当时的首相马哈蒂一意孤行,声称政府确保一切安全,埋毒槽工程继续进行。科学工艺环境部长Amar Stephen Yong (杨国斯)也死口说埋毒槽是在严格标准下建造,不会有问题,甚至挑战舆论所抛出的辐射废料会对人类环境造成灾害的问题。抗议争论期间,ARE继续生产,更把Thorium (钍)的废料丢弃在厂旁的空地上和水塘里。

同年7月,红坭山新村抗毒委员会成立,非政府组织大马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简称SAM)从外国聘请专家到稀土厂附近,测量辐射水平,得到的结果竟然是国际辐射防护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Radiological Protection ,简称ICRP)所订下的最低安全水平超越了800倍。红坭山居民和政府,分别各自邀请外国专家前往埋毒槽检测,最后就连政府邀来的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总署(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简称 IAEA)的3名成员也宣称埋毒槽绝对不安全。

1985年1月11日,在当时的副首相Musa Hitam 主持之下开了一个内阁会议,结果是宣布政府要把埋毒槽改建在离开甲板5公里,又离开升旗山3公里的Mukim Belanja,即是升旗山的半山腰地带。

红坭山村民向怡保高等法庭申请禁制令,禁止ARE继续生产和储藏放射性废料在新村的附近范围。依据1984年的原子能许可法(The Atomic Energy Licensing Act),所有关核设施的厂商包括政府在内,对造成的任何损害都需负起责任。1985年10月14日,1千5百名红坭山村民守在法庭听判,首席大法官Justice Anuar bin Datuk Zainal Abidin 当庭授予禁止令,禁制ARE继续生产和储藏含放射性废料,直至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

然后,一个叫做原子能执照局(Atomic Energy Licensing Board, 简称AELB)突然从原子能许可法下面冒了出来,仅有的5个成员全部来自Puspati。

1986年9月,ARE 声称已经用了两百万马币来加固安全措施,又请了一个前任的IAEA成员,美国原子能专家E.E.Fowler去稀土厂检视。Fowler 表示稀土厂的辐射水平已经达到ICRP标准,应该随时可以回复生产。

10月28日,日本的Sadao Ichikawa 教授,第二次去过红坭山新村检视后,揭示那里的辐射水平仍然处于难以接受的偏高水平,他更被拒绝进入工厂。
来到了11月,红坭山、拿乞、峇丽莎花园、万里望、甲板、华林市和Guntong 一共7个地区的居民,成立了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Perak Anti-Radioactive Committee,简称PARC)。

首相署部长Kasitah Gadam 大言不惭的放话,AELB 已经检测过红坭山的两处埋毒槽,证明是安全的。1987年2月,原子能执照局妄视高庭禁令,发出恢复生产执照给亚稀厂。14名外国专家被PARC邀请到红坭山新村,在论坛上,大家都一致认为ARE带给当地居民莫大的健康危机。村民频频发动大游行,镇暴队和警民冲突加剧,而村民控告亚稀厂的案件,在怡保高等法庭续审。

对于红坭山村民,1987年是特别艰巨和动荡的一年,许多外国专家频频出现在红坭山新村,甚至设法每次都能够出庭用证据来证明亚稀厂带给村民的伤害。9月7日,PARC的支持者从红坭山出发,步行8公里到怡保高庭听大法官Peh Swee Chin 审讯。长长的队伍走到万里望被警方驱逐中断,9人被逮捕。那天,有上千支持者出现在怡保高等法庭。9月11日,最后一天的聆讯,村民再次从红坭山游行到高庭,当天高庭挤了3千人以上。
10月,马哈蒂执政时期最轰动国际的茅草行动中,上百人被逮捕,PARC有7名成员包括站在最前线的丘运达、彭贵友等人被内安法令扣留,两个月后才被释放。

