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0, 2012

小出裕章



《铿锵集》是香港电台和电视部制作的每周新闻纪录片,节目从1978年3月5日首播。多年来,制作人紧贴社会步伐,无论在政治、房屋、医疗、社会民生、教育、弱势群体、环保、中国现况、国际视野等,积极发掘跟观众有密切关系的题材。节目的定位就是要求铿锵有声,讲真话。
上面的小出裕章专访纪录片,详细的叙述,让世人了解到核电站的潜在危险性以及核灾难的严重后遗症。

自从日本核辐射灾害发生后,敢直言敢批评的核专家寥寥可数,好像Arnie Gunderson、Leuren Moret,还有,就是自称花了40年来反核,可是没有成功的日本京都大学原子炉实验所的永远助理教授-小出裕章(Koide Hiroaki)。

1949年,小出裕章出生在东京,学生时代立志于原子力的和平利用,后进入东北大学工学部原子核工学科就读。求学期间,察觉到核能危害严重的一面,毕业后,持续以核能专家的身份向外界呼吁核能的危险性。小出裕章投身原子能研究,坚持反核,是日本硕果仅存的反核核工学者,得到的代价就是到了六十多岁的年龄,仍然只可以当一名助理教授,那是在大学里最低等的教学职位。小出裕章则不以为然,还庆幸京都大学仍有一隙空间让他作自由研究,如果换作是东京大学?那里根本没有可以让他立足的空间。

日本3.11福岛核灾后,小出裕章立即写成一书,书名为《原発のウゾ》(Genpatsu no Uso- Lies on Nuclear Plants),翻译成中文就是“核电是骗人的”;一上架,即售出2万册以上。内容以简单科学证据,让人理解辐射真相,发生核灾后该如何自处的方法,兼顾理论与实用。

年幼时的小出裕章,曾经视核能为梦幻能源,矢志为人类丰献,却在进了大学的核工系后,梦想幻灭,原来核电站一旦发生灾难,祸害竟然会比洪水猛兽更加惨烈。1970年加入反对女川核电厂运动行列,1974年进入京都大学原子炉实验所,专攻“核能安全”及“放射能计测”。

福岛核灾难发生后,除了主流媒体,当地电台、独立网站新闻争相访问这位被日本媒体称为“不屈的研究者”。以前,几乎没有人会出席他的反核讲座,如今,每一场讲座的会场里,挤满了踊跃的听众。经历了漫长孤独的反核斗争,无论在讨论任何议题上,小出裕章总是轻声细语,脸带笑容,唯有能够感受到他的辛酸和无奈,就是他不断重复的“無念”-munen(deep regret),对自己要防止核灾难发生的失败,他深表谦意。

小出裕章简单直接的表达反核的理由:“我们根本无法处理有害的核废料,核电厂就像是一个没有厠所的豪宅。核不允许有任何差错,可是目前根本没有任何操作可以说是没有错误的。不管我们是否有足够的电力,我们不应该使用核电。事实上我们有足够的其他电力能源,根本不需要核电。”

2012年5月4日,在纽约一个记者照待会上,小出裕章不断强调,日本福岛的核污染食物,应该给那些允许建立核电的成人吃,而不是让无辜的儿童,去承受成人的过错。
在现实生活中,日本儿童在学校的午餐,里面都含有核放射污染的食物,就算另外有其他安全食物的选择,儿童仍然得吃那些已经被检验出含铯污染的食物。

日本人脑袋里想的东西,有时真会令外国人困惑;发生了核灾难的日本,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有父母想买“干净”的食物给孩子吃,周围的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被取笑、被批评,甚至被责难为自私和不爱国!

小出裕章在书中提醒读者,“如果我们还想把安全的地球留给子孙,只有一条路,就是‘知足’。发展替代能源固然很重要,但我们首先必需学习,如何控制消费能源的欲望。”

讽刺的是,如果不是发生了这场世纪灾难,许多日本人,包括其他国家的人,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位充满诚信、无惧无悔、坚毅不扰的反核斗士的存在。




12 comments:

  1. ninie,番薯好像都没有吸取他人的教训呢!

    ReplyDelete
    Replies
    1. 把国家交给一群败类管理,结果可想而知。

      Delete
  2. 我们也开始计划要有自己的核电厂了,真是个害民的政府,这届不除掉,后患无穷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山城客,
      势要把奸恶除去,国家才有得救。

      Delete
  3. Replies
    1. 所以李嘉诚就赚大把钱咯!
      乜多左间中港电力,无落价咩?

      Delete
  4. 对了,知足常乐。
    不过人就是很贪心的动物。

    ReplyDelete
    Replies
    1. 日本人被洗脑,以为核能会给他们生活上很大的方便,岂知道--------

      Delete
    2. 对咯,就好像2次大战那样,那些日军也被洗脑了~~~

      Delete