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小出裕章



《铿锵集》是香港电台和电视部制作的每周新闻纪录片,节目从1978年3月5日首播。多年来,制作人紧贴社会步伐,无论在政治、房屋、医疗、社会民生、教育、弱势群体、环保、中国现况、国际视野等,积极发掘跟观众有密切关系的题材。节目的定位就是要求铿锵有声,讲真话。
上面的小出裕章专访纪录片,详细的叙述,让世人了解到核电站的潜在危险性以及核灾难的严重后遗症。

自从日本核辐射灾害发生后,敢直言敢批评的核专家寥寥可数,好像Arnie Gunderson、Leuren Moret,还有,就是自称花了40年来反核,可是没有成功的日本京都大学原子炉实验所的永远助理教授-小出裕章(Koide Hiroaki)。

1949年,小出裕章出生在东京,学生时代立志于原子力的和平利用,后进入东北大学工学部原子核工学科就读。求学期间,察觉到核能危害严重的一面,毕业后,持续以核能专家的身份向外界呼吁核能的危险性。小出裕章投身原子能研究,坚持反核,是日本硕果仅存的反核核工学者,得到的代价就是到了六十多岁的年龄,仍然只可以当一名助理教授,那是在大学里最低等的教学职位。小出裕章则不以为然,还庆幸京都大学仍有一隙空间让他作自由研究,如果换作是东京大学?那里根本没有可以让他立足的空间。

日本3.11福岛核灾后,小出裕章立即写成一书,书名为《原発のウゾ》(Genpatsu no Uso- Lies on Nuclear Plants),翻译成中文就是“核电是骗人的”;一上架,即售出2万册以上。内容以简单科学证据,让人理解辐射真相,发生核灾后该如何自处的方法,兼顾理论与实用。

年幼时的小出裕章,曾经视核能为梦幻能源,矢志为人类丰献,却在进了大学的核工系后,梦想幻灭,原来核电站一旦发生灾难,祸害竟然会比洪水猛兽更加惨烈。1970年加入反对女川核电厂运动行列,1974年进入京都大学原子炉实验所,专攻“核能安全”及“放射能计测”。

福岛核灾难发生后,除了主流媒体,当地电台、独立网站新闻争相访问这位被日本媒体称为“不屈的研究者”。以前,几乎没有人会出席他的反核讲座,如今,每一场讲座的会场里,挤满了踊跃的听众。经历了漫长孤独的反核斗争,无论在讨论任何议题上,小出裕章总是轻声细语,脸带笑容,唯有能够感受到他的辛酸和无奈,就是他不断重复的“無念”-munen(deep regret),对自己要防止核灾难发生的失败,他深表谦意。

小出裕章简单直接的表达反核的理由:“我们根本无法处理有害的核废料,核电厂就像是一个没有厠所的豪宅。核不允许有任何差错,可是目前根本没有任何操作可以说是没有错误的。不管我们是否有足够的电力,我们不应该使用核电。事实上我们有足够的其他电力能源,根本不需要核电。”

2012年5月4日,在纽约一个记者照待会上,小出裕章不断强调,日本福岛的核污染食物,应该给那些允许建立核电的成人吃,而不是让无辜的儿童,去承受成人的过错。
在现实生活中,日本儿童在学校的午餐,里面都含有核放射污染的食物,就算另外有其他安全食物的选择,儿童仍然得吃那些已经被检验出含铯污染的食物。

日本人脑袋里想的东西,有时真会令外国人困惑;发生了核灾难的日本,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有父母想买“干净”的食物给孩子吃,周围的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被取笑、被批评,甚至被责难为自私和不爱国!

小出裕章在书中提醒读者,“如果我们还想把安全的地球留给子孙,只有一条路,就是‘知足’。发展替代能源固然很重要,但我们首先必需学习,如何控制消费能源的欲望。”

讽刺的是,如果不是发生了这场世纪灾难,许多日本人,包括其他国家的人,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位充满诚信、无惧无悔、坚毅不扰的反核斗士的存在。




Comments

  1. ninie,番薯好像都没有吸取他人的教训呢!

    ReplyDelete
    Replies
    1. 把国家交给一群败类管理,结果可想而知。

      Delete
  2. 我们也开始计划要有自己的核电厂了,真是个害民的政府,这届不除掉,后患无穷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山城客,
      势要把奸恶除去,国家才有得救。

      Delete
  3. Replies
    1. 所以李嘉诚就赚大把钱咯!
      乜多左间中港电力,无落价咩?