自上世纪80年代,日本三菱化学在马来西亚红坭山建造稀土厂后,短短数年,附近许多居民受辐射影响,验出血液含铅量特高、患白血病、脑癌的小孩特别多,同时出现因遭辐射毒害的先天低能儿、孕妇流产以及新生儿夭折率大幅升高。为了讨回健康,为了救下一代,为了保卫家园,手无寸铁的红坭山村民,不惧强权、与财势雄厚横霸的国际企业、诡诈刁钻的官员、僵化的官僚制度对抗到底。历经10年奋战,牺牲了许多无辜的生命,据知日本三菱化学最终因为受到日本民间的舆论,被逼退出ARE。1994年1月19日,亚洲稀土私人有限公司宣布永久停业。

ARE虽然已经关闭多年,可是至今埋毒工程还未结束。ARE在拆厂和处理废料方面耗时超过20年,两个建在甲板升旗山腰的埋毒槽,所埋的辐射废料多达数万吨。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继续他们的监督运作,直至埋毒工程结束为止。





待续

17 comments:

  1. 我就是等你这一篇,终于等到了。还是你写的比较详细。我终于知道这个稀土的危害,可是稀土的英文叫什么?这种东东为什么会在红泥山呢?这东西是天然还是人为?

    ReplyDelete
  2. 蔡CD说反稀土的都是笨蛋呢,叫稀土厂搬去他家附近建好了。
    这卖华者的言论简直胡说八道!

    ReplyDelete
  3. Ninie,谢谢妳这篇,我终于弄明白稀土的来龙去脉!

    ReplyDelete
  4. 反对稀土!Stop Lynas!~三万人的心声都可以听不到,当政的真是利益薰心、埋没良心!

    ReplyDelete
  5. Yoke Yin,
    稀土=rare earth elements,are a set of seventeen chemical elements in the periodic table(元素周期表), specifically the fifteen lanthanides plus scandium and yttrium(钇).

    During those days, there are a lot of tin mines in the Kinta Valley. Rare earth elements can be obtained through the remnants of the tin ore, which is called Amang in Melayu, and Monazite in English.
    In the beginning, the waste dump was being planned to be built in Parit, where there are kampongs around. It was not successful because of strong objections. Bukit Merah is a Chinese residential village, and so are Papan, Lahat, Falim, Menglembu area. So you can see what is 卖华党doing all the time in the Barisan. The Japanese ( Mitsubishi Chemical Industries Ltd), the government and all the share holders of this factory are really evil spirits .

    ReplyDelete
  6. 阿强,
    黑心的大财团,加埋D无良政棍,收买人命,涂毒人地的家园!

    ReplyDelete
  7. 山城客,
    80年代,死老马就阴毒尽显,可惜当时许多番薯民好像被鬼掩眼,还认为牠是英雄!yan wong!

    ReplyDelete
  8. 文燕,
    80年代,发生了什么大事件,除了每天追看很多报纸,许多人还是懵懵懂懂的过日子。
    自从有了互联网,人们的意识醒觉提升了,邪恶的政棍还想继续愚弄老百姓?等着瞧吧!

    ReplyDelete
  9. 巧思妈咪,
    番薯民应该好好的捏醒自己,干嘛五十几年选同一个烂党,同一个贪污不堪的政府,一二再,再而三的残害无辜老百姓,祸延万年,连后代也不放过?

    ReplyDelete
  10. Thanks Ninie! I google it and found more information from Wikipedia. I went to The "Environmental Considerations" and learned about The Bukit Merah mine in Malaysia. WOW! Unbelievable!

    ReplyDelete
  11. 赞啊!ninie,多谢多谢!
    稀土厂还是势在必行,大人物说因为只有3%的人反对!

    ReplyDelete
  12. 马来西亚人是不是比较好欺负啊?
    全部都搬进来马来西亚?

    ReplyDelete
  13. 阿仙蒂,
    绝对不可以让魔鬼得逞!

    ReplyDelete
  14. london,
    是因为番薯民错选了一个烂鬼经理公司!

    ReplyDelete
  15. “莱纳斯稀土厂问题已经被反对党政治化了,这只是地方上的课题而已“蔡CD说的,我听了立即喷饭!

    ReplyDelete
  16. 大熊,
    卖华党员长年服食软骨丹,连脑袋都塞满了污桶的大便。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