      Delete
  4. 对了,知足常乐。
    不过人就是很贪心的动物。

    ReplyDelete
    Replies
    1. 日本人被洗脑,以为核能会给他们生活上很大的方便,岂知道--------

      Delete
    2. 对咯,就好像2次大战那样,那些日军也被洗脑了~~~

      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市外果园

在霹雳州的近打县、碌柚故乡打扪(Tambun)的隔邻,有个小镇叫做红毛丹(Tanjung Rambutan)。红毛丹不是因为水果而著名,只是因为那里有一座104年历史的红毛丹精神病院(Ulu Kinta Mental Hospital),后来改称红毛丹幸福医院。
许多年以前,老童鞋在红毛丹购下一块山坡上的土地,经过了几千个挥汗如雨的日子,从最初的一片荒芜之地,如今被打造成一个环境优美、足以令人身处其中而流连忘返的美丽果园。





 踏入园里,迎面走来一只脸带笑容的狗狗。

“哈囖!欢迎光临,我叫Handsome boy,我是这里的总管。”




除了Handsome Boy,还有一头把尾羽展开呈扇形的雄火鸡,寸步不离的在访客身边踱过来又踱过去,偶而还用他的尖嘴往客人的小腿敲啄一下,好像一名威严又高傲的警卫长,努力在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只见不远处,有只胖嘟嘟的雄性胡须鸡,竞然喜欢和颜色一点都不鲜艳的雌火鸡走在一齐。雌火鸡最近每天都下蛋,好给她的主人进补。“




“ 不要拍不要拍!对着镜头我们是会很害羞的啦!”




“轧轧轧轧轧轧,有陌生人来了,放我们出来,我们要出来!轧轧轧轧轧轧------------”




这是园里的两位美少女警卫,每天跟随着Handsome boy跑上跑下, 仍在实习当中。



“嗡嗡嗡,嗡嗡嗡,我们是一群小小小蜜蜂;来匆匆,去匆匆,大家勤力去做工。”





“Handsome boy,这是什么花呀?”

“杨桃花都没见过么?哎哟,原来这些城市人是那么山芭的,真是无眼睇咯!”







“不要放辣椒”

印象中,四川菜的特征,除了辣、麻、油大,许多还是冷冰冰油腻腻的凉菜。四川人连炒包菜都要撒一把花椒下去,还记得当年那股恐怖的花椒味,让俺在将要离开成都的那顿午饭中,仅以白粥裹腹!

今次的东川行,发现南面一带的云南少数民族真是超爱吃辣,几乎每样菜都是以辣为主。在旅店的餐厅里吃饭,只见一锅红红油油的辣椒汤里面泡着咱们心目中最美味的kampung鸡,捞块肉上来,摔掉红油,放入口里,就是辣得不行,对俺来说,真是暴殄天物咯!

接下来一锅云南美食酸辣鱼汤被捧上桌,只见鱼也是躺在油亮的红水中,还有荀片炒猪肉、豆腐、青菜等等,没一样是不放辣椒的。本来是很好吃的一碟菠菜,岂知又加进了辣椒,这里的不知啥辣椒,比咱们 kampung 的小辣椒可辣上好几倍,辣得喉干舌烫,咳得眼泪鼻涕直喷。学乖了, 接下来的每一餐都得额外交待,“不要放辣椒”,如此方能吃上几顿好饭。




说起来,能让咱们吃饭吃得最开心、最心满意足的,莫过於在途中的农家小饭馆里用餐,因为在这里,咱们可以和掌厨的商量煮那一些不必放辣椒的餸菜。

“大姐,这个土鸡如果要煮汤你们通常怎么做?”

(放养的土鸡肉比较结实,俺认为用来煮汤是最恰当的,有鲜甜的肉吃,还可以喝到美味的鸡汤。)

“加几片当归,放几粒红枣煮鸡汤如何?”

“可以可以!”

(窗外,只见妹妹蹲着在拔鸡毛了!)



“排骨你们怎么做?”

“白萝卜煮排骨汤怎样?”

 “可以可以!”

他们的白萝卜就种在屋后的空地上,硬梆梆的排骨,也唯有煮汤才能吃啊!用汽压锅压一压,很快的,红枣当归鸡汤,白萝卜排骨汤上桌了。当然还有青葱炒蛋、大豆芽煮肉碎、豆味香浓的豆腐、没有放辣椒白白清甜的鱼汤和鱼等等。新鲜的食材,简单的烹煮,都是原汁原味,配以本土优质的米所煮出来的饭,咱们可以把两锅汤和肉,以及其他菜肴,全部吃个盘底朝天,滴汤不剩。

在这些地方,可别奢望店家能把排骨来个或焖或炸或炖,他们连蒸水蛋是啥东东也不知道,而是鸡蛋只能配后院的青葱来炒。这里的农民依然保存着一贯的单纯和简朴,有次俺教一个厨娘倒点酱油加点水到锅里煮热,淋在那些看来已经摆了好些时候的卤鸡上面,讲了好几遍,那个大姐对着我一直笑却不断摇头,就是不明白也搞不懂俺的意思,最后我也唯有投降放弃,乖乖回桌去啃那碟放凉了的卤鸡。




昆明市近郊有个水资源丰富的农业大县,叫做「宜良」,地理环境和自然气候非常优异,有“滇中粮仓”、“鱼米之乡”、“花乡水城…

神农架和神农氏

在湖北省西部边陲,有片总面积约3千多平方公里的生态区域,地名好特别,叫做「神农架」,好像有点神秘感,让人有很想去那边一探究竟的欲望。据说神农架人文历史久远,早在20多万年前,就有古人类在此活动。



为何这块森林地域会叫做「神农架」呢?原来是和焱帝神农氏有关系的。
传说中:远古时代,五谷和杂草、药物与百花全混在一块成长,当时的人都搞不懂那些可以吃、那些是可以用来治病的。为了能帮老百姓治病和填饱他们的肚子,这个人身牛首、除四肢和脑袋外身体透明的部落首领,带着臣民往西北大山走去。走了七七四十九天,来到一座高山上,但见此处山势陡峭,森林遍野,山上长满了奇花异草,老远就可以闻到花草的香气。



神农率众打算继续往前走,突然从峡谷窜出一群狼蛇虎豹,把他们团团围住。神农让臣民挥舞神鞭,把一批又一批的野兽赶走,打了七天七夜,方把野兽全部赶跑。进了峡谷,来到一座山脚下,山的上半截插在云彩里,四面是刀切崖,长满青苔、溜光水滑的崖上挂着瀑布。这时,有几只金丝猴,顺着高悬的古藤和横倒在崖边的朽木攀爬跳跃,神农灵机一动,教臣民砍木杆,割藤条,靠着山崖搭成架子,实行“架木为梯,以助攀缘”。从春到夏,从秋到冬,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飞雪结冰,一天搭上一层木架,从不停工,搭了一整年,共搭了三百六十层方到达山顶。



山上密密丛丛、遍地是红、绿、白、黄各色各样的花草世界。神农亲尝百草,由於他的身体是透明的,如果内臟呈现黑色,就知道那种草药是有毒,什么草药对於人体那一个部位有影响。为了替老百姓找医药,找可以裹腹的粮草,神农教臣民们在山上栽种冷杉,当做城墙防野兽,“ 架木为屋,以避风雨”,盖茅屋居住下来。
神农於白天领着臣民到山上尝百草,晚上就着篝火的火光,把各种草药的性质,是苦、是热、是凉,那些可以治病,那些可以充饥,清清楚楚详细记载下来。



有一次,神农把一棵草放在嘴里一尝,立时晕眩摔倒,不能言语。臣民们慌忙扶他坐起,神农用仅有的一点力气,指着前面一棵红亮亮的灵芝草,又指指自己的嘴巴,旁人赶紧把灵芝草嚼烂,喂到神农嘴里。灵芝草把毒气解除,神农的头再也不昏了,说话的能力也恢复了,从此,人们就认识到灵芝草可以起死回生的功效。臣民担心神农这样尝草确实太危险,都劝他不如下山回去。神农摇头说:“ 不能回去!黎民百姓饿了没吃的,病了没医的,我们怎么能回去呢?” 说罢,又继续试尝百草。



尝遍了一个山头的花草,神农用木杆搭架,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